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0611-0731閱讀全壘打,夢想「象」前行,超低門檻,滿額再贈門票!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 女神的化身X
79折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 女神的化身X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 女神的化身X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 女神的化身X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 女神的化身X

商品資訊

定價
:NT$ 320 元
優惠價
79252
促銷優惠
新書特惠
庫存:8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想守護的東西各不相同,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戰鬥!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23」
\第一名/

日本全系列突破
\1000萬冊/

繁體中文版突破
\35萬冊/

隨書附贈——「最終決戰」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中央之戰」閒話集:伊馬內利視角〈歸來的旁系王族〉、亞納索塔瓊斯視角〈王族的立場〉、瑪格達莉娜視角〈叛徒的討伐〉、傑瓦吉歐視角〈女神的降臨〉+番外篇:斐迪南視角〈不能輸的戰鬥〉+四格漫畫!

儘管深受魔石恐懼症所苦,羅潔梅茵仍然鼓起勇氣,與斐迪南還有戴肯弗爾格的騎士們,在深夜時分一同攻進貴族院的阿妲姬莎離宮。
一路上,行事總是出人意表的羅潔梅茵一如既往,不僅阻止對手的手段太激烈、施展的魔法敵我不分,還讓「她」降臨現場。害得身邊一同奮戰的夥伴,甚至未參加戰事的隨從們都被她嚇得驚惶失措。
最終,所有勢力集結於大禮堂。完全失控的「女神化身」、暗地活躍的「魔王」、英勇奮戰的「王之劍」,王族、中央、蘭翠奈維,甚至「爺爺大人」艾爾維洛米也親臨戰場。過去與現在的恩怨,都將在這場「中央之戰」畫下句點!

作者簡介

作者介紹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確診新冠肺炎後,昏睡了一個月的時間,導致所有計畫都被打亂。
但就在這種情形下,得知拙作榮獲「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23」單行本小說類第一名!
多虧了各位讀者的支持。
由衷獻上感謝。


繪者介紹

椎名優
這集封面的主題直截了當,
就是「神聖」!
或者說是「女神大人降臨」也行?


譯者介紹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書摘/試閱

序章

放了藥草的天秤微微傾斜,發出輕柔的吱呀聲響。文官眼神認真地注視天秤,將藥草拿掉一些。旁邊還有一名文官正用思達普變成的小刀,俐落地在切藥草。而拿著以思達普變成的攪拌棒、正小心翼翼地攪拌調合鍋的人,則是蒂緹琳朵的姊姊亞絲娣德。
……真無聊。
看著在離宮調合室裡調合的姊姊與自己的近侍們,蒂緹琳朵緩緩嘆氣。為了取得古得里斯海得,目前她正暫住在坐落於貴族院某處的一座離宮裡。
原本她就聽說取得古得里斯海得需要花上好幾天的時間,對於衣食住處也沒有什麼不滿。更何況,這座離宮本是提供給來自蘭翠奈維的公主居住,因此家具與用品皆是上品,生活所需的魔導具也一應俱全。
糧食與廚師都從蘭翠奈維之館帶過來了,包括下人也是。準備了這處離宮的勞布隆托也從自己的宅邸帶來了侍從與生活必需品,所以服侍的人手非常充足。
不確定是抵達離宮的當天夜裡還是隔天,好像發生了什麼預料之外的事情,勞布隆托曾禁止眾人外出。儘管有人對此表達不安和不滿,但由於沒有人會對自己嘮叨、可以過得隨心所欲,當時的蒂緹琳朵並沒有什麼怨言。
……那時候大家都很依賴我,真教人傷腦筋呢。
想起前些天忙得不得了,蒂緹琳朵呵呵地笑了起來。因為她把回復藥水的做法教給蘭翠奈維一行人,得到了他們的大力讚賞;之後又教導他們騎獸的做法與乘坐方式,也獲得了他們崇拜的眼光。拜她之賜,如今蘭翠奈維一行人都能夠坐在騎獸上、變出全身鎧甲了。雖然指導他們變出全身鎧甲的人其實是她的護衛騎士,但近侍的功勞就是自己的功績,所以完全沒問題。
住在離宮這段時間,既沒有未婚夫會在她與雷昂齊歐親密相處時嘮叨說教,也沒有文官會追在身後到處跑,要她趕緊工作,簡直是再舒適不過的環境。
……但我在離宮這裡也不是一直在玩唷。我正循序漸進地、一步一步地往成為下任君騰的道路邁進呢。沒有任何人能挑我毛病。
兩、三天過去後,勞布隆托的事前準備順利完成,雖然要小心不能被人看到,但總算可以外出。不僅以雷昂齊歐為首的蘭翠奈維人前往採集了可以化作思達普的石頭,昨天蒂緹琳朵還去進行了據說是成為下任君騰所需的祠堂巡禮。儘管要有勞布隆托帶路才能外出十分不便,但因為不能被非同伴的中央騎士團員發現,也只能這麼麻煩。
……但就算有勞布隆托同行,我們還是被人發現了呢。
清洗完最後一個祠堂時,蒂緹琳朵情緒激昂,本想一鼓作氣往下任君騰之位邁進。但隨後似乎是有可疑人士闖入了貴族院,勞布隆托接二連三地收到奧多南茲。蒂緹琳朵一行人不得不隱身在樹蔭底下,一路返回離宮,並且直到中央騎士團停止搜索前,只能再次待在離宮裡無法外出。
……時機真是太不湊巧了。
為了吸收思達普,這天雷昂齊歐仍得待在房內的床上不能移動,因此與先前無法外出的那段時間不同,沒有人可以陪蒂緹琳朵說說話。如此一來,她頓時覺得在離宮裡的生活真是無聊至極。無可奈何之下,她本來想找姊姊亞絲娣德喝杯茶,卻被姊姊以「我已經安排好要與文官們進行調合了」為由拒絕。
……姊姊大人老是這樣。
亞絲娣德是個優等生,不但做事一板一眼,面對母親喬琪娜也總是言聽計從,非常有責任心。所以,在完成母親交代的差事之前,不管蒂緹琳朵跟她說什麼,她都會充耳不聞。
……比起即將成為奧伯.艾倫菲斯特的母親大人,明明是即將成為下任君騰的我地位更高,姊姊大人竟然……
與其和妹妹一起喝茶,她更想優先完成母親的指示:「到了離宮,妳要製作回復藥水與魔導具,協助勞布隆托大人與傑瓦吉歐大人。」亞絲娣德這樣的態度,讓蒂緹琳朵非常不滿。
……再說了母親大人又不在這裡。
她們的母親已出發去奪取艾倫菲斯特的基礎魔法。蒂緹琳朵並不明白,母親為何要執著於得到艾倫菲斯特這塊偏僻的領地,但倘若母親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能夠感到快樂,她也覺得沒什麼不好,
「姊姊大人,調合作業該告一段落了吧。說不定會趕不及用晚餐。」
蒂緹琳朵這麼呼喚正在製作回復藥水與魔導具的亞絲娣德,自己則是不疾不徐地從椅子上起身。儘管都在調合室內,但蒂緹琳朵自己並未在調合,只是在一旁看著,並由侍從幫自己修指甲。
「……現在還太早了吧?」
亞絲娣德與文官們對視之後,重新把目光投回正在調合的鍋子。果然自己還比不上調合作業,蒂緹琳朵不高興地別過臉去。
「哎呀,穿著那身調合服要怎麼去餐室嘛?當然得回房更衣才行。快點結束調合作業吧。如果姊姊大人還要繼續的話,那就幫我多做些回復藥水。」
「幫妳多做一些嗎?但這些藥水本來就是要發給大家的,所以用不著擔心,當然有妳的份喔。對吧?」
亞絲娣德向四周的文官尋求同意,眾人也附和道:「是啊,這裡面也有要給蒂緹琳朵大人的回復藥水。」
「我不要和大家一樣,我想要再多拿兩瓶。因為這些回復藥水也會發給蘭翠奈維的人吧?可是,在這裡調合的文官全是我的近侍,所以現在做好的這些回復藥水原本就是屬於我的吧?我只是分給其他人而已,那麼我為自己多留一些有什麼關係?」
亞絲娣德露出了為難的表情,還說他們都是照著預先決定好的數量製作,所以很難臨時變更。
「蒂緹琳朵,若妳想要有多一點藥水,其實可以自己做呀……不過兩瓶藥水而已,晚餐之前就能完成了。」
「哎呀,這我才辦不到呢。昨天為了清洗所有祠堂,我都快累死了。今天我得好好休息,而且從明天開始又要為了取得古得里斯海得而到處移動吧?請一直待在離宮裡的姊姊大人製作吧。」
其實巡行祠堂的時候都是乘坐騎獸,並沒有腿腳痠痛這類肉體上的不適,但因為平常不會在外待上那麼長的時間,所以她確實是為此感到疲累沒錯。不過,由於今天上午一直躺在床上休息,疲勞早就消除了,但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不想動手調合。畢竟蒂緹琳朵本就不喜歡有許多繁瑣步驟的調合作業。
「勞布隆托大人說妳明天可以外出了嗎?」
亞絲娣德沒有停下調合的雙手問道,蒂緹琳朵輕輕以手托腮。就她所知,目前還沒有收到能夠外出的許可。但只要身為下任君騰的自己提出要求,相信勞布隆托一定會答應。
「雖然還沒有收到許可,但現在必須盡快取得古得里斯海得才行,而且姊姊大人也說過想快點回到領內吧?我會為了姊姊大人拜託看看,到時候……」
「現在勞布隆托大人正在誤導騎士團,所以妳還是再等等吧。你們巡行祠堂的時候不是被人發現了嗎?」
要是擅自外出,很可能會被逮捕唷──亞絲娣德如此告誡道,但她的最後一句話令蒂緹琳朵的眉毛倒豎起來。
「才不是呢!被發現的明明是可疑人士,怎麼能將身為下任君騰的我與可疑人士混淆呢。就算是姊姊大人未免也太失禮了。」
「……哎呀,是嗎?」
見到亞絲娣德滿臉納悶地偏過臉龐,蒂緹琳朵按捺不住地嘆氣。她怎麼也沒想到亞絲娣德竟會有這樣的誤解,真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姊姊。
「真是的,您振作一點。再說了,難道姊姊大人不想回去嗎?!只要我們姊妹二人齊心合力,一起拜託勞布隆托……」
「我當然也想早點回到亞倫斯伯罕。畢竟我與布拉修斯大人都在這裡,蓓妮蒂塔肯定很擔心吧。但是,不能因為我們個人的原因就對勞布隆托大人提出無理要求。母親大人也說過,有關王族與中央的事情,都要聽從勞布隆托大人的指示吧?」
……真受不了,居然到了這種時候還這麼聽母親大人的話!
蒂緹琳朵不由得同情起了被留在領內的蓓妮蒂塔。比起肯定正思念著自己的年幼女兒,竟然優先遵從母親的囑咐,真教人不可置信。這種時候亞絲娣德不是該傾盡所能,無論如何都要趕回蓓妮蒂塔身邊才對嗎?
明明只要動動腦筋,就能想到許多辦法。比如與蒂緹琳朵一同向勞布隆托請求協助,好盡快取得古得里斯海得,或者是拜託勞布隆托效忠的對象傑瓦吉歐,請他向勞布隆托下令。
「姊姊大人,您真是張口閉口都是母親大人呢。」
「……對了,今天還是沒有收到母親大人的回信嗎?她應該昨天或是今天就抵達艾倫菲斯特了吧?」
剛抵達離宮的時候,蒂緹琳朵曾向母親送去魔導具信,報告自己這邊的情況。然而母親只是送來回覆說:「我已潛入艾倫菲斯特,接下來至少五天時間都別再送消息過來。」即便亞絲娣德對此表示:「可能是魔導具信會暴露母親大人的潛伏位置,她只是小心行事而已。」但蒂緹琳朵只覺得自己的心意遭到母親徹底無視,也對姊姊不能理解自己的哀傷而感到火大。
「姊姊大人,我們根本不用擔心,母親大人肯定早就在為基礎魔法染色了吧。唉,明明我這麼努力地想要正式任命母親大人為奧伯.艾倫菲斯特,母親大人卻禁止我與她聯繫,勞布隆托也禁止我外出……」
思及此處,蒂緹琳朵再次對禁止自己外出的勞布隆托心生不滿。明明只要有了古得里斯海得,母親就會認可自己,但實際情況卻完全沒有按著蒂緹琳朵所想的在進行。這點讓她覺得非常討厭。
「蒂緹琳朵,勞布隆托大人是很忙的唷。不光是離宮,他還得去中央騎士團露臉,也要向王族蒐集情報才行呢。」
「哎呀!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那種像在哄小孩的語氣引起了蒂緹琳朵的反彈。亞絲娣德微笑道:
「這樣啊。那妳應該可以明白,現在我們只能一邊製作回復藥水與魔導具,一邊等著可以外出的時候到來吧?再說了,回復藥水的製作可是非常重要。因為蘭翠奈維的人差不多要吸收完思達普了,在教導他們如何使用時,會需要大量的回復藥水吧。」
經亞絲娣德提醒,蒂緹琳朵這才恍然驚覺。回想一下自己當初大約花了多少時間吸收思達普,就能預想到雷昂齊歐差不多可以離開房間了。大概會在用晚餐的時候,再不然就是明天早餐之前便會結束了吧。儘管今天一天過得百無聊賴,但從明天開始肯定又能過得很開心。
「喏,蒂緹琳朵,這是給妳的回復藥水。」
原來亞絲娣德在談話期間為她做好了回復藥水,蒂緹琳朵的心情瞬間好轉許多。
……雖然今天沒陪我一起喝茶,但我就好心原諒姊姊大人一回吧。因為姊姊大人也很辛苦嘛。
記得那是前天的事了。亞絲娣德在這裡的任務皆已結束,因此她本想返回領地,卻不知為何無法打開通往蘭翠奈維之館的門,亞絲娣德還說好像是門被人鎖上了。無可奈何下,本想經由亞倫斯伯罕舍返回領地,卻沒想到連宿舍的大門也打不開。
她們找勞布隆托訴說了這奇怪的現象,並請他幫忙調查,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亞倫斯伯罕的基礎魔法似乎已經被人奪走了。由於中央也還未了解詳細情況,因此勞布隆托說他也不曉得是誰奪走了基礎魔法,更不曉得領內的現況。
由於奧多南茲無法飛越領地邊界,為了了解領內的情況,蒂緹琳朵便送出了魔導具信。
就算基礎魔法已經遭人奪取,但城堡裡頭想必還有支持蒂緹琳朵的貴族在。信送到以後,肯定會有人捎來回覆,提供一些情報吧。即便看到信件的人就是奪走了基礎魔法的敵人,只要發現寄件人是身為下任君騰的自己,敵人八成就會心生畏懼與敬意然後逃之夭夭吧。
然而直到今日,無論是支持自己的貴族還是敵人,都沒有回覆自己送出的信件。感覺像是徹底遭人無視讓蒂緹琳朵非常火大,同時也湧起了熊熊的鬥志,無論如何都要取得古得里斯海得。
「姊姊大人,在我成為下任君騰之前,請您再忍耐一下吧。」
「呵呵,是呀。好了,我們該回房間了呢。」
亞絲娣德淺淺地微笑說道。雖然還想再聽到更多的表揚,但這個姊姊打從以前開始便少有強烈的情緒起伏,從不曾興奮地大力讚美說:「蒂緹琳朵好厲害!」

調合室交給文官們收拾後,蒂緹琳朵便帶著侍從與護衛騎士,和亞絲娣德一同回房。先從侍從打開的門扉離開,再走向以連通走廊相接的另一棟建築物。
不管看了多少次,蒂緹琳朵都覺得這座離宮的構造真是不可思議。通常離宮都會有一棟規模最大、供主人所居住的本館,然後是規模比本館小一些的、供受洗後孩童以及供第二夫人與第三夫人所居住的別館,另外還有騎士訓練場等建築物。但是,這座離宮就只有兩棟外觀非常相似的建築物而已,再無其他。
……不過,這種構造雖然不可思議,對我來說卻是剛好。
起初抵達離宮的時候,勞布隆托本打算讓所有人都暫住在其中一邊的建築物裡。但讓兩情相悅的未婚男女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這樣簡直不成體統。蒂緹琳朵說明了這裡的常識以後,傑瓦吉歐便表示:
「那你們就住另一棟建築物吧,那棟建築物是供蘭翠奈維的公主所居住。我是在這棟別館長大,所以要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間歇息,你們若想使用那邊的本館請自便。」
別館因為有著與蘭翠奈維之館相通的轉移陣,好幾天份的食材與調合原料等物品,還有下人又都搬來了這裡,所以蒂緹琳朵本是想讓自己住進別館。再加上調合室與餐室也都是在別館,除了更衣與就寢之外,其他活動都得在別館內才能進行。蒂緹琳朵不認為該由自己忍受這種不便,因此她要求了蘭翠奈維的人搬到本館,怎料傑瓦吉歐竟不肯退讓。
「本館是為女性所建造的設施。倘若妳想分開居住,那就由身為女性的妳搬去本館吧。若是無論如何都想住在別館,那便按照最一開始的安排,在同一棟建築物裡生活即可,想分開住的人就自己搬過去吧。況且除了妳之外,其他人並未有意見。」
不是與包含雷昂齊歐在內的所有人一起住在別館,就是自己搬去本館,隨妳高興吧──傑瓦吉歐這麼冷冷說完,便帶著自己的侍從迅速朝房間走去。看樣子他確實如同自己說的在這棟別館長大,腳步一點遲疑也沒有。
而在場也沒有半個人向傑瓦吉歐抗議,主張該把別館讓給蒂緹琳朵。勞布隆托甚至只說了:「請在我為眾人介紹公共空間時做好決定。」說完便領著眾人,開始介紹餐室、調合室與騎士訓練場等場所。
在陌生的離宮裡與原本的居住者相爭,對蒂緹琳朵來說委實太過不利,不得已下她只好選擇住進本館。若是本館較為寒酸或狹小,她大概早就放棄搬過去了吧。
……對於未婚男女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竟然沒有任何人阻止,也沒有任何人覺得有問題……
想起了與傑瓦吉歐的對話,蒂緹琳朵正有些氣憤難平時,連通走廊的盡頭已經來到眼前。侍從上前打開本館的門扉。
「蒂緹琳朵大人、亞絲娣德大人,請稍候。我馬上再為兩位打開另一邊的門。」
開了門從連通走廊進入本館,首先會進到一個小房間。明明連通走廊一般都是接到走廊或是有階梯的大廳,這棟本館卻是得先穿過這個房間,再打開上鎖的門扉,才能進入有階梯的寬敞大廳。此外,面向連通走廊的那一側沒有半扇窗戶,導致平常在本館裡生活時,甚至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連通走廊的存在。
「要到連通走廊上居然得打開這麼多扇門,不覺得平常這樣子生活很不方便嗎?感覺就像要把連通走廊藏起來,不讓某個人看見呢。」
「哎呀,蒂緹琳朵,妳的想法還真有意思。是不想讓誰看見呢?目的又是什麼?」
亞絲娣德咯咯笑著,循著階梯走上三樓。本館三樓有三個大房間,據說從前是蘭翠奈維的公主在使用。目前蒂緹琳朵、亞絲娣德與布拉修斯正各住一間。
三樓的房間有個特色,便是房門與窗框都刻有精美繁複的花紋,而且每個房間所用的代表性花卉都不一樣,分別是蔻拉蓮耶、懸汀思和蘭柏萊亞。房內的擺設與家具全都美輪美奐,看得出確實是提供給蘭翠奈維的公主做使用。儘管身為男性的布拉修斯表達過不滿,覺得這裡完全是給女性居住的空間,但蒂緹琳朵對於房間倒是十分滿意。
儘管也有與臥室相連、供近侍所用的房間,但她讓男性近侍都住在二樓的房間。
「那麼等更衣完畢,我們就去用晚餐吧。」
說完,亞絲娣德便走向蔻拉蓮耶的房間,蒂緹琳朵則是走進蘭柏萊亞的房間。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252
庫存:8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