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定  價:NT$680元
優惠價: 79537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開展「蔡明亮學」
當代最強華語電影研究集結

本書以蔡明亮從影三十年來的影像作品為核心,全新編譯羅鵬、裴開瑞、張小虹、林松輝等海內外重量級學者,對其影片及相關重要題旨的代表性學術討論,透過十三個篇章(八篇外文中譯、四篇中文重新編輯、一篇藝術家深度對談),對蔡明亮自《青少年哪吒》(1992)始執導的十部劇情長片至「慢走長征」系列(八部影片,2012-18)創作,展開細緻的文本分析,透過電影分析方法閱讀蔡明亮作品的整體輪廓,從歷史、美學、理論等多重層面,深入開展蔡明亮電影之現代主義、庶民日常與藝術跨域等論題。

本書緊扣蔡明亮由藝術影片至當代藝術實踐的發展脈動,盡顯華語電影研究這三十年來的遞變。前十二篇論著涵蓋城市、寫實、性別、互文、類型、形體、表演及跨域等視角與方法,相互之間形成交鋒與對話。第十三篇特別由孫松榮教授邀請蔡明亮自我剖析其影像作品如何自《不散》以降跨入當代藝術的創作軌跡和淵源。每一篇章共同形構出蔡明亮電影的十三種面孔,意蘊著華語電影研究學門「隨蔡明亮一同思想」的眾多樣貌。

重點特色│
1. 收錄國際級蔡明亮電影研究學者羅鵬(Carlos Rojas)、裴開瑞(Chris Berry)、張小虹、林松輝等十二篇經典與新創論文,全新編譯呈現。
2. 蔡明亮長片創作三十年、短片創作四十年,本書蒐集、彙整史上最完整詳盡的蔡導〈研究學術文獻〉及〈創作年表〉,為後進研究者提供重要資料。
3. 全書全彩印刷,收錄百幅精采劇照及工作照,更獨家曝光名攝影師林盟山為《河流》、《洞》、《你那邊幾點》等電影拍攝的珍貴劇照,絕對經典、值得典藏。

專文推薦│
「如果貝克特曾為上個世紀代言,包括上世紀的政治災難,則在我們這個世代,蔡明亮為我們發言,內容又是什麼?《蔡明亮的十三張臉》就像一道光線,映照出明亮的意義,來得正是時候。」──林建國 交通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副教授

「蔡明亮讓我們看到了界限突破後的一片新地,和如何處理與討論這片視覺與音景新地的挑戰。本書是過去十幾年全球研究蔡明亮的部分成果,構成了「蔡明亮學」的某些基礎。」──葉月瑜 香港嶺南大學林黃耀華視覺研究講座教授、文學院院長、電影與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

重磅推薦│(按姓名筆畫順序)
王君琦 國家影視聽中心執行長、《百變千幻不思議:台語片的混血與轉化》編著者
林文淇 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戲夢時光:侯孝賢電影的城市、歷史、美學》編著者
林建光 中興大學外文系副教授、〈裸命與例外狀態:《洞》的災難想像〉作者
林建國 交大外文系副教授、〈蓋一座房子〉(蔡明亮研究論文)作者
張靄珠 交大外文系教授、《全球化時空、身體、記憶:台灣新電影及其影響》作者
許維賢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華語電影在後馬來西亞:土腔風格、華夷風與作者論》作者
陳儒修 政大廣電系教授、《穿越幽暗鏡界:台灣電影百年思考》作者
黃建宏 北藝大藝術跨領域研究所副教授、《電影,劇場和運動》作者
楊小濱 中研院文哲所研究員、《你想了解的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但又沒敢問拉岡的)》作者
楊凱麟 北藝大藝術跨領域研究所教授、〈荒蕪的生命、茂盛的影像:論蔡明亮電影的內框與平行主義〉作者
葉月瑜 香港嶺南大學電影與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台灣電影百年漂流》作者
聞天祥 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光影定格:蔡明亮的心靈場域》作者
龔卓軍 南藝大藝術創作理論所所長、〈我們自己可以成為自己的知識生產者:做為考現學與當代藝術的台灣新電影〉作者

主編
孫松榮
巴黎第十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電影學博士,現為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教授兼電影創作學系代理系主任。著有《入鏡|出境:蔡明亮的影像藝術與跨界實踐》(2014)等專書。

曾炫淳
北京大學中文系當代文學專業博士候選人,現為臺北市立美術館研究發展組助理研究員。曾先後在《放映週報》、《電影欣賞學刊》、中央大學出版中心、交通大學出版社擔任編輯,影藝評述散見兩岸十餘家藝文媒體。

譯者
蔡文晟
巴黎第十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電影學博士,現為湖北經濟學院新媒體系副教授。譯有《電影導演的電影理論》(2019)、《吻:唇與身體之密語》(2016)、《電影編劇:來自法國的錦囊妙計》(2015)等書。

作者(依篇章順序)
羅鵬(Carlos Rojas) 杜克大學亞洲與中東研究學系教授
裴開瑞(Chris Berry) 倫敦國王學院電影學系教授
馬蘭清(Gina Marchetti)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教授
馬彥君(Jean Ma) 史丹佛大學藝術與藝術史學系副教授
馬嘉蘭(Fran Martin) 墨爾本大學文化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劉永晧(Yung-Hao Liu) 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
包衛紅(Weihong Bao)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電影與媒體學系副教授
謝世宗(Elliott Shr-tzung Shie) 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何重誼(Jean-Yves Heurtebise) 輔仁大學法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
林志明(Chi-Ming Lin) 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教授
孫松榮(Song-Yong Sing) 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教授兼電影創作學系代理系主任
張小虹(Hsiao-Hung Chang) 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特聘教授
林松輝(Song Hwee Lim)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教授

導論:邁向蔡明亮電影研究
Introduction

孫松榮  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教授、本書主編

蔡明亮 2.0
  正當我們如火如荼地為這本籌劃已久的編著進行翻譯、校稿及撰寫的夏末之際,蔡明亮導演及演員李康生出席第76屆威尼斯影展參加舊作《不散》(2003)4K修復版的首映。威尼斯作為蔡明亮的福地,結緣於二十五年前的《愛情萬歲》(1994),當年三十七歲、出生於馬來西亞古晉、以臺灣導演之名闖蕩影壇的這位年輕創作者贏得了金獅獎。從那一刻伊始,蔡明亮的名字及其獨特作品,獲得國際影壇的注目,開啟他身為全球藝術影片作者的濫觴。2019年9月初,乃是他與小康近八年來的第六次重遊水都,2012年〈金剛經〉於「地平線短片」單元亮相、2013年《郊遊》獲頒評審團大獎、2015年《那日下午》入選觀摩片單元、2017年《家在蘭若寺》獲選進入「虛擬實境電影故事」競賽單元,及2018年《你的臉》入圍非競賽類的「非虛構」單元。威尼斯影展可謂對蔡明亮情有獨鍾,不僅是對創作者豐沛藝術實踐及其創意的肯定,更重要的,還在於連同《不散》在內的六部作品,尤其能體現出蔡明亮十幾年來在美學表徵與創作思維上的關鍵轉變。

  〈金剛經〉為以玄奘為題的「慢走長征系列」(亦稱「行者系列」,2012-18)在威尼斯影展的處女秀,由此揭開漫步世界的序幕。隔年,蔡明亮在影展上宣布,生平首次以數位攝影機拍攝的《郊遊》為他正式告別劇情長片的最後一部影片。關於《那日下午》,導演執意這不是紀錄片也非劇情片的主見,凸顯故事與日常之間的弔詭關係。《家在蘭若寺》展現一種無鏡頭概念的新科技影像之作。這進一步促使《你的臉》重新回到特寫,捕捉臉面的造形力,延續其非紀錄片的主張。《不散》修復版不單重返影展,同時還架置於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的框架下,讓蔡明亮在展廳向觀眾公開展示他費時手繪老電影院與椅子、老影片與童年國宅等圖像的多張畫作,並播放喜愛的老歌。舊作新映的意義非凡,值得一提的,在於《不散》這被導演宣稱為其「第一部非敘事電影」,在他三十年的從影生涯中極具分水嶺的意義。這部接續《你那邊幾點》(2001)之後、先於《天邊一朵雲》(2005)完成的作品,以福和戲院放映武俠經典作品《龍門客棧》(1967)為題,展現一種將敘事表述維持於低限,彰顯人物游弋身體、光影閃爍,及時空延滯等等殊異音像特質。

  自《不散》以後,來自國內外美術界的館長、策展人及藝術家陸續接觸蔡明亮,委請他創作。2004年,蔡國強策劃「金門碉堡藝術節」,蔡明亮發表一件奠基於張愛玲短篇小說、結合裝置與現場表演的作品《花凋》。2007年,《是夢》受邀參與以「非域之境」為主題的第52屆威尼斯雙年展臺灣館,作品乃關於導演童年與家鄉的短片,並展陳好幾排老電影院的紅椅子。同一年,《情色空間》展出於國立故宮博物院的「發現彼此:國際電影裝置展」。2009年,《臉》作為法國羅浮宮首部典藏電影的作品,先後於巴黎這座老牌美術館與臺北國家音樂廳舉辦首映,將蔡明亮身為電影作者與電影作為藝術的雙重聲勢推向高峰。爾後,《郊遊》以電影進入美術館為名的「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2014),為接下來幾年導演精心打造的影片展覽——由「無無眠:蔡明亮大展」(2016)、「行者・蔡明亮」(2018)至「蔡明亮的凝視計畫」(2019)——奠下了基石。

  如果《不散》為蔡明亮敞開電影事業的新境,成為他三十年來創作生涯的轉捩點,我們又如何超越作者觀點及其創作階段更迭的視野,以兼具史觀、美學思辨及方法論的視域,結構性地深入檢視從初試啼聲的《青少年哪吒》(1992)乃至《郊遊》共十部劇情長片,及截至目前為止那些跨越電影與視覺藝術領域的影像作品?恰如蔡明亮堅持不懈在創作道路上的推陳出新,中外學術世界的華語電影研究社群對其作品的關注與探究,亦長期且密集地映現出一股在書寫質量上的嚴肅剖析與深度開發。自1990年代晚期與2000年初期法文、英文與中文世界的評論人首次出版關於蔡明亮影片的專論以降,環繞其作品研究的熱度並未減弱,反而隨著導演創作的別出心裁,及國內外影展與展覽屢次給予他的肯認,而愈加展露出相應的思考密度、深度及強度。

(全文未完,詳見《蔡明亮的十三張臉:華語電影研究的當代面孔》)

致謝
推薦序|林建國
推薦序|葉月瑜

導論:邁向蔡明亮電影研究|孫松榮
1 「哪吒在此」:論《青少年哪吒》中的轉/嫁式結構|羅鵬
2 愛情何處尋?《愛情萬歲》中的誇張寫實主義與縱情|裴開瑞
3 論《河流》:酷兒・離散・寓言|馬蘭清
4 延遲的聲音:《洞》的互文、音樂與性別|馬彥君
5 歐洲未亡人:論《你那邊幾點》的時間焦慮|馬嘉蘭
6 我想起花前:分析《不散》的電影片頭字幕|劉永晧
7 愛的生物機械學:論《天邊一朵雲》的色情歌舞片與前衛|包衛紅
8 航向愛欲烏托邦:論《黑眼圈》及其他|謝世宗
9 走向美術館:論《臉》的互文轉譯與影藝創置|何重誼 、林志明
10 面對《郊遊》:論蔡明亮的跨影像實踐|孫松榮
11 臺北慢動作:身體-城市的時間顯微|張小虹
12 在城市裡「慢」走:「慢走長征系列」與奇觀式的時間實踐|林松輝
13 除了放映,電影還有什麼?蔡明亮 ╳ 孫松榮 對談錄
引用書目

作者簡介
各章原文出處
圖片版權說明
附錄一、蔡明亮電影研究學術文獻
附錄二、蔡明亮創作年表

「哪吒在此」:論《青少年哪吒》中的 轉/嫁式結構
“Nezha was Here”: Structures of Dis/placement in Tsai Ming-liang’s Rebels of the Neon God
作者:羅鵬(Carlos Rojas)
譯者:蔡文晟

  1995年,製片人王念慈策劃了一系列探討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HIV)的紀錄片計畫,並委任蔡明亮以臺灣的愛滋病(AIDS)現象為題拍攝其中一個單元。此項目最初的構想,是側重愛滋病作為一種跨國疾病所涉及的社會、文化內涵,而非像一般的刻板印象,總是習慣把該疾病和男同性戀聯想在一起(該計畫中其他導演的取徑,則是一些和香港、日本或女性有關的命題)。然而,蔡明亮最後選定的做法,卻和製片人的要求背道而馳,因其片子的聚焦點,仍是那些被病毒感染的男同。就他的觀察,在臺北,人們不只持續對愛滋病有所誤解,他們對那些經常和該疾病掛勾在一起的男同所持的態度,亦是如此。和十多個感染愛滋病的男同患者做過前期採訪後,蔡明亮最終是選用了其中兩段深度訪談,並在此基礎上完成了《我新認識的朋友》(1995)這部紀錄片。該片毋寧是一次既嚴肅又抒情的思考,在反思愛滋病對這些人所帶來的衝擊之餘,同時也意在探討,究竟這些帶原者如何在生活起居中去維持一定程度的正常作息(蔡明亮,1995;聞天祥,2002:126-129)。

  透過一種戲劇化的方式,這部紀錄片將愛滋病、同性戀和臺灣地理空間這幾個命題給連結在一塊。誠然,本片通過聚焦臺灣的做法,確實是為愛滋病這種跨國傳染病毒提供了一個較本土化的視野,但這種對愛滋病和同性戀的關注,在某種程度上卻又能以一種特殊的視角呈現臺灣自身的政治處境。雖然本片讓人注意到這幾個獨立元素間的深層關係,但它卻又很自覺地避免人們將這幾個元素給等同起來。言下之意,蔡明亮把焦點放在那些愛滋病患者身上,究其目的,無非是要對抗一個最世俗的成見,即愛滋病是一種「同性戀的病」。因而,即使從表面上看這是一部關於愛滋病的紀錄片,但或許我們更該這麼來理解它:本片乃一次針對同性戀或臺灣身分這類普遍定見的批判式探索。若然如此,本片遂同時完成了兩個訴求:首先,它讓我們隱約地看見跨國流傳於臺灣男同間的愛滋病毒這個切實的社會議題;其次,它很有效地利用愛滋病這個隱喻解構了一些地理上和性別上的身分(比如「臺灣性」和「同性戀」)。

  在《我新認識的朋友》中,愛滋病作為一種解構固定的地理、性別等身分的隱喻,為我們從一個更宏觀的角度思考蔡明亮電影,提供了一個有利的切入點。之所以這麼說,乃是因為蔡明亮身為電影工作者此一公眾形象,動輒能對臺灣或同性戀等身分定見提出挑戰。對此,我們可以分成幾點來談。首先,雖然論者習慣把以臺北為據點的蔡明亮和臺灣那幾位傑出的導演——比如侯孝賢和楊德昌——歸為一類,但他其實是個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人,要一直到 1977年,也就是當他到臺北的文化大學就讀時,他才第一次踏上了臺灣的土地。同樣道理,蔡明亮的電影和同性戀的關係(一如他和臺灣的關係),也遠非直截了當。儘管《愛情萬歲》(1994)和《河流》(1997)這些作品已讓蔡明亮成了那幾位最具爭議性、原創性地以拍攝同性題材見長的華語導演之一,他卻不斷重申,自己不想被定義成一個只會拍「男同電影」的導演(蔡明亮、焦雄屏,1997:18)。在此,我要試圖論證的是,問題真正的重點,並非在於蔡明亮的電影究竟如何和「臺灣性」或同性戀等議題掛勾,而是他的電影到底可以怎麼促使我們重新檢視那顯然是隱伏在這些認同過程底下的觀念:身分。

  鑒於《我新認識的朋友》和這些關乎臺灣和同性的身分、認同過程等類似議題間存在著高度交錯的關係,更因在蔡明亮大多數的作品中,我們也都可以發現這些議題的蹤影,我遂想從這部1995年的紀錄片出發,檢視幾個他從長片處女作《青少年哪吒》(1992)起,就已開始在處理的問題。事實是,《青少年哪吒》不僅以一種特別引人注目的方式處理了地理身分和性別取向等問題,它尚且是蔡明亮前五部長片中〔截至《你那邊幾點》(2001)〕,唯一一部明確提過愛滋病的。無論是《青少年哪吒》蜻蜓點水般地提及愛滋病,還是《我新認識的朋友》以更具體的方式審視該疾病,這兩部影片在命題上的契合,讓我想趁此提出一個假設:愛滋病在這裡,並不僅是一種字面意義上的疾病而已,它毋寧帶有一種抽象的功能,暗指了某種不期而遇的可能性和感染力的流動性,此外,它尚且挑戰了身分在一般情況下,所賴以形成的穩固界線——無論是空間上的界線,還是社會上的界線皆然。說得更明確一些,我試圖論證的是,愛滋病在《青少年哪吒》中,委實起到了呼應「流動性」和「中介性」等命題的作用:事實是,它毋寧提供了某種思索身分的視角,而根據這種視角,我們不該藉由明確的空間或情慾場域建構所謂的身分,反之,身分的認同乃是從「流轉」和「轉嫁」這類帶有游離特性的過程中被生產出來的。


(全文未完,詳見《蔡明亮的十三張臉:華語電影研究的當代面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