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少女偵探又一次引人入勝、驚心動魄的冒險之旅!

【國外暢銷佳績/得獎紀錄】
☆已售出法、德、義、澳、葡、巴、日、韓、中、俄等十數國版權
☆「艾諾拉是個聰明、理性、機智又勇敢的主角。讀者會繼續期待這位女英雄為自己發聲。」――《出版者週刊》
☆「艾諾拉的孤獨、聰明、幽默感和純粹的勇氣,讓她成為一個極富魅力的女主角。」――《學校圖書館雜誌》

【內容簡介】

「不論妳到底叫什麼名字……妳是股強大的力量,我很需要妳的幫助。」

除了偶爾交手、偶爾合作的二哥夏洛克之外,房東圖柏太太可說是艾諾拉離家以來最親近的人了。儘管圖柏太太耳朵不好,烹飪的手藝也不佳,
卻是個可愛溫暖的年長女性,就像是艾諾拉那缺席的母親一般照顧著她。因此,當艾諾拉某一天回到家,發現圖柏太太竟然被綁架了,她既錯愕
又驚恐不已!
誰會綁架年長又無親人的圖柏太太?留下的古怪訊息是什麼意思?而南丁格爾又與這件事有什麼關係?少女偵探這次要追查的是圖柏太太的過
往舊事,又會挖掘出什麼祕密?

【本書特色】

經典「福爾摩斯」英倫推理x創意進化的青春成長

★想像創意的故事設定:擁有家族天賦的少女從尋找母親開始,走出屬於自己的偵探之路,以女孩的角度詮釋「推理」、「冒險」及「親情」。
★經典與現代的新生命:透過艾諾拉的冒險,故事巧妙地結合永恆的「福爾摩斯」探案與渴望獨立自主的現代主題,以及青少年的懵懂成長,是經典的再進化!
★顛覆傳統的少女思維:既有復古的英式風情,同時也呈現傳統社會對女孩的限制與刻板想法,能夠感同身受艾諾拉追求自由的意志。
南西‧史賓格(Nancy Springer)

美國作家,出版了40 餘部作品,包含成人、青少年、兒童,類別橫跨奇幻、推理、女性小說、非小說、詩集散文、短篇作品。以《天才少女福爾摩斯》系列兩次榮獲美國愛倫坡推理小說獎,也曾入圍星雲獎、世界奇幻獎決選名單。

金瑄桓

澎湖人,目前就讀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博士班,曾任多校英語教師,現專攻中英口筆譯,與行政院、台積電、遊戲橘子等公私部門多有合作,著有《英中新聞筆譯:編譯實務技巧與應用》,譯有《人生給的答案 I II》、《花木蘭外傳小說:紅妝初戰》等十餘本書籍作品。
YouTube:「金牌特譯」
Facebook:「強尼金口筆譯教學日記」
Instagram:「kingtranslation2020」


林虹瑜

雲林人,目前就讀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班,《宿舍》小誌專欄作者。副業翻譯,專職養貓,喜歡散步、電影與悠長的午睡,最大的願望是文字能如自家的貓一般圓潤可人。
【國際推薦】
☆已售出法、德、義、澳、葡、巴、日、韓、中、俄等十數國版權
☆「艾諾拉是個聰明、理性、機智又勇敢的主角。讀者會繼續期待這位女英雄為自己發聲。」――《出版者週刊》
☆「艾諾拉的孤獨、聰明、幽默感和純粹的勇氣,讓她成為一個極富魅力的女主角。」――《學校圖書館雜誌》

作者的話

書中與克里米亞戰爭以及佛蘿倫斯.南丁格爾相關的內容,我都儘量依循史實考據寫作。不過,並沒有證據指出佛蘿倫斯.南丁格爾有任何祕密通信的行為。本書中,她所使用的密碼都是由我杜撰出來的。
這位著名的護士確實於戰後臥床度過餘生,不過原因仍為眾多學者所熱烈辯證。由於沒有人能夠確定是什麼原因讓佛蘿倫斯.南丁格爾變成這樣,我就自由發揮,用自己的方式來詮釋這個事件。南丁格爾也確實住在梅菲爾區,將海德公園的景色盡收眼底,雖然我對她宅邸的敘述必須要靠點想像力,因為原本的建築已經不可考了。而佛蘿倫斯.南丁格爾在政治與公眾事務上也確實有其影響力,不過溫布瑞爾勛爵與其兒子皆為虛構的人物。
第一章

「蜜雪莉小姐,如果您有時間的話,我們能不能談一談……」圖柏太太來取走我房內的空盤時說道。
我們家這位近乎全聾的老女士語音還未落,便已經引起我的關注,因為她竟然輕聲細語,有別於以往時常因聽不見自己說話而大吼大叫。接下來的對話必定意義非凡,確實她也未曾有過「談一談」的請求。
一般吃完簡單的晚餐後(今晚吃的是青蔥魚湯搭配麵包布丁,現在正是蔥盛產的季節),我會點頭致謝,並回到房間、緊閉房門,如此就能卸去「蜜雪莉小姐」身上的襯墊、道具和撐架,然後一屁股栽進蓬鬆的扶手椅,雙腳往小凳上一放,輕鬆自在。
「我需要一點意見。」圖柏太太繼續說道。她拿著白色的圓蓋湯碗,並把湯碗當成鍋子般放在爐子上,隨後把吃剩的麵包布丁刮進廚餘桶,而沒如往常倒進貓的碗裡。我很好奇她究竟為何所困,所以點點頭,揮手示意我願意聽她說。
「我們坐下來談吧。」圖柏太太說。
我當然早就坐在餐桌邊,但圖柏太太想到她的住處去談。她住的是出租單間另一側破舊的小房,雖然環境乾淨,但相當簡陋。我隨意選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圖柏太太則靠在馬毛沙發邊,並用她水汪汪的灰色大眼盯著我。
「雖然我不該多管閒事,但我知道妳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妳並非像表面上是個單純的女性,而是有時會化作乞丐或貴族,之前妳受傷時還扮成修女出門……」她彷彿在解釋為何自己會向我這樣的年輕人傾訴。
我完全沒有隱藏自己的驚訝。
她根本不該知道這些事,如果這些話傳到麥考夫和夏洛克的耳裡,他們就能鎖定我在東倫敦的住所,我的自由生活也就岌岌可危。
然而圖柏太太似乎沒注意到我的驚愕,自顧自地繼續說:「……妳在夜裡幫助那些飢寒交迫的人……天知道妳去哪裡拿到那些道具……妳是個好人,蜜雪莉小姐,不論妳到底叫什麼……」
「艾諾拉.福爾摩斯。」我不由自主地小聲說,還好她根本聽不到我說的話,也什麼都沒注意到,只是繼續說下去。
「……妳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我很需要妳的幫助。」
圖柏太太總是在幫助我,不論我感冒、發燒,或先前因凶器所傷,都是她在照顧我。圖柏太太總會用充滿母愛的眼神看著我,她正是我對一個普通母親的想像。她會在早餐時逼我多吃點血腸,也會再三叮囑我要小心憂鬱症,像極了個好媽媽,我當然要幫她。
這次輪到我身體前傾說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她把手伸進圍裙的口袋中,拿出一個顯然是今天剛寄到的信封,並遞給我。她一邊點頭,一邊比手畫腳,彷彿我才是在場聽不見的人。她要我打開信封,讀一讀信中的文字。
陽光從樓下的窗戶透了上來――那可是被政府收了稅的窗戶,圖柏太太理當為之感到自豪――儘管光線微弱,但信上以深黑印度墨水寫成的大字清清楚楚。我從沒見過那樣粗獷的字跡寫在厚厚的信紙上,不僅稜角分明且橫豎鋒利,彷彿全是由一端棍棒、一端尖刺的武器寫成:

信鴿,馬上傳來妳那些蠢鳥的訊息,否則妳就會後悔離開於斯屈達爾。

於斯屈達爾?我細讀了兩次,但除了威脅外,我無法從信中理出任何頭緒。訊息的確值得注意,但尖銳的字跡更令我緊張。
「妳能認出這個筆跡嗎?」我問道。
「蛤?」圖柏太太把她的助聽器放到耳邊。
我對著圖柏太太的耳朵大喊:「妳能認得這是誰寫的嗎?」而她的答案並不出我所料,因為匿名恐嚇的寄信人一定認為圖柏太太會認出自己的筆跡,所以刻意動了手腳,就像流行小說中的反派角色會剪貼報紙上的字母來製作恐嚇信。
「蛤?我認得寫信的人?怎麼可能?」
圖柏太太陷入一陣混亂,每每遇到這種情況,我真希望能手寫字條與她溝通,但她和多數街坊鄰居一樣,閱讀的速度非常緩慢,可說是有點障礙。
「筆跡!」我又試了一次。
「我從沒看過這樣的筆跡,如果有,我應該會記得這樣像荊棘一樣的字吧?我想寄信的人應該將我誤認為別人了。」圖柏太太不斷比手畫腳,表達出她的緊張與困惑。
「或許吧。」我遲疑了一會兒,畢竟圖柏並非是個常見的姓氏,我確實從沒遇過另一個叫圖柏的人。當然這個姓氏本屬於她那早就去世的丈夫,或許她丈夫還有幾名親戚住在倫敦。所以我問道:「圖柏有其他家人還活著嗎?」
「蛤?」圖柏太太又把助聽器放到耳邊。
我又對著她的耳朵大吼。「圖柏先生!」
「他死在於斯屈達爾,差不多是三十四年前的事了,但我從沒忘記。那裡是個可怕的地方,活像個人間地獄。」儘管此刻是美好的五月傍晚,圖柏太太的雙臂仍緊緊相擁,彷彿天氣很冷。
我跌坐在那張難坐的椅子上,不斷罵自己。怎麼沒先聯想到於斯屈達爾,那裡可是克里米亞戰爭時期,英軍於土耳其的基地總部。
我問道:「圖柏先生當時人在軍中嗎?」
「蛤?」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圖柏太太述說起複雜的故事。由於人類的愚蠢,克里米亞戰爭成為史上最匪夷所思的一役,為免親愛的讀者們陷入我們不斷問答輪迴,我將用更直截了當的方式呈現:不可靠的英國與法蘭西第一帝國聯軍與更靠不住的異教土耳其合作,攜手對抗已逐漸衰敗的俄羅斯帝國。「無權過問因果,只得非戰即亡」,可憐的男人們徑直衝入炮火中,僅僅是為了黑海中央那乏人問津的克里米亞半島,而島上多半是蜘蛛大的蝨子、肥滋滋的跳蚤和連獵犬看了都會害怕逃跑的大老鼠。
然而就圖柏太太所述,圖柏先生行至克里米亞半島卻是為了經商。他是名供貨給軍人的馱夫,專門填足中飽私囊的後援未能送達的補給。圖柏先生為了把握機會,不假思索便帶著他的新婚妻子上路。當時兩人年紀輕輕,他們看見陪伴軍官的太太們帶著好幾車的隨從、銀器和麻布,上戰場猶如度假。確實,不論是隨軍的雜役還是慈悲的修女,這些成千上萬的女性幾乎都不知道她們和男人們都會命喪於此。
但並非死於戰爭,而是死於疾病。
圖柏太太解釋道:「那病名叫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湯瑪士一無所知地躺著,鮮血不斷從他的耳朵、眼睛、嘴巴和鼻子滲出,我則在一旁手忙腳亂,花錢雇了幾個當地的乞丐幫我把他抬到牛車上。我用牛車將他一路載到於斯屈達爾的大醫院,以為那邊的醫護一定能治好他,據說那批護士都是剛從英國徵召而來。」圖柏太太搖了搖頭,想起當時的自己是如此無知。
後來我才知道,那批護士都得聽命於軍醫,而軍醫普遍認為這些女人都是來男人的地盤插花,更糟的還會將她們視為百姓派來監督軍醫的間諜,她們滿腦子照顧士兵的愚蠢想法只會壞了軍醫們享樂的興頭。因此軍中對這些指手畫腳的女人頒布諸多限制,包括女性不得夜宿於病房,都是美其名為以正視聽,實則是處處為難。
因此每天早晨,護士都會至病房抬出一夜後死去的人。
圖柏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