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莽夫求歡【洞房不寧之一】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宋心寧七歲進金刀門習武,沒成為江湖俠女,反倒成了待嫁閨女,
她嫁進太尉府不為情愛,因此夫君待她如何不重要,相敬如賓就好,
豈料這紈袴夫君渾歸渾,卻精明得很,她的秘密不會被發現吧?
文創風899《莽夫求歡》+封 莫顏◎著
宋心寧決定退出江湖,回家嫁人了!
雖說二十歲退出江湖太年輕,但論嫁人卻已是大齡剩女。
父親貪戀鄭家權勢,賣女求榮,將她嫁入狼窟,她不在乎;
公婆難搞、妯娌互鬥,親戚不好惹,她也不介意;
夫君花名在外、吃喝嫖賭,她更是無所謂,
她嫁人不是為了相夫教子,而是為了包吃包住,有人伺候。
提起鄭府,其他良家婦女簡直避之唯恐不及,可對她來說,
鄭府根本就是衣食無缺、遠離江湖是非、享受悠閒日子的神仙洞府!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那個嫌她老、嫌她不夠貌美、嫌她家世差的夫君,
突然要求她履行夫妻義務,拳打腳踢趕不走,用計使毒也不怕,
不但愈戰愈勇,還樂此不疲,簡直是惡鬼纏身!
「別以為我不敢殺你。」她陰惻惻地持刀威脅。
夫君滿臉是血,對她露出深情的笑,誠心建議──
「殺我太麻煩,會給宋家招禍,不如妳讓我上一次,我就不煩妳。」
宋心寧臉皮抽動,額冒青筋,她真的好想弄死這個神經病……
莫顏
知名的羅曼史作家,古靈精怪的雙子B型女,喜歡胡思亂想,想劇情,想對話。作品風格幽默逗趣,創意用之不竭,以愛情為基底,摻點懸疑、扔些奇幻,每本作品皆讓讀者驚豔。
最愛遊歷四方,邊探險邊尋找靈感,曾在維也納的露天咖啡座寫過稿,也有在蹲馬桶時趕稿的經驗,更曾把男友厚實的背當桌子……認為能掌控自己的生活就是一種幸福。
序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尾聲

第一章
行走江湖,懲奸除惡,正義俠士,當仁不讓。
十日前,宋心寧受命師門與其他門派弟子會合,群俠攜手合作,千里長征,一路尾隨魔教邪徒的蹤跡,緊追在後。
惡人十分狡猾,沿路設下埋伏和陣法,意圖拖累九大門派的步調,阻礙追擊。
一路上,兩方人馬時有交戰,混戰中,宋心寧突圍而出,把這些犧牲斷後的蝦兵蟹將留給各門派手下,她要追捕的,是江湖魔人榜上的大魚。
若能將那些魔頭擒住一二,一來能夠減少江湖上的腥風血雨,二來能揚名自家門派,鞏固江湖地位。
為此,在得知魔教邪派聚首於雷峰亭的消息後,九大門派菁英盡出,合力圍剿。
雖說是合作,卻也是一種競爭,不論哪一派都希望能擒住被列入江湖魔人榜上的惡人,為自家門派寫下光輝的一頁,讓自己的名號在江湖英雄榜上占有一席之地,青史流芳。
宋心寧是玉靈宮的門徒,她資質優異,自幼便是玉靈宮重點培訓的人才,由宮主親傳門派的武功絕學。
她芳齡二十,長得眉清目秀,以「玉芙蓉」之名行走江湖,在年輕一輩佼佼者中名氣不小。
她不眠不休追緝十日之後,在修羅谷中與魔人榜上排名第五的花無心對峙上。
修羅谷雖名為修羅,卻是遍地繁花盛開,恍若仙境。
宋心寧一襲白衣,身無贅飾,僅以一條絲帶繫髮,成了萬紫千紅中的一點冰清淡雅。她的武器是一把軟劍,平日環在腰帶上,需要時隨手一抽,立刻迎敵作戰。
花無心則是一身冰藍窄袖長衫,腰繫黑帶,鼻子以下的面龐戴著黑色面罩,雖然遮住了半張臉,卻遮不住一身的風流倜儻,反倒襯得男人俊美神秘。
說起花無心,魔人榜上條條列出他的罪狀,說他以女子為爐鼎,採陰補陽,祕練神功,不知糟蹋了多少清白的姑娘。
若能除去此害,將是眾女之福。
花無心盯著她,俊逸的嘴角勾起邪魅的淺笑。
「這一年來,芙蓉姑娘不依不饒地糾纏爺,如此盛情,教爺不忍再拒,今日爺便決定成全芙蓉姑娘的一片癡心,願意與妳共赴雲雨。」
這一年來,宋心寧與花無心交手過不少次,每回他言語輕薄,她皆充耳不聞,這回依舊廢話不多說,猛然出劍,劍鋒狠厲,全是決絕的殺招。
「別急哪,爺又沒說不給妳,可是氣爺冷落了妳?爺雖然風流在外,但心裡裝的只有妳──
「欸?小心點,這可是爺的寶貝,少了它,爺還怎麼把雨露給妳?妳要知道,爺器大活好,用過的姑娘都說好──
「別打臉,爺這張臉很值錢的,爺就是長得太俊,才要戴著面罩遮掩一二,免得姑娘看了,一眼誤終生──」
繁花紛飛,花瓣如雨,兩道身影穿梭其間,時高時低,時左時右,速度之快,迅如鬼魅,若有旁人目睹,只會看得眼花撩亂。
高手過招,頃刻間已是百招,每一招皆瞬息萬變,忽然「鏗鏘」一聲,花無心手中彎刀脫落,利劍刺胸。
他身子一僵,似是不敢置信,低頭看著被刺中的胸口,那兒鮮血直流,正中要害,怕是神仙降臨也難以挽救。
宋心寧把劍一抽,他便雙腿跪地,倒在繁花中。這修羅谷,竟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宋心寧冷冷地看著倒地不起的男人,心下鬆了口氣。為了追殺花無心,她耗費不少精力來研究此人的行蹤、習性和武功路數,追緝一年,總算殺了這個武林禍害。
她蹲下身,伸手將花無心的面罩取下,仔細打量他,這是她頭一回見到他的真面目。
確實是一張英俊的臉,這張臉不知騙了多少姑娘,危禍武林,害人不淺。
她冷冷地抬手,舉劍要斬下他的頭顱帶回去交差,就在此時,花無心一雙死不瞑目的眼忽然對她眨了一下。
宋心寧大驚,瞬間明白自己中計,想要閃避卻已失了先機。
花無心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花叢裡。
「捉到妳了。」男人低笑,一身邪氣逼近,結實的胸膛壓著她胸前的柔軟,身下那處硬挺也緊貼她的雙腿之間。
她向來冷靜的臉上,難得露出一抹驚慌。
「江湖凶險,即便是面對死人,亦不可大意。」
耳邊是男人說話的熱氣,隔著衣料,男人的體溫依然灼燙著她的肌膚。
她大驚,自己竟是動彈不得。
「你下毒?」
花無心好整以暇地欣賞她眼中不小心洩漏的慌亂。
「妳可知這山谷為何叫修羅谷?乃是因為這遍地繁花中藏了不少毒花,這些毒花不知吸收了多少屍身血水,才成就了滿山滿谷的繽紛豔麗,而如今,這裡即將再添妳這朵芙蓉花。」
宋心寧恍然大悟。兩人在谷中交手,難免被花刺扎到,她不以為意,所以才會掉入陷阱。而花無心明知有毒,又將她引到此,肯定事先服下解毒丸。
宋心寧感到絕望,她沒想到自己最終葬身此地,而這男人一身色膽,死前肯定壞她清白,既然在劫難逃,只能接受現實。
「花大俠,在我死前,可否應我一願?」
「花大俠」三個字,令花無心眉頭一挑。「妳說。」
「我死後,請將我的屍身掩蓋,別讓人發現。」
「咦?妳怎麼不求我救妳?」
「你修煉神功,專以女子為爐鼎,必然不會放過我,我就算不被毒死,也肯定被你採補到死,既然終歸一死,不如求個死人的尊嚴,莫讓我死後衣不蔽體,令我娘蒙羞。將我屍身藏起,她也只當我闖蕩江湖,不至於活在喪女的悲傷中。」
花無心感到意外,見她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在生死面前,卻能保持淡然冷靜,不過這並不算稀奇,在江湖上闖蕩,多的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他感到稀奇的是,女子遇到劫色這種事大多驚慌恐懼、哭喊求饒,可這女人不求他放過她,只求他完事後給她衣裳蔽體,幫忙毀屍滅跡。
花無心沒立即回答,只是單手支臉,盯著她的臉打量,似在思考什麼。
大概是他盯得太久了,宋心寧不禁有些心急,就怕自己命不久矣,來不及等到他的承諾。
「我只有這一心願,並不會對你不利,你若怕因此耽擱而被其他人追上,不如將我的臉劃花,讓人認不出來,再扒了我身上玉靈宮的衣裳,找機會燒掉,如何?」
花無心一手支著面頰,另一手撫摸著她的臉,指腹下的肌膚觸感柔軟。
一個活生生的小美人,在即將失貞的情況下,卻是不哭不鬧,甚至冷靜地建議他如何用最短的時間來毀屍滅跡……這話聽起來,怎麼比女人嬌喘呻吟更讓他感到興奮呢?
「不好。」他說。
見她神情失望,眼中絕望,儘管如此,她也沒有因此失去理智,只是緊抿著唇,不再說話。
他的掌心下滑,揉著她的頸子,薄唇對她耳鬢廝磨,見她閉上眼,似是打算承受接下來的不堪羞辱。
「我騙妳的。」他的嗓音低啞,在她耳畔邊低笑。「花刺不會毒死人,只會讓人四肢暫時麻痺而已。」
宋心寧倏地睜開眼看向他。
「不過妳瞧見了爺的真面目,爺應該要殺妳滅口。」
她面色一僵,明亮的眼又轉暗。
「可是妳好歹也追了爺一年,爺雖然叫花無心,也並非真的沒心沒肺。」他突然摸進她衣裡,扯下她的肚兜。
「爺先保管,就當咱們的定情物。記住,妳欠爺一條命。」男人含著她的耳垂,舔吮逗弄,嗓音啞了幾分,卻字字清楚。「妳還欠爺一個洞房。」
他的親吻舔吮刺激著她的神經,令她打了一個冷顫。忽然,身上壓力頓失,她睜開眼,人已不見。
宋心寧怔了下,過了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死裡逃生,躲過一劫。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0上市的【文創風】899《莽夫求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