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13悅讀日】4/13~4/17 消費滿699送100元E-coupon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79折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豹星的榮耀

定  價:NT$ 499 元
優惠價:79394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95折,單本省下20元
庫存 > 10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有朝一日,妳會成為河族裡重要的貓──妳會是所有貓族裡舉足輕重的貓。」

豹毛從小就知道一件事:總有一天,她將拯救河族免於覆滅之災。這個信念始於她的父親泥毛的一場預言夢──她那已去星族的母親亮天在夢中告訴泥毛的一句話。迫不及待的她提前開始見習生訓練,順利成為英勇的戰士。
此時,河族與雷族為爭奪陽光岩積怨已久,泥毛在一次成功保衛陽光岩的戰鬥後退役成為巫醫;豹毛帶領前往陽光岩的巡邏隊與雷族發生衝突──她敬愛的導師白牙死於雷族戰士爪下、摯友陽魚也傷重不治。豹毛對雷族的憎惡與日俱增。為了部族,身為副族長的她放棄心儀的戰士蛙跳,並屢屢反對曲星為和平做出的妥協。她易怒衝動的個性令泥毛隱隱感到不安:河族還要為領地做多少無謂的犧牲?
另一方面,雷族戰士虎爪蠢蠢欲動,一場撼動四族的改變正在醞釀。他在大集會對豹毛為部族溫飽發聲表示欣賞,向她透露欲成為族長的野心。接二連三的天災、禿葉季獵物的縮減、遭到汙染的河川、河族貓與雷族貓之間複雜的恩怨,都讓成為族長的豹星不禁考慮起當初虎爪所向她描述的未來……

故事發生自首部曲之前至首部曲。
◎本書相關閱讀:外傳《曲星的承諾》

※本書無附贈貓戰士卡

系列榮譽紀錄:風靡全球的動物奇幻冒險故事
◆全球暢銷逾3000萬本
◆全臺暢銷逾140萬本
◆美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評價
◆每集甫上市直攻紐約時報排行榜第一,榜上盤據總時間逾121週
◆2009年臺北縣國民中小學滿天星閱讀計畫優良圖書推薦(高年級)
◆2010年嘉義市國中小學票選為嘉義家書(4-6年級推薦)

系列書特色

◎豐富想像力:以貓為主角所創造的貓戰士世界,部族有各自的特色與圖騰,使讀者發揮想像,構築屬於自己的部族認同。
◎忠於原則的勇氣:部族對於戰士守則的堅持、個別戰士的價值觀與野心,貫徹原則、遵從本心的貓戰士們讓讀者學習堅持到底的勇氣。
◎解決問題的能力:貓族對於領地的紛爭、部族間的對立與合作、嚴峻環境下的生存危機,讓讀者從而思考如何以綜觀全局的智慧解決爭端。
◎看待事物的角度:角色塑造鮮明,容易代入並共情,透過不同部族的視角,理解不同立場、觀點造就不同選擇。
◎閱讀習慣養成:系列節奏明快的故事情節、生動真實的角色性格、熱血刺激的打鬥場面,讓人一本接一本手不釋卷,可做為讓青少年培養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貓戰士全系列
首部曲:勇闖森林,見證戰士的忠誠與勇氣
二部曲:戰士面臨愛情與親情的掙扎
三部曲:年輕戰士探索戰士守則的真締
四部曲:揭開貓族歷史,再創精彩傳說
五部曲:部族的起源與誕生
六部曲:失落的部族歸來
七部曲:戰士回歸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
長篇外傳:本傳未盡的前因後果,刻劃各族貓戰士的心路歷程
短篇外傳:子系列說不完的故事,收錄三位貓戰士的祕密過往
荒野手冊:一次讀懂貓戰士世界,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風靡全球的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作者。艾琳.杭特其實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2017年,維多利亞因為健康因素離開了艾琳.杭特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包含五位Harper Collins的編輯。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的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想像世界裡。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書摘/試閱

第一章

小豹跳了起來。「我們來玩躲貓貓!」
她興奮地看著其他小貓,他們已經躺在那邊好久好久了。小蛙、小陽和小響剛才一起吃了灰池在河裡抓到的鱒魚,現在他們都在綠葉季明亮的陽光下打瞌睡,小黑、小天和小蘆葦都在仔細洗臉和腳爪。小豹真的好無聊,她開始思考要不要去抓後面蘆葦叢裡那隻大蜻蜓了,蜻蜓懶洋洋地飛來飛去,發出了嗡嗡聲。可是玩遊戲比較好玩。其他小貓趕緊爬起來,她興奮得毛皮發癢。
小莎草晃了晃長長的虎斑尾巴。「我來當狩獵者!」她趴到地上,前腳遮住吻部。「大家躲起來!」
「小莎草,不可以偷看喔!」小豹對她說。「等我們都躲好妳才可以張開眼睛。」
「閉眼睛的話,我怎麼知道你們躲好了沒?」小莎草含糊地喵嗚一句。
爍皮正在把柳枝和蘆葦編織在一起,讓小窩的牆壁變得更強韌。「他們好了我會告訴妳!」她喊道。
小豹甩甩尾巴,養母在旁邊看著,她好開心。「不要讓她偷看喔。」她對爍皮說。
爍皮一本正經地點點頭。「那當然。」
「然後要給我夠多時間躲起來喔。」
「妳作弊!」小天氣呼呼地說。「她不可以幫妳啦。」
小豹鼓起胸膛。「她又沒有幫我。」她喵聲說。「只是確認小莎草有守規則而已。」
小響一臉氣憤。「小莎草每次都有守規則啊。」
「她連打苔球都不會作弊。」小蘆葦跟著說。「小豹,妳把妳的話收回去!」
小豹看著他們。這三隻小貓總是互相幫忙,一定是因為他們不只是同窩的小貓,還是同胞姊弟。如果爍皮是小豹真正的母親,那小天和小黑是不是也會幫她說話?
「快點啦!」小蛙不耐煩地抓了抓熱熱的沙地。
小陽對他彈了下尾巴。「小豹只是想確保大家公平而已嘛。」
「小豹話太多了啦。」小蛙抱怨道。
「她愛說多少就說多少,不用你管。」小陽回嘴。
小豹感激地對朋友眨眼。小陽不是她的姊妹,也和她不同窩,可是她就會幫她說話。可能有一些貓天生就比其他貓善良吧。
她轉身背對小天。「我們走!」
她衝到空地另一頭,腳爪用力到開始發熱了。其他小貓年紀比她大,身材也比較高大,她一定要卯足全力,不然就會被追上。她想趕快找個好地方躲起來,免得好地方都被其他小貓搶走了。
矛牙正在幫棘莓把錦葵葉鋪在地上晒乾,他抬起頭來。「妳跑得比魚還快呢!」小豹從旁邊飛奔過去時,矛牙呼嚕說。
小豹回頭一望。小蛙和小陽努力擠進長老窩旁邊的莎草叢,小黑手忙腳亂地爬上了戰士窩旁的柳樹,小響和小蘆葦朝柳樹根的陰影走去,小天在灑滿陽光的空地中間停了下來,明顯在到處找營地裡適合躲藏的地方。
「來這邊。」獺潑壓低聲音喵嗚道,小豹聽了轉過身來。這隻白色和薑黃色相間的母貓是小莎草、小響和小蘆葦的母親,她和湖光兩隻貓后在育兒室外面分享舌頭,看著小貓們玩耍。獺潑現在靠上前,點著頭要小豹過去。小豹匆匆跑過去。「妳躲在我們後面吧。」獺潑小聲說。
湖光挪到旁邊,讓小豹從她們中間鑽過去。「我們會假裝沒看到妳。」
小豹躲到兩隻貓后後面,她們兩個湊近了身體,擋住小豹。
爍皮的喵嗚聲傳遍整片空地。「獵物都躲起來了!」她對小莎草喊道。
小豹興奮得全身顫抖。小莎草會找到她嗎?
「儘量別出聲。」獺潑輕聲警告小豹。「小莎草可是很厲害的狩獵者。」
「我是很厲害的獵物。」小豹喵嗚道。
湖光的毛皮抖了抖。「小莎草朝這邊走來了。」
小豹憋住一口氣,忍著不探頭偷看。
小莎草的喵嗚聲從兩隻貓后前方傳來。「妳們有看到小豹嗎?」
獺潑朝巫醫窩抽了下鼻口。「妳去那邊找過了嗎?」
「她應該躲在見習生窩後面吧。」湖光接著說。貓后的毛髮弄得小豹鼻子很癢,她忍住了噴嚏,肚子更用力貼著地面。綠葉季炎熱的陽光晒得她金黃色花斑毛皮暖洋洋的,她的耳朵也好熱,她只能強迫自己不動耳朵。小莎草輕巧的腳步聲傳來,她在貓后面前走來走去。
「妳們真的沒看到她嗎?」小莎草聽起來很懷疑。小豹想像同窩小貓狐疑地嚐著空氣,這時候小豹開始後悔剛才沒像其他貓一樣,把鬍鬚上的鯉魚味清乾淨了。
「真的。」湖光的毛皮又擦過小豹的鼻子。
這次真的太癢了,小豹終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小莎草繞過湖光跳來,看到小豹的時候她全身毛髮蓬了起來。「妳騙我!」小莎草氣呼呼地瞪著湖光,小豹找到了逃跑的機會。
她往空地另一頭衝去,邊跑邊回頭看小莎草有沒有跟來。「妳沒抓到我就不算—」她突然撞上一堵毛茸茸的厚牆,摔了一跤,滾到四隻大大的腳爪中間。天空被某隻貓淺棕色的肚子遮住了,她從肚子下面滾出來,趕緊站起來。「對不起,曲顎!」
高大戰士和藹地對她眨眨眼。「妳還好嗎?」
小豹沒有認真跟他說話,她回頭往育兒室的方向看,看到小莎草往這邊跑來。「要是被她抓到,我就輸了!」她驚呼。
曲顎好像聽明白了,他叼住小豹後頸的毛皮,把她甩到自己背上。「抓穩了。」曲顎對她說,全身毛皮都隨著低沉的喵嗚聲微微震動。小豹用爪子抓緊他厚實的毛髮,曲顎背著她大步跑走。
小莎草追了過來。「喂!」她氣呼呼地尖叫。「妳作弊!」
小豹從曲顎脖子附近厚厚的毛髮之中抬起頭,瞥見小天蹲在見習生窩的牆壁邊,她的棕色虎斑毛皮幾乎完全融入牆邊陰影了,可是小豹看到她那雙閃亮的綠眼睛。
「小天!」小豹用最大的音量叫她,故意讓小莎草聽見。「我看到妳了!」她用鼻口指向見習生窩。小莎草聽了豎起耳朵,轉彎朝小天躲的位置跑過去,小豹鬆了一口氣。
「不公平!」小豹被曲顎背著跑走時,聽到小天氣憤的喵嗚聲。成功逃走了!小豹感受到一股喜悅,但這時候曲顎突然停下腳步,她只得把爪子深深埋入曲顎的毛髮。曲顎在營地出入口急急停了下來。
「不要停啊!」小豹大叫。要是小莎草又追上來怎麼辦?
可是曲顎沒有理她,下午的狩獵巡邏隊回營地了,曲顎對他們點頭打招呼。小豹看到她父親泥毛走在隊伍最前面,開心得心臟一跳。泥毛嘴裡叼著一條閃亮亮的銀色鯉魚,橡心、甲蟲鼻和迴霧也跟著走過來,每隻貓都叼著從河裡抓回來的獵物。
泥毛把鯉魚放在地上,對小豹點點頭,眼睛閃閃發亮。「你肩膀上怎麼有隻大壁蝨?」他對曲顎說。
「我才不是壁蝨!」小豹從曲顎背上溜下來。「我是小豹啦!」她繞著父親走了半圈,從他肚子下面涼爽的陰影鑽了過去。
小豹又回到陽光下時,泥毛呼嚕一笑。「妳今天做了什麼啊?」他問小豹。
「我們在玩躲貓貓。」她朝見習生窩點頭,窩邊的陰影裡,小莎草正得意洋洋地用鼻子戳小天。
小天惡狠狠地瞪了小豹一眼。
「來嘛,小天。」小莎草甩了甩尾巴。「來幫我抓其他小貓。」她拉著小天往戰士窩走。
「那妳被抓到了嗎?」泥毛問小豹。
「曲顎幫我逃走了。」小豹挺起胸膛。「謝謝你啦,曲顎。」
「你別太寵她。」泥毛對曲顎說。「她得學著自力更生。」
迴霧呼嚕笑著。「泥毛,你好意思這麼說?」她用腳爪碰了泥毛的獵物一下。「要不是你堅持要幫小豹抓一條鯉魚,我們早就在日升前回來了。」
小豹蹭了蹭泥毛的肩膀。「我最愛吃鯉魚了。」她呼嚕說。「謝謝你。」
泥毛也蹭了蹭她。這時候,空地對面的小莎草對她大喊:「小豹,快點回來啦!」她高高舉著尾巴站在戰士窩旁邊,小黑從柳樹上溜下來,小響和小蘆葦也從樹根之間鑽出來。「我找到所有的貓了!這次換小黑當狩獵者。」
泥毛用尾巴把小豹往前推。「去玩吧。」他喵聲說。
「好。」小豹開心地對他眨眼,父親回營地了,她好開心。「可是我在玩的時候,你不要讓其他貓去新鮮獵物堆把我的鯉魚吃掉喔!」
小豹轉身找其他小貓時,聽見迴霧親暱的喵嗚聲:「泥毛,你還真疼那個孩子。」
「對她沒有壞處嘛。」泥毛呼嚕地回道。
小豹回到同窩的小貓身邊,她看著其他小貓。剛剛她害小天被找到,自己還贏了,其他小貓會不會不高興?「大家都不可以再躲一樣的地方了,對不對?」
「對啊。」小天興奮地呼嚕說,好像迫不及待想開始第二場遊戲了。太好了,看起來這隻棕色虎斑小母貓沒有生她的氣。「小黑,準備好了嗎?」
小黑蹲了下來,用腳爪遮住鼻口。
小陽和小蛙快速跑走,往長老窩的方向奔去。小響跟著小莎草和小蘆葦,三隻小貓跑往空地另一頭茂密的莎草叢。小豹東張西望,不知道該躲哪裡才好。如果她躲進族長窩,霰星會不會生氣?說不定棘莓會讓她躲在藥草庫裡。
「跟我來。」小天小聲說。「有一個超棒的地方,我們去躲那裡。」
「好啊。」小豹的心跳加速了。她跟著同窩小貓跑到營地邊緣的蘆葦叢,這裡的地面溼溼軟軟的,沒走幾步就變成淺淺的積水了。她在水裡嘩啦嘩啦走著,爪子縫裡都是泥巴。小天繼續往蘆葦叢深處鑽,速度愈來愈慢。小豹才剛學會游泳而已,泥毛要是知道她在河邊玩,一定會很生氣。「等一下—」
小豹喊她的時候,小天轉了回來,踩著泥水走回來。
小豹看到同窩小貓眼裡一閃而過的厭煩。「我們不該來河邊—」
她還沒說完,小天突然用前腳抓住她後頸,把她的頭壓到水裡。
河水湧進小豹的鼻子和嘴巴,驚慌竄遍了她的毛皮。她在水裡亂揮腳爪,想要掙脫小天的掌握,可是小天比她大兩個月、力氣也比較大。小豹突然發現自己沒辦法掙脫,她焦急地用力掙扎,努力忍住呼吸的本能,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彷彿要從胸中跳出來。
然後,小天放開了她。
小豹用腳爪撐起身體,嘩啦一聲抬起頭來,全身都在滴水。她甩了甩頭,然後甩了甩身體,水滴噴到附近的蘆葦草。她咳嗽幾聲,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然後轉頭瞪著小天。「妳搞什麼啊?」原來小天是這麼討厭的貓!
小天也瞪著她。「誰叫妳把我躲的地方告訴小莎草!」
「那是因為她剛剛在追我啊!」小豹豎起全身毛髮。「妳沒必要把我淹死吧!」她的鼻子和鬍鬚還在滴水。
「哪有妳說的那麼誇張。」小天氣呼呼地說。「妳不要因為每隻貓都關心妳,就以為自己有多特別。妳都多大了,還一副剛出生小貓的樣子!妳每次都這樣,要不是爍皮叫我們跟妳玩,我跟小黑才不想理妳呢。」
小豹的心痛了一下。他們不喜歡跟我玩嗎?他們是不得已才跟她玩的嗎?她氣得毛髮直豎。不公平,她一直都把他們當朋友。「我要去跟爍皮告狀。」她咬緊牙關低聲說,這時候如果張開嘴巴,她可能會像新生小貓一樣哇哇大哭。「到時候妳就完蛋了……哼,妳活該被處罰!」
小天嗤之以鼻。「妳去啊,小豹。」她喵嗚道。「妳去跟其他貓告狀啊,反正妳就跟新生小貓沒兩樣。」
小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天為什麼對她這麼壞?她的心臟跳得好快。
小天還沒說完。「其他貓對妳這麼好,還不是因為亮天死了。」她喵聲說。「要不是妳殺了自己母親,族裡其他貓根本就懶得理妳。」
「我沒有殺自己母親。」小豹嘶聲回嘴。她感覺自己的爪子伸了出來。
「族裡其他貓可不是這麼說的。」小天的綠色眼睛閃爍著惡意的光芒。「我聽說妳出生的時候,妳母親生病了。她沒事怎麼會生病?一定就是妳這爛小貓害的!」
「不准這麼說!」小豹恨不得讓小天閉嘴,恨不得也去傷害小天。她對棕色虎斑貓的吻部一抓,可是小天舉起腳爪擋住她,然後一掌打在小豹耳朵上。小豹被打得踉蹌兩步。
「妳死掉以後一定會去黑暗森林,」小天咆哮,「去跟其他謀殺犯住在一起。」
小豹愣愣盯著她,腳爪附近的河水突然像冰塊一樣冷,水流似乎一直把她往下拖,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沒有摔倒。小天撞了她一下,嘩啦嘩啦鑽出了蘆葦叢。小豹張嘴要喊小天,想問她是不是真的聽到其他貓說這麼難聽的話……可是小豹就是說不出口。
她好怕聽到小天的回答。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394
庫存 > 10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