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最動聽的告白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歡脫界首席愛情作家 安思源 傾心釀造甜蜜大作!
★百萬讀者引領期盼,99.8%熱烈好評!
★讀者評為「最意想不到的戀愛史十大經典」之一!
安式愛情,甜到炸裂,顛覆想像的告白,讓你笑到飆淚!

戀愛萌動的時光裡,我看你的每一眼都是在告白。

「哪個朋友會陪著失戀發酒瘋的妳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當然是因為喜歡妳啊!」
上班族必看的都市職場愛情劇!
高富帥撩妹攝影師╳精明幹練客戶經理
看帥氣攝影師如何設下陷阱,讓客戶經理一步一步深陷其中,屢獲她的芳心!


大學畢業後,程曉璐一直以她的男朋友與閨蜜為動力,努力從人人戳著她腦袋罵的客戶執行,躍升成為精明能幹的客戶經理。
轉眼間五年過去,好閨蜜阮靈回來了,帶著令人意想不到的喜訊──她的好閨蜜要結婚了,對象是她的「前男友」沈辰川!
面對閨蜜與前男友的雙雙背叛,她的合租室友邱生給了她一項建議──
「送給前男友最好的結婚禮物就是妳的喜帖。」
一覺醒來,程曉璐發現她合租的「室友」在戶政事務所的見證下變成她的「老公」,那張因為酒醉而滿臉通紅的結婚照提醒著她,這不是一場夢……她真的跟邱生結婚了!
面對邱生的突然轉變,程曉璐心煩意亂,每天煩他、煩他、煩他,煩死她了!
但就是因為邱生煩她、邱生適時的幫助她、邱生刻骨銘心的喜歡她,讓她再也不能忽略了……

【媒體評論】
其實我自己也是做廣告創意的,做了這麼多年,逐漸迷失了自己,不記得開始進入這個行業的初衷是什麼。曉璐對廣告的熱愛徹底喚醒了我當初進入這個行業的初衷,謝謝小歪,讓我知道,我的工作是有趣的、值得尊重的。
——卡福卡

作者在一貫詼諧的語言中,製造著各種生活喜劇片段,也時刻不忘加入感人溫情,在一個又一個小高潮中,把故事慢慢推進到一個矛盾激發點,最後又玩了一把甜蜜情深。
——豆瓣讀者

新郎結婚了,新娘卻是最好的女友。換了任何人,都無法接受吧。程曉璐亦是如此。借酒消愁,一個不小心她就稀裡糊塗地把自己嫁了。邱生,不錯的男子,至少和曉璐是合拍的。 一個沒心沒肺的女子,一個穩重內斂的男子,互補過後,也就成了一對讓人羡慕的佳偶。
——帕格尼尼

 

安思源
江湖人稱「小歪」。生於魔都,自小愛做夢,希望自己無法實現的那些事就讓筆下的人物去實現,但願自己能一直一直這麼興趣盎然地寫下去。
已出版作品:《全民緋聞》《全民星寵》《二兩娘子》《江湖不像話》等。
新浪微博:@安思源
第一章 送給前男友最好的結婚禮物就是你的喜帖
第二章 這個世界不會來遷就你
第三章 因為她是我老婆
第四章 你丟開的那些剛巧是我想要的
第五章 任何夢想都不該被嘲笑
第六章 你是他前途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第七章 男人的字典裡不該有「一時衝動」這種詞
第八章 生而為人,就該像個人
第九章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第十章 我等你,終生為期
尾聲  長大

1. 送給前男友最好的結婚禮物就是你的喜帖

四月五日,俗稱清明節。
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裡,這個日子是用來掃墓祭祖的,忌嫁娶。
通常這一天民政局登記結婚的視窗都很冷清,當然,例外也是會有的,只是像今天這種例外並不常見。
排排坐的民政局工作人員就像是被點了穴般,齊刷刷地定格住了手裡的動作,瞠目結舌地看著正朝著他們走來的那對男女。
那兩個人勾肩搭背、跌跌撞撞,走出了別具一格的「Z」字形路線,女人還不斷晃悠著手裡的酒瓶。
原則上來說,這種肢體形態的兩個人開口的第一句話多半是:「老闆,再來一瓶。」
不過,「原則」這種東西就是用來打破的。
女人用力地往椅子上一坐,「砰」的一聲將酒瓶砸在了桌上:「您好,我叫程曉璐,我要結婚。」
身旁的男人也緊隨著在她身旁坐了下來,他看起來要清醒得多,語音清晰,語調平緩:「嗯,我叫邱生,我也要結婚。」
「結婚沒有必要自報家門。」不幸被他們挑中的那名工作人員暗暗抽了下嘴角。
「呃……」程曉璐打了個酒嗝,「那結婚要什麼?我什麼都有哦。」
說著,她打開包,將裡頭的東西一股腦地倒了出來。
還真是什麼都有,出生證明、獨生子女證、黨員證、健康證、某高級會所會員證……工作人員有點蒙,這是她職業生涯裡第一次看到有人帶著這些東西來結婚!
正當工作人員蹙眉糾結地打量著那張高級會所會員證時……
邱生伸出手,把那張會員證塞進了口袋裡,沖著對方笑了笑:「不好意思,這是我的。」
「結婚到底要什麼……」程曉璐仍舊在一旁嘀咕著。
「戶口本、身份證,去那邊複印,然後再去樓下拍照片。」工作人員翻了翻白眼,口吻不太友善,「不過我建議你們酒醒了再來,免得明天又跑來辦離婚。」
「說什麼哪!這大喜的日子,你會不會說話?」程曉璐不悅地打斷對方,抬起手,一把摟過邱生,用力拍了拍他的胸口,宣誓道,「我們是絕對不會離婚的!」
「咳咳……」邱生被她拍得一陣猛咳,卻還是很努力地保持著婦唱夫隨,「沒錯,絕對不會。」
說這話的時候,他笑得有些諷刺。
這世上有「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嗎?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她還一直信誓旦旦地嚷嚷著:「我是絕對不會嫁給沈辰川之外的任何男人的!」
結果呢?
結果究竟怎麼演變成這樣的,還得從一個星期前說起。
那一天是週五,和那些每到週五就打了雞血般亢奮的普通上班族不同,身為一家4A廣告公司的員工,即便是週五也得打了雞血般忙碌。
程曉璐剛進公司就被拉去開會了。
這種提案會議就像是戰場,連片刻走神都不能有!
創意部的同事剛講解完修改後的提案,雙方人馬就都已經默契地擼起袖子準備大戰一場。
戰爭初期一般由創意部文案、設計和他們客戶部的客戶執行打頭陣,掐上數輪若是仍舊沒能分出勝負的話,差不多也該輪到程曉璐這個客戶經理上場了。
「不好意思……」她從電腦上挪開目光,轉眸看向身旁的創意組長,徐徐啟唇,「創意方面的事我不是很懂,你能不能具體說說這個提案和之前被客戶否決掉的那個有什麼不同?」
「加入了更多資料,你沒看出來嗎?」
「要那些資料幹什麼?」程曉璐面無表情地問。
「不是客戶說要凸顯他們的優勢嗎?」
「我記得客戶也說過他們的優勢是療效快。」
「這種鬼話你也信?」創意組長的話音不自覺地上揚,並伴有不屑的嗤笑,「一個中藥成分的感冒藥憑什麼說自己療效快?它能快得過西藥?我覺得那根本就是自曝其短,像這樣主打傳統才是正確的!」
「有點道理……」程曉璐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很快,她話鋒一轉,「可是客戶不滿意。」
「那種外行懂什麼!身為一個廣告人就應該幫客戶尋找到正確的宣傳賣點!」
「可是客戶不滿意。」
「你摸著良心說,這個提案是不是立意正確且很有sense?!」
「可是客戶不滿意。」
「程曉璐!你是複讀機嗎?!」創意組長奓毛了。
「我只是想要跟你強調一下重點。」程曉璐語氣刻板,「我們又不是準備參加比賽,sense重要嗎?重要的是讓客戶滿意。」
創意組長沒好氣地撇了撇嘴:「怎樣說服客戶是你們的事!」
「但如何說服我是你們的事。」
面對著那張面癱臉,創意組長接連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才算勉強平復情緒:「所以說你對我們這個提案到底有什麼不滿?」
「很多。比如……」程曉璐端正了下坐姿,繼續道,「我認為你沒有資格質疑客戶。你是覺得你能比客戶更瞭解他們所從事的行業嗎?在你笑話他們是廣告界外行的同時,你有沒有想過,你也同樣是醫藥界的外行?你瞭解他們的技術嗎?研究過中藥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了嗎?憑什麼認為它的療效不可能比西藥快?正是因為大部分人像你一樣對中藥有著這種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客戶才需要我們來打破大家的傳統觀念,不是嗎?」
她一番連珠炮似的反問讓創意組長有些蒙,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反駁:「我看過他們給的資料……」
「你是第一天做廣告嗎?有多少客戶會把真實資料給廣告公司?就算是銷售資料都會摻假,何況是技術資料。剛才我就想說了,那些資料不過是給你參考的,領會一下大概意思就行了,拿出來廣而告之,這就很尷尬了。」
「既然你也知道他們是在忽悠我們……」
「請不要用‘忽悠’這個詞。」程曉璐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我希望你搞明白一點,我們跟客戶不是對立關係,而是合作,所謂合作是指互利共贏。對於一個廣告人來說只有滿足了客戶需求才算贏,否則就算再有sense依然是個失敗案例。」
「……」
「你還有話想說嗎?」
「我能說嗎?剛開口就被你搶白!」創意組長咬牙切齒地道。
「對不起,可能是我太激動了。」雖然嘴上在道歉,但她的表情仍舊沒有太大的變化,「你剛才想說什麼?」
「算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話。」
「嗯。」程曉璐合上筆記型電腦,站起身,「那就麻煩再重新修改一下吧。」
……
直到程曉璐走出會議室,仿佛仍能聽到創意部那些人的磨牙聲。
躲在門外探頭探腦的前臺王春花一見到她便笑嘻嘻地湊上去八卦:「吵完了?」
「嗯。」程曉璐邊往前走邊點了點頭。
「你懟贏了嗎?」
聞言,程曉璐瞥了眼不遠處那些躲在格子間後面假裝忙碌的同事。
不用猜也知道,這些人一定又在打賭了。
佳沃的企業文化就和大部分的廣告公司一樣——各部門之間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下班後卻又能若無其事地相約去擼串,當然,隔天上班還是得接著吵。
這種放在檯面上的爭吵就連當事人都不會放在心上,圍觀群眾自然就更不在意了,還很有娛樂精神地經常打賭誰會贏。
程曉璐也會時不時作為圍觀群眾參加這種賭局,所以,對於自己成為眾人的打賭對象這件事,她並不是很在意,只是撇了撇嘴,好奇詢問起春花:「你賭誰贏?」
「當然是你了,十一連勝的佳績擺在那兒呢!」
「賭資是什麼?」
「老規矩,輸了請喝下午茶唄。」
「嗯,你那份下午茶記得分我一半。」
春花眼眸一亮:「你果然又懟贏了?」
「算是吧……」
「哎喲媽呀,十二連勝咧,據說當年梨若琳的最高紀錄也就十三連勝,你有望破紀錄了!真不愧是梨若琳親手調教出來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說著說著,春花這才突然想起正事,「啊!差點忘了,梨若琳讓你開完會去她辦公室來著。」
聞言,程曉璐的神經瞬間緊繃起來:「大清早就來找碴?」
「應該不是找碴……」
「她哪次找我不是為了挑刺?」
「說不定以後都不會挑刺了哦!」
「嗯?」程曉璐一陣激動,「怎麼了?她要退休了?」
「神經病,她才三十多歲退什麼休啦……」春花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你們客戶部不是有個經理辭職了嘛,聽說總公司從國外空降了一個過來,照這架勢,肯定是要重點培養的,沒准什麼時候就會代替梨若琳成為客戶總監了,就算是為了自保,她從此肯定也得跟你同一陣線吧?」
「同一陣線?」程曉璐蹙了蹙眉,「她難不成還指著我幫她把那個新來的鬥走?」
「很有可能哦。」
「一邊是總公司派來的人,一邊是整天找我碴的人,白癡都知道怎麼選。」她只有可能跟對方同一陣線把梨若琳鬥走好嗎!
「嗯,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
「就你這種完全不懂辦公室政治的豬隊友,你站誰誰倒楣。」
「……」你這是想吵架嗎?!

春花猜得沒錯,梨若琳找她果然跟總公司空降來的那個客戶經理有關,程曉璐趕到梨若琳辦公室的時候,其他幾個客戶經理都已經在了。
以前還是傳統廣告時代的時候,公司的客戶部一共也才兩個組,還是比較簡單的;但現在時代不同了,伴隨著自媒體的崛起,傳統廣告已經逐漸失去競爭力,公司不得不組建主攻自媒體的團隊,客戶部自然也隨之壯大,目前已經有五個組,兩個主要負責傳統廣告,另外兩個負責自媒體,而程曉璐帶的那組因為都是新人,相對比較機動,大部分時候是輔助性的,哪裡需要去哪裡,也因此,她算得上是所有客戶經理裡跟梨若琳接觸最多的。
本來從名義上來說,梨若琳算是她的師父,一個非常苛刻的師父,和程曉璐同期進公司跟著她的人不是辭職就是申請轉部門了,程曉璐是唯一留下的。
然而,梨若琳並沒有因此就對她另眼相待,反而更加高標準、嚴要求。
雖然經常跟春花抱怨,但其實程曉璐並不討厭梨若琳,她對梨若琳更多的是敬畏。
至於梨若琳對她……不太好說,梨若琳不是個會把情緒掛在臉上的人,每次跟她講話時都像現在這樣。
「來了?」聽到動靜後,梨若琳抬了抬眸朝著她看來,面無表情,語調刻板,「新提案怎麼樣?」
「還是不行,我讓他們重新修改了。」
其實程曉璐也沒什麼資格評論梨若琳的語氣,大部分時候她也是這樣的。
以至於,每次她們倆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不太敢插嘴,不只噤若寒蟬,簡直恨不得把自己透明化,以免被殃及。
這次也不例外……
一片靜默中,梨若琳再次啟唇問道:「還是老問題?」
程曉璐默默點了點頭。
「那繼續修改也沒什麼太大意義,以創意部那群人的個性也就給你對付幾下。」
「嗯,我也這麼覺得,多半只是稍微再突出下客戶想要的宣傳點。」這一點,程曉璐早就料到了,搞創意的人難免都有些心高氣傲,他們公司那些尤甚,「事實上,我也只需要他們稍稍強化一下就夠了。我會試著去說服客戶的,最近我們也一直在做調研,發現中老年客戶在他們的客戶群中占了很大比重,而那些人之所以選擇他們也是因為中藥相對西藥來說更傳統更健康,之前他們公司的廣告也一直是標榜健康和傳統的,如果這次只是一味強調療效快,我認為他們不僅打了自己的臉,可能還會喪失原來的中老年客戶群,相反,創意部那邊的提案只需要再稍微突出下重點,既不會讓他們損失原有客戶,還能開發出更多潛在的客戶群。」
「還是要用資料說話。」
「我明白,我稍後會把詳細的客戶分析圖做出來發給創意部那邊。」
梨若琳沒有再多說什麼,只叮囑了句:「節後必須搞定這個項目。」
「好。」
「坐下吧。」梨若琳看了眼面前的空位,示意她入座。
她暗暗松了口氣,緩步走到辦公桌邊,才剛坐下……
「曉璐?!」
一道透著驚詫和激動的聲音從她身旁傳來。
她下意識地轉眸,待看清聲音的主人後,驚訝地瞪圓了雙眸,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前的女人看起來跟她差不多大,打扮得很精緻,媚眼如絲,一旁那三個男人都已經看直了眼。
在程曉璐認識的所有人裡面,一顰一笑都充斥著嫵媚勾魂氣息的就只有——阮靈!
可是阮靈怎麼會在這兒呢?她明明應該在美國啊。
就在幾天前她們還聊過微信,阮靈甚至還在抱怨紐約的治安實在太差了。
「你們認識?」梨若琳頗覺意外地蹙了蹙眉。
略微詫異的詢問聲拉回了程曉璐的思緒,但她還是沒能從這突如其來的重逢中反應過來,吞吐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倒是阮靈很快就若無其事地揚起笑意,轉眸看向梨若琳:「何止認識,簡直熟得不能再熟了,我們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直到我大學畢業前還從來沒有分開過呢。」說著,她激動地抓住程曉璐的手,「我本來想過些天聯繫你的,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見你,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呢!」
「……」同事?程曉璐茫然地看向梨若琳。
梨若琳啟唇解釋:「她是總公司派來的客戶經理。」
「你就是那個空降兵?!」程曉璐還沒能從驚訝中徹底回過味來,壓根也顧不上措辭。
「嗯嗯!」阮靈興奮地直點頭。
「這麼說,你回來了?你真的回來了?以後都不會走了嗎?」
「嗯嗯嗯!」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才不可能把我一個人丟在國內呢。」
「咳——」梨若琳低咳了聲,不悅地打斷了她們,「要敘舊麻煩等下再敘。」
「……」程曉璐默默地閉上嘴,一個勁地沖著阮靈使眼色。
阮靈也很快會意地噤了聲,回了她一個鬼臉。
一瞬間,程曉璐恍惚覺得像是回到了小時候,以前校長給她們補課時,她們也經常開小差講話,每次校長逮住她們訓斥時,阮靈也總是這樣偷偷對著她做鬼臉。
這不是在做夢吧?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阮靈今天只是來辦調職手續的,過完清明小長假才算是正式上班。
趁此機會,梨若琳就乾脆把其他幾個客戶經理都叫了過來,讓大家先認識下。
既然程曉璐跟她那麼多,梨若琳索性就讓程曉璐陪著她去辦手續,順便帶她熟悉一下公司環境,也剛好給了她們充足的敘舊時間。
然而,程曉璐並沒能跟她說上什麼話,光是各種手續就一直折騰到中午。公司部門多,大家又都很忙,程曉璐帶著她晃了一整天才總算是跟每個部門的負責人都打了個照面。其間她們也只能抽空閒聊個幾句。下班後,身為客戶經理的阮靈自然也該請她手底下的那幾個客戶執行一塊兒吃頓飯,程曉璐當然也跟著去了,只是她跟他們那組人本來也不算熟悉,與其說是她帶著阮靈跟大家聯絡感情,倒不如說是阮靈帶著她跟他們套近乎。
在程曉璐的印象中,阮靈一直是個比較內向靦腆的人,不太擅長交際。
看起來在美國的這幾年她變了不少,沒多久她就跟那些客戶執行打成一片,大家也都進入了暢所欲言的模式。
「話說,你跟程經理關係那麼好,那是不是以後程經理就能幫我們跟創意組互懟了?」
「這還用說?從小到大只要有人敢欺負我,曉璐絕對會第一時間站出來的……」阮靈驕傲地地摟過程曉璐,「對吧?」
「你還真好意思說啊。」程曉璐好笑地瞥了她一眼,「結果每次其實都是你在賊喊抓賊。」
「難怪程經理這麼戰無不勝了,原來是你給練出來的呀?」
「也沒有戰無不勝那麼誇張啦。」程曉璐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一旁的客戶執行只當她是在謙虛:「聽說你今天拿下十二連勝的戰績了,這還不夠厲害啊?下班的時候我還看到創意部那些人在加班呢。」
「就是就是……」有人附和道,「幸好你和我們阮經理是朋友,不用跟你們組搶客戶真是太好了。」
這話讓程曉璐很不適,她噙著笑,半開玩笑地回道:「那你轉來我這一組豈不是更好?」
「……」說話的女孩笑容一僵,沉默了。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
倒是程曉璐依舊若無其事地吃著菜,就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把氣氛搞僵了一樣。
春花說的沒錯,她確實不太擅長辦公室政治,但並不表示她就不懂,至少那句話的言下之意她還是能聽明白的。
意思不就是說——既然是朋友就不應該搶客戶嗎?
沒錯,她和阮靈的確是非常好的朋友,但她組裡的其他人跟阮靈非親非故,她有什麼資格為了私情讓大家讓出客戶?她相信阮靈也絕對不會提出這種要求的,倒是說這話的姑娘有點兒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意味了。
「哎,說到重點了!姑娘,我欣賞你!」阮靈笑著圓起了場,「既然提到了,那我就趁這機會先把話說清楚啊,曉璐對我來說可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往後她那邊看上的客戶我們就儘量避開,實在避不開我也一定會讓。不就是損失一個客戶嘛,放心吧,我回頭一定會再給你們找一個回來的。總之,保證你們不會損失任何提成。」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