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替天行盜Ⅱ 15:人為財死
滿額折

替天行盜Ⅱ 15:人為財死

商品資訊

定價
:NT$ 290 元
優惠價
90261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29元
庫存: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最新力作
百萬讀者推薦
神秘離奇的事件層出不窮,羅獵身不由己地捲入未知風波……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農場主辛苦一年,賺到的錢卻有一半要交到約瑟夫手中,心理要是不失衡那才奇怪!

前情提要:自從遇見葉青虹之後,經歷了一連串事件,牧師羅獵已被徹底改造為冒險家羅獵。而羅獵的身世也出乎他意料之外,其親生父母竟是未來世界的人。根據父親當初所說,包括父母在內的七人小隊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目的是為了摧毀九鼎,避免一場未來人類的劫難,可是期間出現了偏差,所以他們才會來到二十世紀初,來到當今的時代。是不是這支隊伍在穿越時空的那刻起就已經改變了歷史,他們及現在的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已經偏離了歷史的軌跡?
事實上,按照約瑟夫上報的管理政策,六千英畝的耕地可以收上來一萬兩千英鎊的地方費用,這麼多的地方費用在維護港口碼頭設施,島上道路建設等方面已經夠用的了。
可是,這種夠用卻是剛剛夠用,基本上不會有剩餘。
沒有剩餘,那對統治者們來說,又如何能夠發財?
不能發財,誰又願意拋家捨業地來到這個海島上受苦受罪呢?
因而,約瑟夫又陸續推出了一系列其他的稅費。最終折算下來,農場主們每經營一英畝的耕地,需要交納的各項稅費的總和達到了十英鎊。而農場主們在每英畝五十英鎊的產值中則要支付出至少一半的成本,所得的毛利潤也不過是一英畝二十五英鎊左右。

◎替天行盜冷知識:「勃朗寧手槍」
勃朗寧手槍採用了最新的設計和最尖端的製作工藝,在縮減了手槍尺寸及重量的基礎上,還將手槍的有效射程擴大到了五十米。因而一經問世,便風靡整個歐洲大陸。次年,勃朗寧又推出了新一款袖珍型手槍,只有巴掌大小,但射程和精準度卻沒打折扣,且做工精美,甚至達到了藝術品境界。

作者簡介

石章魚,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目次

第一章 血腥氣
第二章 極佳的新聞性
第三章 失敗的嚴重後果
第四章 小乞丐
第五章 最偉大的愛情是放手
第六章 遇見真愛的勇氣
第七章 要人命的暴風雪
第八章 雷霆一擊
第九章 有命賺沒命花
第十章 出事!

書摘/試閱

「下過棋嗎?」歐老自知可能性極小,卻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在看到羅獵搖頭的時候,頗有些遺憾道:「你要是會下棋,那該有多好啊!」
羅獵卻道:「你教我啊!在老家的時候,我爺爺就喜歡教我這教我那的,而我,只要是爺爺教的,我總是能學得會。」
歐老驚喜道:「你願意學下圍棋?」
羅獵點了點頭,道:「我雖然不會下圍棋,但我卻知道棋如人生的道理,這個棋,指的肯定不是象棋,而是圍棋。還有,總堂主叮囑濱哥的那句只有看得遠才能行得久的哲語,我想就應該是從圍棋中得到的感悟。」
歐老面露喜色,道:「你能有這樣的認識,看來跟圍棋確實有緣啊,隨我來,我先送你一本書,等你入了門,我在親自和你對弈,助你提升棋力。」
歐老拄著拐杖領著羅獵去了正堂偏房的書房,留在原地的董彪不禁感慨道:「真是沒看出來,羅獵這小子拍馬屁的功夫還真是不差,濱哥,你說這小子怎麼就從來不拍咱們兩個的馬屁呢?」
不等曹濱作答,龍哥搶先笑道:「那是因為你們兩個的馬屁太臭,誰敢拍?拍不好拍出了一屁股的馬糞來怎麼辦?」
董彪道:「瞧你這話說的,就好像被你拍出過馬糞似的。」
龍哥接著笑道:「你董彪能拉得出馬糞嗎?強驢一條,拉出來的全都是驢屎蛋子。」
董彪呵呵笑道:「那不也是向龍哥學習致敬嘛!」
龍哥姓駱,原名興隆,跟了歐老後,入理字輩,並改名為理龍。
駱理龍原本是紐約堂口的弟兄,是正兒八經的武林世家,又使得一手好槍法,在紐約堂口中,他跟顧浩然屬同輩弟兄,輩分高且又能打,其威望一點都不遜色於顧浩然。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誰都知道,更明白看得遠才能行得久的哲理的歐志明很是清楚駱理龍和顧浩然二人遲早會發生矛盾,因而,歐志明便將駱理龍從紐約堂口中調了出來,做了他的貼身保鏢。
事實證明歐志明在識人方面上還是有相當功力的,顧浩然在獨掌了堂口大權後立刻展現出了他在商業上的獨特眼光及敏銳嗅覺,是安良堂所有分堂口中唯一一個不依靠撈偏門且活得更加滋潤的堂口,在別的分堂口還在依靠打打殺殺來維護自己地盤的時候,顧浩然已然將生意做到了紐約全城,甚至出了紐約,觸及到了整個東海岸。
看到這一切,駱理龍也是不得不服,原來心中難免生出的些許怨氣,也因為顧浩然展現出來的這種商業能力而煙消雲散。
事實上,給總堂主做保鏢是一件非常無聊的事情。紐約所有的幫派都知道,可以跟安良堂的分堂口發生摩擦,但一定不要去招惹安良堂的總堂主,一是這位總堂主基本上不過問各分堂口的事務,招惹他無甚意義,二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安良堂勢力實在是不容小覷,若是主動招惹了他,恐怕自己這邊必然會遭到滅頂之災。各幫派有了這樣的共識,使得駱理龍淪落為了歐志明的管家,一身好本事再無用武之地,每天所考慮的無非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歐志明身為安良堂的總堂主,雖然處於隱退狀態,不再過問各分堂口的具體事務,只有某個分堂口遇到了棘手問題而獨自處理不得之時,他才會出面在整個安良堂體系中做一些人手及資源的調配協調,幫助那個出了問題的分堂口渡過難關。但是,在安良堂之外,歐志明卻是非常忙碌,他畢竟是一名優秀的律師,優秀到了簡直就是一本美利堅合眾國的法律大全集典。
跟在歐志明的身邊,駱理龍所接觸到的全都是社會高層人士,在歷任紐約州州長的辦公室或是家中,歐志明均是座上嘉賓,甚至,連華盛頓那邊的許多議員都要專程趕來拜訪歐老,以尋求歐老在法律上對他的幫助。這對駱理龍來說是莫大的榮耀,不單可以彌補了他對自己一身本事卻無用武之地的遺憾,並可以此為榮而心甘情願地長期跟在歐志明身邊。
在安良堂體系中,各分堂口的人前來拜見總堂主的時候,對駱理龍總是唯唯諾諾,包括顧浩然在內,對他均是畢恭畢敬。但唯獨金山這一支,曹濱也好,董彪也罷,從來沒有因為他距離總堂主更近一些而有意巴結,該有的禮節自然缺不了,但該開的玩笑卻從來也少不掉,只因為,那曹濱以及董彪,從來沒對他起過利用之心,自始至終,把他只是當做了兄弟。
駱理龍很珍惜這份單純的兄弟之情,而且,相比其他分堂口的人,他更加欣賞曹濱、董彪二人,原因則在於無論是拳腳還是刀棒又或是長短槍械,他均沒有把握能贏得了此二人。
剛跟了總堂主的那段時間,總堂主歐志明並不習慣叫他阿龍,而是更喜歡叫他大駱,結果,便被沒大沒小的董彪給起了個綽號,叫大騾,這會說到了馬糞驢屎蛋子的時候,董彪訕笑回敬說是要向他學習致敬,便是隱喻大騾這個綽號。
吹鬍子瞪眼對董彪這種人是沒用的,駱理龍的絕招便是不搭理他。「阿濱,你稍坐一下,我去安排一下午飯,待會留下來吃飯吧。」
曹濱回道:「龍哥不必麻煩了,咱們幾個陪總堂主說說話就回了。」
在美利堅合眾國做了三十餘年律師的歐志明養成了一個習慣,輕易不肯讓人陪他吃飯,更不肯陪他人吃飯。在歐志明的認知中,國人同胞的吃飯文化純屬是浪費時間,而浪費時間便是在浪費生命。歐志明也不接受西方洋人的共進午餐或是晚餐的文化,雖然相比國人同胞的吃飯喝酒要簡單了許多,但歐志明仍然認為那還是在浪費時間。
曹濱跟歐志明相識了二十四五年,跟歐志明也就同桌吃過一次飯,而那一次,還是看在了孫先生的面子上。
「不是我留你,是總堂主要留你!」駱理龍收拾好了棋盤棋子,站起了身來。
曹濱道:「總堂主要留我吃飯?是總堂主遇到了什麼麻煩了麼?」
駱理龍指了指書房的方向,道:「總堂主不是遇到了麻煩,而是遇到了一個他喜歡的年輕人,我跟了總堂主都快二十年了,總堂主想什麼,不用說出來,只需要一個眼神,我便全都明白。」
董彪酸味十足道:「我靠,我在安良堂混了二十多年了,居然還沒有羅獵那小子的面子大?」
曹濱道:「可不是嘛,連我都覺得有些心理不平衡了,阿彪,等回去之後,你應該知道你該怎麼做了吧!」
董彪咬牙切齒道:「我非整死他不可,至少也得讓他大醉三天起不了床。」
駱理龍笑道:「估計你倆要失望了,等吃過了午飯,總堂主會讓我把你倆送走,但同時一定會將小羅獵留下來。」
董彪瞪圓了雙眼,呢喃道:「會那麼過分嗎?」
駱理龍冷笑道:「你是在說總堂主的要求很過分是嗎?」
董彪趕緊捂住了嘴巴,連連搖頭。
緣分當中,不單只有情緣眼緣話緣玩樂緣,還有一樣具有決定性作用的緣分,叫時緣。只有那時機對準了,上述那些緣分才是真的緣分,時機不對,那些個緣分便很難能夠體現出來。歐老已過花甲之年,無論是精力還是體力,均大不如從前,因而,近兩年在律師這個行當中也隱退了下來,除了一些個重要人物需要幫助外,歐老已經不再接案子,整日便在這處住宅中下下棋種種菜。另一原因便是歐老的兩個孩子都已近中年,正是事業及家庭最為繁碌之時,一個月也難得能來看望歐老那麼一次兩次。因而,閑下來的歐老確實有些閑得發慌,只是駱理龍一人陪他下棋種菜顯然是遠遠不夠,他需要另有一些人和事來填補空閒。
然而,前來找他的人,無論老少男女,求助點以及興趣點均只在法律上,而對他的兩樣生活愛好卻是毫無興趣。至於堂口的那些個弟兄,更是令他失望,莫說能否對下棋種菜產生些許興趣,就連普通聊天都感覺有些聊不下去。
唯獨羅獵,首先是不拘謹,單就這一點,就讓歐老頗感欣慰。再就是這小子不打招呼便吃了歐老種下的黃瓜番茄並大加讚賞,這自然令歐老大為開心。最後便是這小子居然對圍棋發生了興趣,使得歐老對他的歡喜之情一下子爆發了開來。
曹濱絕頂聰明,眨眨眼便悟到了這些個原因,但他對駱理龍的判斷還是有些遲疑,正像董彪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歐老會那麼過分麼?
駱理龍像是看出了曹濱的疑問,再指了下書房的方向,道:「阿濱,總堂主的書房,你進去過嗎?」
曹濱陡然一怔,默默搖頭。
駱理龍接道:「我也就一個禮拜能進去一次為總堂主打掃一下衛生……快二十年了,阿濱,阿彪,這二十年間,我可是第一次見到總堂主將別人帶進了他的書房。」
董彪捏緊了拳頭擊在巴掌上發出「啪啪」聲響,口中恨恨道:「你說這怎麼得了吧,濱哥,這小子有了總堂主的撐腰,今後還不得欺負死我呀!唉……我好生後悔啊,昨晚上就不該去針對大明,就該先放倒他才對。」
曹濱笑道:「現在說什麼都晚嘍!除非你現在就衝進去,將那小子給拎出來,扔回金山去。」
董彪作勢要衝,卻看了眼駱理龍,苦笑問道:「龍哥不會開槍打我的屁股吧?」
駱理龍哼了一聲,道:「打出來一堆驢屎蛋子還得我來打掃,沒意思,你愛咋咋地吧,我去安排午飯了。」
羅獵能得到總堂主的喜愛,對曹濱、董彪兩位老大哥來說心中只有欣慰,董彪做出來的酸以及曹濱適當的配合,那不過是插科打諢給自己找點樂子。不過,話又說回來,羅獵能得到總堂主如此這般的喜愛,卻也是此二人所未能想到。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61
庫存:2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