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在陰影中綻放:中國日本繪畫史上的女性(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99元
定  價:NT$594元
優惠價: 75446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為海外學界研究東亞藝術史的代表性作品之一,將處在“那些幽深隱蔽、易被遺忘的院落”,卻積極投身於藝術的女性,進行逐一再現。全書生動介紹了男性審美下的女性形象、男性規範下的女性生活、男性標準下的女性繪畫,為了解中日古代繪畫打開了一扇窗口,也為體味中日古代社會生活提供了獨特視角。
本書所涉及的文章作者多為活躍於美國學界東亞藝術史研究領域的新一代學者,也不乏高居翰、傅申等大家之作。書稿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介紹中國繪畫史上的女性,既有柳隱、陳書這樣的女畫家,以及祥哥剌吉這樣的女收藏家,也有《女孝經圖》這樣的女性題材繪畫。第二部分介紹日本繪畫史上的女性,從平安時代直至明治維新時期,如池玉瀾、“祇園三女”、張紅蘭等,從中可以看出女性畫家在日本美術史上獨特的地位和突出的貢獻。

魏瑪莎(Marsha Weidner),主要研究中國古代女畫家繪畫以及明代佛教藝術。現為美國堪薩斯大學教授。曾策劃舉辦了中國女性繪畫展《玉臺縱覽:中國女畫家1300—1912》。

1. 海外東亞藝術史研究領域,首次系統論述中日繪畫史上的具有代表性的女性藝術家的藝術經歷與創作風格。
2. 忽視女性藝術家的繪畫史,是不完整的,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本書提供了了解中日古代繪畫史發展全貌的契機。
3. 本書對於了解中日古代社會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形態和審美標準,提供了獨特的視角。
序 班宗華
前言 魏瑪莎
中日年代簡表

引言 圖像與真實 魏瑪莎

第一部分 中國
1 閨訓的藝術:《女孝經圖》 孟久麗
2 皇姊大長公主祥哥剌吉:書畫收藏家 傅 申
3 傳統中國的女畫家 梁莊愛倫
4 柳隱的繪畫 高居翰
5 陳書的傳統式成功 魏瑪莎

第二部分 日本
6 平安時代的女性畫家 秋山光和
7 中國少女新羅僧:善妙傳及其13世紀日本讀者 凱倫·布勞克
8 日本傳統社會中的女性藝術家 帕翠莎·菲斯特
9 祇園三女 斯蒂芬·阿迪斯
10 張紅蘭生平與藝術創作 帕翠莎·菲斯特

索引

日本傳統社會中的女性藝術家(節選)
帕翠莎・菲斯特

絕大多數在藝術上有所成就的女性也是出色的詩人。前代諸多的女性因其小說、日記及和歌而聞名,江戶時代的文學世界也對女性敞開了懷抱。最初,人們認為和歌是最適合女性的文學形式。盡管江戶時代早期的著名女性和歌家大多出自貴族和上層武士階層——對她們而言寫作詩歌是每日的基本訓練,但隨著讀寫的普及,涌現出了越來越多的優秀女性和歌家。也有人認為這一現象與18世紀“國學運動”中一些學者大力倡導女性修習古典詩歌有關。賀茂真淵是推動女性學習和歌的領導者,據記載,他有四十位女弟子。他的追隨者香川景樹是19 世紀上半葉京都詩人群體的中心人物,也曾向很多女性傳授詩藝。國學學者將女性在藝術中的地位作為與古代的輝煌文化看齊的一部分。真淵等人肯定了女性在日本國家建立過程中的重要作用,並贊頌了女性對日本古典詩歌和文學的重要貢獻。

18、19 世紀因和歌而享譽的女性大部分並非出身京都的貴族或上層武士家庭,相反她們更多地來自商人、工匠或下層武士家庭。其中一些聲名遠播正是因為她們的才華受到了市民階層的關注。很多人都是高級妓女,這種身份和為數不多的幾種職業允許有才情的女性展示她們的藝術天分。妓女群體分為不同的層級,最底層的是低級的娼妓,而在最頂端的則是一些天賦很高的女性,她們在古典詩歌、書法和繪畫都有頗高的造詣。吉野(1606—1643)和大橋(活躍於18世紀中期)是其中最負盛名的妓女藝術家。兩人都因能用飄逸的書法寫作和歌而聞名,常將作品贈予友人及恩客。日本木版畫中有大量作品描繪這些高級妓女寫作和歌的場面,也偶見作畫的場面,表現出對這些女性高超記憶的欣賞。

除了高級妓女外,很多居於城鎮中的女性也以擅於寫作和歌聞名於世。18 世紀,三代女性梶、百合及池玉瀾經營著京都的一間茶室並因詩作而聞名(見本書第九篇)。她們與各種不同出身的詩人廣泛聯系,宮中的貴族也經常往來她們的茶室並充當她們的導師。18、19 世紀出身於市民家庭及中下級武士家庭的著名的女和歌家還有井上通、荒木田麗、高畠式部、大田垣蓮月和野村望東。井上通出生於四國一個學者官員家庭,既是位作家也因和歌寫作而知名。她在父親的鼓勵下開始文學創作,被父親送往江戶居住了九年,促使她開始寫作遊記和生活日志。荒木田麗是神官之女,除了和歌,還創作篇幅很長的小說和旅遊日志。井上通和荒木田麗的書法造詣也很高。高畠式部的父親是大阪的一位醫生,她的丈夫是京都的一位針灸師,業餘也創作和歌。丈夫去世後,高畠式部依然很活躍,她常用遒勁的書法寫下和歌,有時還配上簡單的繪畫,在當時名聲很大。

大田垣蓮月是這些女和歌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一位。蓮月嬰兒時被在京都知恩寺做工的下層武士收養,三十三歲時已經兩度喪夫,並有幾個孩子夭折了。此後她皈依凈土宗,靠創作和歌、書法、陶藝及偶爾作畫維持生計。大田垣投入京都和歌家香川景樹門下學習,香川也是高畠式部的老師。大田垣尤以優雅如遊絲般的書法而聞名,她經常在自己制作的陶器上留下這類書跡。野村望東出身於九州地方福岡一個武士家庭,不僅文學成就引人注目,也因涉足政治事件而臭名昭著。在第二任丈夫去世後,野村和大田垣一樣出家為尼,並把精力全部投入和歌。野村在19 世紀下半葉退政於天皇的“大政奉還”運動中非常活躍,並因此在1860 年代中期被逮捕監禁。

隨著教育面向社會下層的擴大和女性文化修養的提高,她們發展藝術技能的機會也大大增加了。一些女性活躍在俳句及漢詩的社團中,一些開始寫作小說,還有一些人成為了畫家。女性一旦獲得了文學和詩歌上的聲名,就更有機會被崇尚文學的江戶藝術圈所接納。女作家蔚為風尚,男性作家也開始樂於接納女弟子。在俳句界,松尾芭蕉(1644—1694)及其追隨者門下都收有女性學生。因此,在17 世紀晚期,俳句的圈子中女性越來越得到認可。

著名的女俳句家有智月、秋色、千代和菊舍。記述智月生平的資料非常少,我們只能了解到她在丈夫去世後出家,居於大津,埋首於俳句的世界,據信她曾是松尾芭蕉的弟子。秋色是江戶一家糖果店老闆的女兒,嫁與一位熱衷於俳句的商人,雙雙拜芭蕉的門徒其角為師。千代是最廣為人知的女俳句家,出生在加賀(石川縣)一個手卷裝裱師家庭。她曾向兩位芭蕉的門徒學習俳句。雙親亡故後,她過繼了一對夫婦繼承家業,自己成為了一名凈土宗真派比丘尼。千代一直生活在加賀,堅持寫作俳句。許多詩人前來拜訪她,她也出行拜會了不少人。仿效其他俳句師,千代也制作了不少優美的俳畫。

菊舍出生於長門(山口縣)武士家庭。第一任丈夫去世後,她回到了娘家並在二十七歲時開始一系列長途旅行。在啟程時,她前往建於荻的寺院出家皈依凈土真宗。旅途中,菊舍拜會詩人,參加俳句會、音樂會及茶會。她的俳句和漢詩都很出名,書法風格沉著明快。

這些關於女俳句家的事跡可以在井原西鶴編寫於1682 年的插圖本《古今俳諧女歌仙》及芭蕉門生1702年寫的《三河小町》等著作中找到,《三河小町》一書收錄了一百位當時的女俳諧師。1765 年出版的《俳諧百一集》中收有千代的肖像,旁邊配有她的一首俳句。一些女俳諧師還出版了自己的個人選集。例如1763 年出版的《千代尼句集》,收錄了千代所作的546 首俳句。1813 年出版的一冊名為《手折菊》的木版書中,有一章專門收錄菊舍的詩作,此外她還有24 首其他的作品被出版。非常引起人注意的是,智月、千代和菊舍及一些女和歌家( 如大橋、大田垣和野村望東)都選擇了出家為尼。出家為尼,女性即可以被社會允許放棄母親、女兒或妻子的身份,更加獨立自主地生活。具備了這種自由,女性便有時間和精力去發展、磨煉自己的文藝技能。出家並不意味著只能過著宗教生活,很多女性投入了比侍奉神明更多的精力到文藝創作中來。

對於千代和菊舍而言,出家使她們有機會出遊並結交其他的詩人。盡管在江戶時代,社會要求女性遵從儒家的行為模式,不得隨意與男性交往,但女尼卻可以突破諸多此類的禁忌。作為尼姑,千代和菊舍都得以云遊四方,拜會了全國上下的知名俳諧師。她們都不曾隸屬於某座寺院,在俳句上的投入也遠遠超出了宗教上的供奉。

上面提到過的女性俳句家、和歌家中的一些人會習慣性地在自己的詩作旁加上簡單的繪畫。在日本傳統社會中,詩與畫並非截然分開的兩種藝術形式,而是經常結合在一起。追隨中國的樣式,日本的藝術家也開始在自己的畫作上題詩或是請友人題跋。一些原本只是作詩的詩人也開始揮毫作畫。日本的詩人大多熟習書法,而由於書畫都是運用毛筆的技藝,由書道入畫也就並非難事。職業化的繪畫技巧對於日本的文學圈而言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一個藝術家從其筆墨中表現出的內在特質。直到19 世紀晚期,幾乎沒有哪位女藝術家單純從事繪畫,而在男性主導的藝術世界中,男性畫家則要多得多。這種與文學極端緊密的聯系是日本女性藝術家非常重要的特色。一大批重要的日本女性藝術家出現在“文人”(bunjin)群體中,這個群體要求年輕的學者在閑暇中掌握具有文人氣息的藝術技巧,尤其是詩歌、繪畫和書法。由於德川幕府倡導理學思想,江戶時代的日本對中國文人畫傳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由此引發了對中國文化諸多層面的研究。由於被禁止出國,日本的學者和藝術家只能從舶來的雕版圖書及繪畫作品中研習中國文人畫。17 世紀晚期被引入日本後,這種具有文人氣息的繪畫形式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在日本也稱為“文人畫”(bunjinga)或“南畫”(nanga)。到18 世紀下半葉,南畫得到快速的傳播,城鄉市民都普遍接受。

日本文人一般為武士或者受過良好教育的日民階層。很多人是儒家學派的學者,在將軍或大名的府中為官。其他人則多為教師,以在家族或私人學校中教授儒家經典為生。還有一些文人比較難於歸類,他們盡管也精通文學藝術,但並沒有官方的職務。社會背景及地位對這些人沒有什麼大的影響,他們出於對中國文學、藝術和文化的共同興趣而結交。這些文人組成了漢文研究團體,舉辦集會吟詩作畫,甚至組織一些中國藝術品的展覽。

18 世紀下半葉,女性開始活躍在南畫的研習和實踐中。最初參與的一些女性是知名文人畫家的妻子、姐妹或女兒。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池玉瀾(詳見第九篇),高來禽和谷幹幹,她們都嫁給了以中國文人傳統作畫的藝術家。女文人畫家常常得益於她們生活和工作於由具有創造性、不同俗流的藝術家組成的小群體中,這些藝術家時常會脫離日本社會慣常的準則。

19 世紀的日本有相當多的學者都開始鼓勵女性加入他們的活動,涌現出一大批女性南畫家。這些日本學者也是出於對中國文人的效仿。中國清代詩人袁枚(號隨園)就收有很多女弟子,1796 年他將這些女弟子的詩作結集刊刻為《隨園女弟子詩選》,這本作品集隨即在日本出版,激發了研究中國文化的日本學者開始招收和培養女性學生。這場運動的主導為山本北山、賴山陽、梁川星巖和大窪詩佛。

與她們的前人一樣,19 世紀的女性南畫畫家中大部分也是學者、畫家的妻子和女兒;其他人也和賴山陽等南畫家建立了師徒關係。傳授的課程以中國古典文學為主,在當時頗不尋常。來自師長、家庭和友人支持,常常成為激勵女性達到超出傳統期待之上成就的重要因素。19 世紀中期前半段著名的女性文人畫家包括江馬細香、吉田袖蘭、龜井少琴、張紅蘭( 詳見第十篇)和立原春沙。

江馬細香是美濃(岐阜縣)一個儒學學者兼醫生的長女。在父親的影響下接觸到文人畫後,細香成為了賴山陽的得意門生。她終身未婚,除了在家鄉,還頻繁往來京都,參與各種文藝團體的活動。細香以漢詩、書法和風格冷峻的水墨畫而聞名。袖蘭與江馬細香的生活情況類似。袖蘭出生在京都一個醫生家庭,嫁給了一位名為大倉笠山的文人畫家。和細香一樣,袖蘭夫婦也跟隨賴山陽研習漢詩,並成為山陽及其密友的文人圈子的成員。除了作詩和書畫,袖蘭還擅於操琴。

少琴和春沙都出生於較偏遠地區的著名儒學學者家庭。少琴是筑前( 福岡縣,九州地區)儒學家龜井昭陽的女兒。春沙之父是水戶的學者(茨城縣)立原杏所。在父親的教導下,兩人都對中國詩歌和繪畫有濃厚的興趣。少琴精通漢詩,還擅長筆力剛勁的水墨畫,尤其擅長墨竹。春沙則擅長精細地描繪花鳥,她從自己的繪畫老師渡邊華山那裡學會了這種工筆的畫法。

到江戶末期,很多女性文人畫家不再來自藝術家或學者家庭,表明藝術界進一步對女性敞開了大門。奧原晴湖和野口小蘋是生活在江戶末、明治初的兩位著名女藝術家。奧原是古賀(茨城縣)一個武士之女;而野口的父親則在大阪行醫。兒時接受了中國古典和繪畫的教育之後,這兩位女性都在二十多歲的年紀搬到江戶生活,以便更好地融入當地的文化圈子。奧原晴湖終身未婚,因愛著男裝、理短發而不為時俗所容。她狂放恣肆的畫風十分受歡迎,她的學生一度多達三百餘人。

和奧原晴湖一樣,野口小蘋也過著獨立的生活,即便在三十歲結婚後仍保持不變。她是家裡的經濟支柱,起初靠在江戶及其周邊地區賣畫賺錢,後來又在華族女子學校教授繪畫並最終獲得了在宮廷中擔任畫師的職位。她善於描繪精巧的山水、花鳥和美人,受到廣泛的認可,她頻繁摘得國內和國際繪畫的大獎並受邀擔任評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