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定  價:NT$1280元
優惠價: 91152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3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馴龍高手》作者最新力作,夢工廠即將改編動畫電影!
巫師VS戰士!魔法與非魔法的對決?!
不會魔法的巫師部族繼承人札爾,尋找魔法蹤跡時意外捕捉到戰士公主希望,兩族衝突一觸即發;
未知的角落裡,邪惡的魔法即將捲土重來……

本套書一套共四冊,內有《昔日巫師》、《昔日巫師II:雙重魔法》、《昔日巫師III:幸運三生》、《昔日醫師IV:永恆魔法》。

☆ 未出版即售出影視版權,將由夢工廠改編動畫電影!
☆ 亞馬遜編輯推薦,全球譯作38國語言,世界各國好評如潮!
☆ 與《哈利波特》、《小魔女瑪蒂達》系列同獲兒童文學大獎藍彼得圖書獎!
☆ 台北市優良青少年選書得獎作者新作!

曾經,不列顛群島存在著各種魔法,幽暗的森林中住著擁有魔法的巫妖、巫師、狼人、妖精……直到戰士一族踏上島嶼。戰士向邪惡的巫妖發起戰爭,更試圖消滅一切魔法——最終,巫妖徹底滅絕,巫師則和狼人等生物躲入森林,與戰士各自為政。

札爾身為巫師之王的兒子(之一),卻不會魔法。為了得到魔法,他帶著疑似巫妖遺留下的羽毛,企圖抓到巫妖;戰士部族公主希望持有違禁的魔法物品,偷走母親的魔法劍溜出城堡。

設下陷阱的札爾,沒抓到巫妖,反而捕捉到敵對部落的繼承人希望。兩人各持己見,都沒發現那根神祕的羽毛正悄悄地發起了光……

克瑞希達.科威爾(Cressida Cowell)

畢業於牛津大學,並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修習繪畫。英國著名童書作家、插畫家,作品的插畫及文字皆是她自己所繪製。作品榮獲英國歷史最為悠久的「小聰明童書獎」。她相信龍是存在的,幼年時就利用假期在蘇格蘭西海岸的小島上搜尋龍的蹤跡。
代表作:《馴龍高手》系列、《昔日巫師(Wizards of Once,暫譯)》系列等書。

譯者簡介 
朱崇旻

曾在美國居住九年,畢業於臺灣大學生化科技系,是以小說為食的謎樣生物,時時尋覓下一本好書。喜歡翻譯時推敲琢磨的過程,並認為無論是什麼題材的書,譯者都應該忠實傳達作者的立場。興趣包含寫小說、武術、室內布置和冬眠。

★媒體讚譽

「能征服世界的故事。」——《衛報》

「幽默好笑的故事,有傻傻的笑話、有鬧劇,還有機智的對話……而貫串全書的主題,是對差異與不同的包容。作者的文字洋溢同理心,也鼓勵讀者同情他人。悄悄將孩子引導至正確的方向後,讓他們得到自己的結論,比強硬說教好得多——我認為科威爾身為作者,和讀者形成了一種信賴、一種默契,這份雙方都能感受到且尊重的默契,正是科威爾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書包網

「科威爾最新的作品,是一個多采多姿的奇幻世界,有巫妖、小妖精、食肉植物,還有會說話的渡鴉。書中好鬥的少年男女主角都有各自的優缺點,他們勇敢、自私,在渴望得到父母肯定的同時,也不願意犧牲自己的獨立性,角色個性真實到有點可怕的地步。故事旁白知曉一切,敘事口吻恰到好處,沒有老生常談、倚老賣老的嫌疑。讀者必然會愛上這個想像力豐富的世界、幽默的對白與旁白……這是個歡樂的魔法冒險故事。」——柯克斯書評

「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星期日泰晤士報》

「科威爾的世界描寫得極為詳盡,令人沉醉……這會是一部流芳百世的作品。」——《觀察家報》

「作者手繪的插圖是本書一大特色,不僅傳達故事氛圍,還將讀者送入魔法世界,讓人陶醉在故事中。」——親子教育網

「克瑞希達.科威爾終於回應《馴龍高手》書迷的期望,出版了巫師、戰士、魔法與兩個超棒的小英雄粉墨登場的新故事。」——《獨家報導週刊》

「本書極為優秀。它為我們介紹全新的奇幻世界,世界設定奠基於我們熟悉的歷史與神話傳說,只不過這次不是北歐神話,而是古不列顛那片有著強大魔法與黑暗、神祕森林的土地。故事帶我們展開充滿懸疑與驚喜、高潮迭起的旅程,科威爾的寫作特色展露無遺,即使在平靜自省的時刻,故事也從不拖沓,敘事文字則幽默、堅毅又非常有深度。搭配作者自己繪製的插圖,風格粗糙的圖案與潦草的註釋和文字搭配得天衣無縫,組合成設計精美的精裝書。」——《衛報》

「克瑞希達.科威爾保留了先前讓作品大受歡迎的特質,卻也和緩(又巧妙)地引導年輕讀者進入更深刻、更豐富、更奇幻的領域。她也遵照同樣的模式,對兒童文學領域作出貢獻,成為現代兒童小說的英雄人物。」——後波特魔法小說網

「……從頭到尾維持了驚奇與混亂的氛圍。科威爾技巧高超地結合了冒險與玩鬧,寫出令年輕奇幻小說迷心滿意足的故事。」——《出版人週刊》

「我非常享受這本書,因為在某些懸疑橋段,即使推測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十之八九還是會被接下來的展開嚇到。這是一本好玩又優秀的書,我喜歡故事環環相扣的情節,你一旦被吸進去,就再也無法放下書本,而且結尾令人高懸著一顆心,等不及看下一集!太精采了。五顆星。」——《小學時報》

「……時而嚴肅、時而辛酸、時而富有哲理、時而恐怖,而貫串全文的,是科威爾平易近人的幽默感。」——《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刺激又潛力無窮的開端……緊接著是奇妙的魔法冒險,故事充滿神話生物、扣人心弦的情節,以及正邪之間史詩般的掙扎。」——《蘇格蘭人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沒有魔法的小巫師『札爾』,與擁有魔法湯匙的戰士公主『希望』——都令人移不開視線。」——《蘇格蘭先驅報》

「贈予新舊書迷的故事饗宴。」——《S雜誌》

「《昔日巫師》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是部步調明快又刺激的作品。這必然會是又一部大受好評的系列。」——《庚思博羅回聲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也都令人移不開視線。」——《格拉斯哥先驅報》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愛爾蘭星期日泰晤士報》

「令人沉迷的冒險。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

「娛樂性超高又爆笑的冒險故事,是適合窩著閱讀或和大人共讀的視覺饗宴。」——《斯旺西南威爾斯晚報》

「如果你的孩子愛看《馴龍高手》,他們肯定會大愛最新的《昔日巫師》系列。」——《家庭旅遊》雜誌

「札爾、希望、魔法生物、告示與地圖等插圖,都是《馴龍高手》書迷熟悉的風格,但是《昔日巫師》的風格較為黑暗,近似《怪物來敲門》。只要你喜歡『世上曾存在魔法』的故事,就會喜歡這本書。」——《學校圖書館員》雜誌

「充滿奇特的插畫,是步調明快的一本書。」——《康沃爾時報》

「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域斯咸領袖報》

「以古不列顛為背景的奇幻新世界。本書敘事扣人心弦,幽默的插圖與圖畫為文字增添韻味與色彩。對喜歡快節奏冒險故事的青少年讀者而言,是必讀讀物。」——英語協會

「巫師、戰士、小妖精與雪貓的精采奇幻冒險。」——《書商雜誌》

「火速行進的故事。」——英語教學網

「我把這本書推薦給喜歡長篇冒險故事的人,九到十二歲讀者應該會喜歡這本書。這應該是我讀過最優秀的故事之一,滿分十分,我給十分。」——《科克回聲晚報》

楔子
  
  從前從前,世上存在魔法。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在那個久遠的時代,不列顛群島還不知道它們是不列顛群島,魔法出沒在島上幽暗的森林裡。
  
  你是不是以為你知道幽暗的森林長什麼模樣?
  
  我現在就告訴你,你根本不知道。這些森林黑得超乎想像,比墨跡還黑,比午夜還黑,比宇宙還黑,而且和巫妖的心臟一樣扭曲、一樣糾結……那就是我們現在說的野林。野林占地廣闊,往四面八方延伸到大海。
  
  野林裡住了很多不同的人。
  
  有擁有魔法的巫師。
  
  也有沒魔法的戰士。
  
  巫師從很久以前就居住在野林中,那之前的時代已經無人記得。巫師打算和其他魔法生物一起永遠住在野林裡……
  
  ……直到戰士來到了島上。來自海洋彼方的戰士入侵野林,他們雖然沒有魔法,卻帶來一種全新的武器:「鐵」。鐵是唯一不受魔法影響的物質。戰士有「鐵」劍,還有「鐵」盾牌,還有「鐵」盔甲,面對這種金屬,就連巫妖恐怖的魔法也無濟於事。
  
  戰士先向巫妖發起戰爭,在一場漫長、駭人的戰役中,將巫妖逼上了絕路。沒有人為巫妖哀悼,因為巫妖用的是壞魔法——那是最糟糕的魔法,這種魔法能扯掉雲雀的翅膀、會為了好玩而殺戮,甚至能毀了整個世界與世界上所有的人。
  
  但滅了巫妖之後,戰士沒有停止打仗。他們以為巫妖的魔法很壞,就代表所有魔法都很壞。
  
  於是,戰士想辦法除掉巫師、山怪與狼人,還有在黑暗中像小星星那樣亂哄哄地閃耀,互相施咒和惡作劇的好小妖精和壞小妖精,還有那些比長毛象還大、卻比嬰兒還溫和,每次都小心翼翼地在樹叢間緩慢行動的巨人。
  
  戰士部族發誓,在他們消滅黑暗森林中所有的魔法之前,他們不會停歇。他們用鐵斧頭快速砍伐樹林,建造他們的堡壘、農田與全新的現代世界。
  
  這裡是鐵戰士帝國,
  
  帝國領土內
  
  禁止一切魔法。
  
  禁止小妖精,禁止巨人,
  
  禁止野山怪,
  
  禁止雪貓,禁止狼人,
  
  禁止綠牙水妖
  
  (或其他魔法生物)。
  
  禁止飛行,
  
  禁止魔法物品,
  
  禁止法術、詛咒或符咒,
  
  禁止所有魔法。
  
  任何擅入帝國領土的巫師,
  
  很抱歉,你們將被砍頭。
  
  欽命,
  
  希剋銳絲女王
  
  鐵戰士女王
  
  這是一個巫師男孩和一個戰士女孩的故事,他們從一出生便學會憎恨對方,把對方視若毒物。
  
  這個故事,從一根巨大的黑色羽毛開始。
  
  巫師和戰士會不會忙著互相爭鬥,沒注意到一種古老的邪惡生物又回到世上了?
  
  這根羽毛,該不會真的是巫妖羽毛吧?
  
   
  
  第一章:捕巫妖的陷阱
  
  那是個相對暖和的十一月夜晚,根據以前的故事,巫妖不會在這麼溫暖的夜晚出沒。當然,理論上巫妖早就滅絕了,但札爾聽說他們聞起來很臭,他覺得現在在這片黑暗又寂靜的森林裡,他能嗅到一股微弱卻又非常明顯的惡臭。這味道聞起來像燃燒的毛髮混合死掉許久的老鼠,再加上蛇毒的後勁,你只要聞過一次就永遠忘不了。
  
  札爾是來自巫師部族的狂野人類男孩,他乘著巨大雪貓走在森林一個非常黑暗、非常複雜、植株糾纏不清的區域,這裡名叫惡林。
  
  他不該來到這個地方,因為惡林是戰士的領土,如果札爾被戰士抓到,那……他可能會像大家說的那樣,被抓去殺掉,人頭落地!這就是戰士的習俗,是不是很棒啊?
  
  可是札爾看起來一點也不擔心。
  
  他是個歡樂的男孩,有一頭直直豎起來的頭髮,彷彿不小心遇上了看不見的垂直颶風。
  
  他騎的雪貓名叫貓王,是隻樣貌高貴的巨型山貓。和厚顏無恥的主人相比,貓王實在太莊重了,他閃亮的腳爪圓得不可思議,軟毛深得宛如粉狀碎雪,毛皮濃豔的銀灰色澤接近藍色。雪貓在森林中疾行,腳步十分輕巧,一雙頂端長著黑毛的耳朵左右旋轉。他現在怕得要命,但自尊心不允許他表現出心裡的恐懼。
  
  那天早上,札爾的父親——魔法大師恩卡佐,巫師之王——才警告所有的巫師,誰也不准踏進惡林半步。
  
  札爾沒有要做壞事的意思,可是他這個人做事就是不經大腦,常常惹麻煩。他可是巫師王國四代以來最不聽話的孩子。
  
  舉例來說,過去一週,札爾趁兩個最受人尊敬的巫師長老在宴會上睡覺時,把他們的鬍子綁在一起。他把愛情魔藥倒進豬的飼料槽,讓豬全都瘋狂地愛上札爾最不喜歡的老師,整天跟在老師身後興奮地尖叫,還發出親嘴的聲音。
  
  札爾還不小心燒了巫師營地西側的樹木。
  
  其實札爾不完全是故意的,他只是一時昏了頭而已。
  
  然而,這些壞事都比不上札爾現在做的這件事。
  
  一隻又大又黑的渡鴉,飛在札爾的頭上。
  
  「札爾,這個主意糟透了。」渡鴉說。這隻會說話的渡鴉叫卡利伯,他原本長得很漂亮,但由於他的工作是阻止札爾惹麻煩,這不可能的任務害他憂心得不得了,一直掉羽毛。「你帶你的動物和小妖精和小巫師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對他們來說不公平……」
  
  札爾是巫師之王的兒子,又是個很有個人魅力的男孩,追隨者自然不少。五匹狼、三隻雪貓、一隻熊、八隻小妖精、一個名叫粉碎者的高大巨人,還有一小群巫師孩子,全都像被催眠一樣跟在札爾身後。他們怕得簌簌發抖,但很努力假裝自己不害怕。
  
  「唉呀,卡利伯,你太想不開了。」札爾邊說邊拉著貓王停下腳步,然後從雪貓背上跳下來。「你看看這塊又漂亮又可愛的小空地……你看……它『完全』安全,而且長得就跟森林其他地方沒兩樣。」
  
  札爾滿意地左看看右看看,彷彿來到了一座漂亮的林間谷地,到處都是歡快的小兔子和小鹿……而不是一片陰冷的空地,四周的紫杉像在威脅他們似地向中間靠,槲寄生如淚水般從上方垂落。
  
  其他的小巫師紛紛拔劍,三隻雪貓喉頭低鳴,因懼怕而豎起來的毛讓他們看起來像毛茸茸的毛球。狼不安地來回走動,試著圍成一圈保護他們的人類。
  
  只有年紀比較小的小妖精和札爾一樣興奮,那是因為他們還太小,不懂得害怕。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小妖精,我幫你介紹一下好了。
  
  這裡有五隻比較大的小妖精,長得有點像人類,也有點像凶猛、優雅的昆蟲。當他們感覺煩躁或無聊時(他們很常感到無聊),小妖精會像星星一樣閃爍,耳朵還會飄出紫色煙霧。他們的身體很透明,你還能看到他們的心臟在體內跳動。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三隻年幼的小小妖精,我們把這些還沒長大的小妖精稱為「毛妖精」。札爾最喜歡一隻叫吱吱啾的毛妖精,他是個過度興奮又有點傻的小傢伙。
  
  「喔喔好漂亮!好漂亮!」吱吱啾尖喊。「這是窩看過最超級無敵漂亮的空地!這朵好玩有趣的花是什麼?窩猜猜看!是毛茛花!是雛菊!是天豬葵!是花椰菜!」
  
  他飛到一棵特別陰沉、特別不祥的樹上,停在一朵有恐怖尖刺的多肉花朵邊緣——這種花叫作「小妖籠」,專門吃小妖精。吱吱啾身邊那朵花像捕鼠器一樣迅速闔上,可憐的小吱吱啾被困在裡面了。
  
  卡利伯停在札爾的肩膀上,沉重地嘆息。
  
  「我也不想這麼說,但我早就跟你說了。」卡利伯說。「我們來到惡林裡這塊『完全安全』的小空地,才過一分半鐘你就失去了一個追隨者。可憐的吱吱啾,就這樣被肉食花吃掉了。」
  
  「亂講話。」札爾和善地責罵。「我才沒有失去他。一個領袖最重要的責任是,當我的追隨者遇上麻煩,我要去救他們。這就是領袖該做的事。」
  
  札爾爬上那棵樹,在兩百英尺高的地方攀著幾根不斷吱嘎作響的樹枝,左搖右晃。他取出匕首,撬開小妖籠,及時放出氣喘吁吁的小吱吱啾。
  
  「窩沒事!」吱吱啾尖喊。「『窩沒事!』窩的左腳沒感覺不過窩沒事!」
  
  「吱吱啾,別擔心!那只是小妖籠的消化液害的——過幾個小時你的腳就有感覺了!」札爾邊從樹上爬下來邊大喊。「你看,我這個領袖超棒的!只要跟著我,你們就不會有事。」
  
  其他小巫師一臉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札爾的哥哥劫客騎著大灰狼,從他們背後的暗處走出來,身後跟了比札爾更多的追隨者——有小妖精、動物,還有年輕巫師。
  
  札爾全身一僵,因為他最討厭哥哥劫客了。
  
  劫客比札爾高壯許多,幾乎和他們父親一樣高。他不僅魔法高明,還長得很帥、頭腦聰明,而且我的天啊,他可是你能想像最驕傲最自大的巫師。劫客喜歡打札爾的小報告,故意害札爾被罵。
  
  「劫客,你來這邊做什麼?」札爾狐疑地大聲問。
  
  「喔,我只是一直跟在你背後,來看看我家寶貝弟弟這回又幹了什麼沒意義的蠢事。」劫客懶洋洋地說。
  
  「像我這樣的偉大領袖才不會做『沒意義』的事呢!」札爾氣呼呼地說。「我們來這裡是有『原因』的。雖然這件事跟你沒關係,我還是告訴你好了……」
  
  札爾考慮編一個天花亂墜的故事來騙劫客——可是他忍不住想炫耀。
  
  「……我們打算來抓一隻『巫妖』。」札爾驕傲地吹噓。
  
  喔喔喔喔喔天啊天啊天啊天啊。
  
  這是札爾第一次在追隨者面前說出探險的目的,這則驚天動地的消息非常不受歡迎。
  
  抓「巫妖」!
  
  熊、雪貓和狼停下所有動作,顫抖了起來,就連小妖精中最狂野、最無畏的亞列爾也瞬間竄上高空,消失無蹤。
  
  「我知道惡林這個區域現在有巫妖出沒,我就是知道。」札爾興高采烈地悄聲說,彷彿巫妖是他送給大家的驚喜。
  
  眾人沉默許久,劫客和他的巫師追隨者開始哈哈大笑。
  
  他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
  
  「唉,真是的,札爾。」劫客終於喘過氣來的時候,對弟弟說道。「就算是『你』也該知道,巫妖好幾百年前就絕種了。」
  
  「是沒錯。」札爾說。「可是,如果有些巫妖沒有死,這幾百年一直躲在什麼地方呢?你看!這是我昨天在這塊空地找到的東西!」
  
  他小心翼翼地從帆布背包拿出一根巨無霸黑色羽毛。
  
  它像是烏鴉的羽毛,可是比烏鴉的羽毛大非常非常多,底部是輕柔的黑色,最尖端則是閃亮的深綠色,就像綠頭鴨的頭。
  
  「這是巫妖羽毛……」札爾小聲說。
  
  劫客露出再傲慢不過的笑容。
  
  「這不過是大鳥的羽毛,有什麼了不起的。」劫客譏嘲道。「一定是很大的烏鴉——惡林裡住了各種奇怪的動物嘛。」
  
  札爾皺起眉頭,把羽毛掛在皮帶上。
  
  「我才沒看過這麼大隻的鳥。」他不高興地說。
  
  「你別胡說八道了。」劫客笑著說。「巫妖很久以前就絕種了,永遠消失了,只有你這種無腦的笨蛋才不曉得。」
  
  卡利伯飛下來,停在貓王頭上。
  
  「『永遠』這兩個字,可是很久很久的。」渡鴉說。
  
  「我就說吧!」札爾得意洋洋地說。「卡利伯是預言之鳥,能看見未來還有過去,他可不覺得巫妖永遠消失了!」
  
  「我只知道,如果巫妖因為某種原因沒有滅絕,你絕對不會想在這種陰暗的地方碰上他們。」卡利伯顫抖著說。「札爾,你抓巫妖要做什麼?」
  
  「我要抓到巫妖,」札爾說。「然後把他的魔法拿來自己用。」
  
  所有人驚恐地沉默片刻。
  
  最終,劫客說話了:「弟弟,這是我聽過最爛的計畫,在計畫史上最爛最爛的計畫。」
  
  「你只是因為是我先想到這個點子,所以很嫉妒。」札爾說。
  
  「我有幾個問題。」劫客說。「你打算怎麼抓巫妖?」
  
  「我就是為了抓巫妖才帶網子來。」札爾邊說邊從帆布背包取出一張網子,舉起來給大家看。你再怎麼樣也不能說他沒有熱忱。「我們其中一個人會自願受一丁點小傷,巫妖會被血吸引過來……」
  
  「好棒喔。」劫客說。「所以你還要故意害你可憐兮兮的追隨者受傷?你知道這片森林裡到處是瘋狂的狼人,還有會跟著血的味道找獵物的臭山怪吧?拜託,你真的瘋了……這個計畫就跟你一樣沒用……」
  
  札爾不理他。「——然後我會等巫妖來攻擊我們的時候,用網子纏住他。好了,下一個問題。」
  
  「好,那第二題。」劫客說。「沒有一個活人看過巫妖,你怎麼知道巫妖長什麼樣子?」
  
  札爾打開帆布背包,取出一本和地圖集一樣大的書,書名是《法術全書》。
  
  每一個巫師剛出生就會拿到一本《法術全書》,札爾這本看上去狀況很糟,有一角完全隱形(之前不小心掉進隱形魔藥裡),封面焦黑到幾乎看不出書名寫什麼(那是札爾燒了巫師營地時燒焦的),還有好幾頁從書裡掉出來,掉得滿地都是(這本書遭遇的災難實在太多了,說也說不完)。
  
  札爾翻開《法術全書》的目錄頁,紙上用巨大的金字寫了二十六個字母。札爾一一輕觸字母,拼出「巫妖」,書本就在嗡嗡聲響中自動翻頁。《法術全書》翻了很久很久很久,書頁像無窮無盡的撲克牌堆不停地翻,翻頁以後,前面的章節就會消失不見。最後,書本在正確的頁面停下來。
  
  「怪了……書上沒有說他們長什麼樣子……不過他們應該是綠色的……應該吧……」札爾說。
  
  書上寫說,有個人認為巫妖可以隱身,而且他們的血是酸液。還有另一個人說,巫妖會用眼睛把酸血噴出來。
  
  「我相信等我們親眼看到巫妖,一定認得出來。」札爾邊說邊不耐煩地蓋上《法術全書》。「他們都長得很可怕,對吧?」
  
  「可怕得不可思議。」卡利伯嚴肅地說。「他們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恐怖的生物……」
  
  「那就算你真的抓到巫妖,你打算怎麼說服他把魔法讓給你?」劫客發問。「這些隱形的綠色巫妖可以噴酸血,是有史以來最恐怖的生物,不可能因為你說一聲『拜託』就把魔法白白送給你吧……」
  
  「沒錯。」札爾狡猾地附和。「這我也想過了。」
  
  他動作華麗地戴上手套,伸手從帆布包拿出……一口小小的長柄平底鍋。
  
  大家又沉默了。
  
  「你知道那是『平底鍋』吧?」劫客說。
  
  「這可不是普通的平底鍋。」札爾得意地說。
  
  他深深吸一口氣,說出駭人聽聞的真相。
  
  「這個平底鍋是『鐵』做的……」
  
  大部分的巫師都驚恐地倒退一步,小妖精嚇得高聲尖叫,只有劫客無動於衷。
  
  劫客甚至誇張地笑了起來,札爾還以為哥哥會笑到整個人癱倒在地上。「太好笑了……你打算用『平底鍋』打巫妖!」劫客譏諷道。「札爾,你才不是什麼『偉大的領袖』,你分明就是個失敗的騙子,害父親丟臉丟到家了。而且我知道你為什麼急著要偷巫妖的魔法——今晚是冬季慶典,慶典上有法術大賽,可是你不會施魔法……札爾不會施魔法……」劫客不停冷嘲熱諷。
  
  札爾羞得脹紅了臉,又氣得面無血色。
  
  他確實不會施魔法,這是他不可告人的祕密。巫師之子不是一出生就有魔法,魔法會在他們大約十二歲時降臨——札爾都十三歲了,到現在還沒有魔法。
  
  札爾試過了,他花了不知道幾個小時努力施法,還試過用意念移動物品這種超級簡單的法術,但這就像使勁動他身上所沒有的肌肉一樣,根本就沒用。「別著急。」大家都告訴他。「別急,你放輕鬆就做得到了。」但這就像試圖用不存在的手去移動物品,他就是做不到。
  
  他最近開始擔心一件事……要是魔法永遠不降臨怎麼辦?這樣的災難不太可能發生,但如果魔法大師的兒子使不出魔法,那札爾不就成了整個家族的恥辱?
  
  光是想到這裡,札爾就覺得有點不舒服。
  
  「可憐的小札爾……」劫客殘忍地用娃娃音笑他。「你以為自己長大了,結果到現在連一丁點魔法也沒有……」
  
  「我的魔法一定會降臨。」札爾嘶聲說。「不過在它降臨之前,我發誓——」他惡狠狠地說,氣得瞇成細縫的眼睛幾乎什麼都看不到。「——我發誓我會抓到巫妖,把他身上的魔法都榨出來。劫客你等著瞧,我會用巫妖的魔法把你炸到灰飛煙滅……」
  
  「是嗎?」劫客笑嘻嘻地從自己的帆布包抽出一根法杖。巫師的法杖和枴杖差不多大,他們都透過法杖集中魔力。
  
  「我身上有『鐵』,你的法術對我沒效!」札爾邊吼邊衝上前,想用平底鍋砸劫客。
  
  札爾說得一點也沒錯,可惜他往前衝的時候,被地上糾纏在一起的灌木絆了一跤,平底鍋從他戴著手套的手中飛出去,飛過劫客頭頂後消失在矮樹叢中。
  
  劫客用法杖指著札爾,低聲唸一句咒語。劫客的身體微微顫抖,他身上的魔法透過手臂進入法杖,法杖再將它集中成一束又快又熱又狠的魔力,從法杖尖端射出去打中札爾雙腿。
  
  衝刺到一半的札爾停下腳步,兩隻腳被劫客的魔咒黏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劫客的追隨者哄然大笑。
  
  「給我消除法術!」札爾大喊。他掙扎著挪動雙腳,但兩隻腳彷彿變成了鉛塊。
  
  「怎麼辦,我不太想消除法術耶……」劫客笑吟吟地說。
  
  札爾火大了。
  
  他打了個響指。
  
  喵嗚嗚嗚嗚嗚!
  
  大家還來不及思考,甚至來不及眨眼,貓王就張著血盆大口朝劫客撲過去,簡直是重達六十石的灰綠色殺人機器。劫客被貓王按在樹幹上,嚇得縱聲尖叫。他只能看著那張噩夢般的大臉湊到自己面前幾吋的位置,似乎還能感覺到四把菜刀刺入肩膀,肩膀開始流血。
  
  劫客自己的小妖精和動物同伴都來不及保護他,或做任何反應。
  
  「我只要再打一次響指,」札爾狠狠地說。「貓王就會把你的頭扯下來。」
  
  「作弊!」劫客氣喘吁吁地說。「你作弊!怎麼可以叫動物攻擊你的巫師同胞!」
  
  「給我消除法術!」札爾大吼。
  
  劫客也和札爾一樣火大了,可是他現在又能怎麼樣呢?
  
  他用法杖指著札爾,消去了法術,讓札爾移動雙腳。札爾打手勢叫貓王放開劫客。「你瘋了……你這個瘋子……」劫客怒不可遏。貓王放開他之後,劫客不可置信地看著肩膀上四個整齊的傷口流出鮮血。「你的雪貓竟然咬我……你要是有膽參加法術大賽,我一定會滅了你……」
  
  劫客轉向札爾的追隨者。「你們想和這個白痴瘋子待在一起,用爛到爆的陷阱抓巫妖,還是跟『我』走?」他喊道。
  
  札爾的追隨者一個個從他身邊退開,小聲說:「札爾對不起,你這次的想法真的太瘋狂了。」還有:「假如巫妖沒有滅絕,我們就不應該來這裡……札爾,他們是壞魔法生物……」他們走向劫客,陸續騎上劫客那邊的狼或雪貓。
  
  「你看吧。」劫客得意洋洋地說。「就算是偉大的領袖也要有人給他領導,可是沒有人想追隨一個不會施魔法的瘋子。祝你順利抓到『巫妖』啊,魯蛇。」
  
  說完,劫客騎著狼,領著幾乎所有的巫師孩子走了。
  
  「一群膽小鬼!」札爾大叫,整個人氣到快哭出來了。他跑到矮樹叢裡撿回平底鍋,朝劫客一行人的背影揮動拳頭。
  
  「你們等著瞧!我們會抓到巫妖,搶走他的魔法,到時候我們的魔法會多到沒有翅膀也能飛!」
  
  札爾嘆一口氣,轉向他所剩無幾的追隨者。
  
  為什麼劫客每次都要破壞他的好事?
  
  札爾的追隨者幾乎全被帶走了,只剩三個同樣沒有魔法的小巫師:女孩天芥,以及兩個男孩——阿匆和淺暗。淺暗是個耳朵大得出奇的高大男孩,到了十七歲還沒有任何魔力,腦袋還有點不好。
  
  「真是的,他只留了沒用的人給我。」札爾發出嘖嘖聲。
  
  「喂,札爾,你這樣說也太不公平了吧。」阿匆出聲抗議。
  
  「我們真的沒有翅膀也能飛嗎?」淺暗上下搧動粗壯的手臂。
  
  「當然可以。」札爾保證。他興奮地摩拳擦掌,因為他就是個無法心情低落太久的男孩。「我會讓那些離開我的膽小鬼後悔莫及……」
  
  「淺暗,你最壯,你負責挖陷阱。」札爾指示。「阿匆,不好意思,我們可能得稍微弄傷你,這樣才能引誘巫妖中陷阱……假如發生什麼意外……」
  
  「你不是說這次的任務完全安全嗎?」阿匆狐疑地提問。
  
  「這個嗎,世界上沒有完全安全的事……」札爾很快地更正。「人生本來就很危險,不是嗎?你看,我剛剛爬樹也很危險啊,什麼時候摔死都不奇怪。」
  
  「這跟爬樹不一樣!」停在上方的卡利伯氣急敗壞地說。三個小巫師照著札爾的指示做。「這叫作故意闖入戰士的地盤,設陷阱捕捉地球上從古至今最可怕的生物!」
  
  卡利伯嘆息一聲。
  
  沒有人要聽他的話。
  
  卡利伯全身僵硬地站在樹枝上,頭藏在翅膀下,彷彿他只要把頭藏起來,只要看不見未來,未來就不會發生。
  
  當然,老渡鴉也知道,這不過是掩耳盜鈴。
‧亞馬遜編輯推薦書籍
‧兒童文學大獎藍彼得圖書獎得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