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因為你也在這裡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宋若谷,你這個變態,我喜歡你!
★青春暖萌作家酒小七獻上搞笑╳苦戀╳甜寵的格差愛戀――校園白馬王子與平凡女孩,是否能夠幸福美滿?
★校園中的明星情侶分手了,本該在一旁跟著八卦的我卻被捲入其中,還被當成「小三」!這種鬧劇……當然要好好演下去!

「我和秦雪薇分手了。」
「喔,然後呢?」我覺得很奇怪,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所以,妳當我的女朋友吧。」

校園白馬王子宋若谷和校園女神分手了。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地,但王子本人卻好整以暇地來問我要不要當他的新女友。
當然,只是想讓女神吃醋忌妒再破鏡重圓的小手段而已。

我──紀然,沒什麼女人味、看起來也對男人沒什麼興趣,
卻在宋若谷的「利誘」之下答應了這個提案,
接著便開啟了波瀾萬丈、一堆女人上門找碴的大學生活……
更重要的是,隨著一次次的「約會」相處下來,
我發現這位白馬王子不只是外表帥氣及身材可口而已,
還是個極有計算頭腦及領導才能的商業奇才!

但是,我真的只是他追回前女友的誘餌嗎?
若果真如此,他的占有與吃醋又代表什麼呢?

我:「宋若谷,其實根本問題在於我不知道我們會不會一直在一起,能不能永遠在一起。」
宋若谷:「紀然,我想和妳天長地久。」
我:「可是我總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我……怕。」
宋若谷:「我也怕,越是在乎,越是患得患失,妳是如此,我何嘗不是?
紀然,如果我現在承諾我會一生對妳好、愛妳、護著妳,我們能夠永遠在一起,妳會信嗎?」

酒小七
 
暖萌青春小說代表作家,天蠍座,美食與美人同愛,奇文與奇事共賞。
已著《陛下請淡定》、《官人笑一個》、《孤芳朕賞》(三日月書版)、《冰糖燉雪梨》、《隔壁那個飯桶》、《時光微微甜》、《戀上浪花一朵朵(原書名:浪花一朵朵)》(高寶書版)、《我願乘風起》等。
即將推出繁體中文版:《時光微微甜》、《浪花一朵朵》、《我願乘風起》等。(書名皆為暫定)
新浪微博:@酒小七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一章

我坐在安靜的咖啡廳中,口乾舌燥。我想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一口,然而我的手不停地抖啊抖,咖啡杯與托盤之間發出「叮叮噹當」的雜音,杯中的咖啡也在抖動中灑了出來。
我只好放棄咖啡,抽了張紙巾胡亂擦著,額頭直冒汗。
我並沒有癲癇發作,我只是有點激動。
我叫紀然,今年大二。我最大的愛好是網球,最大的偶像是費德勒。因此,當我面前擺著一副價值不菲的網球拍且上面有費神他老人家的親筆簽名時,我怎能不激動?
那是一副什麼樣的球拍?限量版Wilson BLX金玄劍──黑色拍身、金色紋飾、純金logo──霸氣十足。一零五的拍面和二六四的重量又很適合女孩子,簡直是要人命啊!
更要命的是那萌氣十足的簽名,簽名旁邊還畫著一個笑臉,看到這個,我覺得我好像馬上就要噴鼻血了。
坐在我對面的男生滿意地看著我的反應,他悠哉地往椅背上一靠,說道:「想要嗎?」
這不是廢話嘛!
眼前這英俊、惹人注意的男生名叫宋若谷,跟我同校同年級,但我們不熟,我只見過他幾次,因為他是我們班秦雪薇的男朋友。
宋若谷和秦雪薇是A大的明星情侶,青梅竹馬,門當戶對,男的是校草,女的是校花,而且倆人都是資優生,各自站穩自己系上的年級前三。總之,這兩人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引起一眾凡人的羡慕嫉妒恨。
我對這兩人的八卦興趣不大,而且我雖然和秦雪薇是同班同學,但頻率對不太上,所以也不算太熟。
現在秦雪薇的男朋友突然找到我,把這麼大一個寶貝擺在我面前,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其動機。
我小心翼翼地摸著那支球拍,目光繾綣,簡直就像是在看情人。我問:「你到底想做什麼?」其實我想說你開個價吧,除了賣身,我什麼都能答應。
結果宋若谷卻答非所問,「我和秦雪薇分手了。」
「喔,然後呢?」我覺得很奇怪,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所以,妳當我的女朋友吧。」
「!!!」
我震驚地看著他,「帥哥,我跟你很熟嗎?」
宋若谷也有點尷尬,他乾咳了一聲說道:「別誤會,我的意思是……請妳幫我追回秦雪薇。」
原來如此。我雖然不怎麼看偶像劇,卻有一個執迷於偶像劇的死黨,所以對那些狗血劇情還算熟悉。宋若谷不就是想讓秦雪薇吃醋不甘心然後回過頭踹開我他們倆繼續郎情妾意下去嗎?這道理我懂,只是……這種方法怎麼看怎麼不像是他這種智商的人會提出來的。
於是我狐疑地打量他,「是誰幫你出這種餿主意的?」
宋若谷眉頭微皺,「這主意很不好嗎?」
我點點頭。饒是厚臉皮如我,面對這麼幼稚的事情也實在誇不出口。
宋若谷失望地嘆了口氣,「那算了。」他說著,便要拿回球拍。
等、一、下!
我死死地按住球拍,費神的親筆簽名加可愛的小笑臉球拍,我可能這輩子只能見這麼一次了,你怎麼這麼快就要離我而去!
「妳想說什麼?」他收回手看著我。想必是我太緊張了產生錯覺,不然的話我怎麼會看到他似乎是在笑?
「那個,我的意思是……是……你怎麼會找上我呢?」我摸著球拍,打算跟他多聊一會兒。
宋若谷簡單地分析了一下原因。首先,我和秦雪薇同班,而且住在隔壁寢,這樣我會掌握一些他所不了解的資訊;其次,秦雪薇此人善妒且好強,用這種方法對付她剛剛好就是對症下藥;況且,女孩子總是更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再者,宋若谷看我還算順眼,至少不討厭。
聽到這裡我癟癟嘴,我是不是還要感到榮幸啊宋大少爺!
當然,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最後一個原因──
「我聽說妳對男人不感興趣。」
「噗……」
請原諒我一時沒忍住,剛喝到嘴裡的咖啡就噴了出來,等我反應過來,整口都噴光了。
宋若谷還保持著端咖啡的姿勢。他面無表情地看著我,一動也不動,像一尊雕像,而且是不太乾淨的雕像。
我擦擦嘴,異常地憤慨,「你是聽誰說的?」開玩笑,本人雖然短頭髮愛運動偶爾不夠溫柔還和男生稱兄道弟,但我也是女生好吧,怎麼會對男人不感興趣!
宋若谷抽了張衛生紙緩慢地擦著臉,「看來是我錯了。」他說著,又要拿回球拍。
我看著他的動作,心頭默念著,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什麼的,那其實都是浮雲啊浮雲。
於是我冷酷一笑,「你沒錯,我只是沒想到,我隱藏得這麼深,都被你們發現了。哈哈哈!」
宋若谷往後靠了靠,都這樣了他還笑得出來,而且笑容中有著洞察一切的欠扁,「好,那就這樣吧。」
我快速把球拍收好,又問道:「需要多久?」
「越快越好。」
我也希望越快越好,可是……「那要是很久都追不回來呢?你得訂一個期限吧?」
他思索了一下,「先三個月吧。」
「那三個月以後呢?」
他有點不耐煩地看著我,「我現在有點後悔了。」
好,我老老實實地閉嘴。

雖然今天這件事有點詭異,但是我很興奮。我抱著球拍,簡直就像是把費德勒抱在懷中。
從咖啡廳出來,我找到了史路,這位就是我那喜歡看偶像劇的死黨。他──對,是他不是她,我沒有寫錯你也沒有看錯──他比我小三個月,我們倆高中同班,大學同校。他從小就喜歡跟女孩子混在一起,就跟賈寶玉一樣。他喜歡看言情小說和偶像劇,喜歡甜食和奶茶,他的筆袋是櫻桃小丸子的,他吃飯時翹蘭花指……總之一句話,史路很女孩子氣。
翹蘭花指這個我是無法忍受的。因此,作為一個有良知的死黨,我威脅了他半年多,他才改掉這個習慣。當時他還很委屈,說什麼他爸媽都沒這麼嫌棄他。
是啊!因為他爸媽都翹蘭花指!
扯遠了,話說我找到了史路,得意洋洋地秀出我的金玄劍給他看,結果他看著BLX三個字母說:「玻璃心?這名字怎麼這麼奇怪?」
「……」我差點噴出一口血,早就叫你別看那麼多偶像劇了吧!人都看傻了!

由於接連被宋若谷和史路刺激,我對這個世界是否還是正常的樣貌感到懷疑。我背著我的金玄劍回到寢室,在寢室門口看到秦雪薇,她正要出去,站在走廊上鎖了門。我一時還沒有作為情敵的自覺,便和她打了個招呼。
結果一向淡漠的冰山美人竟然朝我笑了笑。
果然這個世界已經不正常了!
我被她笑得寒毛都豎起來了,不自在地躲進寢室。
秦雪薇不會已經知道我和宋若谷串通好了吧?應該不會,宋若谷不至於那麼沉不住氣。可是……一想到宋若谷竟然能用那麼奇葩的主意來挽回女朋友,我就覺得他的智商其實滿堪憂的。
我憂心忡忡地把球拍放好,旁敲側擊地對室友說秦雪薇看起來心情不錯。室友答曰:本校拿了校際演講大賽的第一名,秦雪薇是校隊的選手,她當然開心。
原來是這樣啊。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回事,我也是知道的。因為史路也是校演講隊的,他今天還有跟我說,說他們拿了第一名。但是他說得比較輕描淡寫,而且我又被他所謂的「玻璃心」刺激到了,所以努力表示了對此的不屑。
不管怎麼說,剛失戀就能笑得出來,這個秦雪薇的心臟也是夠強大的。

當我還沒有搞清楚一個合格的炮灰應該怎麼當時,我已經是全校眾矢之的的小三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和宋若谷狼狽為奸的第二天,我尚且不在狀況內,早上迷迷糊糊地起床上課,結果一下樓就看到宋若谷牽著腳踏車等在樓下。
他身材頎長,長腿窄腰,加一張俊臉,即使穿著最普通的襯衫牛仔褲,也十分地引人注意。況且這個人本來就是名人,因此路過的同學紛紛向他行注目禮,大家都知道他是來等秦雪薇的。
然而秦大美女看到他時,傲嬌地一扭頭,兩人擦身而過。
宋若谷也沒理秦雪薇,而是看向她身後的我說:「怎麼這麼晚。」
我愣了兩秒鐘才反應過來,我不是這人的女朋友嘛!
我走過去,有點尷尬,總感覺周遭人目光火辣辣的,像是雷射一樣掃射著我。
「上來。」宋若谷的語氣有點不耐。
我俐落地坐上自行車後座,「快點,還要吃早餐。」
宋若谷抬手看了看錶,鄙夷地哼了一聲。
這人的效率滿好的,這麼快就跑來刺激前女友了,但也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他載著我路過秦雪薇時我很想看一看她的表情,然而我多少有點心虛,只好扭過臉埋著頭,臉一不小心貼到宋若谷的後背。
宋若谷不甚開心,「妳能不能矜持一點。」
「……」我滿無言的。當然,這小子腦袋不正常,我也不和他計較。但是看到他不開心,我就滿開心的。於是我無恥地環住他的腰,奸笑著用力摩蹭磨蹭他的後背。
宋若谷一抖,腳踏車歪歪扭扭地差一點摔倒。他後背僵硬,似乎想掙開我,「妳……」
我笑道:「我敬業。」
不管怎麼說,我現在是他名義上的女朋友,送上門的帥哥不調戲白不調戲。
宋若谷果然不說話了,老老實實地當苦力。
我們一起吃了早餐,一起走進教學大樓,期間他一句話都沒說,臉色不大好看。但是我們分開時,他說了一句:「妳做得很好。」
我頂著一頭問號看他,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他卻不再說話,敷衍地摸了摸我的頭,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
教學大樓裡人來人往,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再加上他的腳踏車上坐的是我而不是秦雪薇,故事就這樣神展開了。八卦往往是最能夠激發人的想像力的東西,隨便幾個細節就能誘發出無數版本,到中午的時候,我就已經成為PK掉女神火速上位的小三。而且群眾們把我和秦雪薇做了一個全面性的比較,從臉蛋到身材到智商到才華,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宋若谷的眼睛瞎了。
我:……
這些都是史路和我說的,鑒於此人人品飄忽不定,所以我對其真實性表示懷疑。結果這小子直接把手機遞給我,螢幕上的畫面正是校園BBS論壇。我把評論從頭到尾看完,最後凜然說道:「鄉民不能代表民意!」
史路收起手機,「是,我就覺得妳超帥氣,很有男子漢氣概,非常能給人安全感。」
「……」你確定你這是在安慰我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