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永遠的寶貝【三毛逝世30週年紀念版】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我們所能帶走的、留下的,
除了愛之外,還有什麼呢?


有些緣分來得自然,有些彷彿命中注定。
每一眼都是傾心,三毛最鍾愛的收藏。


三毛逝世
30週年
紀念版


因為有了人的緣故,
這些東西才被生命所接納,
它們,就成了我生命中的印記。


人,總有一天會離開,物,卻能一直傳下去。因為明白物品的來和去,都不只是偶然,於是三毛動筆,為她收藏的寶貝留下一篇篇雋永的故事。
三毛愛上的東西未必最精美昂貴,但總是最特別。封存許多回憶的中國鎖、秘魯老城一見鍾情的掛氈、結婚時戴的沙漠飾品「布各德特」……他人頻頻路過的不起眼,卻是三毛心裡的無價之寶,更是她走遍天涯的足跡證明。
它們更充滿三毛對心愛之人的深深思念,訴盡愛情的銅盤,是荷西想念三毛時細細刻製的。做為結婚禮物的駱駝頭骨,三毛堅決不給人,只因她要帶去彼岸赴丈夫的約。父母為她撿的癡心石,飽含給女兒全心全意的愛。一件手工製的衣服,是摯友在眼盲之前一針一線勾出的心意……
三毛的寶貝們有的歷經滄桑,有的交織著悲喜,個個獨具意義。即便終有一天會與它們道別,但因為這些故事,寶愛之情早已留駐永遠。

霧室書封設計概念:
對三毛來說,物是次要,背後的情才是最雋永。
「落日餘暉」象徵著睹物思人的情懷,更為這一年的改版計畫作結,
送給喜歡三毛的讀者一個金黃色的美麗禮物。

三毛

1943年,她來到這世界。
她的本名是陳懋平,因為學不會寫「懋」字,便自己改名為「陳平」。很久以後,她又給自己取了另一個筆名「三毛」。
她從小活潑熱情,行事獨立自主,對萬物充滿好奇。兩歲時就跑去墳場玩土,三歲時曾落入水缸,被救起後卻一片淡定。
她的記憶力極佳,感受力豐富,多以真實生活為寫作場域,展現獨有的浪漫與遼闊。曾不吃不喝只為買一張羅浮宮門票,也曾為了寫作閉關七天七夜直至暈倒。
她沒有數字概念,更不肯為金錢工作。她最捨不得花錢吃東西,更不喜歡給別人請。她的每一個口袋裡都有忘掉的錢,而每一元的失而復得,總會花在書店裡。
她活在現在,不活在將來。她喜歡孤獨,也喜歡陪伴。她倔強叛逆,又真誠體貼。她時常不按牌理出牌,思想總是跳躍靈動。
大學三年級第一次遠走他鄉後,便開啟她一生對流浪的追求。後來她走得更遠,遠到天涯海角的撒哈拉沙漠。在那裏,她讓華文世界吹起了一股「三毛熱」,也將「流浪文學」推向顛峰。
她用她的眷戀和熱情,寫下那些人情與風景。她在1991年化為點點繁星,將溫暖永留後世。這世界因為她的愛過與走過,而從此多了一分無可取代的浪漫。

名家推薦:

永遠意味著一種共通的語言。沙漠、橄欖樹與痴狂的愛,這些關於三毛零碎的印象,隨著她欽點的破銅爛鐵一同拼貼還原出三毛的模樣。枝微末節的愛,讓往後不同的世代得以從一片繁盛中尋得自己最能共感的部分,那些令人不敢數算的、散落在過往的物品,三毛撿起,說不要害怕。失去最多的人的承諾最信實,因為那從來都是她給自己的註腳。
──作家/張嘉真

刻進去的生命

有一年,我從歐洲回到台灣去,要去三個月,結果兩個月滿了母親就要趕我走,說留下丈夫一個人在遠方太寂寞了。
我先生沒有說他寂寞,當他再見我的時候。
小小的房子裏,做了好多格書架,一只細細木條編的鳥籠,許多新栽的盆景,洗得發亮的地,還有新鋪的屋頂,全是我回台後家裏多出來的東西。然後,發現了牆上的銅盤。
照片裏的銅盤放橫了。如果細細去找,可以發現上面有字,有人的名字,有潛水訓練班的名字,有船上的錨,有潛水用的蛙鞋,還有一條海豚。
這是去五金店買銅片,放在一邊。再去木材店買木材,在木板上用刀細心刻出凹凸的魚啦錨啦名字啦蛙鞋啦等等東西,成為一個模子。然後將銅片放在刻好的木塊上,輕輕敲打,輕輕的敲上幾千下,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輕,浮塑便出來了,將銅片割成圓的,成了盤子。
我愛這兩塊牌子──一個不太說話的男人在盤子上訴盡了他的愛情,對海的還有對人的。
我猜,當我不在先生身邊的時候,他是寂寞的。 


癡心石

許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時,看見街上有人因為要蓋房子而挖樹,很心疼那棵樹的死亡,就站在路邊呆呆的看。樹倒下的那一霎間,同時在觀望的人群發出了一陣歡呼,好似做了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一般。
樹太大了,不好整棵的運走,於是工地的人拿出了鋸子,把樹分解。就在那個時候,我鼓足勇氣,向人開口,很不好意思的問,可不可以把那個剩下的樹根送給我。那個主人笑看了我一眼,說:「只要妳拿得動,就拿去好了。」我說我拿不動,可是拖得動。
就在又拖又拉又掮又停的情形下,一個死愛面子又極羞澀的小女孩,當街穿過眾人的注視,把那個樹根弄到家裏去。
父母看見當時發育不良的我,拖回來那麼一個大樹根,不但沒有嘲笑和責備,反而幫忙清洗、曬乾,然後將它搬到我的睡房中去。
以後的很多年,我撿過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回家,父母並不嫌煩,反而特別看重那批不值錢但是對我有意義的東西。他們自我小時候,就無可奈何的接納了這一個女兒,這一個有時被親戚叫成「怪人」的孩子。
我的父母並不明白也不欣賞我的怪癖,可是他們包涵。我也並不想父母能夠瞭解我對於美這種主觀事物的看法,只要他們不干涉,我就心安。
許多年過去了,父女分別了二十年的一九八六年,我和父母之間,仍然很少一同欣賞同樣的事情,他們有他們的天地,我,埋首在中國書籍裏。我以為,父母仍是不瞭解我的──那也算了,只要彼此有愛,就不必再去重評他們。
就在前一個星期,小弟跟我說第二天的日子是假期,問我是不是跟了父母和小弟全家去海邊。聽見說的是海邊而不是公園,就高興的答應了。結果那天晚上又去看書,看到天亮才睡去。全家人在次日早晨等著我起床一直等到十一點,母親不得已叫醒我,又怕我不跟去會失望,又怕叫醒了我要喪失睡眠,總之,她很艱難。半醒了,只揮一下手,說:「不去。」就不理人翻身再睡,醒來發覺,父親留了條子,叮嚀我一個人也得吃飯。
父母不在家,我中午起床,奔回不遠處自己的小房子去打掃落花殘葉,弄到下午五點多鐘才再回父母家中去。
媽媽迎了上來,責我怎麼不吃中飯,我問爸爸在哪裏,媽媽說:「噯,在陽台水池裏替妳洗東西呢。」我拉開紗門跑出去喊爸爸,他應了一聲,也不回頭,用一個刷子在刷什麼,刷得好用力的。過了一會兒,爸爸又在廚房裏找毛巾,說要擦乾什麼的,他要我去客廳等著,先不給看。一會兒,爸爸出來了,媽媽出來了,兩老手中捧著的就是照片裏的那兩塊石頭。
爸爸說:「妳看,我給妳的這一塊,上面不但有紋路,石頭頂上還有一抹淡紅,妳覺得怎麼樣?」媽媽說:「彎著腰好幾個鐘頭,丟丟揀揀,才得了一個石球,妳看它有多圓!」
我注視著這兩塊石頭,眼前立即看見年邁的父母彎著腰、佝著背,在海邊的大風裏辛苦翻石頭的畫面。
「妳不是以前喜歡畫石頭嗎?我們知道妳沒有時間去撿,就代妳去了,妳看看可不可以畫?」媽媽說著。我只是看著比我還要瘦的爸爸發呆又發呆。一時裏,我想罵他們太癡心,可是開不了口,只怕一講話聲音馬上哽住。
這兩塊最最樸素的石頭沒有任何顏色可以配得上它們,是父母在今生送給我最深最廣的禮物,我相信,父母的愛──一生一世的愛,都藏在這兩塊不說話的石頭裏給了我。父母和女兒之間,終於在這一霎間,在性靈上,做了一次最完整的結合。
我將那兩塊石頭放在客廳裏,跟在媽媽身後進了廚房,然後,三個人一起用飯,飯後爸爸看的「電視新聞」開始了,媽媽在打電話。我回到父母家也是屬於我的小房間裏去,赫然發現,父親將這兩塊石頭,就移放在我的一部書籍上,那套書,正是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結婚禮物

那時候,我們沒有房,沒有車,沒有床架,沒有衣櫃,沒有瓦斯,沒有家具,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吃的,沒有穿的,甚而沒有一件新娘的嫁衣和一朵鮮花。
而我們要結婚。
結婚被法院安排在下午六點鐘。白天的日子,我當日要嫁的荷西,也沒有請假,他照常上班。我特為來回走了好多次兩公里的路,多買了幾桶水,當心的放在浴缸裏存著──因為要慶祝。
為著來來回回的在沙漠中提水,那日累得不堪,在婚禮之前,竟然倒在蓆子上睡著了。
接近黃昏的時候,荷西敲門敲得好似打鼓一樣,我驚跳起來去開門,頭上還都是髮捲。
沒有想到荷西手中捧著一個大紙盒,看見他那煥發又深情的眼睛,我就開始猜,猜盒子裏有什麼東西藏著,一面猜一面就上去搶,叫喊著:「是不是鮮花?」
這句話顯然刺傷了荷西,也使體貼的他因而自責,是一件明明辦不到的東西──在沙漠裏,而我竟然那麼俗氣的盼望著在婚禮上手中可以有一把花。
打開盒子來一看的時候,我的尖叫又尖叫,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喜悅了荷西的心。
是一副完整的駱駝頭骨,說多嚇人有多嚇人,可是真心誠意的愛上了它,並不是作假去取悅那個新郎的。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份禮物。荷西說,在沙漠裏都快走死、烤死了,才得來這副完全的,我放下頭骨,將手放在他肩上,給了他輕輕一吻。那一霎間,我們沒有想到一切的缺乏,我們只想到再過一小時,就要成為結髮夫妻,那種幸福的心情,使得兩個人同時眼眶發熱。
荷西在婚後的第六年離開了這個世界,走得突然,我們來不及告別。這樣也好,因為我們永遠不告別。
這副頭骨,就是死,也不給人的,就請它陪著我,在奔向彼岸的時候,一同去赴一個久等了的約會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