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 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 系列名:新人間
  • ISBN13:9789571381206
  • 出版社:時報文化
  • 作者:游善鈞
  • 裝訂/頁數:平裝/176頁
  • 規格:18.5cm*13cm*1.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4/01
  • 中國圖書分類:
  • 促銷優惠:67週年慶--5折起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全方位新銳作家 右手煉詩,左手寫小說
       第三屆「周夢蝶詩獎」首獎作品《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游善鈞 冷冽絕美首部詩作

  陳義芝、陳育虹、楊 澤
       蔡翔任、楊佳嫻、孫梓評、宋尚緯、徐珮芬、王天寬 熱愛推薦
      
  游善鈞的小說讀者不少,有些人好奇:「我都不知道他寫詩耶!」事實上游善鈞國中就開始寫詩了,之後繼續嘗試各種領域的創作,從散文、小說,甚至參與電影劇本,至今已經以不同文類陸續摘下各大文學獎,並出版至少六本小說,其中有五本是類型文學,寫作質量俱佳的他,快速產出類型小說的同時,也一直沒放棄琢磨初心最愛的詩,這位沉穩有遠見的年輕作家曾坦言,之所以同時創作甚至先耕耘類型小說,是因為想延續自己的寫作生涯。在創作這條路上站穩腳步後,游善鈞果然以《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獲得周夢蝶詩獎的首獎,以及評審委員三位詩壇大老的一致讚賞肯定。
  其中詩人陳育虹特別喜歡這部詩集中非常跳脫亮眼的幾首,像是輯二〈火焰燃起的時候〉以一句「我的眼睛爬出動物」寫情慾的獸性,活靈活現;「關於沒有火種/延長燃燒這一件事」幾句描寫情愛之無以為繼,都是新鮮的寫法,讓人會心。陳義芝也點出〈愛情〉這首短詩:「你在我心中留下/一個指揮,沒有留下/任何一樣樂器」,也可見慧黠的詩心。
    這是一冊情詩,也是一本「潮濕」的詩集,水裡來,火裡去,外冷內熱,理性節制與感傷脆弱並存,仔細讀下來,全書不時閃現著水的意象,從水珠、水滴、淚水、露珠和雨水,甚至是美麗冰雕或沉默的雪人,都要「抵抗滲出水珠的想法」,因為「日光令人感到絕望」,敘事者彷彿也要隨時抵抗著被融化的可能。詩句中經營的意象冷冽、絕美,場景時而如無人仙境,卻描寫著那些令人「生不如死的事」,極度適合搭配北歐樂團Sigur Rós的音樂一起服用,閱讀間時而如走在霧起又霧散的湖邊,「從兩岸,/往湖心結成的冰/是灰色的/天空夾斷雲朵/彩虹的殘肢」,詩人不要什麼明亮的廢墟,或者晴朗的靈魂,也許一切必然崩塌,然而還是有可能以文字「將自己與自己焊接/一如脫落之前/逐步響亮的水滴」。

 

游善鈞
曾獲優良電影劇本獎、拍台北劇本獎、林榮三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和華研歌詞創作大賽等獎項,作品並曾入選文化部改編劇本書推薦、臺灣文學館文學好書推廣專案。
已出版有:長篇小說《骨肉》、《完美人類》、短篇推理小說集《大吾小佳事件簿:送葬的影子》、長篇犯罪驚悚小說《隨機魔》、長篇科幻推理小說《神的載體》與其同系列續作《虛假滿月》等作品。

 

 

「這是一位聰明的詩人!既有編故事、結構長篇幅的能力,也能交出靈光爆破的小詩。他的小詩非常慧黠,總能留下令人想去跨越、去鑽探的縫隙。」
                          ──陳義芝

「兼採古典詞和現代詞的許多長處,婉約纏綿,令人激賞。」──楊澤

「詩,是詩人的自傳。以浮光掠影的暗示,游善鈞鋪陳出一個內心世界:孤獨、壓抑、脆弱,但其中不乏理性的辯證。」           ──陳育虹

「有些詩讀著,像電梯殘留上一個誰的好聞香氣,形影已杳,無可捉摸;有些詩讀了,像皮膚縫上沾衣不濕的雨線,拂去之際,發現是身體裡汨出的潮淚。這些因為失敗的事而成功的詩,大抵還像一面可怕的液體鏡子,鏡中人只有頸子:愛讓我們面目全非,卻又能藉由相似的痛苦,指認彼此(因瑕疵而獲贈形體)的靈魂。」
──孫梓評

「讀游善鈞的詩,有時候,以為那是純粹的白描、敘事――別忘了他首先以小說家的身分現身――跟隨第一或第二人稱進入場景裡――大自然、小房間――一個不分段的轉折,發現已置身人物內在的案發現場,具體的事物變成有待解謎的意象;有時候,以為的『詩意象』――如房間裡的葡萄――卻真真切切,是事物本身,就是房間裡一粒粒多汁脆弱的葡萄,為了不踩碎它們,詩人墊起腳尖跳起了舞。我相信那支舞的必要。」
                          ──王天寬

「在草原上停格的獵豹,靠近看才發現牠的斑紋由一尊又一尊俄羅斯娃娃組成。
傷口裏包著愛,磚瓦中悶著水。這本詩集之於我,比半瓶烈酒還要更暴力、還要更魅惑。」                     ──徐珮芬

 

 【周夢蝶文學獎評語】
游善鈞《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陳育虹

  他是伐木者,獨處寂靜的森林;他是竹燈籠,等待著蠟燭;他是揮動的斧頭,像冷冷天光穿過閃電發出聲響;他存在著,像玻璃杯,有時「把透明的自己/摔在地上/想砸出一些髒來」。
  詩,是詩人的自傳。以浮光掠影的暗示,游善鈞鋪陳出一個內心世界:孤獨、壓抑、脆弱,但其中不乏理性的辯證。
  詩人寫自我,也寫情慾。關係中的「你」是「我最鍾愛的雕刻/每一道轉折/都埋藏一根秒針」,秒針滴答計時。他寫慾念:「我的眼睛爬出動物」;寫愛情:「你在我心中留下/一個指揮,沒有留下/任何一樣樂器」。終究是失去。「森林深處/就只有森林而已」,一切歸於寂靜。
  游善鈞的創作想像跳脫卻不虛渺,視角變換自如,文字的節奏從容,落點準確,敘述演繹靈活而條理分明,是值得期待的詩人。


 

 

  伐木者之心

輯一
  生不如死的事
  鍛鍊
  去向
  蜘蛛結網的夏日
  千萬叢火焰
  重心
  該死的已死的
  可惜
  惶惑
  心境
  房裡盡是葡萄
  沉默的雪人
  工法
  不動
  如果雨水站在我們這邊
  孤獨
  你以如此模糊的姿態靠近
  面容
  容器
  渺小
  絕望
  愛情
  廣場
  遠地方
  蒼白
  靜寂
  隱隱震動的水晶

輯二
  火焰燃起的時候
  遺憾
  盡頭
  生活
  淒涼的清晨
  森林深處
  春死
  夏哀
  冬漫
  追求
  寂寞ㄨ
  痛覺
  想像我的憂傷
  紫火
  旋風
  薄情
  隱忍
  蹤跡
  蜜蜂的死亡
  誰躲進妳的和服
  漩渦
  久病
  殘覺
  驚
  在

輯三
  存在
  拆禮物的禮儀
  疲乏
  探索
  明亮的廢墟
  適應
  鏡影
  愧疚
  霧起的時候
  施捨
  末梢
  反射
  為難的午後
  餘溫
  鑲邊
  花園
  揮動的斧頭
  崇拜
  閃電落下的瞬間
  香皂耗竭以後
  由衷
  缺席
  溫柔

  【後記】返身入潛

 


  伐木者之心

  成為伐木者的第一天
  你帶著一本書
  來到一座動物形狀的湖泊
  選擇一塊植物氣味的石頭坐下
  保溫瓶裡頭裝著牛奶
  或者攙了牛奶的酒
  你沒有想到
  或者是一整頭牛
  樹蔭動物一樣蔓延開來
  雲朵與陽光寂靜一如植物
  你沒有聽見遠方
  傳來砍伐的聲響最初引導你
  來到這座湖面震動的森林
  一如你剛好讀到這一句
  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
  湖泊真的走動起來
  石頭開花結果甚至往你的
  體內延伸出鬚根藤蔓
  你的身體沒有發現
  一如你自己的心
  嵌在比果核更果核的內裡
  碎裂時自有苦味
  一如倒入湖水裡的牛奶與酒
  或者一整頭牛
  水面浮起一如真有靈魂就要出來
  一如伐木者禁不住閱讀
  卻捨不得傷害一棵樹

 

  生不如死的事

  你見過許多生不如死的事
  譬如一頂美麗的帽子
  帽簷很寬,適合繁衍一窩蚯蚓
  「這樣不行。」你搖頭。你說。
  空氣慢慢緊繃一隻鳥要鑽出銳角
  包括從我眼底撈起的石頭
  讓我告訴你一件生不如死的事
  譬如一件默默承受地心引力的襯衫
  領口向外敞開,適合再縫上兩顆釦子
  「這樣不行。」我搖頭。我說。
  譬如拼好一面鏡子
  躲開所有裂痕
  我想起我們,曾經說好,共同完成一件事
  那些事卻蛇般鑽入遠遠的草裡
  失敗了,失敗。
  我將雙腳反折,晾掛肩膀
  你知道我在努力製造全新的
  生不如死的事
  譬如有人深深愛我
  譬如有人深深恨我
  譬如我的存在造成另一端無情的消耗
  「這樣不行。」
  就要癢了起來
  雙手向外支撐,肋骨百葉窗一樣層層翻開
  這樣不行
  這樣不行
  這樣不行
  這樣不行

 


  千萬叢火焰

  是不是很可能
  切斷曠野的河流
  盡頭是銳利的石礫

  是不是很可能
  佈滿海面的花瓣
  盡頭根本沒有結果

  是不是很可能
  阻隔天空的雲朵
  盡頭是皸裂的雷電

  是不是很可能
  只流過一次眼淚
  就從盡頭熊熊燃起
  千萬叢充滿香氣的火焰

 

  火焰燃起的時候

  火焰燃起的時候
  我們在河岸兩側現身
  想像的植物
  躲入背後夜裡
  空氣晃動隱約
  有動物即將現形
  你腳邊的草叢
  被從我腋下穿過的風吹拂
  你的肩膀
  與植物產生共鳴
  我的眼睛爬出動物
  關於沒有火種
  延長燃燒這一件事
  我們之中
  定有一人後悔
  或者變成化石
  


  盡頭
  
  在鏡子裡頭
  掛起另一面鏡子

 

  春死

  死在春天
  是一件柔軟的事
  像被藍色戳散的雲
  
  死在春天
  是一件輕盈的事
  像被銳角撐起的衣襬

  死在春天
  是一件善良的事
  像冬天也曾被誰靜靜掐住脖子

  死在春天
  是一件無情的事
  像夏天到來的時候
  像秋天到來的時候

 

  房裡盡是葡萄

  打開門時
  發現房裡盡是葡萄
  踮起腳尖,小心翼翼避開
  成為舞蹈

 

  沉默的雪人

  融化必然
  從外表開始
  心於是必然堅強
  扒下一層一層潔白的肌膚
  相信骨頭必然存在
  卻不必然是白色的

  於是將那些
  細心收集的柴火
  磨成更銳利的白色
  裝回體內
  理應存在的地方
  碰撞出正確的聲響

  直到所有看不見的
  融化從堅強的心發生
  堅強的外表與,外表
  在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裡
  碰觸並且震碎彼此心中
  必然沉默的雪人
  完成寂靜的融化與
  必然的崩塌
  


     如果雨水站在我們這邊

  世界朝我們這邊傾斜
  如果雨水站在我們這邊
  一朵一朵黑傘
  支撐在遙遠的天際
  彷彿盛裝經過一場葬禮
  剪碎的月光化作煽情的蝴蝶
  握在手裡成為利器
  如果雨水站在我們這邊
  會沖淡即將割斷手掌的血跡
  沖走所有離家太久的人群
  換上嶄新的衣服選擇
  一個乾淨的地方團聚或許
  我們將不再記憶該怎麼讓世界
  朝這邊傾斜即使雨水
  仍然站在我們這邊
  弄濕衣服的人群終究
  會和所有支流匯聚
  在最低、最暗的地方
  用最微小的支點
  支撐一場慶典
  如果雨水已經站在世界的中間
  為什麼沒有在你們那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