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當時輕別意中人
滿額折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當時輕別意中人

商品資訊

定價
:NT$ 269 元
優惠價
90242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27元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當時輕別意中人》這本小說是談生命中的兩種考試:背叛與分手。每個人一生都要經歷這兩種生命中的考試。求學時代的考試,似乎很難熬,但事過境遷,驀然回首,這些曾經令自己無比苦惱的考試實在比不上人生後來的無形考試。有些考試我們臨場表現不好,事後拚命懊悔,損失的比考試的當下還多。有些考試之後我們不檢討也覺得無所謂,結果下次同樣考試一來,我們的表現還是一塌糊塗。別人的考試有時不是他自己的事,會影響到我們,反之亦然,我們自己的考試也會波及他人、連累他人,當然更有可能榮耀他人。相對於那些我們預先知道的考試,有些考試根本是臨時抽考,看命運抽到誰,誰就得乖乖應考。只是,命運的考題,我們往往一考就倒。

故事以明代為背景:一位幫主帶著心腹搶賭場,得手離開之際,官府聞風而至。原來幫內有人出賣,暗中通風報信。講義氣的幫主不願連累心腹,勇於自己承擔,於是雙掌一推,叫心腹快逃,自己坐牢就好,買一送一不必要。但人生的荒謬與痛苦就在於:你的一念之善永遠不保證帶來你期望的好結果。幫主的心腹還是被殺,幫主的心上人也與他分手。

你最後悔的分手是哪一次?時間不會治療一切,時間只會作弄人間。有些分手措手不及,有些分手命中注定,有些分手讓人生更完整。有些勝利姍姍來遲,你的耐心比命運重要。

相較於分手,背叛沒有理由,無須預告,沒有徵兆:正因為沒有理由,所以他可以任性,可以隨興,想背判就背判;正因為無須預告,所以他愛怎麼背叛就怎麼背叛,愛什麼時候背叛就什麼時候背叛;正因為沒有徵兆,所以他不用暗示,有空就背叛,誰管你感受?所以被判的人絕不會考慮你能不能承受,而受到背叛的人只能忍受,不能忍受就要接受,不能接受也要接受,不管你多難受。

這本小說保有王竹語說故事的一貫風格:刻畫人性到位、對白機智幽默、故事巧思精彩、情節緊湊一氣呵成,以及,最重要的:寓意深刻。

作者簡介

王竹語

臺灣作家,臺中豐原人,筆名取法學自畢卡索。
2018年2月以一人獨資成立「王竹語出版社」,從企劃、邀稿、版權交易、編輯、校對、版型與封面構想、插畫草稿;到叫紙、印務控管、看數位樣、入庫、會計、出納、點庫存書,全都一人負責;此外,為了追求品質,提高效率,還學習自製影片、倉儲管理、成本概念、營運方針、行銷策略、財務報表、通路狀況,全部都要一人完全掌握。

過去已出版著作:
1. 《醫生》(本書是2010年10月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展示作品)
2. 《尋找一首詩》(除了在臺灣出繁體版,簡體版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
3. 《我的整形世界》(天下文化,2006)
4. 《微笑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5. 《無常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6. 《高科技健檢救你一命》(原水文化,2006)
7. 《中國經典寓言的智慧》
8. 《工作必勝!!戰國策》
9. 《心中只一人》(王竹語,2018)
10. 《水仙情》(王竹語,2018)
11. 《易仇》(王竹語,2018)
12. 《淚佛》(王竹語,2019)
13. 《神偷》(王竹語,2019)
14. 《龐員外》(王竹語,2019)
15. 《艾儂儂》(《龐員外》龐員外三部曲之二;王竹語,2019)
16. 《畫假話,話真畫》(《龐員外》三部曲之三;王竹語,2019)


吃完鯨魚,請把你的胸腔寄給我

我喜歡閱讀,也喜歡寫書,更喜歡看讀者在看完我書之後寫給我的信。這些信有鼓勵、有疑惑、有意見、有校對,我都很仔細的讀了,心存感謝。

當然還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其中最常問的是:「如何增進寫小說的能力?」

我想起馬克吐溫的故事。有個青年想找到一條通往作家的捷徑,於是寫信向大作家馬克吐溫請教,希望他不吝指點一二。信中說:「我聽人說,魚肉裡含有大量的磷質,人吃了之後,對頭腦有益,因而會變得聰明起來。看來要成為一個偉大的作家就必須多吃魚。你能否告訴我:你一共吃了多少魚?吃的是哪一種魚?」馬克吐溫立即回信說:「朋友,照我看來,你至少需要吃一對鯨魚才行。」

次常問的是:「如果胸無點墨,如何寫出快節奏、故事性很強的小說?」

我想起發現X射線的德國物理學家倫琴曾收到這樣一封信。寫信人請求倫琴寄一些倫琴射線和使用說明書,因為他胸中殘留一顆子彈,需要用射線治療。倫琴回信說:「真遺憾,我手頭的X射線剛巧用完。況且要郵寄這種射線是很困難的。這樣吧,請你把你的胸腔寄給我。」

我的「王竹語的一人出版社」成立兩週年了,在此之前我就出過書,收到很多讀者的信,我必須說,有些信非常感人,勵志效果比我自己寫的勵志書還要好。這兩年我雖然出的是歷史小說,但就如清初劇作家李漁的詩:「唯我填詞不賣愁,一夫不笑是我憂。舉世盡成彌勒佛,度人禿筆始堪投。」如果讀者覺得「被逗樂了」,那我真的非常開心。

再一次謝謝讀者對我的支持與愛護,請看後續更精彩作品。

王竹語
2020.02.02

目次

第一回 奇功好禮
第二回 幫主風範
第三回 排解紛難
第四回 遺孀情懷
第五回 鎩羽而歸
第六回 道高一尺
第七回 情是何物
第八回 魔高一丈
第九回 一錯再錯
第十回 另謀深算
第十一回 各懷鬼胎
第十二回 雙重嫁禍
第十三回 離奇命案
第十四回 有驚無險
第十五回 柔情似水
第十六回 把柄在冊
第十七回 機關算盡
第十八回 自食惡果
第十九回 難解心結
第二十回 物歸原主
第二十一回 不甘示弱
第二十二回 奇人悲歌
第二十三回 痛心疾首
第二十四回 愛的真諦
第二十五回 化敵為友

書摘/試閱

第一回 奇功好禮


明朝弘治年間,南京城。

城南十里之遙,有個小村,村子雖小,但幾家小店熱熱鬧鬧:酒鋪茶館,賣茶賣餅,過路打尖,休息住宿,任君挑選。

這日下午,一青年快步進入逍遙客棧,他年約二十,瘦小黃臉,兩道半截眉,一雙鳳眼;尖鼻子,耳小無輪。他進入客棧,有意無意四處張望,像是在找什麼;隨即又看看外面,似是在等候某人。不多時,在客棧內隱蔽的角落坐下。

逍遙客棧是老夫妻開的,並不雇用夥計。那老闆姓高,大家都叫他高好人。因為他什麼都好:做人好,做菜更好;還教客人打獵,店內不忙時還說書給客人聽;你若沒錢,還可賒欠;你若忘了,他忘得比你還快。

他一見峻峰幫副幫主左良來店,連忙走過來,滿臉笑容。左良冷冷道:「打一斤酒,可有什麼下口?」高老闆當左良爺爺都夠了,但左良說話像是命令下人似的,態度輕蔑,極度不耐,說話眼睛也沒瞄上一眼。

高老闆全不在意,還是笑瞇瞇地道:「小老弟,你曉得的,我這裡是個村店,沒好菜,但牛肉、鮮魚、烤雞、家常豆腐、黃芽菜、炸肉丸還是有的。」

左良嗯了一聲,漫不經心,微一點頭,隨口說道:「那來點小菜,豆乾是一定要的,我等朋友。」

高老闆手忙腳亂,身手俐落,不多時端了一盤野菜,切好牛肉,又問道:「咱們店裡頂好的酒,是竹葉青、菊花黃、玫瑰露、原封的頂上高粱,聽你揀點吧。」

左良想了一下,道:「給我玫瑰露。」

高老闆立刻端上一壺,斟了一碗,道:「小老弟,你自己痛快喝,我先忙,要點菜,再叫我。」左良也不回答,也不感謝,自坐自思。

過了許久,一男子緩步而入,三十多歲,黃臉短眉,圓眼黃鬚,站在門口。高老闆喜道:「老七,好久不見你來!最近忙什麼?這麼少來,是在哪裡發財?」

老七也是滿臉堆笑,道:「發什麼財,不要破財就不錯啦!」

高老闆又道:「我看你紅光滿面,精神特好,亮光閃現,是要走運了,要走運了呢!」

老七笑道:「老人家真會做生意,這張嘴招四方客人,一試成主顧。我這幾年東飄西蕩,免得饑寒二字罷了!若有福分依你金口,我時來運轉,屆時一定包下你店,大喝十天!」

高老闆大樂,笑道:「那是一定要的。」

老七又道:「我看你老人家,倒比前年強健了。你夫妻倆周旋著生意,還要照應住店旅人,又要揩台掃地,洗碗淨盞,這口飯也不容易啊。」

高老闆忙道:「還不是託各路人馬的福,賞口飯吃。」隨即壓低音量,小聲說道:「你們副幫主已到,就坐在裡面。」

老七向內東張西望,看到左良,喜上眉梢,快步過去,坐下笑道:「一個人,不無聊?」

左良看著眼前酒菜,淡淡地道:「一個人不無聊。」

老七先倒了酒,敬左良一杯,又道:「副幫主,你做了這件大事,真是慶祝幫主出獄的最好禮物。」夾了一塊牛肉,大口咀嚼,答答有聲;連連吃菜,津津有味。

左良道:「這沒什麼,老七言重了。」一杯接一杯,依然心事重重。

老七大左良十歲,是峻峰幫僅次於副幫主的重要角色。峻峰幫職位並不以年紀分,而是以功績定高下。本領越強,立功越多,職位越高。所以年紀小的有機會坐高位,武功低的也不一定永遠沒機會。峻峰幫不專門行俠仗義,但有必要時也會急公好義;他們平日不會打家劫舍,但地方惡霸見了他們會退避三舍。

只因峻峰幫有一位令人心生懼意的幫主。

大口喝酒吃肉,老七抹了抹嘴,道:「幫主義薄雲天,最有正義感,出獄看到你送這大禮,心中必然歡喜得緊!歡喜得緊!」他素知左良話不多,所以自斟自飲,自言自語。左良不應不答,不再喝酒,只是時而看窗外,時而眼掃客人,若有所思,旁若無人。

五天前。

京城附近旅店,房間一位難求,貧窮單身客人,都是共擠一房。商人或貴公子,都不願與他人共住,必是包單一房獨住,既有隱私,避開人群;又可自在,落得清靜。

左良傍晚時進店投宿,自住一間。他看到隔壁房已有兩人住下,原先不以為意,後來無意得知,是販靈芝的商人。左良心想:「幫主不久出獄,我買點靈芝,給他補補身子。」問了價錢,閒聊幾句,但未購買。

更晚的時候,又有四個人抬著一個大木櫃進店,和先前那兩個人同住一房。左良又想:「這四人必是打算向先到的兩人批貨去賣,既然有錢入袋,何不對自己好點,兩兩一間,住三間房?六人住一間,未免太擠。」再想:「也說不定這四人與先前兩人是同夥?這樣一大批靈芝,如果都賣完,可是一大筆錢啊!」

半夜時分,左良被乒乒砰砰拍擊聲吵醒。眉頭一皺,甚是不耐。隨後聽見隔壁傳來哭泣聲,左良一驚,側耳細聽,是先到兩位的其中一位商人的聲音,因為聊過天,記得很清楚。只聽他說道:「這些靈芝不敢憐惜,大爺你儘管拿去,只求留一點錢,作為歸家的路費。」另一位商人道:「大爺行行好,高抬貴手,饒我一命,我一定會報答的。」接著是不斷磕頭的聲音。

左良心想:「這兩位商人遇到惡人啦!」又聽先一位商人道:「大爺,饒命!我再也不到江南一步!」似乎有一惡人答應了他的請求,而另一惡人卻說:「你不殺他,他必定會殺你。」再一惡人說道:「取財即可,殺人不宜。」另一商人忙道:「各位大爺,我發毒誓:若我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我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不一會兒,隔壁房鴉雀無聲,左良略急,貼近牆壁,想再聽到些什麼,但一直不得。他確定那四人是搶劫的大盜,稍一盤算,已有主意,不動聲色,躺回床上。

次日清晨,隔壁房門一開,六人抬著大木櫃,正欲快步離去,左良眼尖,昨日先到的兩位商人已不在其中,於是大喝:「站住!怎麼其中有兩人不一樣了?」

六人一怔,臉色頓變,繼續前行,為首之人嚴厲地道:「進店時六人,出店時六人,有什麼可疑……」話未說完,飛身撲向左良,右手短劍倏出,刀鋒閃閃亮亮,絕快,絕準,絕狠;說打就打,突然發難,氣勢驚人。

左良冷笑一聲,充滿不屑,左手一揮,桌上一隻筷子飛向那人,那人應變奇快,揮刀打落筷子,隨即臉露微笑,似是嘲笑左良功夫如此而已。但噗的一聲,那人右眼已被筷子戳中,在地上滾來滾去,驚恐萬分,用一生最大的力氣嘶吼狂叫:「我瞎了!我瞎了!怎麼辦!怎麼辦!救我!救我!救我!」

原來左良抄起筷子時,使上兩段力,第一段先折筷子,保持不斷,巧到極點,難到極點。那人揮刀打筷,打了前段,後段筷子續飛,直插入眼。其餘五人見首領一出手就被打倒,而且對方還只是個二十歲年輕人,難以置信,驚駭絕倫。

其中一人大叫:「上啊!」左良笑道:「好,我上!」一跨步,已來到眼前,那人萬萬想不到左良說到就到,身形輕巧,隨移隨到,如影隨形,一時愣住。高手過招,間不容緩,連續發招猶恐不及,豈容發楞遲疑?左良右手抓住那人,往窗戶摔出,就像丟小石頭一樣容易。那人摔到窗外,起先大叫,後來哀嚎,最後無聲。

其餘四人面面相覷,嚇到不敢動彈。左良打開大木櫃,只見裡面血肉狼籍,慘不忍睹,正是昨日先到的兩位商人。此時圍觀群眾越來越多,眾人極為憤怒,將六人扭送官府。

兩位商人身懷鉅款,貨又是好價錢好脫手的靈芝,所以在半途就被一夥大盜盯上了,大盜在大木櫃中先藏了兩人,由四人抬進客店裡,殺人滅口後再用藏匿的兩名同夥來頂替人數。他們的用心也可算是極周密的,不料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左良剛好在他們殺人害命時醒來,聽到商人哀求饒命的話,一舉擒盜。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42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
(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