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此生剛好遇見你(全2冊)(簡體書)
滿額折

此生剛好遇見你(全2冊)(簡體書)

商品資訊

人民幣定價:69.8 元
定價
:NT$ 419 元
優惠價
87365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海外經銷商無庫存,到貨日平均30天至45天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1. 瀟湘書院作者水果店的瓶子溫暖甜蜜佳作,男女雙強馬甲文,久別重逢甜掉牙;
2. 又撩又寵·淩西澤×人美路子野·司笙。這一次,由著你作天作地,我都陪著你;
3. 全文傾力修訂,呈現甜蜜戀愛。隨書贈送精美Q版手幅、海報、明信片、Q版人物語錄貼紙;
4. 我們赤條條地降生於世,什麼都不曾擁有。這一輩子,就當自由自在,無所畏懼。
5. 經典語錄——
① 好看的漫畫永遠不會過時。
② 交往七年,冷戰五年。
③ 這一次,由得你作天作地,我都陪著你。
④ 我們來自山川和大地,最終總是要回歸的。

五年前,她和他相遇。
歷經生與死的冒險,有轟轟烈烈,亦有平淡溫馨。
她說:“這不過是一段時光。對於你今後的人生,微不足道。”
五年後,她與他重逢。
她是小演員,他是娛樂公司的總裁。
他說:“這一次,由得你作天作地,我都陪著你。”
 
司笙的自我評價:末流攝影師,三流武打演員,二流漫畫家,一流探險家。
友人對司笙的評價:沒有夢想、信仰、目標,活得自我又瀟灑。
網友對司笙的評價:演技差、打戲帥、沒背景的花瓶、娛樂圈萬年小透明。

“再也不會有這樣一個女人,帶著她的刀光劍影闖入我的生活,又快刀斬亂麻地選擇退出……所有好的壞的,銘刻的,全都是她。”

作者簡介

水果店的瓶子

瀟湘書院大神級作者,文筆詼諧細膩,人物描寫生動出彩,情節設定不落俗套,具有個人風格。
人生格言——光榮在於平淡,艱巨在於漫長。
代表作:《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出版名《此生剛好遇見你》) 、《不遇暗礁何遇你》《我有破爛,你要收嗎》等。

名人/編輯推薦

1、司笙是個颯爽、自信、多才多藝、武功超群、敢愛敢恨的美人兒,既是演員又是個漫畫家,還會機關術。
淩西澤是個帥氣多金的男人,還是個寵妻狂魔,而且他們兩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毒舌,因此他們經常互懟,超有愛。
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有著他們的性格特點。這本書真的超級好看!
——寂寞的淚
2、司笙的足跡遍佈全國,甚至世界上也有她的名字流傳,而提到她的人,無一不是佩服有加。自幼跟著爺爺學習機關術,十歲就出師,她學習得廣而雜,但她謙遜,從不以此而自負。
她擔得起這樣的評價:一身風骨,傲然清高;溫柔謙遜,心胸寬闊。
她的思想自由強大,她的世界廣闊無垠。她謙遜又桀驁,囂張非狂妄,當得起這世間所有的美好。
——茗珞
3、天仙有個性,有堅持。她有著自己的驕傲,又從未自滿,只是熱愛她所熱愛的。她一身風骨,傲然清高;溫柔謙遜,心胸寬闊。灑脫有之,豪邁有之,又有幾分寧靜淡然。
淩西澤在自己的各個領域都有成就。他是一個傲嬌的老父親,也是一個在愛情中浪漫的男朋友。他可以為司笙做許多事,瞭解司笙,知道她的想法。
在最好的年華他們遇見了對方,便是一生中最大的幸運。在愛情中為對方而改變,但仍然有著自己的堅持。或許,這便是愛情中最美好的地方——始於初見,止於終老。
——假面匿訑

目次

第一章 久別重逢
第二章 舊情複燃
第三章 情深不壽
第四章 新的一年
第五章 春暖花開
第六章 身份曝光
第七章 七年前後
第八章 理想人生

書摘/試閱

第一章
久別重逢
寒風凜冽,冷得刺骨。
夜漸深,天空驀地飄起了雪花,大朵大朵的。高架橋封路,有劇組正在拍戲,成堆的人擠在風雪夜色裡,影影綽綽的。
橋頭,人煙稀少。司笙坐在馬紮上,裹著一件厚重的軍大衣,無聊地等待著這場戲殺青。
她偶爾能聽見別人的低聲議論。
“司笙不是那個以美貌出名的演員嗎?怎麼跑來給程姐當助理了?”
“沒演技,沒人氣,混不下去了唄。”
“據說她是程姐以前拍戲時認識的朋友,現在落魄了,程姐給她一個工作機會。”
“可惜長得那麼漂亮。我瞅著她倒是比程姐還要豔幾分。”
…………
這天太冷了。
司笙緊了緊身上的軍大衣,有些疲倦,無精打采地吃完最後一口冰棍兒,抬起眼瞼,只見眼前漫天飛雪,狀如鵝毛。
雪真大。
一輛黑色轎車靠近,在橋頭路障處停了下來。
司機下車打聽情況,沒兩分鐘又回來了,向後座上的男人恭敬地詢問:“先生,前面封橋,有劇組正在拍戲。我們是去打聲招呼直接過去,還是繞道?”
話音落下,司機遲遲沒等到回應。
車窗降下,風卷著雪襲入車內,裹著刺骨的寒意。
後座上的男人面容冷峻,眉宇好像覆上了一層寒霜,眼神冷漠,他的視線透過層層雪花,落在橋頭的女人身上。
雖然她穿著一件臃腫的軍大衣,但遮掩不住她的氣質。
雪花簌簌落下,染白了她的髮絲、肩頭,連睫毛都上了霜,結了薄薄的一層白碴兒。
她咬著一根冰棍兒籤子,嘴裡哈出白氣,雙手互搓著取暖。骨節分明的手指雖然漂亮,卻被凍得皮膚泛紅。
她髮絲被風吹得淩亂,頭微微低著,逆著光,男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卻能看出她不耐煩的架勢。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魯管家往外看了幾眼,見到在橋頭坐著的女人,神色掠過一抹訝然,遲疑地出聲:“那是……司小姐。”
司笙是演員,出道多年,卻不溫不火。前幾年他們還能斷斷續續地在熒屏上見到她,關注一下她的動態,但這兩年她幾乎銷聲匿跡,完全沒了消息。沒承想,在這兒,他們卻誤打誤撞地碰上了。
“去買杯奶茶。”男人出聲,嗓音低沉,略帶沙啞。
微頓,他又補充道:“熱的。”
“是。”魯管家年過六十歲,歲月給他的臉添了不少的皺紋,但模樣越發慈祥和善。
車窗依舊開著,寒風灌入,很冷,冰雪砸在男人的臉上、頸窩裡。
然而,後座上眉目俊朗的男人卻渾然不覺,視線遠遠地落在那道身影上,長街昏黃的燈光落在他的眼裡,眸光浮動。

有電話打過來,司笙懶得動,跟對方比拼著耐性。奈何電話接連不斷地響著,司笙最終放棄,慢騰騰地將藍牙耳機塞到耳朵裡,接起了電話。
秦凡張口就問:“司笙,你什麼時候來一趟醫院?你外公嘴上不說,心裡其實挺想你的。”
司笙將冰棍兒籤子拿下來,說:“我在工作,有空了就去看他。”
秦凡急了:“工作?不是,你答應我的,在你外公住院期間,你一定會乖乖地待在京城隨叫隨到,不滿世界瘋跑……”
“就在京城裡,給人當助理。”司笙眉頭一皺,趕緊打斷他的話。
秦凡啞言好半晌,磨磨蹭蹭地道,“你要是缺錢就跟我講。咱以前好歹也是演員,就算被埋沒了,接不了戲,也不要紆尊降貴地做那種工作……”
“嗯,我過兩天就辭職。”司笙爽快地打斷他的話。
秦凡心說:這倒也不必。
司笙玩著冰棍兒籤子,剛想說改天再聊,結果一抬眼,瞧見有人走來,微怔,把話咽了回去。
魯管家走近,笑眯眯地打招呼:“司小姐。”
司笙低聲跟秦凡說了聲“稍等”,摘下藍牙耳機,起身,收斂了眉目間的懶散之色,喊道:“魯爺爺。”
魯管家打量著她,有欣喜,有擔憂,亦有悵然。倘若這姑娘沒跟他們家先生分手,可能他們的小孩兒都能開口叫他一聲“爺爺”了。
收拾好心情,魯管家和顏悅色地問道:“司小姐,你怎麼在這兒啊?”
往後面忙碌的劇組看了一眼,司笙解釋道:“工作。”
魯管家聞言一怔,面露好奇地說:“拍戲嗎?”
“不是。”
“那……”魯管家本想追問,又覺得唐突,便沒問,只將手中的東西遞給她,叮囑道,“這是奶茶和暖手貼,喝點兒暖和的,暖暖胃。暖手貼記得用,別凍著。”
“這……是誰的意思啊?”
司笙的視線落在魯管家的後方。雪幕遮眼,越過空曠的長街,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路邊,低調奢華,一側的車窗開著,她隱隱約約看見半抹身影,卻看不清晰。
驀然,一抹熟悉感襲上心頭,司笙心裡生出些微煩躁。
隱藏多年的記憶像被撥開一角,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如洪水,似潮湧,鋪天蓋地壓下來,攪得她有些不舒服。
魯管家只是笑,眼角的皺紋加深了些,說道:“只要你收下,誰的意思不重要。”
“謝謝。”司笙道了謝,把熱奶茶和暖手貼都接了過來。
“好孩子,好好照顧自己,這大冷天的。”魯管家笑容可掬,跟看自家孫女一樣,輕歎了口氣,又補充道,“不管別人,我們倆也有些交情,你要是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我。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你儘管說。”
“行。”司笙笑著應下,並沒有將他的交代當回事。
魯管家心知肚明,歎息著,又交代幾句才離開。
這突如其來的相遇和溫情,讓司笙有些愕然。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魯管家穿過風雪上了車,才慢慢將視線收回來。
車子遠去,繞道而行。
司笙重新戴上耳機,輕聲“喂”了一句。
“怎麼了?”秦凡急切地問道,“你不會在劇組裡被欺負了吧?我一想到你在劇組裡會被呼來喝去的,就氣!特別氣!”
司笙忍不住失笑,眉眼染上的笑意能融化冰雪:“沒事,剛遇上前男友的管家。”
“管家?啥玩意兒?”秦凡下意識地吐槽,隨後蒙了蒙,不可思議地道,“哎——不是,就你這註定孤獨終生的臭脾氣,還能有前任啊?”
司笙輕輕蹙眉,咬著吸管喝了口奶茶,微熱的奶茶滑過喉間,灌入胃裡,帶來一陣溫熱。
她哂笑道:“有意思,誰還沒一兩個前任?”
“行行行。你跟你前任在一起,是多久以前的事啊?”
司笙身子微頓,眼眸一抬,視線投向車輛遠去的方向。
她的眼裡只剩白茫茫的雪,以及孤寂蕭條的街道。
半晌,她說道:“忘了。”
多久?五六年了吧……
遇上淩西澤的時候,她才十九歲。

高架橋上,雪還在下。
司笙趁熱喝完奶茶,隨手一扔,將杯子拋向兩米外的垃圾桶,一道抛物線劃過,“哐”的一聲杯子穩穩地砸入了垃圾桶裡。
“那你怎麼跟他分手的呀?”秦凡話鋒一轉,又將話題扯回來了。
這場戲拍完,導演忽然宣佈收工,司笙撿起地上的馬紮往人群中走去。
有雪花飄落在臉上,涼涼的,轉眼融化成水。司笙的聲音也染上了幾分涼意:“忘了。”
“忘了!忘了!你怎麼沒把自己忘了?”
司笙沒答話。
秦凡不死心,又問道:“誰提的分手?”
司笙去掏車鑰匙,手指觸碰到兜裡的暖手貼,微怔,眼神意味深長。
她本以為他們分手的事已經久遠得能被塵封,沒承想有些記憶如烙印,輕輕拂開表面上的一層灰,便是清晰明瞭的存在。
她淡淡地說道:“好像是我。”
“不是,天仙啊,咱除了長得好看點兒,也沒啥值得嘚瑟的。你說說你,有什麼想不開的……”
視線越過忙碌、嘈雜的人群,司笙尋見自己的雇主,懶懶地出聲:“掛了。”
她摘下耳機,放到兜裡,抓著馬紮,錯開人群,走至裹著羽絨服瑟瑟發抖的雇主程悠然的身側。
“好了?”司笙問道,聲音微冷。
程悠然剛衣著單薄地拍完戲,渾身冰冷,小臉通紅,此刻被包裹嚴實也難以緩解牙齒打戰。她聽到司笙的話,無精打采地“嗯”了一聲。
“怪冷的,走吧。”
司笙說完想走,一偏頭,瞥見程悠然被凍得直哆嗦的樣子,順勢一抬手,將羽絨服的帽子掀起來,直接罩在程悠然的腦袋上。
程悠然咬著唇,乖乖地跟在司笙的身後。
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一點兒都不像雇主和助理的關係。
不多時,司笙、程悠然以及另一名助理,坐上保姆車離開了劇組。
殊不知,導演盯著顯示器,拿著手機久久難以回神,喃喃自語:“淩總親自派人來電話,到底為了誰啊,非得提前收工……”

雪下了一夜,城市銀裝素裹,地面厚厚的一層積雪,天空陰沉沉的,烏雲密佈。
連接臥室的小書房裡,司笙伏案畫著漫畫分鏡稿,到了關鍵處,時而蹙眉,時而轉筆,但多數時間靈感如泉湧,下筆一氣呵成。
“叮咚——”
微信有新消息。
程悠然:下午四點開拍,你不用來接我了,我直接去片場就行。
司笙是武替出身的過氣演員,兼職畫漫畫。在程悠然身邊工作,她明面上是小助理,實際是私人保鏢。
她看了眼程悠然的消息,回了一個“嗯”,然後看了一眼分鏡稿,停筆,將分鏡稿合上,準備先去圖書館查點兒資料。
臨走前,她想到了什麼,對著分鏡稿拍了張照片,然後發到微博上。
Zero:準備新作。轉發和評論,一周後抽100個人,送全套《死亡傳說》以及To簽(專屬簽名)。
博文下還附上了剛才拍的那張分鏡稿的照片。
微博消息剛一發佈,千萬粉絲奮勇而上,迅速地佔領她的微博評論區。
“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Z神抽獎?”
“呵,一年前就說準備新作,現在還在準備階段?江郎才盡的話就不要吊著讀者。”
“Z神沖啊!這次是在微博發佈還是找新的漫畫平臺合作?給個消息啊,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距離《死亡傳說》完結兩三年了,全套書市場上被炒到好幾千元,Zero大手筆啊,直接送100套?!”
…………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87 365
海外經銷商無庫存,到貨日平均30天至45天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