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這些年來,城堡岩小鎮發生許多神祕、詭異事件,唯獨這個故事,從來沒有人知道……

史蒂芬金書迷粉絲頁「城堡岩小鎮」創辦人劉韋廷、作家臥斧 點頭推薦

四款書封隨機出貨──裝幀設計張溥輝為表現小說中神奇的按鈕盒在一般人眼中僅僅是普通的盒子,對主角而言卻是罪惡本身,於是,以四種比例畸形古怪、按鈕凌亂分布的盒子表現,同時也藉此呈現恐懼與神祕的感覺,對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形塑每個人的恐懼只屬於自己,他人無法感同身受的微妙情感。

內容介紹
嘿,小女孩,過來這裡,我們來聊一下。

十二歲的關蒂在小學畢業前,胖到低頭無法看見自己的鞋尖,還被同學嘲笑、欺負。
為了在中學有新開始,關蒂每天從自殺階梯奔跑到城堡岩小鎮。一天,帥氣、戴著一頂精緻小黑帽的男子叫住她。從此,關蒂年復一年在恐懼與誘惑的陰影下生活,直到……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一九四七年出生於美國緬因州,自一九七三年出版第一本小說後,至今已出版超過五十部作品,屢屢創下銷售佳績,並有多部著作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曾獲美國國家圖書獎「終生成就獎」、世界奇幻文學獎「終身成就獎」、美國推理作家協會愛倫坡獎「大師獎」、英國恐怖小說作家協會「史鐸克獎」,以及「黑色羽毛筆獎」。

理查.齊斯馬Richard Chizmar
Cemetery Dance雜誌、Cemetery Dance出版社創辦暨發行人。編輯過三十多部選集、出版數十本小說。曾獲得世界奇幻文學獎、恐怖作家協會出版獎、國際恐怖協會獎。

譯者
林子恩

東吳英文系畢業,現就讀臺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喜愛文學及電影。歡迎來信指教:tzuenlin@gmail.com

黃馨霈
交通大學外文系畢,現就讀臺灣大學翻譯碩士學位學程。自由譯者,中研院數學所期刊助理編輯(二○一四年迄今),協助科普數學翻譯。熱愛文學、藝術和一切美的人事物。翻譯領域不拘,期許能持續精進、探索翻譯的多種可能。


審定
陳榮彬

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專任助理教授,並長期為臺大臺文所開課,研究興趣主要為文學翻譯以及現代華語小說英譯史。著有《危險的友誼:超譯費茲傑羅與海明威》(南方家園)。曾以《繪畫與眼淚》、《血之祕史》與《我們的河》三度獲得「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項。已出版各類翻譯作品五十種,近期譯作有《齊瓦哥事件》、《戰地鐘聲》、《昆蟲誌》、《火藥時代》與《美國華人史》。曾擔任第四十一屆金鼎獎評審

推薦序
懸念與動人並俱的經典變形──談《關蒂的按鈕盒》
文│史蒂芬金書迷粉絲頁「城堡岩小鎮」創辦人劉韋廷

從許多角度來看,史蒂芬.金與理查.齊斯馬合著的《關蒂的按鈕盒》都是本頗為有趣的作品。
  這本在兩人之間來回進行,雙方均能自由修改彼此撰寫內容的小說,選擇以金筆下最為知名的虛構城鎮「城堡岩」作為故事背景,使這本作品成為自一九九一年出版,號稱「城堡岩系列完結篇」的《必需品專賣店》後,首本以這個美國緬因州小鎮作為故事主要背景的著作,對於金的書迷來說,自然是本書非讀不可的一大原因。
  而從內容來看,《關蒂的按鈕盒》也延續了金長期關注女性議題的特色,就某些程度而言,甚至還可以讓人當成是金那大名鼎鼎的處女作《魔女嘉莉》的另一種變形版本來讀,無論是事件安排,抑或故事高潮的轉折點,都具有不少可供對照之處,甚至就連《關蒂的按鈕盒》書中故事開始年份的一九七四年,也與《魔女嘉莉》一書推出的年份相同。
  但有趣的是,以上所說的部分,其實在閱讀過程中並沒有那麼容易發現,而會這樣的最大原因,則與這兩本作品的主角個性及家庭環境有著密切關聯。
  雖然表面上並不相同,但從兩本書的故事前提來看,邁入青春期的嘉莉與關蒂,均同樣隱藏著稍加失控便可能會帶來驚人災難的神祕力量,而兩人的校園生活也同樣並不順遂,時常受人欺負。不過,比起個性被動、長年受到母親精神虐待的嘉莉來說,家庭狀況正常許多的關蒂,於個性方面也明顯更加主動,從故事開頭便展露出努力想改變自己的渴望。而在其後的發展裡,這樣的環境與個性差異,也讓這兩名角色的命運起了越來越大的差距,就算兩者遇到了類似困境,卻也選擇了不同的應對之道,就連看待自己神祕力量的方式,也可說是幾乎採用了全然兩極的角度。
  這種隱約相似,卻又明顯不同的情形,使《魔女嘉莉》與《關蒂的按鈕盒》就像是陰與陽般的存在,讓人既能從社會觀點的角度比較,也能從中看見因為創作年代不同,進而展現出的不同議題切角。
  當然,更棒的是,在閱讀《關蒂的按鈕盒》時,你大可把以上提及的部份全都置之不理,只是單純地享受這本書所能帶給你的閱讀樂趣。就算沒讀過《魔女嘉莉》,也不是金的書迷,《關蒂的按鈕盒》也仍是一本具有懸念,點子讓人聯想起科幻驚悚小說大師理察.麥特森經典短篇〈百萬殺人實驗〉的小說,更是一本充滿濃烈往日情懷,描繪了成長階段中那些苦澀與甜美片段相互交織的動人小品。
  在閒暇時光中,你所需要的,無非就是像《關蒂的按鈕盒》這樣的一本小說了。

從許多角度來看,史蒂芬.金與理查.齊斯馬合著的《關蒂的按鈕盒》都是本頗為有趣的作品。
這本在兩人之間來回進行,雙方均能自由修改彼此撰寫內容的小說,選擇以金筆下最為知名的虛構城鎮「城堡岩」作為故事背景,使這本作品成為自一九九一年出版,號稱「城堡岩系列完結篇」的《必需品專賣店》後,首本以這個美國緬因州小鎮作為故事主要背景的著作,對於金的書迷來說,自然是本書非讀不可的一大原因。──史蒂芬金書迷粉絲頁「城堡岩小鎮」創辦人劉韋廷

「天啊,我愛死這故事了!通篇一氣呵成,安排得恰到好處,讓人既毛骨悚然又難過不已。我也很喜歡書中的角色……以及ㄧ個小女孩透過這詭異的東西和整個世界有了連結。這本書超讚。」── J. J. 亞柏拉罕

由恐怖小說之王史蒂芬.金(《我們還沒玩完》作者)和理查.齊斯馬(《漫長的十二月》作者)合寫的這本引人入勝的短篇小說,重訪史蒂芬.金筆下最熱門的故事地點。1974年,在緬因州城堡岩鎮的自殺階梯懸崖頂端,十二歲的關蒂.彼得森從名叫理查.法瑞斯的男子手中收到一個魔法盒。法瑞斯總戴著一頂「精緻小黑帽」,他似乎知道關蒂是誰,以及她想要什麼。盒上的八顆按鈕讓這個送給關蒂的桃花心木盒更具吸引力,還有一根操縱桿會送出銀幣和精緻巧克力,法瑞斯聲稱巧克力能幫助關蒂減重,讓她不會再被同學嘲笑是「固特異」。她確實瘦了下來,但不只如此,關蒂的人生開始好事一樁接著一樁,她從未如此快樂。但就在她決定按下其中一顆按鈕時,可怕的後果緊接而來。小說伴隨關蒂從高中一路長大成人,描繪她快樂燦爛的童年、美好的友情和初戀,即使全籠罩在誘惑的陰影之下。這則故事篇幅短小但後勁強大,讀者唯一會有的抱怨大概是故事不夠長。── 《出版者週刊》Publishers Weekly

緬因州的城堡岩以出怪事而聞名,距離上次史蒂芬.金以這個備受喜愛的地點作為故事舞台已事隔多時,這次由多次獲獎的作家理查.齊斯馬偕同執筆,兩人將揭開城堡岩最大的秘密。讀者將走進1974年的夏天,看著一個叫關蒂的女孩爬上305階的自殺階梯,抵達城堡景觀頂端,在那裡,有個身穿黑色西裝,頭戴精緻黑帽的男子坐在長椅上等著她。他有樣東西要給關蒂,一個美麗但邪惡的東西──一個按鈕盒。按鈕盒會送出珍貴的銀幣和神奇的小巧克力,但也能用來毀滅世界,而關蒂便被賦予長期保管按鈕盒的重任。這本成長小說同時瀰漫美好又不祥的氛圍。從12歲的小胖妹一路蛻變至大學生,關蒂在保管按鈕盒的這段期間嚐到幸福無比的滋味,也歷經痛徹心扉。故事最不同凡響之處在於提出下列舉世共通的問題:我們的人生究竟有幾成是取決於自己,又有幾成是受無形的力量干預?我們究竟有多少力量可以拯救世界,亦或毀滅世界?儘管書中沒有給出答案,這個發人深省又讀來過癮的故事將讓讀者忍不住一睹為快。──《書單》 Booklist

節奏安排恰到好處……超好看,讓人捨不得放下的一本書。──《今日美國》USA Today

這是一部天衣無縫的合作小說,作者流暢自然的行文風格及創造出鮮明角色的天賦,為總讓人意猶未盡的城堡岩長篇故事再添新頁。而故事本身在世界變得日益瘋狂且越來越難以理解的情況下,更帶有警示意味。──《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1.
從城堡岩小鎮上到城堡景,有三條路可以走:一一七號公路、愉快路及自殺階梯。今年夏天的每一天,對,就連星期天,十二歲的關蒂.彼得森都是從自殺階梯走到城堡岩。這座階梯由螺栓固定,曲折直上懸崖邊,那些螺栓雖然老舊還生鏽,但仍相當堅固。起初一百階她會用走的,後一百階慢跑而上,再強逼自己一路飛奔最後一百零五階,就像她爸爸說的,簡直不要命了。到了頂端,她會彎下腰,滿臉通紅,雙手緊抓膝蓋,頭髮被汗水浸溼一團團黏在臉上(無論綁得再緊,馬尾在最後衝刺時總會鬆開),而她,總喘得像隻拉車老馬。不過還是有進步一些。她挺直腰桿,低頭望向腳趾,就能夠看到運動鞋的鞋尖。六月最後一天上學時她還看不到,那天碰巧也是在城堡岩小學的最後一天。
關蒂溼透的衣服黏在身上,不過大致而言,感覺還不錯。六月時,每次攻頂,她都以為自己隨時會心臟病發死掉。這裡可以聽見小孩在附近操場大吼大叫,再遠一些,依稀傳來鋁棒敲擊棒球的鏗鏘聲,青少棒球隊的孩子正在為勞動節的公益比賽加緊練習。
當她要拿出上衣口袋裡的手帕擦眼鏡時,忽然有人說:「嘿,小妞,過來這兒,我們來聊一下。」
關蒂把眼鏡戴上,原本模糊的視線恢復清晰。林蔭下一張長椅緊鄰石子路,這條路從自殺階梯延伸至城堡景休閒公園,椅子上坐著一名身穿黑色牛仔褲和黑色西裝外套的男子,白色襯衫最上方的鈕扣未扣,戴著一頂精緻的小黑帽。那頂黑帽將不斷出現在關蒂的惡夢中。
男子這星期的每一天都坐在這張長椅上讀《萬有引力之虹》 ,一本很厚、看起來超級艱澀的書。直到今天之前,他從沒對她說過半句話。關蒂警惕地盯著他。
「我不能和陌生人說話。」
「這是個不錯的建議。」他看起來跟她爸爸差不多年紀,約莫三十八歲,長得不賴,但在關蒂看來,酷熱的八月早晨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人,很可能是個怪咖。「大概是妳媽教的,對吧?」
「是我爸。」關蒂回答。她必須經過這個男子面前才能到操場,如果他是個怪人,可能會抓住她,不過她不怎麼擔心。畢竟光天化日下,操場就在旁邊,而且到處都是人,沒什麼好怕的。
「那麼,」穿黑色外套的男子說,「容我自我介紹,我叫理查.法瑞斯,妳是……?」
她內心糾結了一下,覺得告訴他也不會少塊肉。「關蒂.彼得森。」
「那麼,我們算認識了。」
關蒂搖搖頭:「知道名字不算認識。」他仰頭大笑,笑容坦率且迷人,關蒂受到感染也忍不住笑起來,但仍保持距離。
他把手比成槍的樣子指著她:碰。「這句話真犀利!妳很厲害,關蒂。說到關蒂,這名字怎麼來的?」
「是綜合的名字,我爸想叫我關德琳,他奶奶的名字;我媽想叫我溫蒂,像《彼得潘》裡的溫蒂。最後他們妥協。法瑞斯先生,你在休假嗎?」會這麼問,是因為他們就在號稱「度假之州」的緬因州,連車牌上都這麼寫著。
「可以這麼說。我四處旅行,在密西根待一週,下週就跑到弗羅里達,之後可能去科尼島吃辣熱狗堡,坐一回『颶風』雲霄飛車 。妳可以說我是個遊手好閒的人吧,整個美國都是我的地盤。我會特別留意某些人,反覆觀察。」
棒球場上鏘的一聲球棒聲響穿過操場傳來,緊接著一陣歡呼。
「和你聊天很開心,法瑞斯先生,但我真的得――」
「再待一會吧。知道嗎,妳就是我最近留意的其中一人。」
聽起來很邪惡(的確有些不懷好意),但他大笑之後仍面帶微笑,眼睛充滿活力。假如他是個變態,那也藏得太好了。她覺得只有超級變態才有辦法隱藏得那麼好。誰知道呢?搞不好他就是在請君入甕。
「我對妳有套看法,關蒂.彼得森小姐,在我密切觀察後得出的一套看法,想聽嗎?」
「當然,大概吧。」
「我注意到妳算是比較豐滿的。」
他或許察覺她變得有點緊繃,因為他舉起手,搖搖頭,彷彿在對她說,還沒。「妳可能覺得自己胖,因為在我們國家,女孩和女人對自己外表的想法都很奇怪。媒體……妳懂我說『媒體』的意思嗎?」
「當然,就是報紙、電視、《時代》雜誌和《新聞週刊》。」
「沒錯!媒體總是說:『在這平等的美麗新世界,妳們可以成為自己想要的任何模樣,前提是妳們站直低頭的時候,必須能看到自己的腳趾頭。』」
他一直在監視我,關蒂想著自己每天攻頂時都會低頭看腳趾,不禁臉紅,她無法克制。但臉紅是表象,心裡則懷著「那又怎樣」的叛逆想法。這是最初激勵她持續爬樓梯的動力,除此之外還有法蘭基.史東。
「我的看法是,有人批評妳的體重或長相,或者都有,所以妳決定想辦法解決。接近了吧?或許沒有正中紅心,但至少接近標靶?」
或許因為他是陌生人,她發現自己可以暢所欲言那些未曾告訴爸媽的事;也或許是因為他那雙藍眼睛,眼神充滿好奇及感興趣的樣子,又不帶惡意,至少她看不出來。「學校有個屁孩,法蘭基.史東,帶頭叫我固特異,你知道,就像──」
「像飛船,我知道固特異飛船。」
「嗯,法蘭基是個討厭鬼。」她想告訴這個男人,法蘭基在操場趾高氣揚的樣子,還唱著:老子是法蘭基.史東!老二有六十公分!最後她還是決定不說。
「其他男生也跟著那樣叫我,一些女生也學他們。那些女生不是我的朋友,那是六年級的事。下個月我就要上中學了,所以……」
「所以妳不想讓這個綽號一直跟著妳。」理查.法瑞斯說,「原來如此,將來妳也會長高的。」他上下打量,卻不會讓她覺得不舒服,反而像是仔細觀察她。「我在想,妳之後可能會長到一百七十八或一百八十公分,在女生裡算高了。」
「已經在長了,」關蒂說,「但我不想等。」
「我想也是,」法瑞斯說,「妳不等也不怨天尤人,而是迎頭正擊,了不起,這就是為什麼我想認識妳。」
「法瑞斯先生,和你聊天很開心,但我真的得走了。」
「不行,妳得待在這裡。」他的笑容消失,表情變得嚴肅,藍眼睛似乎蒙上一層灰影。那頂帽子在他的眉毛留下一道刺青般的細長陰影。「我有東西要給妳,是一份禮物,因為是妳命中註定的。」
「我不拿陌生人的東西。」關蒂說。她開始感到有一點害怕,可能不只一點。
「知道名字不算認識。我同意,但我們不算是陌生人。我認識妳,而且我知道這個東西是為了像妳這樣腳踏實地的年輕人而存在的。關蒂,我懂妳,早在見到妳之前就懂了,而妳現在就在我面前。」他移到長椅另一端,拍拍一旁的空位,「來我旁邊坐。」
關蒂走向長椅,感覺自己像是夢中的少女。「法瑞斯先生……你要傷害我嗎?」
他笑了,「抓走妳?拉妳進矮叢,對妳為所欲為?」他指向步道另一頭,大約離步道一兩公尺的地方,有兩三個穿著城堡岩日營T恤的小孩在溜滑梯、盪鞦韆或在橫爬槓上玩耍,四個隊輔在一旁看顧。「我不覺得可以輕易得逞,而且我對小女孩不感性趣。我對妳這種小丫頭一點性趣也沒有,但我剛才說過,或至少暗示過,妳很不一樣。來,坐下。」
她坐下,套在身上的毛衣變得冰冷。儘管他講話時仍好聲好氣的,她還是覺得他現在會親吻她,完全無視不遠處操場上的小孩和青少年隊輔。但是他沒有,反而從長椅下拉出一個束帶綁起的帆布包。他打開帆布包,拿出一個漂亮的桃花心木盒,木頭透著耀眼的褐色光澤,隱約可見紅光閃爍。這個盒子大約三十八公分長,三十公分寬,十五公分深。她立刻就想擁有它,不單因為這是件漂亮的東西。她想要擁有這個盒子,因為那是屬於她的。就像某個極其珍貴、備受喜愛的東西,在很久以前弄丟了,幾乎被遺忘,現在又找回來。彷彿在某個前世今生,她曾擁有過它,那時她可能是個公主之類的。
「這是什麼?」關蒂輕聲問道。「一個按鈕盒。」他回答。「妳的按鈕盒,妳看。」他稍微傾斜盒子,讓她可以看到盒子上的小按鈕,中間三個三個成兩排,兩端又各有一顆,共八顆按鈕。兩兩成雙的分別是淺綠和深綠色按鈕,黃色和橘色按鈕,藍色和紫色按鈕。兩端的按鈕一顆紅,一顆黑。同時,盒子兩端各有一個操縱桿,中間有個看起來像投幣口的狹槽。
「這些按鈕非常難按,」法瑞斯說。「妳必須用大拇指,而且要使力按下去。會有好事發生的,相信我。千萬不要搞錯了,特別是黑色按鈕,不然就糟了。」
關蒂早已把對這個男人的恐懼拋諸腦後,她深受盒子吸引。他把盒子遞給她時,毫不遲疑地接下,原本以為會很重,畢竟桃花心木是很重的木材,況且天曉得裡頭裝了什麼,然而盒子一點也不重。她可以輕易用手指撐起盒子,上下拋彈。關蒂用手拂過光滑且微微凸起的按鈕表面,似乎感覺到按鈕的顏色照亮她的皮膚。
「為什麼?這些按鈕是用來幹嘛的?」
「我們等會再討論按鈕。現在,先把妳的注意力放在那兩根小操縱桿上。比起按下按鈕,拉這些操縱桿要容易多了,用妳的小拇指就夠了。妳拉左側的操縱桿時,就是紅色按鈕旁的那個,盒子會送出動物形狀的巧克力。」
「我不──」關蒂再次聲明。
「妳不拿陌生人的糖果,我知道。」法瑞斯邊說邊翻白眼,讓關蒂咯咯大笑。「關蒂,我們不是討論過這件事了?」
「我不是要說那個,我要說的是,我不吃巧克力。至少這個夏天不吃。要是再吃糖果,我什麼時候才能瘦下來?相信我,一旦開始吃,就停不下來了。尤其是巧克力,我就像中了巧克力毒,戒都戒不掉。」
「噢,按鈕盒的巧克力好就好在這裡。」理查.法瑞斯說。「它們很小,不比雷根糖大多少,非常甜……但妳只要吃了一顆,就不會想再吃第二顆。妳會想吃正餐,但不會嘴饞也不會想再吃任何點心,尤其是宵夜。」
直到這個暑假前,關蒂都會在睡前一小時左右替自己做一個花生醬棉花糖三明治,所以很清楚他在說什麼。而且,她在晨跑後總是餓個半死。
「聽起來像某種詭異的減肥產品,」關蒂說,「那種會撐死你,然後讓你瘋狂尿尿的東西。我奶奶試過那類玩意,害她吃了大概一個禮拜後就病了。」
「不,就只是巧克力,純粹的巧克力。和店家賣的糖果棒可不一樣。試試看。」
她猶豫了一下,但也就那麼一下子。她用小拇指握住操縱桿,因為操縱桿太小,無法用其他手指,接著拉下。狹槽打開,一個狹窄的木架滑了出來,上頭是隻巧克力兔子,正如法瑞斯先生說的,不比一顆雷根糖大。
她拿起巧克力兔子,驚奇地看著:「哇,看看那些絨毛,那對耳朵!還有那雙可愛的小眼睛。」
「是啊,」他附和道,「漂亮的小東西,不是嗎?丟進嘴裡嚐嚐,快!」
關蒂想都沒想就照做,甜味立刻在嘴中蔓延。他說的對,她以前嚐過的Hershey巧克力塊都沒這麼好吃。她甚至想不起來是否嚐過任何這麼好吃的東西。美妙的味道不只停留在她嘴裡,還盤據她的腦海。巧克力在舌上化開的那一刻,小木架滑了回去,狹槽隨即關上。
「好吃嗎?」他問。
「嗯。」是她唯一想到的回答。如果這是一般的糖果,她肯定會像科學實驗中的老鼠,不斷拉下操縱桿直到壞掉,或是直到狹槽不再送出巧克力為止。但她不想再吃第二個,覺得自己不會再到操場另一頭的零食店去買思樂冰。她一點也不餓,她……
「妳滿足了嗎?」法瑞斯問。
「對!」就是滿足。她從沒對任何東西感到如此滿足,就連九歲生日收到腳踏車時,也沒有這種感覺。
「很好。明天妳可能會想再吃一個,如果妳想要,可以再吃一個,畢竟按鈕盒是妳的。至少目前是妳的。」
「裡面有多少顆動物巧克力啊?」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請她再拉盒子另一端的操縱桿。
「會送出另一種糖果嗎?」
她用小拇指握住操縱桿然後拉下。這次木架滑出狹槽時,上面放的是一枚又大又亮的銀幣,在朝陽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關蒂不得不瞇起眼睛。她一拿起銀幣,木架就滑回去了。銀幣在她手上沉甸甸的,上面刻著一名女人肖像。肖像頭上戴著鑲鑽皇冠,頭像下方有半圈星星,星星中間寫了年分:一八九一,頭像的上方則刻著E Pluribis Unum 。
「這是一枚摩根銀元 ,」法瑞斯以授課的口吻說道,「接近半磅的純銀,由喬治.摩根 打造,他刻上安娜.威利斯.威廉斯 的肖像時才三十歲,威廉斯是一名費城的女老師,就是妳在『頭像』那一面看到的,硬幣背面是美國鷹。」
「真漂亮。」她吸了一口氣,心不甘情不願地將銀幣還給他。
法瑞斯雙手交叉在胸前,搖了搖頭。「銀幣不是我的,關蒂,是妳的。所有從盒子跑出來的東西都是妳的,糖果和銀幣都是,畢竟盒子是妳的。順道一提,以目前的錢幣收藏價值,那枚摩根銀幣大概值六百美元。」
「我……我不能收。」關蒂說。她的聲音在自己耳中聽來很遙遠。她覺得自己可能會昏倒(就像兩個月前剛開始在自殺階梯跑步時的感覺)。「我沒做任何值得賺取這枚銀幣的事啊。」
「但妳會的。」他從黑色夾克口袋拿出一枚老舊懷錶。那懷錶同樣閃爍著光芒映入關蒂眼裡,只不過這些光芒是金色而不是銀色的。他掀開殼罩,查看錶面,然後將懷錶放回口袋。「我沒什麼時間了,看著那些按鈕,仔細聽。妳做得到嗎?」
「可……以。」
「首先,把銀幣放進妳的口袋,它害妳分心了。」
她照做。她可以感覺到一枚沉重的圓形物體頂著大腿。
「世界上有幾大洲,關蒂,妳知道嗎?」
「七大洲。」她答道。他們在三或四年級時學過。
「記住了。」她毫不猶豫地答道。她的記憶力向來很好,她甚至有個荒唐的想法,認為那塊美妙的巧克力增進她的專注力。她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她能記住哪個顏色代表哪一洲嗎?那還用說。「那紅色呢?」
我現在不在城堡岩了,關蒂心想。我進入那些在書中讀過的地方,像是奧茲王國、納尼亞王國,或是哈比屯,這不可能是真的。
「不過妳得記住,」他繼續說,「紅色按鈕是唯一妳能按超過一次的按鈕。」
「那黑色的呢?」
「黑色按鈕的力量龐大無比,它是最厲害的一顆按鈕。」法瑞斯邊說邊起身,「這整件事就像妳爸爸會說的:卡胡納 。」
她睜大眼看著他。她爸爸確實會那麼說。「你怎麼知道我爸──」
「我的天啊,那會沒完沒了。」關蒂說,無聲地笑了一下。她感到胃被捶了一拳。「法瑞斯先生,為什麼要把這個給我?為什麼是我?」
「儲藏在這世上的所有軍事武器,」法瑞斯向下看著她說,「足以讓全世界一百萬年都無法長出生物。負責管理那些武器的男男女女每天都跟妳一樣,會這麼問自己。交給妳是因為妳是當下最好的選擇。看好那個盒子。建議妳不要讓任何人找到它,包括妳的父母,畢竟人們總是很好奇,他們一看到操縱桿就想拉,一看到按鈕就想按。」
「要是他們真的按了會怎樣?要是我真的按了會怎樣?」
理查.法瑞斯只是微笑並搖頭,然後朝峭壁走去,那裡立著一個告示:小心!十歲以下孩童沒有大人陪同不得靠近!然後他轉過身說,「嘿!關蒂,為什麼這裡叫自殺階梯啊?」
「因為一九三四年有個人從那裡跳下去之類的。」她說。她把按鈕盒抱在大腿上。「還有個女人四、五年前也跳下去。我爸說市鎮議會把這些事壓了下來,因為議員都是共和黨員,他們痛恨改變。總之,我爸是那麼說的。他們當中有人說階梯是吸引觀光客的一大賣點,確實如此,而且每隔三十五年才有人自殺也不算太糟。他說如果出現自殺潮,他們才會再投一次票。」
法瑞斯先生笑了。「果然是小鎮!我愛這群人!」
「我回答你的問題,現在換你回答我的了!要是我按了這些按鈕會怎樣?比如說,要是我按了代表非洲的按鈕會怎麼樣?」她的大拇指一碰到深綠色的按鈕,就有股衝動,雖然不強烈,但感受得到,想要按下按鈕,一探究竟的衝動。
他微笑的嘴角更加上揚,露出牙齒,在關蒂看來不太友善。「為什麼要問妳已經知道的事?」
她還來不及多說什麼,他就已經走下階梯了。關蒂在長椅上坐了一會,然後起身跑到鏽鐵平臺上,往下掃視。法瑞斯先生應該還來不及走到底端,甚至不可能接近底端,卻已不見蹤影,或者說幾乎算是不見蹤影。階梯半途中,大概在一百五十階的地方,他那頂精緻小黑帽,不知是被丟棄還是被風吹掉,就落在鐵階上。
她回到長椅,然後把按鈕盒,屬於她的按鈕盒,放到帆布束口包裡,然後走下階,雙手一路緊握欄杆。她走到帽子掉落的地方時,把帽子撿起來,往旁邊一踢,看著它往下飄,一路墜落底端,降落在雜草堆上。晚點她再過去時,帽子已經消失了。
這天是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