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楚留香新傳(一):借屍還魂【珍藏限量紀念版】
滿額折

楚留香新傳(一):借屍還魂【珍藏限量紀念版】

商品資訊

定價
:NT$ 340 元
優惠價
79268
促銷優惠
新書特惠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29元
庫存: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華人世界知名武俠作家古龍,才氣縱橫一代武俠宗師
古龍小說。已成經典。百年一遇。
古龍是武俠小說世界的一個異數,一個不世出的天才!
古龍打破了金庸不可戰勝的神話,同時自己也製造了另一個神話!
古龍武俠,是一種有所必為的男子漢精神,一種永不屈服的意志和鬥志;一種百折不回的決心;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戰鬥精神!
※名家推薦:
●古龍作品不但是當今武俠小說史上的一個寶藏,也終將是現代中華文學史上的一塊豐碑。未來,一代又一代對俠義精神和文學創作感到興趣的有心人,都會在生命中某個時期展讀某部古龍作品。──著名文學評論家 陳曉林
●古龍是用生命去寫武俠的,武俠就是他的詩,他是用他一生的心血、信念在寫武俠,寫他的嚮往,寫他的歡樂,更寫他的悲辛苦楚與孤獨寂寞。──師大國文系教授 林保淳
●一代又一代的讀友都能在古龍著作中,各自品讀出奇崛清新的人生體悟與鐵血激盪的情懷俠義,從而引為陪伴自己成長的重要精神養分。──古龍長子 鄭小龍
這天在「擲杯山莊」發生的事,楚留香若非親眼見到,只怕永遠也無法相信。左輕侯沒有兒子,但卻從來不覺得遺憾,只因他認為他的女兒比別人兩百個兒子加起來都強勝十倍。左明珠也的確從來沒有令她父親失望過。但現在,現在這件最荒唐、最離奇、最神秘、最可怖,幾乎令人完全不能相信的事,正是發生在她身上。她躺在床上,滴水未進,粒米未沾,不吃不喝已經快一個月。左輕侯已將江南名醫都找來,卻還是查不出這是什麼病,終告無救。豈料,「屍體」竟在眾人面前坐起,當左輕侯正欣喜女兒復生,誰知他女兒卻拚命推開了他,一雙眼睛吃驚地瞪著左輕侯,就像見到了「鬼」一樣,啞聲狂呼道:「我不是明珠,不是你女兒,我不認得你!」

※【古龍談楚留香之一】
就算在武俠小說的人物中,楚留香無疑也應該算是一個很特殊的人。有很多值得別人歡喜、佩服、懷念之處,因為他冷靜而不冷酷,正直而不嚴肅,從不偽充道學,從不矯揉做作,既不會板起臉來教訓別人,也不會擺起架子來故作大俠狀,所以我也喜歡他,所以我一直都想把他的故事多寫幾個,讓別人也能分享他對人生的熱愛和歡樂。他這一生中本來就充滿了傳奇,有關他的故事本來就還有很多還沒有寫出來,每一個故事中都充滿了冒險和刺激,充滿了他的機智與風趣,也充滿了他對人類的愛與信心。

作者簡介

古龍
為現代武俠小說「別開生面」的重量級作家,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文筆與意境,將武俠文學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峰。古龍的作品永不褪流行,以獨闢蹊徑的文字,寫石破天驚的故事。他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本名熊耀華的古龍,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名作家倪匡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采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的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多姿多采的英雄人物的綜合。金庸則說:「古龍慷慨豪邁,跌蕩自如,變化多端,文如其人,且復多奇氣。」俱見對古龍惺惺相惜之情。

目次

一 借屍還魂
【導讀推薦】喜劇與悲劇相疊的名作 南方朔
楚留香這個人
一 借屍還魂
二 施家莊的母老虎
三 唐突佳人
四 天下第一劍
五 刺客
六 死裡逃生
七 人約黃昏後
八 成人之美
九 惺惺相惜
十 薛二爺的秘密
十一 情有所鍾
十二 一夜纏綿
【附錄一】 從技法的突破到意境的躍升 陳曉林
【附錄二】 楚留香研究:朋友、情人和敵手 陳墨
【附錄三】 人在江湖:夜訪古龍 龔鵬程

書摘/試閱

※【導讀推薦】 喜劇與悲劇相疊的名作──《楚留香新傳:借屍還魂》導讀
著名文化評論家 南方朔

活在別人的陰影下,是一種痛苦至極的人生。那種痛苦,很少人知道。
因此,芮克(Theodor Reik)在《歌德的心理分析》一書裡,特別提到歌德兒子悲傷的一生。
他活在父親偉大的陰影下,認為自己無論做什麼,都不可能有任何意義。於是他遂酗酒、墮落、糜爛,最後則淒慘而終。他活得卑微,死得蕭索,而留給老父的,則是永遠的自咎與悔恨。大人物的陰影下,人生變得很難過。除了經典性的學術研究外,平常的例子也不少。
以美國為例,前總統卡特的那個弟弟,就是這麼一個寶貝。哥哥是總統的心理壓力,使得他過的生活常混亂不堪。
而這種例子對好萊塢那些超級明星尤然。他們的子女活在父母的明星光環下,許多人都因此而吸毒或住進了精神病院。這固然與好萊塢的環境有關,但父母太耀眼,雙親才是更重要的因素。對此,外國的雜誌上有過許多深刻的討論。
人必須活出他自己,無論好或壞,自己的一生才是完美的人生。偉大的父母兄長固然會造成壓力,彎曲人生,有時連姓名也都會對人的一生造成可怕的影響。
美國作家夫婦卡普蘭(Justin Kaplan)及芭奈絲(Anne Barnays)曾著《姓名語言學》新著,書中即指出,像梵谷、達利這兩個大畫家,他們所使用的都是早死哥哥的名字。這使得他們出現了所謂的「代替小孩症候群」,他們一生都抗拒自己的名字,生活得非常狂亂而痛苦,這種痛苦雖然表現為藝術創造力,但他們真實的生活中的確過得異常混亂。
另外還發現,西方豪門世家替小孩命名。經常使用顯赫祖先或父親的名字,但加上「小」(Jr)「一世或二世」等記號。這種小孩由於活在別人的陰影下,許多人的人生也同樣亂七八糟,有這種名字的人,他們看精神醫師的機會是正常人的許多倍。
因此,無論活在別人陰影下或「代替小孩症候群」,都是學理上有依據的人生扭曲。這種人,也就因而注定了有極大的悲劇性。
而《借屍還魂》裡,有一大半的篇幅,就是在展示這樣的問題。古龍說起來頭頭是道,不容人不對他的心理學知識和想像能力表示激賞。
《借屍還魂》說的是個包含了驚悚及推理學成份的武俠故事。它由兩個一而二,二而一的單元所組成。
其一是左明珠因病而死,死後復活,但卻自認是施茵的借屍還魂;由於左施兩家形同陌路,宿有怨仇,因此,仇家女兒的魂到了自己女兒身上,對左家而言,這豈能忍受?於是,適逢其會的楚留香,遂一步步查明,終於解開了這個錯綜複雜的「白色謊言劇」:原來,四個當事的青年男女,各有苦衷,而且居心也都不壞。他們合演的這齣荒誕戲,在被揭穿之後,終於能夠美滿解決。
其二,則是楚留香一路追查的殺手集團首領案。這是楚留香專程到松江府來的原因,並因此而介入了借屍還魂案。於是,他遂兩案併一案,繼續查訪。他懷疑那個黑衣蒙面的使劍高手與薛家莊的薛衣人有關,最後終於發現,該黑衣蒙面首領乃是薛衣人的弟弟──那個假裝白癡,被稱為「薛寶寶」的薛笑人,最後是薛笑人在真相被揭穿後,自裁了斷,成了一部倫理悲劇。它的整個過程,真可謂高潮迭起,令人歎為觀止。
兩個單元,喜劇與悲劇相疊,古龍寫來妙筆生輝。其中當然有些小破綻,例如,黑衣殺手突襲楚留香,一劍刺入背部,受傷極重。小說裡寫道,如果這時殺手繼續攻擊,楚留香必無生理,顯示楚留香實際受了重傷。然而,他只不過略事療傷。第二天卻能立刻和薛衣人進行另一場較量,並生龍活虎、宛若先前毫無事情發生一樣。這就未免太違常理了。
但小破綻僅屬小瑕疵。薛笑人這個角色的刻畫可謂相當成功。從楚留香初逢薛笑人起,他一直是以白癡天才兒童的面目出現。武功奇高,但言語、行為都幼稚顛倒。
薛笑人的瘋癲,楚留香從他侄女兒薛紅紅口中套出了一些話,顯示出他在家裡是被人這樣看待的:
薛紅紅說:「我二叔除了吃飯之外,就會使劍,他瘋病剛發作的時候,硬逼著我爹爹和他動手,連爹爹都幾乎被他刺了一劍。他劍法本來就不錯,但比起我爹爹來自然還差得遠,所以就拚命練劍,一心想勝過我爹爹,練得飯也不吃,覺也不睡。但無論他怎麼練,還是比不上爹爹。有一天晚上他忽將二嬸殺了,說是二嬸總是擾亂他練劍,但殺了二嬸後,他自己也變得瘋瘋癲癲,老說自己只有十歲,就因為年紀小,所以劍法才不如爹爹。」
另外,則是薛衣人的親家母花金弓也如此說道:「他從小就受哥哥的氣,他哥哥總是罵他沒出息,別人都說他是練武練瘋的,我看他簡直是被氣瘋的。」
由薛笑人在家裡被家人如此看待,除了顯示出他裝瘋極為成功外,也顯示出他的人生實在活得非常痛苦。他活在大人物哥哥的陰影下,而他的哥哥又不能以親密如弟的態度對待他,於是,裝瘋逐成了一種背叛與逃避的方式。有了這種背叛與逃避之後,接下來,他當然更企圖創造出認為是屬於自己的人生。於是,裝瘋後,家人不再理他,遂使他有了足夠的空間來進行自己的活動。他就住在薛家莊,哥哥屋室隔壁的園子裡,但這個園子卻落葉堆積,無人理會,足見做哥哥的薛衣人對這個瘋弟弟的確缺乏關心。
最後,當一切真相皆已揭開,弟弟說:「我四歲的時候,你教我認字。六歲的時候,教我學劍,無論什麼事,都是你教我的。我這一生雖已被你壓得透不過氣來!但我還是感激你,算來還是欠你很多。現在你又要替我受過,你永遠是有情有義的大哥,我永遠是不知好歹的弟弟。……」弟弟說出這樣的話,他這一生活得如何痛苦,可想而知。
而哥哥薛衣人最後也沈痛的啞聲說道:「這全是我的錯,我的確對你做得太過份了,也逼得你太緊!香帥,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我,你殺了我吧」。薛衣人的歉咎感沈痛無比,有弟在憐,弟弟在被自己疏忽下做錯了事,而哥哥卻居然一無所知。就另一種因果而論,薛衣人當然必須為自己弟弟的一生,以及他所犯的罪惡負起最大的責任。但這一罪孽既已造成,就再也不可能補償。
因此,古龍寫薛衣人和薛笑人,挖掘到人間最重要的親情巨變和天倫法網,可謂相當成功,其過程也符合這類問題的理論探討。大眾小說能有如此的深度,而不再只是漫畫或卡通式平面人物的複雜故事,實屬不易。大眾小說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也是可以寫得出血與肉的。
當我們說「豪門多孽子」時,這是一種平面的說法。如果能進入孽子的心理世界,一切就變成了立體。
古龍的小說裡,經常有變態心理的描述,但以薛笑人的這個角色塑造最為成功,也最讓人產生同情的理解。
《借屍還魂》是個與家庭有關的武俠驚悚推理故事,有喜劇,也有悲劇。兩個相互對應的故事,兩種不同的結局。這是部極為優秀的大眾小說,與古龍的其他作品都大大的不同。因此,讓我們正式進入小說的世界裡,去體會其中的悲與喜吧!

※【內文試閱】
一 借屍還魂
這不是鬼故事,卻比世上任何鬼故事都離奇可怖。
九月二十八,立冬。
這天在「擲杯山莊」發生的事,楚留香若非親眼見到,只怕永遠也無法相信。
「擲杯山莊」在松江府城外,距離名聞天下的秀野橋還不到三里,每年冬至前後,楚留香幾乎都要到這裡來住幾天,因為他也和季鷹先生張翰一樣,秋風一起,就有了蓴鱸之思,因為天下唯有松江秀野橋下所產的鱸才是四鰓的,而江湖中人誰都知道,「擲杯山莊」的主人左二爺除了掌法冠絕江南外,親手烹調的鱸魚膾更是妙絕天下。
江湖中人也都知道,普天之下能令左二爺親自下廚房,洗手做魚羹的,總共也不過只有兩個人而已。
楚留香恰巧就是這兩人其中之一。
但這次楚留香到「擲杯山莊」來,並沒有嘗到左二爺妙手親調的鱸魚膾,卻遇到了一件平生從未遇到過的,最荒唐、最離奇、也最可怖的事。
他從來也不信世上竟真會有這種事發生。

左二爺和楚留香一樣,是最懂得享受生命的人,他不求封侯,但求常樂,所以自號「輕侯」。
「擲杯山莊」中有江南最美的歌妓、最醇的美酒,馬廄中有南七省跑得最快的千里馬,大廳中也有最風雅的食客。
但左二爺最得意的事卻還不是這些。
左二爺平生最得意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令他得意的事,就是他有楚留香這種朋友,他常說寧可砍下自己的左手,也不願失去楚留香這個朋友。
第二件令他得意的事,是他有個世上最可怕的仇敵,那就是號稱「天下第一劍客」的「血衣人」薛大俠。
他和薛衣人做了三十年的冤家對頭,居然還能舒舒服服的活到現在,薛衣人雖然威震天下,卻也將他無可奈何。
這件事左二爺每一提起,就忍不住要開懷大笑。
第三件事,也是他最最得意的一件事,那就是他有個最聰明、最漂亮、也最聽話的乖女兒。
左二爺沒有兒子,但卻從來不覺得遺憾,只因他認為他這女兒比別人兩百個兒子加起來都強勝十倍。
左明珠也的確從來沒有令她父親失望過。她從小到大,幾乎從沒有生過病,更絕沒有惹過任何麻煩,現在她已十八歲,卻仍和兩歲時一樣可愛,一樣聽話。
她的武功雖然並不十分高明,但在女人中已可算是佼佼者了,到外面去走了兩趟之後,也有了個很響亮的名頭,叫「玉仙娃」。
雖然大家都知道,江湖中人如此捧她的場,至少有一半是看在左二爺的面上,但左二爺自己卻一點也不在意。
左二爺並不希望他女兒是個女魔王。
何況,她也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練武,她不但要陪她父親下棋、喝酒,還要為她父親撫琴、插花、填詞、吟詩──她無論做任何事,都是為她父親做的,因為她生命中還沒有第二個男人。
總而言之,這位左姑娘正是每個父親心目中所期望的那種乖女兒,左二爺幾乎從來沒有為她操過心。
──直到目前為止,左二爺還未為她操過心。
但現在,現在這件最荒唐、最離奇、最神秘、最可怖,幾乎令人完全不能相信的事,正是發生在她身上。

九月,寒意已經很重了。
但無論在多冷的天氣裡,只要一走進「擲杯山莊」,就會生出一種溫暖舒適的感覺,就好像疲倦的浪子回到了家一樣。
因為「擲杯山莊」中上上下下每個人,面上都帶著歡樂而好客的笑容,即使是守在門口的門丁,對客人也是那麼慇懃而有禮,你還未走進大門,就會嗅到一陣陣酒香、菜香、脂粉的幽香、花木的清香,就會聽到一陣陣悠揚的絲竹管弦聲,豪爽的笑聲,和碰杯時發生的清脆聲響。
這些聲音像是在告訴你,所有的歡樂都在等著你,那種感覺又好像一雙走得發麻的腳泡入溫水裡。
但這次,楚留香還遠在數十丈外,就覺得情況不對了。
「擲杯山莊」那兩扇終年常開的黑漆大門,此刻竟緊閉著,門口竟冷清清的瞧不見車馬。
楚留香敲了半天門,才有個老頭子出來開門,他見到楚留香,雖然立刻就露出歡迎的笑容,但卻顯然笑得很勉強。
昔日那種歡樂的氣氛,如今竟連一絲也看不到了。
院子裡居然堆滿了落葉未掃,一陣陣秋風捲起了落葉,帶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淒涼蕭索之意。
等到楚留香看到左輕侯時,更吃了一驚。
這位江湖大豪紅潤的面色,竟已變得蒼白而憔悴,連眼睛都凹了下去,才一年不見,他好像就已老了十幾歲。
在他臉上已找不出絲毫昔日那種豪爽樂天的影子,勉強裝出來的笑容也掩不住他眉宇間那種憂鬱愁苦之色。
大廳裡也是冷清清的,座上客已散,盛酒的金樽中卻積滿了灰塵,甚至連樑上的燕子都已飛去了別家院裡。
「擲杯山莊」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驚人變故,怎會變成如此模樣,楚留香驚奇得幾乎連話都說不出來。
左二爺緊緊握住了他的手,也是久久都說不出話。
楚留香忍不住試探著問道:「二哥你……你近來還好嗎?」
左二爺道:「好,好,好……」
他一連將這「好」字說了七八遍,目中似已有熱淚將奪眶而出,把楚留香的手握得更緊,嗄聲道:「只不過明珠,明珠她……」
楚留香動容道:「明珠她怎麼樣了?」
左輕侯沉重的嘆息了一聲,黯然道:「她病了,病得很重。」
其實用不著他說,楚留香也知道左明珠必定病得很重,否則這樂天的老人又怎會如此愁苦。
楚留香勉強笑道:「年輕人病一場算得了什麼?病好了反而吃得更多些。」
左輕侯搖著頭,長嘆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這孩子生的病,是……是一種怪病。」
楚留香道:「怪病?」
左輕侯道:「她躺在床上,滴水未進,粒米未沾,不吃不喝已經快一個月了,就算你我也禁不起這麼折磨的,何況她……」
楚留香道:「病因查出來了嗎?」
左輕侯道:「我已將江南的名醫都找來了,卻還是查不出這是什麼病,有的人把了脈,甚至連方子都不肯開,若非靠張簡齋每天一帖續命丸子保住了她這條小命,這孩子如今只怕早已……早已……」
他語聲哽咽,老淚已忍不住流了下來。
楚留香道:「二哥說的張簡齋,可是那位號稱『一指判生死』的神醫名俠簡齋先生?」
左輕侯道:「嗯。」
楚留香展顏道:「若是這位老先生來了,二哥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只要他老先生肯出手,天下還有什麼治不好的病。」
左輕侯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本來也不肯開方子的,只不過……」
突見一位面容清癯,目光炯炯的華服老人匆匆走了進來,向楚留香點點頭,就匆匆走到左輕侯面前,將一粒丸藥塞入他嘴裡,道:「吞下去。」
左輕侯不由自主吞下了丸藥,訝然道:「這是為了什麼?」
老人卻已轉回頭,道:「隨我來。」
楚留香認得這老人正是名滿天下的簡齋先生,見到他這種神情,楚留香已隱隱覺出事情不妙了。
三個人匆匆走入後園,只見菊花叢中的精軒外,肅然凝立著十幾個老媽子、小丫頭,一個個俱都垂著頭,眼睛發紅。
左輕侯聳容道:「珠兒她……她莫非已……」
簡齋先生長長嘆了口氣,沉重地點了點頭。
左輕侯狂呼一聲,衝了進去。
等楚留香跟著進去的時候,左輕侯已暈倒在病榻前,榻上靜靜地躺著個美麗的少女,面容蒼白,雙目緊閉。
簡齋先生拉起被單,蓋住了她的臉,卻向楚留香道:「老朽就是怕左二爺急痛攻心,也發生意外,所以先讓他服下一粒護心丹,才敢將這噩耗告訴他,想不到他還是……還是……」
這本已將生死看得極淡的老人,此刻面上也不禁露出淒涼的傷痛之色,長長嘆息了一聲,道:「他連日勞苦,老朽只怕他內外交攻,又生不測,幸好香帥來了,正好以內力先護住他的心脈,否則老朽當真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楚留香不等他說完,已用掌心抵住左輕侯的心口,將一股內力源源不絕地輸送了過去──

暮色漸深,夜已將臨,但廣大的「擲杯山莊」,尚還沒有燃燈,秋風雖急,卻也吹不散那種濃重的淒苦陰森之意。
前後六七重院落,都是靜悄悄的,沒有人,也沒有人走動,每個人都像生怕有來自地獄的鬼魂,正躲在黑暗的角落裡等著拘人魂魄。
樹葉幾乎已全部凋落,只剩下寂寞的枯枝在風中蕭索起舞,就連忙碌的秋蟲都已感覺出這種令人窒息的悲哀,而不再低語。
左明珠的屍身仍留在那淒涼的小軒中,左二爺不許任何人動她,他自己跪在靈床旁,像是已變成一具石像。
楚留香心情也說不出的沉重,因為他深知這老人對他愛女的情感,那些來自各地的名醫也都默默無言的坐在那裡,也不知該走,還是不該走,心裡既覺得慚愧,也免不了有些難受。
只有張簡齋在室中不停地往來蹀踱著,但腳步也輕得宛如幽靈,似乎也生怕踏碎了這無邊的靜寂。
左二爺一直將頭深深埋藏在掌心裡,此刻忽然抬起頭來,滿佈血絲的眼睛茫然瞪著遠方,嘶聲道:「燈呢?為什麼沒有人點燈,難道你們連看都不許我看她嗎?」
楚留香無言地站了起來,在桌上找到了火刀和火石,剛燃起了那盞帶著水晶罩子的青銅燈,忽然一陣狂風自窗外捲了進來,捲起了蓋住屍身的白被單,捲起了床幔,帳上的銅鉤搖起了一陣陣單調的「叮噹」聲,宛如鬼卒的攝魂鈴,狂風中彷彿也不知多少魔鬼正在獰笑著飛舞。
「噗」的一聲,楚留香手裡的燈火也被吹滅了。
他只覺風中竟似帶著種妖異的寒意,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手裡的水晶燈罩也跌落在地上,跌得粉碎。
四下立刻又被黑暗吞沒。
風仍在呼嘯,那些江南名醫已忍不住縮起了脖子,有的人身子已不禁開始發抖,有的人掌心已沁出了冷汗。
就在這時,床上的屍體忽然張開眼睛,坐了起來!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268
庫存:8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