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魔道祖師番外集《陳情令》 原著小說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奪門〉:魏無羨和藍忘機碰上了一樁凶屍拍門的事件,可受害人家卻遲遲不願吐露實情……
〈鐵鉤〉:駭人的鬧鬼屋子,讓魏無羨趁機拿來鍛鍊金凌和思追、景儀等一眾小輩。
〈蓮蓬〉:夏日摘(偷)蓮蓬,是年少時期的他們一段美好的舊日時光。
〈雲夢〉:兩人同遊雲夢,藍忘機的撩人功力讓魏無羨差點招架不住……

墨香銅臭 最強經典代表作《魔道祖師》精采的四篇番外集錦!

有此前的回憶,亦有之後的攜手,
曲終,人不散。

  墨香銅臭年度最具話題性的超強人氣之作!
  第一季動畫超過27億次點擊量!
  熱播網劇《陳情令》原著小說!影視70億次點擊量!
墨香銅臭(ㄒㄧㄡˋ)。
低齡迷信少女,知名表情包博主。
美食界泥石流,拍照手抖帕金森。
打字慢如狗,填坑看心情
……都是騙人的。
其實喜歡在午後喝一杯清茶眺望遠方,打開心愛的筆記本寫詩。
……不不不這更是騙人的。
好吧,其實,我只是一個寫文的。
奪門
事情得從三天前的那個夜裡開始說起。
那晚,秦公子應酬回府,一身累氣和酒意,正要去歇,忽然聽到了拍門聲。
有誰在一下一下,用力地拍著秦府大門。
守院的家僕迷迷糊糊問了聲,爬起來提著燈籠去查看。正要詢問,叩門者卻像突然發瘋了一樣,狂性大發地撞起了門。
當真是撞。門閂嘎吱作響,門板上,更是彷彿同時有十根鋼筋鐵爪在抓撓不止。
這番動靜太大了,不一會兒,院子裡就聚滿了被驚醒的家僕。一群人舉油燈、倚棍棒、提燈籠,面面相覷,終於等到了只披著外衣、拿著一把劍走進院子的主人。
秦公子「錚」地拔出了劍,喝道:「什麼人!」
登時,那利爪撓門之聲更大了。
一名家僕擎著掃帚窩在角落,秦公子指他道:「你爬上去,往外看看。」
那家僕不敢違抗,一臉鐵青,一邊磨蹭著爬,一邊萬般為難地回頭看著秦公子,只換來不耐煩的催促。
最後,他戰戰兢兢把兩手搭在瓦簷上,探頭,只看了一眼,就「咚」地大頭朝下,栽倒了。

秦公子道:「他說,門外敲門的,是個穿壽衣的怪物。披頭散髮,渾身血汙,不是活人。」
聽到這裡,魏無羨和藍忘機對視了一眼。
藍思追則道:「秦公子,沒有更詳細的形容了嗎?」
秦公子非玄門中人,誤打誤撞找對了人,只知面前幾位乃此道中人,並不知其身分名號。但藍忘機冰雪之姿氣度非凡,魏無羨神色靈動似成竹在胸,藍思追年紀雖輕,一舉一動卻頗有風采,是以不敢怠慢,道:「沒有了,那蠢僕膽小,看了一眼就嚇暈了,我掐了半天人中才把他掐醒,還指望他看得清楚仔細麼。」
魏無羨道:「容我問一句。」
秦公子道:「請問。」
魏無羨道:「秦公子,當時你只讓別人看,自己沒看嗎?」
「沒有。」
「可惜。」
「有什麼可惜?」
魏無羨道:「依你所言,這找上你家大門的,是一具凶屍。凶屍上門,十之八九是衝著某個人來的。你若是看看,說不定會發現是老熟人。」
秦公子道:「也許我就是那十之一二。況且,即便是衝某個人來的,這個人也不一定是我吧。」
魏無羨點點頭,笑道:「好。」
秦公子接著道:「那東西一直抓門抓到天亮,等我清晨出去看時,我家大門已經面目全非了。」
魏無羨與藍忘機在門口走了一圈。
藍思追跟在他們身後,認真觀察。只見秦府大門上,遍布著幾百道淒厲的抓痕,森森然五道為一組,長則數尺,短則幾寸,果真是面目全非。
雖說必然是人手的痕跡無疑,但這怎麼看,也不像是活人的手指甲能抓出來的。
秦公子道:「言歸正傳,二位公子既是玄門中人,可有辦法驅逐這邪物?」
魏無羨卻道:「用不著。」
藍思追頗奇怪,但並未多言。秦公子也覺奇怪,反問道:「用不著?」
魏無羨肯定道:「用不著。」
「所謂『屋宅』,在它落成和被人所擁有的一刻起,就有了遮風避雨抵禦外物的使命。宅門,就是一道天然屏障,不僅能擋人,也能擋非人。」
「你既是此宅的正主,那麼,只要你不開口或者以行動邀請邪祟進來,它們就不能侵入。照這大門上殘留的邪氣來看,找到公子你府上來的也不是什麼百年難得一見的凶屍厲鬼,一層門足以抵禦了。」
秦公子半信半疑:「當真這麼厲害?」
藍忘機道:「當真。」
魏無羨又一腳踩在門檻上,道:「當真。而且,其實門檻也是一道屏障。詐屍者筋脈不通血氣不活,只能僵跳而行,除非這走屍生前腿力驚人,一蹦三尺高,否則,就算門戶大開,它也跳不進來。」
秦公子還是不放心,道:「就沒有什麼別的東西需要我購置嗎?比如鎮宅符篆、驅邪寶劍之類的。在下願以重金相酬,錢不是問題。」
藍忘機道:「換個新門閂。」
「……」
見秦公子一臉不信,彷彿覺得這個提議是在敷衍,魏無羨道:「換不換在你,秦公子自己看著辦吧。如有後續,歡迎再來相詢。」

離開秦府,魏無羨與藍忘機並肩行了一陣,邊信步閒逛,邊有一句沒一句地相互搭著。
如今他二人可算得是半歸隱,若無要緊事便在外漫無目的地亂走,多則一月半月,少則三天兩天。魏無羨以前聽聞藍忘機「逢亂必出」之名,並不覺有何難為,但如今跟著藍忘機親踐親行,卻發現當真磨人心性。倒不是困難,相反,是因為太簡單。他從前夜獵,淨喜歡挑著那些奇險怪地,種種經歷冒險,自然百轉千迴,一波三折。但藍忘機卻並不挑揀,當為則為,這就難免有時會遇上一些對魏無羨而言稀鬆平常的夜獵對象。譬如此次這樁凶屍上門,和魏無羨過去獵的東西比,就著實沒什麼有趣之處。若教旁人來看,多半也覺得大材小用,不值一行。
不過,因為是和藍忘機一道,即便事件本身不那麼吸引人,相互作陪,也輕鬆愜意。
藍思追牽著小蘋果在後默默跟隨,想了又想,還是忍不住道:「含光君,魏前輩,那秦公子家就這麼放著不管不打緊麼?」
藍忘機道:「不打緊。」
魏無羨笑:「思追莫不是以為我剛才在胡說八道誆人?」
藍思追忙道:「哪有!咳,思追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雖說宅門的確自帶抵禦邪祟之效,但那門也快散架了,一張符都不給,當真不會有事嗎?」
魏無羨奇怪道:「這還用說?」
藍思追:「哦……」
魏無羨:「當然會有事。」
藍思追:「啊?那為何?」
魏無羨道:「因為,那位秦公子說謊了。」
藍忘機淺淺頷首。藍思追則微微愕然:「魏前輩是如何看出來的?」
魏無羨道:「我只見了這秦公子一面,不敢說能斷言十之八九,但這人……」
藍忘機道:「性頑且冷酷。」
魏無羨「嗯」了一聲,道:「差不多吧,總之不是膽小畏縮之人。那夜情形詭異,但照他所描述的,也沒詭異到能嚇得人失去理智,爬上屋簷去看看外面,對他來說很難嗎?」
藍思追悟道:「但他卻一口咬定自己一眼都沒看……」
魏無羨道:「是吧。若是你家大門深夜被人狂拍,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你膽子也不小,偷偷看一眼才正常。非說沒看,豈不奇怪?」
藍忘機道:「全盤贊同。」
魏無羨道:「那什麼所見略同!」
末了,又笑笑,摸摸下巴道:「而且,那凶屍殘留在大門上的抓痕,瞧著嚇人,邪氣和血氣卻不重,它找上門絕對不是來殺人報仇的,這點我可以確信。所以到底怎麼回事,還得再看看。」
藍思追道:「既然如此,魏前輩何不直接將那凶屍召來,一問便知?」
「不召。」
「啊?」
魏無羨理直氣壯道:「畫一面召陰旗不要血嗎?我體弱。」
藍思追還以為他是真的懶得放血,道:「魏前輩,可以用我的血的。」
誰知,魏無羨「噗」地笑出聲來了。
他道:「思追,其實問題不在於這個。咱們這次是帶你出來歷練的,是吧?」
藍思追一愣,魏無羨又道:「我當然可以把凶屍召來直接讓它滾。但是,你行嗎?」
聞言,藍思追當即會意。
在經歷過一系列事件之後,他與姑蘇藍氏諸名小輩都有些太過依賴魏無羨了。即召即問,點屍成將,雖是最快法門,但並非人人都能用,他又不修鬼道,因此,對他而言,這種法門並不宜過多學習,若這次魏無羨也用他擅長的老法子三兩下打通了,又談何歷練。
這次,魏無羨與藍忘機乃是要帶他走走普通的門道,看看依照尋常的路子,這事該如何解決。
藍思追道:「所以,含光君與魏前輩的意思,是這秦公子不肯說實話,所以便先不管他,嚇他一嚇麼?」
魏無羨道:「是了。你且看著,那門閂頂多還能再撐個兩天。你家含光君讓他換個新的,這是很實在的良心建議,那秦公子瞧來還不以為意呢。不過他要是真隱瞞了什麼重要的話,哪怕再換十道新門閂都沒用。遲早還會再來的。」
誰知,那門閂竟是一晚上都沒撐到。第二日,秦公子便又黑著臉去拜訪魏無羨和藍忘機了。

玄門世家在各地都置有許多外產,三人一行來了後,便歇在姑蘇藍氏門下一所名為小竹軒的清雅小築內。秦公子去得極早,正好撞上藍思追拽著一條韁繩,正在拉驢。可憐藍思追很努力地把在竹子上磨牙的小蘋果往外拉,一回頭就見秦公子嘴角對著他抽了抽,臉上微微一紅,把繩子一丟,請秦公子進屋去。
他小心翼翼地去敲了二位前輩的臥房通報,見穿戴整齊的藍忘機無聲無息開了門,搖了搖頭,便知一時半刻魏前輩是起不來的。藍思追十分為難,最終,還是硬著頭皮,犯了「不打誑語」的家規,對秦公子謊稱前輩身體抱恙尚在休息。否則總不能說「魏前輩要睡覺,含光君讓你自己等著」這種大實話吧……
魏無羨一覺睡到日上三竿,又被藍忘機千揉萬摟,這才勉勉強強爬起,閉眼洗漱間還穿錯了藍忘機的中衣,外衣下的袖子平白的長出幾寸,捲了好幾捲,實在是非常不像話。萬幸,秦公子根本無暇注意他像話不像話,拖了三人就走。
秦府大門緊閉,秦公子上去扣了扣門環,免去寒暄,道:「昨日蒙兩位仙士指點過後,我稍微放下了心,但還是無心睡眠,在大堂閉門夜讀,守在裡面留神外邊的動靜。」
很快,一名家僕打開了大門,迎三人進入庭院。剛步下階梯,魏無羨便微微一怔。
只見大片鮮紅的足印散布在庭院中,怵目驚心。
秦公子陰惻惻地道:「昨天夜裡,那東西又來了。它在大門外又是抓又是撞,吵了將近半個時辰。我正被它鬧得心情煩躁,忽然聽到喀拉一聲,那門閂就被撞斷了。」
聽到門閂斷裂聲的那一刻,秦公子背上汗毛根根倒豎起來。
他搶到門前,從大堂木門的縫隙之中往外窺視。
月色黯淡,他遠遠看見大門兩開,有一條人影站在秦府大門前,像一段腳底安了彈簧的木樁一般,正在門口亂彈。
彈了半晌,也還沒彈進來。秦公子稍稍鬆了一口氣,心道看來這東西果然如白日裡魏無羨所言那般,筋脈不通,渾身僵硬,雙腿不能彎曲,絕跳不過自家大門這道高門檻。
然而,他這口氣還未鬆到底,便見在門口跳來跳去的那條人形忽地往上一竄、高高躍起――一下子便跳進大門裡來了!
秦公子猛地轉身,後背死死抵在門上。
那邪物越過大門,進了庭院,徑直往前跳。撲通撲通、撲通撲通,不要幾下,便撲上了大堂的大門。
秦公子感覺背後木門一聳,驚覺那東西和自己只得一門之隔,忙不迭奪步逃了開。
秦公子道:「那邪物被月光一照,影子就映在紙窗上。它進不來,前後左右地繞著廳堂轉。這院子裡的腳印,全都是它留下的!二位公子,不是我不相信你們的話,但你們分明說過,這東西跳不進來的。」
魏無羨踩了踩門檻,道:「秦公子,一般而言,僵化的死屍,的確是跳不進來的。死人筋血不活,自然也不能屈足彎膝。這話你大可以拿去問任何地方駐鎮的仙門世家,對方都會這麼告訴你的。」
秦公子打開雙手,似要給他展示滿院的鮮紅腳印,道:「那這該作何解釋?」
魏無羨道:「只能解釋為,進了你家大門的這個東西,不太一般。秦公子,你不妨想想,昨晚你偷瞧那凶屍,可有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勁?」
秦公子臉色難看地想了一陣,才道:「說起來,那東西跳起來時的姿勢有些怪異。」
魏無羨問:「怎麼個怪異法?」
秦公子道:「似乎是……」
一旁,藍忘機已在庭院中走過一圈,回到魏無羨身邊,淡聲道:「一拐一瘸。」
秦公子立即道:「不錯!」
旋即疑道:「這位公子是如何得知的?」
藍思追心中也在想這個問題,但因他從來的認知都是含光君無所不知,只是好奇,並無疑惑,靜待解答。
藍忘機道:「地上足印。」
魏無羨俯下身,藍思追也隨之一起蹲下,認真查看那些足印。魏無羨看了兩眼便抬頭,對藍忘機道:「獨腿屍?」
藍忘機點頭。魏無羨站起身來,道:「難怪能跳過來了。這些腳印全都是一個深一個淺,這隻走屍有一條腿是斷的。」
他想了想,又道:「你覺得是生前斷的還是死後斷的?」
藍忘機道:「生前。」
魏無羨道:「嗯。死後的話,身上斷了什麼東西都不影響。」
他們這便毫無障礙地交流起來,藍思追卻跟不上了,不得不叫停,忙道:「等等,含光君,魏前輩,我整理一下,你們是在說,這具凶屍,它斷了一條腿,一拐一瘸,而正因為如此,它反而比兩條腿的……呃,健全凶屍,更容易跳過這道高門檻嗎?」
秦公子明顯也在想這個問題,道:「我沒聽錯吧?」
藍忘機道:「沒聽錯。」
秦公子一臉荒謬:「你們這豈不是等於在說一條腿的人跑得比兩條腿的快?」
那邊兩人正凝神討論,魏無羨抽了個空對他笑道:「你想岔了。不過如果我這麼說,也許你就懂了。有些人瞎了一隻眼睛,於是便加倍愛護僅剩的一隻,所以他雖然瞎了一隻眼,但目力卻未必比有兩隻眼睛的人差,甚至有可能更好。同理,若是一個人斷了左手,只能勤用右手,那麼長此以往,他的右手也許將變得力大無窮,一隻手就能抵平常人兩倍的力氣……」
藍思追果然懂了:「而這具凶屍,它因為生前斷了一腿,死後常年單腿獨跳,於是彈跳力反倒比兩條腿的行屍要強?」
魏無羨欣然道:「正是如此。」
藍思追頗覺有趣,暗暗記下。秦公子煩躁道:「怪我昨日與內人吵架,處理家事耗到太晚,沒來得及重修大門。我現在就去加固,非叫這門固成鐵桶不可!」
然而,藍忘機卻搖了搖頭,道:「無用。『先例不可開』。」
秦公子整個人一驚,感覺不是什麼好話,道:「這『先例不可開』是什麼意思?」
魏無羨道:「他說的是我們的一句行話。是指對邪祟,有些防禦手段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就不管用了。若是昨天你搶著重修了,自是還可以撐一段時日,但只要給它進了一次大門,它今後就都能暢通無阻了。」
秦公子又驚又悔:「那!我該如何是好?」
藍忘機道:「坐著就好。」
魏無羨道:「不必慌張。進得了大門,邁不過二門。你這宅邸好比一座城池,眼下只是被攻破了第一道門,其後還有兩道。」
「還有兩道?哪兩道?」
藍忘機道:「聚客之門,私隱之門。」
魏無羨道:「你家大堂,你家臥房。」
說話間,一行人早已過了庭院,邁進大堂落坐,竟是半天也無人上茶,家僕都不知跑哪裡去了,秦公子厲聲喚人才有人上來,他又一腳把人踢走。出了氣後,秦公子面色稍霽,又不甘心:「不能給我些符咒鎮了它?二位公子請放心,酬勞當真不是問題。」
他卻不知,這幾人出門夜獵,原也不把任何酬勞放在眼裡。魏無羨道:「那要看你想怎麼鎮壓。」
「怎麼說?」
魏無羨就開始了。
他道:「鎮壓麼,是治標不治本。你若只是想讓邪祟進不得門,那還好說,半月換一道符篆,不過它還是能來你家拍門刨花,我估計到時候你家大門換得比符篆會更勤快。你若是想讓邪祟避退三舍,那就得七天換一次,此等符篆還繪製複雜造價昂貴。而且鎮壓的時日越久,它的怨氣也越大……」
藍忘機就靜靜坐著聽魏無羨胡說八道,一語不發。
鎮壓終非良策不假,可鎮壓符和斥退符的製作和使用,也沒有魏無羨說的這般費力又繁瑣。但論及此道,沒人能比魏無羨這張嘴更會上天入地,連功課優秀的藍思追在一旁都聽得一愣一愣,幾乎就要信了。秦公子聽他說得十分麻煩,彷彿如果選擇鎮壓就後患無窮,忍不住心裡犯嘀咕,不斷看坐在一旁低頭喝茶的藍忘機,但因藍忘機臉上始終沒有「他在危言聳聽」的神色,不由他不信,只得道:「就沒有能一勞永逸的法子?!」
魏無羨話鋒一轉,道:「能不能,這要看你啊秦公子。」
秦公子道:「怎麼就看我了?」
魏無羨道:「我可以專門給你做一張符,但這要看你肯不肯如實回答我的問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