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即日起~6/30,暑期閱讀書展,好書7折起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滿額折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貓戰士外傳之二十一:說不完的故事07

商品資訊

定價
:NT$ 290 元
優惠價
90261
促銷優惠
暑期閱讀書展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29元
庫存 > 1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貓戰士外傳子系列說不完的故事第七彈!

失去孩子的黛西該何去何從?
點毛為何賭上一切也要違抗副族長?
星族如何原諒黑足的所作所為?
撥開內心的遲疑與掙扎,戰士們背負使命,在所選的道路上勇敢前行。

〈黛西的親屬〉
本篇時序在七部曲之間。雷族正值風雨飄搖之際,黛西的孩子一個個死在戰場,無力感湧上她的心頭。離開的念頭在她腦中揮之不去,哪裡有貓需要她?何處才是她的歸屬呢?此時,馬場的貓兒前來求助,黛西和族貓前往支援……

〈點毛的反叛〉
本篇時序橫跨六至七部曲。點毛與莖葉一起從見習生升格為戰士,感情深厚。此時雷族面臨族長棘星重生後的異常舉止,點毛、莖葉和一眾貓兒心存疑竇。為了部族著想,他們祕密策劃著……

〈黑足的審判〉
本篇時序發生在首部曲之後。虎星死亡,虎族隨之瓦解。黑足決心扛起一族之長的責任帶領影族。他在巫醫鼻涕蟲的帶領下前往月亮石接受星族授命,但黑足過往的種種殘暴行徑歷歷在目,星族如何授與他珍貴的九條命呢?

系列榮譽紀錄:風靡全球的動物奇幻冒險故事
◆全球暢銷逾3000萬本
◆全臺暢銷逾140萬本
◆美國亞馬遜書店五顆星評價
◆版權銷售日、韓、法、德、俄等16國
◆每集甫上市直攻紐約時報排行榜第一,榜上盤據總時間逾121週
◆2009年臺北縣國民中小學滿天星閱讀計畫優良圖書推薦(高年級)
◆2010年嘉義市國中小學票選為嘉義家書(4-6年級推薦)

系列書特色

◎忠於原則的勇氣:當戰士守則與自身價值觀產生碰撞,一步步確立原則並貫徹本心的貓戰士讓讀者學習堅持到底的勇氣。
◎看待事物的角度:角色塑造鮮明,容易代入並共情。透過各部族的視角,理解不同立場、觀點造就不同選擇。
◎解決問題的方法:部族間的對立與合作、領地的紛爭、嚴峻環境下的生存危機,讓讀者從而思考如何以綜觀全局的智慧解決爭端。
◎ 啟發無限想像:以貓為主角所創造的貓戰士世界,部族有各自的特色與圖騰,使讀者發揮想像力,構築屬於自己的部族認同。
◎閱讀習慣養成:系列節奏明快的故事情節、生動真實的角色性格、熱血刺激的打鬥場面,讓人一本接一本手不釋卷,可做為讓青少年培養閱讀習慣的「橋樑讀物」。

貓戰士全系列
首部曲:勇闖森林見證戰士的忠誠與勇氣
二部曲:戰士面臨愛情與親情的掙扎
三部曲:年輕戰士探索戰士守則的真締
四部曲:揭開貓族歷史,再創精彩傳說
五部曲:探尋部族的起源與誕生
六部曲:部族貓們必須尋回失落的天族
七部曲:戰士回歸本心,遵從自己的道路
長篇外傳:本傳事件的前因後果,刻劃各族貓戰士的心路歷程
短篇外傳:子系列說不完的故事,收錄三位貓戰士的祕密過往
荒野手冊:一次讀懂貓戰士世界,深入了解貓族歷史

作者簡介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風靡全球的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作者。艾琳.杭特其實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2017年,維多利亞因為健康因素離開了艾琳.杭特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包含五位Harper Collins的編輯。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的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想像世界裡。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目次

黛西的親屬
點毛的反叛
黑足的審判

書摘/試閱

黑足的審判

第一章
「鞭子!鞭子死了!」
身後某處響起呼喊聲,黑足正在與血族虎斑貓搏鬥,牙齒深深陷入對手蓬亂的毛中。對手似乎沒有聽見喊聲,依舊不斷號叫並激烈掙扎。她的爪子狠抓黑足的側腹,但他無視抓傷帶來的刺痛,更用力咬住她的喉嚨。他有些懷疑:這是真的嗎?
「鞭子死了!」另一隻血族貓驚恐地叫著。
虎斑貓這次總算聽到了。四周響起哀號聲,她震驚得後退;黑足也鬆開了箝制。他們轉過頭,看到鞭子小小的身軀倒地,已經失去生命跡象,上半身鮮血淋漓。是真的。黑足和虎斑貓對望一會兒,她忽然睜大眼睛,轉身就跑。黑足怒吼,立刻追上去。
所有血族貓都在逃竄。他們失去族長後,隨即放棄進攻部族的領地。他們驚慌失措,以最快速度衝出四喬木,部族貓緊跟在後,黑足也在後面窮追不捨。
風族的高星與他並肩齊行,對四散奔逃的入侵者咆哮,他的另一邊是同族的晨花,她也凶狠地齜牙咧嘴。四個部族的貓都加入追擊行列,大家沉浸在復仇的狂喜中。
他們抵達領地盡頭時,黑足發動最後一擊,抓傷母虎斑貓的後臀,她喵聲大叫著衝進森林,和其他血族入侵者朝來時的兩腳獸地盤跑去。黑足認為他們不會回來了。瘦小而嗜血的族長鞭子妄想將部族領地據為己有,少了他,他們只是一群無賴貓。
那麼,少了虎星,影族又算什麼呢?黑足的族長妄想與血族族長協商,聯手對抗他在部族中的敵人,不料反遭鞭子殺死。虎星決心領導森林的每一隻貓,一手策劃虎族──他將影族和河族合併而成的部族──的每次行動。少了他,我們該怎麼辦?這個討厭的想法令黑足有些惱怒,他抖了抖皮毛,似乎想把它甩掉。他忽然覺得一股溫熱的血液淌過皮毛,便低頭察看肩膀上令他刺痛的一排抓痕。
影族會貫徹一直以來的原則,他告訴自己。我們一定會活下去。
他轉身回四喬木,只見那些貓正以巫醫或族長為中心,聚集成一個個部族小團體,地上停放著幾具戰士和無賴貓的屍體。黑足經過倒在土裡的暗紋時,看到這隻灰色虎班貓黑銀條紋的臉因臨死咆哮而扭曲,不禁寒毛直豎。暗紋先前離開雷族,跟隨虎星來到影族,但虎星一死,他就徹底背叛了部族,為那些無賴貓而戰。
叛徒。沒有什麼比拋棄自己部族的貓更可惡,暗紋甚至背叛了兩次。黑足對著死貓咆哮一會兒才繼續前進。他們暫時把暗紋留在那裡;既是叛徒,影族自然沒必要為他守夜。
他頭也不回地穿過空地,來到影族巫醫鼻涕蟲身邊,巫醫正被族貓團團圍住。
「只要保持傷口乾淨,應該不會留下疤痕,」這隻灰白色小公貓對橡毛說,橡毛胸前有血淋淋的長條傷口。「明早來我的窩,我再幫你敷點金盞花。」
戰士點點頭。「謝了,鼻涕蟲。」
黑足環顧四周的影族戰士。鼻涕蟲的見習生小雲正在舔高罌粟側腹的傷口。枯毛的後腿被抓傷,但血似乎已經止住。這幾位的傷勢是他目前看到最嚴重的。多謝星族保佑。
「每隻貓都沒事吧?」他問,只是想確認一下。
「我們運氣算不錯了。」花楸爪喵聲道,瞥了一眼草地上幾具屍體。
「我們打得漂亮。」枯毛糾正他,自豪地抬頭挺胸。黑足發出一陣呼嚕聲,表示嘉許。
橡毛的見習生褐掌蹲在同窩手足棘掌身邊,兩隻貓頭挨著頭說話。黑足看到這一幕,眼睛瞇了起來。我應該把棘掌趕走嗎?這兩隻見習生都是虎星的孩子,但小公貓是雷族的見習生,而褐掌在雷族的好事者質疑她的忠誠時,毅然決定加入父親的影族。虎星走後,影族需要更加強大和團結。
但今天,兩族並肩作戰。棘掌和褐掌都是虎星的小貓,他們在一起互相安慰,黑足不想阻止,他不希望給褐掌任何理由重新考慮她對影族的忠誠。黑足尋思,虎星已然離去,自己也該開始站在族長的立場思考了。他曾是碎星副族長,後來改擔任虎星副族長。如果星族同意……影族就由我來領導。
但這種想法非但沒有讓黑足覺得強大,反而使他充滿懷疑。我有領導部族的能力嗎?他感覺自己好像突然肩負著影族的全部重擔。從現在起,他必須做出決定,必須為部族做出所有選擇。一直以來都有別的貓為我指出一條明路。他想念虎星,思念來得又猛又急。那隻暗棕色大虎斑貓永遠知道該怎麼做。
有個動靜引起他注意,他抬頭一看,發現河族貓跟著豹星走出空地。金色母虎斑貓抬頭挺胸,直視前方,率領部族行進,連看都沒看黑足一眼。
我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黑足心想,憤怒地抽動著尾巴。豹星先前選擇追隨虎星,也心甘情願地合併河族和影族,組成了虎族,因為她認為這樣會變得更強大。不管虎星要她做什麼,她全部照辦,因為她相信兩個部族聯合起來就能戰勝其他部族,統治整個領地。
但現在虎星敗在鞭子的爪下,一命嗚呼,豹星和戰士們決定拋棄影族。如果其他部族想為虎星以前的所作所為尋仇,她當然希望他們不記得河族曾是虎星的盟友──有一段時間,她和黑足曾驕傲地站在虎星的左右兩邊。
身後傳來輕輕的哈氣聲,黑足轉頭看到枯毛不屑地瞪著河族族長的背影。「狐狸心。」這隻暗薑黃色戰士嘀咕,黑足點頭表示同意。
「虎星不應該相信她。」他怒道。
一隻火紅色大公貓跛著腳朝他們慢慢走來,黑足頓時僵住。火星想要幹什麼?雷族族長來到面前,黑足抬起了頭。
「火星,」他喵聲打招呼。「看來還是我們贏了。」他的皮毛刺痛起來。這隻貓一直是虎星的肉中刺,火星在加入雷族之前曾是小寵物貓,但在部族中的地位一直提升,到最後趕走虎星,接替副族長位置。
「是的,我們做到了。」火星同意。「黑足,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黑足瞇起眼睛。這還不夠明顯嗎?火星懷疑我不夠資格擔任族長?黑足從未想過統領影族,但這是他的權利。「我打算帶族貓回家,然後準備前往高岩山。我現在是他們的族長,為了恢復元氣,我們有很多事要做,但會照常在森林中生活。」
「那我們下次大集會再見。」
黑足大大鬆了口氣,卻也為了自己的如釋重負而惱怒。火星的意見不該這麼重要。但是,如果雷族和風族都接受他,風族族長高星也會聽從火星的命令,黑足的日子就會好過一點。他確信豹星不會挑起爭端──因為她接下來要忙著平息虎族的風波,不可能再挑起新的麻煩。
火星盯著他。「你最好從前任的錯誤中記取教訓,」他冷冷地說。「我看到你在骨丘對石毛做的事。」
黑足的如釋重負頓時轉為羞愧,胸口被一股熱辣辣的感覺重重壓住。
我是忠誠的副族長,服從族長的命令,他告訴自己。這才是一個好副族長該做的。
但胸口的重壓還在。
火星尾巴一甩,棘掌便站起身,用鼻子在姊妹的側腹上輕輕一頂,然後走到族長身邊。褐掌熱切地注視著他,一會兒後抬頭看著黑足,等待他下令。黑足的心頭泛起一絲欣慰。我剛才沒有拆散他們是對的,她還是站在我們這邊。
黑足朝族貓點頭示意,他們便起身圍攏過來。「走吧。」他喵聲道。他們跟著他離開空地,鼻涕蟲走在最後面。
隔天早上,黑足伸個懶腰,走出戰士窩時打了個寒顫。微微的陽光穿過雲層,空氣中彌漫著寒意。他瞥了一眼大橡樹下族長窩的入口,感到胸口一陣悸動。昨晚睡在那裡時還覺得不太妥當……但明天,那裡就是我的了。他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鼻涕蟲正在空地上等他。「準備好了嗎?」巫醫問。「你起得有點晚,而且今天風很大,可能會拖慢我們的速度,我們該上路趕去高岩山了。」
「我們走吧!」黑足瞥了一眼新鮮獵物堆,在去高岩山之前,按規定他不能靠近它。不知怎麼回事,他雖然飢餓,卻因為不安而無心飲食。他不會讓鼻涕蟲知道這件事,但他對於和星族分享舌頭感到緊張。他知道自己一直是完美的副族長……但是,也許有時候不是完美的貓。星族會認為我有資格擔任族長嗎?他必須相信他們會肯定自己的能力,但一想到九命儀式會是什麼樣子,恐慌便宛如冰爪刮過他的皮毛。
鼻涕蟲嚴厲地看了他一眼。「你準備好了嗎?」他問道。
黑足不知道巫醫在問哪件事。我準備好前往高岩山了?還是我準備好當族長了?「怎麼會還沒準備好呢?」他簡潔地回答,與鼻涕蟲犀利的表情不謀而合。
鼻涕蟲轉過身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那就走吧。」他說完後,不等黑足回答便率先走開。黑足順了一下身上的毛,跟了上去。
枯毛正在營地入口站崗,看起來很疲憊,但依然保持警覺。眼見他們走近,她便恭敬地低下頭。「祝你們一路順風。」
他深情地對她眨眨眼睛。昨晚,黑足久久無法入睡,有個念頭一直在腦子裡翻騰:要是真的當上族長,我需要強大的副族長。最後,他想到一個名字。現在,他看到枯毛直率的目光,知道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這隻暗薑黃色母貓也許一開始是無賴貓,但後來成為影族最忠心的戰士。「謝謝妳。」他對她說。「我不在時,希望妳好好挑選並派遣今天的巡邏隊。」
枯毛驚訝地睜大眼睛。「沒問題。」
「在我回來前,我相信妳會守護影族。」黑足繼續說道。
枯毛豎起耳朵,慢慢地喵聲道:「你的意思是……?」
「沒錯,」黑足呼嚕呼嚕地說。「等我從月亮石回來,我會任命妳為影族的副族長。除了妳,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好的選擇。」突如其來的喜悅讓枯毛眼睛一亮,黑足的毛皮也感到陣陣暖意。他想,也許我會成為強大的族長,至少我的第一個決定是正確的。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61
庫存 > 10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