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太平島16小時
75折
太平島16小時
太平島16小時
太平島16小時

太平島16小時

商品資訊

定價
:NT$ 420 元
優惠價
75315
促銷優惠
母親節書展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95折,單本省下16元
庫存:1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我們三個在過去一小時內殺了多少人,你數過沒有?

隨兩棲偵搜大隊到太平島移地訓練的王楷旭,
結識了駐守島上的海巡上兵陳睿哲與謝秉佑,
期間遇上國軍70年來的第一場戰役,
直視眼前的槍林彈雨,
他們意識到敵人真的打來了......

★軍事X諜報小說家的創作起點
★讀墨5星好評的軍武大作終於紙本化
★動作場面驚險對決,南海危機一觸即發

戰火已經讓他們徹底蛻變成為真正主宰戰場的「戰士」!

――太平島,中華民國的最南端領土
島上有190名海巡官兵長期駐防。年假前,最古靈精怪的上兵陳睿哲、謝秉佑,與其他中籤的「幸運兒」共20人奉命在假期間留守。還有15名陸戰兩棲偵搜排官兵,到島上進行為期兩週的移地訓練。其中,被稱為「呆萌小蛙人」王的楷旭,因被陳睿哲、謝秉佑拗出公差而結識。

另有不請自來的客人:菲律賓新海軍「海妖中隊」。他們不定時在太平島外海進行大規模巡演,最後在夜裡突襲上岸,誓言要拿下這座南疆小島。

事發後,隨著台灣本島的通報層級逐漸升高,原來這起事件不單是領土之爭、區域衝突,甚至有可能演變為世界強權的戰略碰撞。如此一來,菲律賓海軍膽敢劍指南海的幕後主使者是誰?又有哪些國家涉入?這背後又有多少利益及權謀的盤算?

在全島封鎖、局勢詭譎的情況下,王楷旭、陳睿哲與謝秉佑三人,對上數十倍武裝精良的特種部隊,他們如何以有限的武器與資源,奪回這座孤島?行動中,看到被俘同袍死在自己眼前,為心中燃起的那股榮譽感,為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重新升起、飄揚在空中,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國軍已經70年沒有打過仗了!
然而此時此刻,我面臨生死關頭。
我的對手是貨真價實的特種部隊。
我以一敵多、搏鬥至今。
我能存活……
我是強者!」
――王楷旭 陸戰兩棲偵搜排上兵

作者簡介

作者 | 十二芒(阿諭)
104年從前鋒營退伍,輾轉成為一位私塾先生。擅長以兩岸軍政為創作背景,能將冷硬的寫實軍事題材搬進令人熱血沸騰的情節裡。曾出版《太平島16小時》、《黑色行動:台北16小時》、《忠誠測試》。

目次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書摘/試閱



太平島 北岸沙灘 下午 15:30

「到底為什麼我會中籤啦?」陳睿哲咬牙切齒,捏緊了手中的可樂瓶,他用力指著身旁一名長滿痘痘的纖弱同袍喝問:「說!你這麼廢!為什麼不是你中籤!」
「學長,會不會是因為你上次掃觀音堂的公差時間跑去打高爾夫?」滿臉痘疤的伯瀚瞇眼抓頭,得意的微笑還是不小心從嘴角露了出來:「所以菩薩才把你留下來反省?」
「狗屎!你上次公差時還不是假裝中暑跑去躺醫務室!菩薩憑什麼只讓我……」陳睿哲立刻反駁:「欸等等,我記得你明明就是基督徒?照這邏輯祂更應該留你才對啊!」
沙灘旁的椰子樹蔭下,十名海巡弟兄坐在樹根上怒罵嘻笑。
陳睿哲用力轉開可樂瓶,只剩半瓶的可樂發出微弱的「嘶」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消暑,反而更像在嘆氣。
從下午留守名單公布後,椰子樹蔭下的陳睿哲就一直笑不出來。他喝著手上還剩半瓶的可樂,萬念俱灰。不知是否他的錯覺,人一開始衰小,好像連可樂都特別容易沒氣。

這裡是太平島,中華民國的最南端領土。島上一百九十名海巡官兵長期駐防,如今年節將至,除了二十名抽中留守籤的「幸運兒」以外,全島官兵都即將在三小時後搭上C-130回到本島度過十四天年假。

「學長,我覺得你要理性看待欸。」伯瀚想了一下,再度開口。
陳睿哲轉過頭,瞇眼等著他把話說完。
「你作為島上『德高望重』的老屁股,籤也讓你第一個抽了。」伯瀚說:「結果還是中籤!這不就是人家說的業力引爆嗎?」
「爆你妹啦!」陳睿哲理智斷線。
他用力地扯著學弟的耳朵擰轉,後者連忙哀嚎求饒。

稍稍發洩完怒火,陳睿哲才鬆開可憐的伯瀚,他煩躁地用可樂瓶上的水珠大力抹臉。
「吼唷……」還沒辦法釋懷的他痛苦哀嚎,多希望這只是場惡夢。
「其實睿哲,你要往好處想……」
說話的是陳睿哲的同梯,謝秉佑。他也是其中一位留守人員,不過他這籤不是用抽的,是通訊士的保障名額。
「我們只是留守而已,他們是來操課的耶。」

謝秉佑口中的「他們」,正全副武裝,稍息站姿在沙灘上就位。

這十五名陸戰兩棲偵搜排官兵奉命進行年節移地訓練的任務,下午一點才剛抵達。等著他們的課程不只硬、簡直硬翻了。和他們共同抵達的,除了一堆裝備、實彈外,還有軍聞社的記者、攝影人員。
「領一堆加給,操一點也是合理啦。」陳睿哲奚落著。

「話說回來,他們排長人超好的欸。」一名學弟忽然說。
「怎麼說?」謝秉佑問。
「剛剛分隊長叫我送紅茶給他,結果那個排長自己沒喝……」海巡學弟說道:「他打開瓶蓋,竟然轉頭就分給大家。」
「別人的排長就是不會讓你失望……」謝秉佑搖頭嘆息。
「只有我覺得很噁心嗎?我才不要跟一堆男人舌吻!」陳睿哲負能量爆棚,沒一句好話。

遠方沙灘,軍聞社的女記者正用專業的笑容以及興致高昂的態度,向觀眾分享著看似有趣的訓練進程。而偵查排弟兄們也在鏡頭前,用近乎智障的平板聲調讀著大字報。內容大致上就是些:「戮力戰訓本務」、「為了部隊的榮譽,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得到」之類的模範台詞。
「是我太久沒看到女生,還是這個記者真的很正?」陳睿哲瞇著眼端詳。
「嗯!真的蠻正的。」謝秉佑說:「……而且超有料!」
幾名海巡弟兄嘰哩呱啦的對著海灘上的女記者品頭論足,越說越興奮,連陳睿哲都快忘記自己中留守籤的事情了。
只見抱著T93狙擊槍的士兵上前,在立波墊上將步槍架好。排長模樣的軍官則煞有其事地向女記者說明姿勢以及射擊要領,並引導戴上耳罩的女記者在立波墊上趴下。

「喔!這麼辣喔!女生打T93?」謝秉佑驚呼。
「噱頭而已吧,T93又不是一般人隨便說打就打的。」
「啊嘶,趴下來了!」陳睿哲握緊拳頭怪叫,準備要吹口哨,幸虧謝秉佑即時阻止。
「幹,還在拍攝欸!你這樣會害我們被趕走沒得看。」「喔對對!」
「我好想近距離看肉擠在一起的樣紙喔!」陳睿哲怪腔怪調地說。
「學長,什麼肉啊?」「當然是手部肌肉啦不然咧!嘿嘿嘿……」

另一名身形明顯精悍的士兵上前,將一枚7.62塞入槍膛、拴上步槍。在女記者身邊用標準戰鬥蹲姿蹲下,伸指朝向前方海上的氣球靶比劃著,顯然在給予技術上的指導和提醒。女記者則小心翼翼的動作,並在士兵的指示下將槍托抵緊。

「磅!」女記者扣扳機的時候還叫了一聲,隱約傳來的輕柔嬌呼讓陳睿哲興奮到臉都歪了。雖然氣球靶還在,代表剛剛那槍脫靶,但這些臭男生根本沒有注意過氣球。
一旁的士兵則接過槍,退槍膛關保險,回到稍息站姿。

「我跟你各位講啊,你們放假的時候,那塊立波墊就是我的了嘿嘿嘿嘿……」陳睿哲咧嘴笑著。
「唷!計畫通啊學長!」另一名學弟讚道。
正當陳睿哲興奮地看著女記者起身時,剛剛那名指導射擊的小個子就來到立波墊上快速就臥姿預備。就陳睿哲目測,趴著的位置百分之九十八與女記者剛才的臥姿全面疊合。
「幹!」奇變突生,陳睿哲完全反應不過來。
謝秉佑則扶著錯愕的同梯狂笑不止。

那名偵查排士兵動作異常俐落,他快速裝填,拴上槍機。
「磅!」
汽球應聲而破。女記者用崇拜的專業笑容鼓掌著,並對著鏡頭大力讚揚部隊訓練紮實。然後這些偵查排弟兄們也一如以往莒光日會出現的模樣,握拳高喊:「國軍,戰力強!」為整個節目畫下句點。

「幹!你們再飄啊!分隊長在找你們!」一名海巡弟兄從後方樹林出現,緊張提醒。
「我們剛剛搬完立波墊欸!」陳睿哲指著沙灘,理直氣壯地說。
「幹,屁啦,你們十個人搬一塊立波墊?」
「我覺得蠻重的啊!」陳睿哲聳肩,一臉不在乎。

「我就覺得我很衰小……幹,從上個月就開始衰小了。媽的,一定是因為我上禮拜揮桿時打到麻雀。我現在竟然得跨越整個島嶼……」
陳睿哲一邊抱怨著,一邊扛著立波墊,後面則是謝秉佑,兩人因為身為上兵卻帶頭偷懶而被處罰。放假組員已經開始離營前整理,傍晚六點前就會搭飛機離開,C-130組員正在起飛前整備。
「這裡沒有麻雀,這裡是該死的太平島。」謝秉佑嘆氣:「還是……呃,你其實在鋪麻雀衰小的梗?」

太平島跑道長一千二百公尺、寬三十公尺,將整座東西狹長的島嶼切成南北兩部分。兩人扛著立波墊從北段沙灘,一路向南前進,準備送到位於島嶼東南的老舊補給倉庫內放置。是以陳睿哲說得雖然可憐,其實「橫跨島嶼」也沒那麼嚴重。

兩人用龜速貫徹著老兵閃躲飄的精神,慢條斯理地將倉庫鎖好。
誰知才一轉身,就看見騎著機車到來的留守分隊長。
「喂!你們兩個廢物!」「啊?」
「那些海陸明天要用訓練器材,值星官說可能需要拿出來曬一下!你們把裡面的東西都搬出來,放到東跑道的集合場!」分隊長指著兩百公尺外的水泥地,陽光曬在跑道上的白亮反光讓他也瞇起了眼睛。
「為什麼那些海陸不自己搬?」謝秉佑問。
「他們是客人!而且他們現在是休息時間。」分隊長說:「欸!叫你搬就搬啦!一堆問題捏!」
「吼!幹!很遠欸!」陳睿哲哀號。
「掰掰,我要回去了。」分隊長看了一下,並沒有反駁,他只是淡定地發動機車:「那些墊子記得擦一下,我上次看到都發霉了。六點以前搬好,順便降旗蛤!」
分隊長調轉龍頭,呼嚕嚕地騎走,丟下兩名滿臉大便的上兵。

「幹……」除了幹,平常屁話最多的陳睿哲也沒什麼其他話想講了。
當兩人準備一邊擺爛一邊想辦法時,謝秉佑突然看見一百公尺外的南岸,一個精悍的身影正蹲在礁石上。他身穿防彈背心、一身數位虎斑、頭戴戰術奔尼帽,正是偵查排的弟兄。
「幹!那個北七在幹嘛?在大便?」
「你是白癡嗎?大便不用脫褲子喔?」
謝秉佑吹了一聲口哨。
那陸戰隊員聽見口哨,立刻轉頭看向這邊。謝秉佑則大力向他招手。
「唷!這不是我們剛剛那位神射手嗎?」謝秉佑竊笑。
「我討厭他,這個矮不隆冬的哈比蛙人……他在這邊幹嘛啊!」陳睿哲也認出來了,他想起這個在立波墊上搶了他頭香的傢伙還是有些難以釋懷。

「不然叫他來搬好了。」陳睿哲低聲說。
「我來處理就好。你單眼皮,看起來特別狡猾,別人很容易會對你起疑的。」謝秉佑低聲說。陳睿哲聽完立刻踢了他屁股一下。
「幹!亂講話,人家說我像孔劉欸!」

那陸戰隊員似乎看謝秉佑動作著急,連忙小跑步上前。
「偵查排上兵王楷旭!午安!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這位陸戰隊員的正經態度對兩人而言,就像是外星人一樣。

「呃……」幹話王如陳睿哲,一時之間竟然也不知道要接什麼話。
「這位弟兄,辛苦了。」謝秉佑一本正經地說:「其實不是幫忙,應該說……我們才是來幫忙的。」
「了解,請說明情況。」王楷旭雖然神色友善,但一本正經的模樣與用詞,實在讓人不知該如何和他溝通起。
「就是……我剛剛聽我們分隊長說,貴單位會派人來搬運訓練器材,要我們協助,因為你們明天就要操課了對吧?」謝秉佑擺出一副好心誠懇的模樣問。
「是的!」王楷旭說:「我還沒接到指令,但謝謝你告知我。」
「不用謝,跟我們來吧!」謝秉佑說道,隨即轉過身露出得意表情。

王楷旭像是裝了金頂電池一樣,在接下來半小時內展現超高效能。他來回往復,將一塊塊立波墊、啞鈴、沙袋、戰鬥體適能的鐵箱、重訓水箱放置就位。一開始陳睿哲與謝秉佑還會假裝搬個一兩項部品,但看王楷旭賣力的樣子,兩人很快就露出了本性。
「媽的……扯欸!竟然搬完了?」「好像掃地機器人喔!」
兩人坐在陰涼處,看著遠處的王楷旭忙東忙西。兩人難以置信,這傢伙竟然還試圖要把這整堆東西排整齊!
「我希望他永遠留在這裡。」陳睿哲說。
「沒錯,我敢肯定他一個人就可以把所有留守公差幹完。」
「他都不會起疑欸,媽的是腦袋壞掉嗎?」陳睿哲訕笑著:「不然乾脆讓他也幫忙擦一擦好了,顆顆顆……」
王楷旭剛放下最後一對重訓水箱,就看到陳睿哲在和他招手。
他收起毛巾,走到陰影下。
「嘿,楷旭老弟。」陳睿哲說道:「你們的排長……排長對吧?有說要擦乾淨才能訓練。我們想建議你可以去拿個水桶,我們幫忙一起清潔。」
「你們人真好!那我該去哪裡取得水桶呢?」王楷旭問。
「你有看到前面的機庫嗎?那裡應該有水桶。」陳睿哲說。他頓了頓,面色古怪地壓低音量:「機庫前面那個海巡,是我們中隊最難搞的傢伙。」

陳睿哲一說完,謝秉佑就忍不住笑意。此時機庫前面確實站著一名海巡,他是全島上資歷最淺的一人,才剛經歷部隊大抽完的菜鳥。謝秉佑知道這位老同梯打算同時惡整兩人。
「他很重視機庫重地的禮節和秩序。」陳睿哲強忍笑意,嚴肅地說。
「那請你告訴我,我該注意些什麼。」王楷旭也認真地回應。
「你有聽過開庫操嗎?」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5 315
庫存:1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