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第八位偵探
定  價:NT$399元
優惠價: 7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說謊是這樣的,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
無論謊言帶你到哪裡,你都只能跟隨……


《紐約時報》年度十大驚悚小說、Amazon書店每月最佳好書、「Capital Crimes」網站年度最佳處女作讀者獎!



就算是在最黑暗的畫面裡,
偵探,也能找出光亮……


所有謀殺案都必須包含四個要素:
1. 多名嫌疑犯
2. 一名或多名被害人
3. 一名或多名偵探
4. 一名或多名兇手

從踏上這座小島的那一刻起,茱莉亞就覺得自己快被熱昏頭了。擔任出版社編輯的她奉老闆之命,到此拜訪小說家格蘭.麥卡利斯特,準備幫他重新出版一本二十五年前發表的推理小說《白色謀殺》。
伴隨著海島的美麗風光,茱莉亞一面朗讀,一面與格蘭討論故事內容。在你來我往的對話之中,茱莉亞和格蘭一起走過小說裡的七篇故事,逐步撥開謀殺案的重重迷霧。
一切進行得都很順利,但茱莉亞卻感到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太對勁。她發現這七篇故事裡,各自存在著不合理之處:突然消失的男子、日夜錯置的設定、意義顛倒的詞彙,還有隱藏在語句之間的數字密碼……
更令茱莉亞訝異的是,這些看似彼此毫無關聯的「矛盾」,卻都恰恰與一樁三十年前的懸案有關。抱持著懷疑,茱莉亞開始偷偷調查格蘭,但茱莉亞沒有想到,格蘭的背後,竟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艾利克斯.帕韋西Alex Pavesi
出生於英國劍橋郡的彼得伯勒,現居倫敦,專職寫作。
他擁有數學博士學位,曾在英國知名連鎖書店「水石書店」工作,也曾擔任軟體工程師。平時喜愛拼圖、散步和玩開鎖遊戲。
《第八位偵探》是他的第一部作品。

名家推薦:
【犯罪作家】既晴、【《跨界通訊》作者】陳又津、【作家】陳栢青、【作家.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提子墨、【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讚歎推薦!

導讀─
重返解謎犯罪小說的黃金盛世
【犯罪作家】既晴

「我們必定不可忘記,」格蘭接著說,「謀殺謎案的核心目的是給讀者幾名嫌疑犯,並保證在大約一百頁之內,其中的一或多人將被揭露為兇手。那正是這個類型之美。」

《第八位偵探》(Eight Detectives,2020)為英國犯罪小說家艾利克斯.帕韋西(Alex Pavesi)的第一部作品,當讀到他藉由書中主角之口所說的這句話時,不禁令人聯想到綾辻行人在《殺人十角館》(1987)中在第一章所揭示、被認為「新本格浪潮」起點的宣言──

「無論是否被指為不合時宜,最適合推理小說的題材,總歸還是名偵探、大宅邸、形跡可疑的居住者、血腥的慘案、撲朔迷離的案件、石破天驚的大詭計……虛構的情境更好,重要的是能享受推理世界的樂趣就可以了。不過,必須完全合乎知性的條件。」

事實上,由於《殺人十角館》由專事古典解謎小說發行、翻譯的「密室國際出版社」(Locked Room International)出版了英譯本《The Decagon House Murders》(2015),帕韋西亦曾在Twitter上對《殺人十角館》大加盛讚。這在在顯示,源自英美,原本在一九四○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逐漸沉寂的這項傳統流派,在義大利、日本、法國等非英語系創作圈的傳承下,終於在數十年後復歸於英國,以嶄新的手法重新詮釋古典解謎的「類型之美」。
古典解謎流派,是犯罪小說的原初形態。以「密室殺人」為主軸的短篇〈莫爾格街兇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1841)中,艾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即以「人類的心智特徵中,有種名為『分析能力』的特質」破題,象徵一種以謎團、智力的新種類型文學於焉誕生。其後,又有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探案、G.K.卻斯特頓(G. K. Chesterton)的布朗神父(Father Brown)探案、理查.奧斯汀.傅里曼(Richard Austin Freeman)的宋戴克博士(Dr. Thorndyke)探案、傑克.福翠爾(Jacques Futrelle)的「思考機器」(The Thinking Machine)探案,為這個以邏輯/解謎為主的類型文學逐步擘建了一個完整的創作/閱讀體系。
到了「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史岱爾莊謀殺案》(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1920)與「不在場證明巨匠」福里曼.威利斯.克勞夫茲(Freeman Wills Crofts)《桶子》(The Cask,1920)在同一年發表,將古典解謎流派從短篇小說推進為長篇小說,更伴隨「日不落國」大英帝國的殖民戰略,在全球各地傳播散佈,進而開花結果,成為日後犯罪文學史家所稱的「黃金時期」(The Golden Age)。
在這段黃金盛世中,邏輯/解謎融入故事的書寫技術達到了高度的發展,也樹立了多樣化的創作理論。首先,為了追求鬥智的公平競賽,創作者必須在故事布局、真相設計上,遵守某些特定的寫作紀律,例如隆納德.諾克斯(Ronald Knox)的〈推理十誡〉(Ten Commandments of Detection,1928)與S.S.范.達因(S.S. Van Dine)的〈推理小說二十則〉(Twenty Rules For Writing Detective Stories,1928)皆屬此類。
其次,為了追求犯罪詭計、伏線千里的極致,創作者亦融合了別出心裁的後設技法,例如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在《三口棺材》(The Three Coffins,1935)的第十七章〈密室講義〉(Locked Room Lecture),偵探基甸.菲爾博士(Dr. Gideon Fell)暢談古往今來的「密室謀殺」作品,加以歸納、分類,並開創出全新的密室詭計。戴利.金(C. Daly King)的《遠走高飛》(Obelists Fly High,1935)在全作的尾聲增加了「線索指南」(Clue Finder),列舉故事中的伏筆與真相的關係,供作敘述段落中線索誤導、雙重涵義的徹底檢視。
誠然,以今日的角度觀之,所謂古典解謎的書寫戒律,確實有其時代背景的侷限性。例如,〈推理十誡〉有「故事裡不能出現中國人」、「偵探本人不能是兇手」,〈推理小說二十則〉有「不可在故事中添加愛情成分」等等,莫說現代讀者看了只能啞然失笑,即使是彼時的創作者,亦不乏不贊同者,以作品的實踐來打破戒律,證明縱使不遵守戒律,依然能夠寫出好作品。
然而,事實上,犯罪解謎流派與其他流派並無不同,皆是隨著閱讀大眾的需求,不斷演變、與時俱進的。針對不合時宜的創作戒律,也有許多後進作家補充、修訂,亦使「解謎」的定義日新又新,提供了更寬廣的創作疆域。當某些評家動輒「本格已死」、「詭計已亡」云云、論斷古典解謎流派「日薄西山」之際,馬丁.愛德華斯(Martin Edwards)、保羅.霍特(Paul Halter)等當代名家,都證明了解謎犯罪小說依然充滿生命力。
《第八位偵探》正是在解謎流派默默耕耘、步步踏實的長年累積下,以數學模型解構「類型之美」的亮眼之作。本書採用了「作中作」的後設形式,以七個各自獨立的短篇故事,藉著一場場作家與編輯的對談,探討解謎小說最精巧、最簡約、最純粹、最根源的核心構成要素。對於閱讀者而言,這是一次次「探索文字意義」的心智型冒險,對於創作者來說,這則是一段段「展現文字魔術」的創意型實驗。
故事的舞臺,是地中海的一座小島。數學教授格蘭.麥卡利斯特(Grant McAllister),曾經是出過幾部作品的古典解謎小說作家,發表過一篇數學與偵探小說關聯性的研究論文〈偵探小說中的排列〉,晚年已隱居於此。「血型圖書」出版社的編輯茱莉亞.哈特(Julia Hart),希望能夠重新出版格蘭在作家生涯最後一本自費出版、印量不到一百本的短篇集《白色謀殺》,親自到訪這座小島,兩人一面討論這部絕版已久、故事型態充滿古趣的作品,此間,塵封多年的舊日記憶也跟著甦醒,這部形式多元、指涉數學理論的《白色謀殺》,不僅篇篇與「黃金時期」的經典名作遙相呼應,恐怕更藏匿了不為人知的深沉秘密。
在這部充滿後設手法、探討解謎犯罪小說本質的特異作品中,分為奇數章的短篇小說,以及偶數章格蘭與茱莉亞的對話。首先,格蘭提出了解謎小說在數學模型上的四項基本元素,並透過短篇小說中的布局、劇情設計做出實踐,有「夫子自道」之風。然而,茱莉亞做為這些短篇小說的讀者,則以讀者的觀點提出立場不同的見解,並進而推敲格蘭當時的創作意圖。
不過,如前所述,「黃金時期」已成往事,創作當下的時代背景亦不復現,這些故事的創作意圖,也隨著時過境遷而逐漸模糊、消逝,沉澱在作家的潛意識底層之中。此時的格蘭,不再是這部作品的造物主,反而更像是一個「帶來案件的委託人」,必須仰賴慧心獨具、擁有「偵探之眼」的茱莉亞才得以澄清,挖掘出屬於創作者個人的專業機密。這種身分的轉置,無疑成了本書的另類趣味。
在《第八位偵探》中,帕韋西深究古典解謎小說特有的「類型之美」,說是寫下了二十一世紀的新版〈密室講義〉,也許亦不言過其實。與當代犯罪小說大量描寫社會、人性的路線截然不同,《第八位偵探》猶如鮭魚溯溪般,一心探求犯罪小說的原初形態,而當我們抵達全書的終末之地,關於人類心智的奧秘,想必亦能夠拾掇一二吧。

導讀─
重返解謎犯罪小說的黃金盛世
【犯罪作家】既晴

「我們必定不可忘記,」格蘭接著說,「謀殺謎案的核心目的是給讀者幾名嫌疑犯,並保證在大約一百頁之內,其中的一或多人將被揭露為兇手。那正是這個類型之美。」

《第八位偵探》(Eight Detectives,2020)為英國犯罪小說家艾利克斯.帕韋西(Alex Pavesi)的第一部作品,當讀到他藉由書中主角之口所說的這句話時,不禁令人聯想到綾辻行人在《殺人十角館》(1987)中在第一章所揭示、被認為「新本格浪潮」起點的宣言──

「無論是否被指為不合時宜,最適合推理小說的題材,總歸還是名偵探、大宅邸、形跡可疑的居住者、血腥的慘案、撲朔迷離的案件、石破天驚的大詭計……虛構的情境更好,重要的是能享受推理世界的樂趣就可以了。不過,必須完全合乎知性的條件。」

事實上,由於《殺人十角館》由專事古典解謎小說發行、翻譯的「密室國際出版社」(Locked Room International)出版了英譯本《The Decagon House Murders》(2015),帕韋西亦曾在Twitter上對《殺人十角館》大加盛讚。這在在顯示,源自英美,原本在一九四○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逐漸沉寂的這項傳統流派,在義大利、日本、法國等非英語系創作圈的傳承下,終於在數十年後復歸於英國,以嶄新的手法重新詮釋古典解謎的「類型之美」。
古典解謎流派,是犯罪小說的原初形態。以「密室殺人」為主軸的短篇〈莫爾格街兇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1841)中,艾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即以「人類的心智特徵中,有種名為『分析能力』的特質」破題,象徵一種以謎團、智力的新種類型文學於焉誕生。其後,又有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探案、G.K.卻斯特頓(G. K. Chesterton)的布朗神父(Father Brown)探案、理查.奧斯汀.傅里曼(Richard Austin Freeman)的宋戴克博士(Dr. Thorndyke)探案、傑克.福翠爾(Jacques Futrelle)的「思考機器」(The Thinking Machine)探案,為這個以邏輯/解謎為主的類型文學逐步擘建了一個完整的創作/閱讀體系。
到了「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史岱爾莊謀殺案》(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1920)與「不在場證明巨匠」福里曼.威利斯.克勞夫茲(Freeman Wills Crofts)《桶子》(The Cask,1920)在同一年發表,將古典解謎流派從短篇小說推進為長篇小說,更伴隨「日不落國」大英帝國的殖民戰略,在全球各地傳播散佈,進而開花結果,成為日後犯罪文學史家所稱的「黃金時期」(The Golden Age)。
在這段黃金盛世中,邏輯/解謎融入故事的書寫技術達到了高度的發展,也樹立了多樣化的創作理論。首先,為了追求鬥智的公平競賽,創作者必須在故事布局、真相設計上,遵守某些特定的寫作紀律,例如隆納德.諾克斯(Ronald Knox)的〈推理十誡〉(Ten Commandments of Detection,1928)與S.S.范.達因(S.S. Van Dine)的〈推理小說二十則〉(Twenty Rules For Writing Detective Stories,1928)皆屬此類。
其次,為了追求犯罪詭計、伏線千里的極致,創作者亦融合了別出心裁的後設技法,例如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在《三口棺材》(The Three Coffins,1935)的第十七章〈密室講義〉(Locked Room Lecture),偵探基甸.菲爾博士(Dr. Gideon Fell)暢談古往今來的「密室謀殺」作品,加以歸納、分類,並開創出全新的密室詭計。戴利.金(C. Daly King)的《遠走高飛》(Obelists Fly High,1935)在全作的尾聲增加了「線索指南」(Clue Finder),列舉故事中的伏筆與真相的關係,供作敘述段落中線索誤導、雙重涵義的徹底檢視。
誠然,以今日的角度觀之,所謂古典解謎的書寫戒律,確實有其時代背景的侷限性。例如,〈推理十誡〉有「故事裡不能出現中國人」、「偵探本人不能是兇手」,〈推理小說二十則〉有「不可在故事中添加愛情成分」等等,莫說現代讀者看了只能啞然失笑,即使是彼時的創作者,亦不乏不贊同者,以作品的實踐來打破戒律,證明縱使不遵守戒律,依然能夠寫出好作品。
然而,事實上,犯罪解謎流派與其他流派並無不同,皆是隨著閱讀大眾的需求,不斷演變、與時俱進的。針對不合時宜的創作戒律,也有許多後進作家補充、修訂,亦使「解謎」的定義日新又新,提供了更寬廣的創作疆域。當某些評家動輒「本格已死」、「詭計已亡」云云、論斷古典解謎流派「日薄西山」之際,馬丁.愛德華斯(Martin Edwards)、保羅.霍特(Paul Halter)等當代名家,都證明了解謎犯罪小說依然充滿生命力。
《第八位偵探》正是在解謎流派默默耕耘、步步踏實的長年累積下,以數學模型解構「類型之美」的亮眼之作。本書採用了「作中作」的後設形式,以七個各自獨立的短篇故事,藉著一場場作家與編輯的對談,探討解謎小說最精巧、最簡約、最純粹、最根源的核心構成要素。對於閱讀者而言,這是一次次「探索文字意義」的心智型冒險,對於創作者來說,這則是一段段「展現文字魔術」的創意型實驗。
故事的舞臺,是地中海的一座小島。數學教授格蘭.麥卡利斯特(Grant McAllister),曾經是出過幾部作品的古典解謎小說作家,發表過一篇數學與偵探小說關聯性的研究論文〈偵探小說中的排列〉,晚年已隱居於此。「血型圖書」出版社的編輯茱莉亞.哈特(Julia Hart),希望能夠重新出版格蘭在作家生涯最後一本自費出版、印量不到一百本的短篇集《白色謀殺》,親自到訪這座小島,兩人一面討論這部絕版已久、故事型態充滿古趣的作品,此間,塵封多年的舊日記憶也跟著甦醒,這部形式多元、指涉數學理論的《白色謀殺》,不僅篇篇與「黃金時期」的經典名作遙相呼應,恐怕更藏匿了不為人知的深沉秘密。
在這部充滿後設手法、探討解謎犯罪小說本質的特異作品中,分為奇數章的短篇小說,以及偶數章格蘭與茱莉亞的對話。首先,格蘭提出了解謎小說在數學模型上的四項基本元素,並透過短篇小說中的布局、劇情設計做出實踐,有「夫子自道」之風。然而,茱莉亞做為這些短篇小說的讀者,則以讀者的觀點提出立場不同的見解,並進而推敲格蘭當時的創作意圖。
不過,如前所述,「黃金時期」已成往事,創作當下的時代背景亦不復現,這些故事的創作意圖,也隨著時過境遷而逐漸模糊、消逝,沉澱在作家的潛意識底層之中。此時的格蘭,不再是這部作品的造物主,反而更像是一個「帶來案件的委託人」,必須仰賴慧心獨具、擁有「偵探之眼」的茱莉亞才得以澄清,挖掘出屬於創作者個人的專業機密。這種身分的轉置,無疑成了本書的另類趣味。
在《第八位偵探》中,帕韋西深究古典解謎小說特有的「類型之美」,說是寫下了二十一世紀的新版〈密室講義〉,也許亦不言過其實。與當代犯罪小說大量描寫社會、人性的路線截然不同,《第八位偵探》猶如鮭魚溯溪般,一心探求犯罪小說的原初形態,而當我們抵達全書的終末之地,關於人類心智的奧秘,想必亦能夠拾掇一二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