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魅麗。花火原創小說66折起
史坎德:幽魂騎手
滿額折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史坎德:幽魂騎手

定  價:NT$ 440 元
優惠價:79347
領券後再享91折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38元
庫存 > 10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怪奇物語》般熱血小分隊╳獨角魔獸奇異世界觀╳生與死的角力

 

首部曲英國上市當天緊急加印!奇幻迷書荒必入!

『史坎德系列』二部曲火熱展開!

不是英雄式的登場,但有最堅實的意念!
崛起的獨角魔獸時代,不祥與救贖同時來臨!

 

★同系列首部曲《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在美國上市兩週躍居《紐約時報》童書暢銷榜第2名!

★索尼影業以7位數美金的價格搶先買下故事版權,《柏靈頓熊》編劇喬恩克羅克擔任編劇,電影開拍!

★揭秘更宏大的世界觀,獨角獸尚幼,冒險正要開始!

★美國版首刷25萬冊,首部曲英國上市當天緊急加刷!

 

不朽野生獨角獸死於非命,吟遊詩人的預言揭露暗地殺機……

究竟是夢想成真,還是宿命齒輪的轉動

選擇歸順深淵,或是奮起對抗?

 

不存在童話故事中的獨角魔獸

古老而兇殘的獨角獸不死不滅,牠們渴望鮮血與殺戮,唯有與人類騎手產生連結而降生,身上的元素才得以被控制但未知的元素祕密依然無法解釋。而近年來,那個飄盪於島嶼的神話,竟就是有關第一個登島的人類,以及他如何發現了神祕力量……

錯綜複雜的力量角逐,懸念又起?

史坎德終於夢想成真成為一名獨角獸騎手!同時在得知失落已久的祕密後,史坎德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幫助姐姐肯娜尋找命定獨角獸,回歸島嶼的召喚。然而,新的威脅撲面而來。史坎德和夥伴們抵達禽巢的第二年,不朽的野生獨角獸竟然死於非命,吟遊詩人的預言也揭露島嶼將陷入重重危機:元素毀滅蠢蠢欲動,不祥之氣壟罩島嶼。

山雨欲來,史坎德能否及時找到阻止島嶼分裂的關鍵線索?還是一切為時已晚?

失而復得的羈絆究竟是真是假?

落日高地裡,一無所知的肯娜輾轉難眠,她極力不去想像改變一生的夏至前夜,不去想像自己未謀面的獨角獸,但內心亟欲加入騎手行列的渴望已如星火燎原,無法再次壓抑。

與此同時,敲門聲傳來。肯娜心臟怦怦直跳。

是個面色蒼白、全身黑衣的男人。

 

「你就不想找到自己命定的那頭獨角獸嗎,肯娜.史密斯?」


 各大媒體強力推薦

★超乎想像,懸疑刺激,且感動人心。──《柯克斯書評》

★史黛曼的想像世界蔚為壯觀,建構世界觀如信手拈來。打鬥場面引人入勝,人物形象光彩奪目。──《紐約時報》

★史黛曼擁有豐富的想像力,她建構的世界令人愉悅,戰鬥場面震撼人心,筆下腳色可愛迷人。──《泰晤士報》兒童圖書周刊

作者簡介

A.F. 史黛曼 (A. F. Steadman)

1992年生於英國肯特郡,現居倫敦。劍橋大學創意寫作碩士畢業。從小著迷於奇幻小說世界,喜歡隨手在筆記本上寫故事。成為作家之前是一名律師,後來發現法律工作其實並不魔幻。《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是她的第一部作品。


吳華

自由譯者,從事英漢文學翻譯十數年,譯有童書「儒勒‧凡爾納科幻繪本」系列、「永泊鎮」系列、《尼爾斯騎鵝旅行記》等,流行小說《死亡刻痕》《水形物語》等,科幻小說《覺醒的眾神》及非虛構作品《美國夏洛克:謀殺、取證及美國CSI的誕生》。

名人/編輯推薦

奇幻真摯推薦

凌性傑作家

楊富閔作家

邱常婷小說家

陳郁如少年奇幻小說家

賴俊羽金馬導演

李光爵(膝關節)|臺灣影評人協會 副理事長

郝譽翔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創系教授

葛容均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讀者好評

很久沒這麼熱血沸騰了!這本奇幻小說帶來全新的世界觀!全新的想像!

好喜歡裡面每個人都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靈魂羈絆,與獨角獸可用心靈交流,還有蘊含在結盟元素背後的意義,不只各自代表了人類的特質,也讓人更相信自己的獨特。

從主角的特質中感受到,對於親情與友誼的重視,更了解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密不可分,這是一個充滿希望與開創的冒險故事!

第一集讀了六遍,終於等到第二集!

是奇幻故事卻沒有絕對的正反派、黑與白,更接近現實世界!

精彩、快節奏的寫作風格。每個細節都栩栩如生!

迫不及待地翻開,然後開始屏息以待第三集

找到小時候看哈利波特的感覺!

 

編輯推薦

l 傳遞成長、勇氣與堅定的信念感。離鄉背井的史坎德並非有主角光環,身邊夥伴也都得來不易,在各種聲音的衝擊與質疑下,史坎德不隨波逐流,就算不是註定的英雄,堅持渴望做對的事,誓言對抗黑暗。

l 精緻的世界觀設定,閉眼就能想像的奇幻與壯麗,在開滿野花的山石之間,騎著獨角獸翱翔,放眼所見野花山上是艷麗的藍與濃郁的橘,冷風刺骨卻也目不暇給!閱讀體驗更加逼真!

l 被浩瀚大海包圍的島嶼、古老嗜血的神獸、啟動命運齒輪的漁人海灘、不可言說的秘密私販……色彩豔麗的奇異世界如同緩緩展開的卷軸,放眼望去,各種奇幻設定精彩不斷!人物豐沛情感引發各界讀者好評!

l 真正的冒險不是一個人當英雄!在眼淚與熱血交織的危機中培養責任感與使命感。史坎德遇到問題不逃避,與夥伴不斷尋找解方,誓言拯救離島、守護休戚與共的獨角獸!

l 人人艷羨強大魔法力量,然而擁有者是否會沉淪於貪婪和索取?古老獨角獸永生的意義是祝福還是禁錮?失落的騎手與摯愛之人的背叛?躲在暗處的黑影蠢蠢欲動,各方勢力現形,精心布局的奇幻之旅正式啟航!


 

各大媒體強力推薦

★超乎想像,懸疑刺激,且感動人心。──《柯克斯書評》

★史黛曼的想像世界蔚為壯觀,建構世界觀如信手拈來。打鬥場面引人入勝,人物形象光彩奪目。──《紐約時報》

★史黛曼擁有豐富的想像力,她建構的世界令人愉悅,戰鬥場面震撼人心,筆下腳色可愛迷人。──《泰晤士報》兒童圖書周刊

A. F. 史黛曼 作者訪談
 
文/費歐娜.諾伯

「這本書想告訴讀者,真正的朋友能接納最真實的你。
這也是一個關於努力學習去愛的故事,即便愛有時候可能很困難;
這也是關於勇氣的故事,即便堅持去做對的事情有時候令人畏懼。」

起初,A. F. 史黛曼只是想到了一些很不錯的獨角獸的名字。而後有一天,她走進英國水石書店時想通了一件事,此後她便為這些名字發展出了一整個魔幻世界。這就成為了她的第一部作品。
 
《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由一個混亂的場景揭開整本書的序幕:八隻野獸遍地尋找可攻擊的獵物,牠們露出染血的牙齒,展開骷髏翅膀,並用鋒利的頭角對準目標。這些暗黑的獨角獸是你從未見過的。牠們很有意思,像是能抹滅童書裡那些溫馴的、彩虹色的獨角獸意象。「我到現在仍清楚記得這些嗜血的獨角獸是怎麼浮現在我腦海中的,」作者安娜貝爾‧史黛曼(筆名A. F. 史黛曼)從她倫敦北部的家裡打視訊電話給我時這樣說。她起初先在一本黑色的小筆記本上寫下獨角獸的名字,像是「新紀之霜」、「惡棍之運」和「赤夜之樂」,後來她腦海中便浮現了一名男孩騎著獨角獸的畫面。
 
史黛曼將這個想法擱置了好幾年。但今年Simon & Schuster Children’s Books終於出版了《史坎德》這套奇幻小說的第一集,未來將會出版到第五集。這對青少年讀者來說真是個好消息。在書中的奇幻世界裡,獨角獸可能生性兇殘,但好在年輕騎手和牠們縛定之後就能夠馴服牠們。每年,十三歲的小孩都會被召集去參加孵化所考試,通過考試的幸運兒就有機會和自己的獨角獸縛定。這些孩子被送去一座神祕的島嶼上孵化自己的獨角獸,並接受獨角獸騎手的訓練。史坎德‧史密斯就是我們不起眼的男主角,一心只想成為獨角獸騎手。然而就在夢想即將實現之際,邪惡、古怪的反派角色出現在一年一度的渾沌盃上,劫走了島上最強大的獨角獸。而後,史坎德更發現了驚人的祕密,把他的世界攪得天翻地覆。這是一部極其精彩的奇幻冒險小說,正如同許多評論所說的,步調緊湊,情節有趣,讓讀者身臨其境。故事裡不僅有許多英雄、空戰、元素魔法,還有人類與獨角獸之間的強大羈絆。
 
這本書最大的亮點之一,就是史黛曼創造的魔幻世界及其建構出來的世界觀。史黛曼一直以來特別喜歡現實與架空世界交疊的故事,例如《黑暗元素三部曲》和伊莉莎白.凱伊的《The Divide》,所以她想創造一個感覺能夠真實存在但和現實又有點脫離的世界。「我想讓角色使用魔法,卻又不希望魔法是他們與生俱來,」她解釋道。「我想以元素為主要概念,建構出一個神話。」書中的騎手在進到訓練學校後,會參加一場測試,來決定他們結盟的元素是火、土、水還是氣。史黛曼的故事具有它的內在邏輯,因此情節讀起來是合理的。「創作過程中,有時候遇到情節的漏洞,真的會很想直接拿魔法當藉口去自圓其說,」她承認道,「但我還是抗拒了。我希望故事總是回歸到元素或羈絆的概念上,讓情節比較可信。」這本書帶有濃烈的電影色彩,出現很多像渾沌盃那樣具有戲劇效果的大場面,還把禽巢那些虛構的空間都勾勒得鉅細靡遺。「我是個很依靠『視覺』創作的人。如果『看不見』,我就很難寫出來,一切都必須像電影場景一樣能夠被拍出來。」
 
除了奇幻世界的背景設定,人物關係也是此書一大亮點。故事圍繞著四個孩子展開,他們體會了友情的複雜,同時也和他們的獨角獸漸漸產生了深刻的情感羈絆。史黛曼解釋,「史坎德是個感性大過理性的人。他對友誼很沒安全感,因為曾在學校遭到霸凌,也不太知道怎麼融入群體。」巴比和史坎德相反,「她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她狡黠、幽默,而且很好強。」芙蘿是四人組中最溫柔的角色,通常扮演小組內的和事佬。「她也像史坎德一樣,一直招架不住自己的獨角獸。她的課題是要學會勇敢。」而最後一位是米契爾,他太過渴望去達到父親的期待,以至於都忘了要如何做自己。「他們四個人彼此互補,尤其是他們團結在一起的時候。」
 
元素結盟的概念可能讓人聯想到《哈利波特》霍格華茲的四個學院,或是薇若妮卡‧羅斯《分歧者三部曲》裡的派系,但史黛曼巧妙的顛覆了這些既有的概念。史坎德和他的朋友們也許算是「天選之子」,但只有當他們團結在一起時才能成功。「一個火行者,也會擁有不像火行者的特質,而朋友之間總有不同的特質能互相幫助。當我們了解了彼此外顯的特質以及潛在的特質,我們在一起就會變得更強大。只有將所有元素融合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史黛曼在英國肯特郡長大,小時候是個典型的書蟲,不只夢想成為作家,還在十二歲時完成了第一本作品。她喜歡讀兒童奇幻小說、俄羅斯經典名著和南美的魔幻寫實文學。她一度擱置夢想,選擇了一份務實的法律工作。但某一天,史黛曼走進英國水石書店時想通了一件事,於是在2017年開始攻讀劍橋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學位。「我拿起一本書,讀完序言後產生了一個念頭,『我為什麼不自己來寫寫看?』就是那一個瞬間,非常關鍵。」在攻讀碩士的兩年內,史黛曼先寫了一本給成人看的書,然後寫了《史坎德》。她找了經紀公司,想售出那本成人書的版權,但過了九個月都乏人問津。「我努力完成了作品,但什麼事也沒發生。當時真的蠻失望的。」
 
碰壁後,史黛曼翻出了《史坎德》的初稿,然後只寫了一封電子郵件寄給經紀人山姆•柯普蘭,郵件主旨是「嗜血的獨角獸」。柯普蘭看了很喜歡,於是兩人便在2020年英國第一次封城期間,合力完成了初稿的修改,並在同年九月開始銷售版權。史黛曼起初沒抱太大希望,然而《史坎德》卻立刻獲得回響,馬上有多家出版社參與競標,最終由Simon & Schuster UK及Simon & Schuster US以破紀錄的版稅金額標下英美兩國版權。「太驚人了,我當時幾乎不敢相信,」她回憶道。現在《史坎德》的版權已在至少34個地區售出,索尼影業也買下影視版權,且由史黛曼出任電影的執行製作人。
 
目前史黛曼已經寫完了《史坎德》的第二集。「當我對角色了解越多,越能抓到故事的趣味所在。我總是不斷問自己,要怎樣寫才能讓故事更精彩、更有趣、更感人?」史黛曼的作品會吸引兒童讀者,她自己創作時就想塑造出她弟弟九歲、十歲或十一歲時會想交的那種朋友。不過她到底希望讀者從書中體會到什麼呢?「這本書想告訴讀者,真正的朋友能接納最真實的你。這也是一個關於努力學習去愛的故事,即便愛有時候可能很困難;這也是關於勇氣的故事,即便堅持去做對的事情有時候令人畏懼。」
 
(原文載於The Bookseller)

目次

序 章 8
肯娜—有人敲門 10
第一章 血腥野餐 16
第二章 歸真之歌 24
第三章 披鞍儀式 49
肯娜—藏祕密的女孩 69
第四章 不速之客 74
第五章 野花山 91
第六章 疾隼隊 118
第七章 補魂者 143
肯娜—海上銀驥 165
第八章 亂象迭生 169
第九章 銀色要塞 196
第十章 暮夜比武 221
第十一章 獵捕行動 240
肯娜—火眼人 265
第十二章 指控 270
第十三章 水慶典 287
第十四章 祕密私販 299
肯娜—雷暴中心 315
第十五章 比武大賽 320
第十六章 兩姐妹的故事 344
第十七章 新的「歸真之歌」 363
肯娜—夏至 381
第十八章 少一人 384
第十九章 幽魂騎手 400
肯娜—黑暗中的叫聲 416
第二十章 重聚 419
第二十一章 新的開始 445
尾 聲 451
致 謝 452

書摘/試閱

 史坎德覺得在水邊野餐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這裡距離禽巢只有不到三十分鐘的路程,但地貌風景卻大為不同。大河小溪,支流縱橫,像藍色的血管一般,覆蓋著寬闊的平原,河灣植被茂盛,鬱鬱蔥蔥。來的時候,他們飛過一叢叢的垂柳,看見定居於此的人們在樹上搭建了樹屋,在運河上架起了橋梁,駕著漁船,悠然駛過。

米契爾把那著名的水上市集指給大家看。來自島嶼各地的商人在水上架起攤子,顧客們站在睡蓮葉子上挑選商品,或是隨波逐流,邊漂邊逛。在河道轉彎的地方,河水溢出,聚集成湖,人們便可在清澈的湖水中游泳,口渴的動物則也可停下來喝水如果有幸沒被獨角獸吃掉。這一帶,就連氣味都不太一樣︙︙

突然,史坎德愣住了。

「你吃巴比做的三明治了嗎?」米契爾有些同情地說,「我都跟她說了,沒人愛吃夾果醬、乳酪和馬麥醬的三明治,可她從來不聽勸,更不用說

「你聞見了嗎?」史坎德著急地問。

水邊的獨角獸大聲嘶鳴起來。惡棍之運連連後退,驚慌地拍打著黑色的翅膀。他的恐懼通過縛定傳遞給史坎德,並且急速加劇。不會來這裡,他想,肯定不會是這裡。

芙蘿抓住他的胳膊:「怎麼了,小坎?」

一陣微風掠過,芙蘿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於是,史坎德知道,這危險不是他想像出來的。芙蘿也聞見了:腐敗的皮肉,潰破的傷口,死亡的惡臭。這氣味只屬於一種生物。

「我們得離開這裡。氣味這麼重,牠們肯定距離不遠!」史坎德朝著惡棍之運跑去,想在危險來臨前帶他飛走。

愣在河邊的獨角獸汗水淋漓,浸溼了脖頸。水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惹得他不停尖叫,眼睛由黑色變成紅色,又從紅色變成黑色。史坎德循著他的目光望去,朋友們也趕過來了。

血壓一下子升高了,撞得史坎德耳朵嗡嗡響。不遠處,芙蘿的叫聲、米契爾的咒罵、巴比的喘息,同時響起。

河水裡有一頭野生獨角獸。

已經死了。

史坎德的腦袋裡亂成了糨糊:這怎麼可能呢。

「我不明白。」米契爾啞著嗓子說道。他通常可不會承認自己「不明白」。

水流裹挾著野生獨角獸不滅的鮮血打轉,玷汙了光滑的岩石和近旁的蘆葦。蒼蠅嗡嗡嚶嚶,圍著牠胸腔上的傷口大快朵頤。史坎德覺得,屍體應該是隨著水流漂到了下游,最後被卡在了河灣裡。

「牠真的死了嗎?」芙蘿輕聲說。

米契爾抱著胳膊:「我可不想去檢查。」

史坎德和巴比走到河岸的低窪處,蹚著水往深處走。腐爛的臭氣濃不可當,熏得史坎德眼淚都出來了。惡棍之運憂心忡忡地叫喚著,聲音又細又尖,聽起來就像剛出殼的幼獸。史坎德想通過縛定讓他的獨角獸放心,可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高度戒備著:只要屍體動一動,他就要立刻衝回岸上。巴比卻靠近了那頭栗色的野生獨角獸,在牠透明的獸角旁跪了下來,抿著嘴,神情堅定。

她搖搖頭。史坎德湊過來,俯身細看,褲子已經浸透了血汙的河水。野生獨角獸側臥著,一隻紅眼睛壓著,看不見。史坎德伸出手,拂過皺巴巴的眼皮,替牠闔上了另一隻眼睛。那睫毛厚厚濃濃的觸感就像他自己的那頭獨角獸讓史坎德感到了難以置信的悲傷。岸上的惡棍之運感同身受,低低地回應著。

「牠應該年紀不大,」巴比咕噥道,「和我們在荒野看到的野生獨角獸相比,牠朽敗得沒那麼厲害。」

「史坎德!」米契爾的聲音和著汩汩的河水,「你得趕緊走!靈行者和野生獨角獸?要是被人看到就糟了!」

史坎德抬頭看看米契爾和他的赤夜之樂:「靈行者殺不死野生獨角獸。」

「誰也殺不死野生獨角獸。它們是不死的、刀槍不入的。可是瞧瞧,我們撞見了什麼。」米契爾煩躁地撥弄著自己的烈焰紅髮。

「走吧,小坎,」芙蘿已經騎上了銀刃的背,「肯定會有人把這事扯到你頭上的。」

史坎德腦海裡閃過了朵里安曼寧的臉。去年年底,這位銀圈領袖可是明確反對靈行者重返禽巢的。

史坎德騎上惡棍之運,離開前,最後看了一眼浸在河水中的野生獨角獸的屍體。恐懼攀上了他的脊背:野生獨角獸是不死的。牠們本該困在死亡之中,不傷不毀。可是如果,有人或有某種方法能夠殺死牠們,那將會是怎樣可怖的黑暗力量啊?竟能奪去這永存於生死之間的怪物的性命?

媽媽?史坎德抗拒著這顯而易見的答案。一想到她竟能剝奪不死之物的性命,他就覺得害怕。他希望她與此事無關,希望那個潛在的殺手,是比她更兇險、更邪惡的角色。

然而,史坎德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比織者更險惡。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347
庫存 > 10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