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定  價:NT$850元
優惠價: 79672
可得紅利積點:20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神木偵探》
神木所擁有的力量,不只是單純展現所謂「神威」或「靈威」,而是體現出我們世界具有的慈悲和智慧的功能。為了見到那些遺世獨立的巨樹,這趟旅程,沒有終點。
參與歷史一頁的神楠、
僅憑一樹卻成為守護之森的「天神大人」、
展現生死極致的野之大神、
最難抵達的隱岐島後的怪樹、
山中妖物與十二顆御印……
日本可以說是樹的文明。日本人崇拜樹木,認為它是神靈寄居之處,所以以樹為中心建築神社,雕刻神像──據說,奈良的長谷觀音便是用「詛咒樹」雕刻而成,並受人類的祭拜,或許也是能經千百年而至今依然屹立。
面對這些所謂的神木,我們能夠看見所有生命的生涯,看見生命誕生的作用,看見潛在的「力量」,看見過去(祖先)與未來(子孫)相連的證據。同時,神與佛也在其間看著;然而有時也對樹的詛咒驚惶不安。無論眼前之樹以何種驚人的樣貌聳立,也因為樹與人之間的連結,照看彼此,因而更能感受天地、萬物自然的緊密。
作者本田不二雄以文字與影響,帶領讀者穿梭其間,並以幽默博學的推理,尋找神木的緣由,與流傳下來的神奇故事。
《奉納百景》
  【奉納】――為取悅神佛使其接受祈願,或供奉物品,或於神佛前表演藝能、舉行競技的行為。

  日本各地神社佛寺前所未見的祈願方式!

  釘上鐵釘的陽具(防止外遇)
  女性頭髮(疾病治癒)
  新娘人偶(獻給早逝幼子)
  插進神木的鐮刀(祈求得子)
  紅通通的猿猴(保佑順產)
  梯子(從此不再尿床)

生而為人,不免產生種種念想:想治癒疾病、想通過考試、想結婚、想要孩子、想變漂亮、想出人頭地、想發大財、想戒賭、想擺脫跟蹤狂糾纏……人生在世除了各種欲望,也會遭逢各式災厄,而試圖趨吉避凶。日本人以形形色色的「物品」為媒介,將這些煩惱與欲望交託給神佛處理。
所謂有求必應的神佛,大抵都是從民間信仰中誕生。透過民眾口耳相傳自然而然產生,內容也常變來變去。其中往往都有「奉納」之舉,藉由隱藏在物品中的象徵性與神祕性,試圖接近超越人心的神祇所在領域。
本書介紹許多奇妙、罕見的奉納習俗,並探究奉納特定物品的理由與起源,企圖透過各式各樣與奉納有關的事象,解析日本人的信仰觀,以及人類的無盡祈願。
本田不二雄
一九六三年生於熊本縣。曾任非文學作家、編輯。編輯、書寫擅長的領域主要為面向大眾的宗教書系列。著作有《神祕的佛像》(駒草出版),《傳說的神社之旅》(學研PLUS)、《活在現下學密宗》(天夢人)、《神社保佑大全》(KADOKAWA)、《弘法大師空海讀本》(原書房)。其他尚有與人合寫的《週刊神社紀行》系列。
小嶋獨觀
網站「珍寺大道場」站主,神社佛寺作家。為尋找日本與亞洲的奇特社寺、不可思議信仰與巨大佛像,持續勤訪各地收集資料。著有《奇怪的神社佛寺巡禮》(寶島社)、《珍寺大道場》(Eastpress),合著有《來去佛寺吧!》(扶桑社)、《歡迎來到珍奇景點》(文藝社)。



陳嫻若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從事編輯、翻譯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喜樂京都》、《奈良街道風情》、《闇之伴走者》、《主編的條件》、《沉睡黃泉之森》、《晴空下與你一起狂奔》、《海上的世界地圖》,以及《辣椒的世界史》、《四月,她將到來。》等書。

蔡易伶
政大英語系、輔大譯研所畢,日本同志社大學留學生別科進修。
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譯者,定居京都。譯有《京町家:京都町家的美感、設計與職人精神》、《吃飯睡覺、工作閱讀,都是修禪》等書。

媒體好評:

《神木偵探》

詹鳳春(日本樹木醫、台灣首位女樹木醫)、曾寶儀(主持人)、宋彥陞(時空偵探・文化工作者)、李長潔(世新大學創新傳播與數據智慧實驗室 執行長)、林廷璋(櫞椛文庫館長、《圈外》總編輯)、柯金源(紀錄片製作人)、張維中(作家)


近年來,透過走訪巨樹.古樹,讓人能重新體驗樹木外,也能感受自然療癒力。尤其在現代社會中,藉由自然以及經歷數百千年的巨樹.古樹,不僅探索了與自然之間的歷史見證,更能感悟大自然的生命力。俗說;山中有千年樹,世上難逢百歲人,巨樹.老樹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文化等價值,其魅力的根源來自於悠久的歷史。
 現今,蟬聯日本巨樹首位為樟樹,其次為杉木、銀杏等持續紀錄著人類歷史。通過《神木偵探》一書,所探訪描寫「巨樹.古樹」的意象都展現信仰文化的深厚,帶領讀者從巨樹.古樹的生命力,展開一趟巨樹.古樹觀察體驗之旅。
──詹鳳春(日本樹木醫、台灣首位女樹木醫)

自古以來,人們相信外觀格外粗壯高大的樹木寄宿著神靈,因而將這些老樹稱為「神木」。本書嚴選數十棵日本各地崇敬為神木的巨樹,帶領讀者探究這些古樹被人們予以崇拜的背後原因。當我們走到神木跟前,經常為它的奇特外觀和莊嚴氣息所震懾,有時甚至會不由自主地上前擁抱它,試圖感受那股源源不絕的神祕生命力。疫情當前,因為無法出遠門而發悶的各位朋友,不妨透過本書體驗一下大自然的粗獷氣息,日後再來場大口呼吸芬多精的神木巡禮吧!── 宋彥陞(時空偵探・文化工作者)

紀實文學作家、宗教研究者本田不二雄考察了六十九項日本的「植物祭祀」,詳細記錄土地上被作為神明的巨大樹木。他以宗教學為度量,以植物學為經緯,編彙追索各地樹種文獻,細撫梳理在地世故人情,探究推理神聖性的起源,完成這本精彩好看的信仰民俗專書 —《神木偵探:神宿之樹的祕密》。

本田不二雄的筆觸溫柔而輕快,附上極富張力的攝影紀錄,厚實地描繪著人們對植物長生的崇拜,同時剔透了記憶與生命的隱密意義。從茨城霞浦的「妖異栲樹」,到青森北金澤的「乳房銀杏」;從集體社會的共感,到個體心靈的充盈。樹林就是神聖地,樹木即是小宇宙,一起來散步其中!──李長潔(世新大學創新傳播與數據智慧實驗室 執行長)

群樹之上蓊鬱茂盛,沿著山勢屹立於大地,唯有深入靜謐,才能感受那股不凡的莊嚴肅穆;
神木之下眾生群像,適應變化而帶來繁榮生意,當下靜思凝心,方可聆聽來自上古的神話傳說。──林廷璋(櫞椛文庫館長、《圈外》總編輯)

作者尋訪全國的巨木,拍攝展現樹木崇偉的樣貌,以及介紹周圍的環境、傳說,偶爾還會有《日本書記》等相關記述,正所謂神木偵探。不過除了相關事實之外,還發揮了偵探的第六感,進行了有趣的推理。例如,在史實上並無記載、遠離人煙的地方,千年時光流轉,實在無法輕易得到結論,不過,我們或許也都會覺得這樣的結論也是有可能為真的吧。
──伊藤正幸(著有《想像收音機》;《東京新聞》書評)

本書有非常精采的照片,光是看這些照片,心靈就像受到滌淨,參拜的氣氛油然而生,也讓人忘卻世俗的煩惱。況且,在新型肺炎如此嚴重撼動世間的此時,本書中介紹了一處供奉疫病神的神木,疫病,也就是現在的感染病症......(當時)人類最為畏懼的傳染病,為了消滅或治癒天花,而到這裡來祈禱許願。這裡供奉、膜拜堪稱疫病神的疱瘡神。
──Book Watch編輯部

作者本田不二雄雖然只是自稱神木偵探,但真的對神木有驚人的了解,也拍攝許多充滿魄力的神木,結合詳細的文字,彷彿在邀請我們一起進入神木的世界。閱讀這本書,也真的讓我了解如何能更接近這神宿之墓。
──三浦曉子,Get Navi Web

《奉納百景》
  絕對無法遺漏的靈力奇景,八百萬神明帶著你深度探索日本!
  神社寺院裡有繪馬、御守並不奇怪,但竟然會出現巨大化的剪刀、雕工精細的木造男根、和一袋袋的Q比娃娃?這些令人驚到吃手手的物品,究竟與我們有著什麼樣的宗教生活關係呢?神社佛閣愛好者小嶋獨觀,在《奉納百景》一書中,踏察全日本靈驗小物,深入且幽默地描繪了人與物(もの)之間的奇妙互動網絡:神明靈力、私己願望與不可思議的象徵物,織羅成一片可以窺見日本心靈的獨特視野。每個章節都是絕對無法遺漏的B級景點!
——李長潔(創新傳播與數據智慧實驗室執行長)

這本書中有不少無名的寺社,但也有提及許多知名神社的獨特、奇妙的奉納風景,例如日本三大稻荷之一的愛知縣豐川稻荷,收集了許多紅色狐狸像的靈狐塚。如作者小嶋先生所言:即使乍見之下會驚駭,但其實隱藏的是素樸的願望。
──《產經新聞》書評
 
收集了古今東西各式各樣「奉納」的小嶋獨觀所著《奉納百景》,收羅了千奇百怪的奉納,例如斬斷緣分、治癒疾病、給死者的供養等等,翻閱每一頁,都可以感受到震撼人心的力量。──淳久堂(名古屋店)

前言
《神木偵探》
這趟旅程一直沒有盡頭,只為了見到那些遺世獨立的樹。
這些樹幾乎都擁有不尋常的體積和高齡,而且一看到時,多會發出「哦哦」「哎啊」等不成言詞的驚嘆。不成言詞是因為實在找不到足以精確表達心情的字。
若是真要用什麼語言來形容,就是「すごい(sugoi)」吧。辭典上對它的意義是這麼寫的:
○1驚駭得發抖,非常恐怖。○2擁有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能力、力量。超群絕倫。○3出色得令人驚訝,卓越得令人毛骨聳然。○4程度遠遠超越一般。○5非常悽涼,極其荒涼。○6寒氣逼人讓人打冷顫。(《大辭林 第三版》)
可怕、恐怖、超群絕倫、出色、了不起、悽涼、打冷顫。
這與國學大師本居宣長以前對「神」的敘述一致。
「具有不尋常、出類拔萃之德,令人畏怖之物稱為迦微(kami)」
根據本居大師的說法,「出類拔萃」不只是尊貴美好之物,連惡劣奇妙之物,世上出色的「畏怖」之事,全都稱為kami(神)。
這種「出類拔萃」的巨樹,我們叫做神木。
巨樹都是神木嗎?有些巨樹並不是神木吧?這類的疑問並不少見,但是「驚人」的巨樹,大多位於神社或寺廟院內,即使長在森林中,樹根部多有人建祠供奉,與其他樹有聖俗之別。
實際上,據說在純粹的自然林中,由於物競天攝的原理,很難培育出一枝獨秀的巨樹。也就是說,人稱神木的巨樹,與人類有了關係,因而受到重視而被保留下來。
日本可以說是樹的文明,相對於此,有人反駁,歐洲也勉強算是木材的文明啊。但是他們對「樹」只著眼於「材」,日本人崇拜樹木,認為它是神靈寄居之處,所以理應以樹為中心建築神社,有時也對樹的詛咒驚惶不安。
不只是神社,這種感性也發揮在外來的佛陀上。
據說,奈良的長谷觀音便是用「詛咒樹」雕刻而成,也就是說,人們認為祂的靈驗來自於詛咒樹的神威。這種現象很難用道理解釋,但是日本的佛像主要都是用木頭刻製,有的佛像會刻意留下鑿痕,原因不外乎是重視寄宿在木料上的神性。
愛上神社這個場域,研究佛像精髓的旅途中,卻發現站在我面前的卻是樹的本身。也就是說自稱神佛偵探,莽撞的探索神明、佛陀之謎或玄妙時,終於與「正主」正面對決,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因為它是「神木」,所以書中的內容較少談及樹本身植物的生態,反倒是偏向探究那棵樹受到如何的崇拜,神木及所在的地點具有什麼意義。這一點盼望各位讀者能夠包涵。
而我在那些地方看到的是終極的生命,說得更正確一點,那些樹木是一種撼動我們內在靈性的存在。如果有機會,希望讀過本書的朋友也能去看看這些「驚人」的樹,體會一下暫時傻住,失魂落魄的感覺。
我想那一定會是鮮明但又令人懷念的無價體驗吧。
《奉納百景》前言
【奉納】——為取悅神佛使其接受祈願,或供奉物品,或於神佛前表演藝能、舉行競技的行為。「奉納繪馬 」、「奉納神樂」(摘自《大辭泉》)
 
  我對「奉納」開始產生興趣,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地點是山形縣的小松澤觀音,即最上三十三觀音靈場第二十號札所 。略顯昏暗的堂內,牆壁、欄間 、天花板懸掛了大量色彩鮮豔的穆卡薩利繪馬。「穆卡薩利」在當地方言指婚禮。對於年紀輕輕未婚即往生的死者,做父母的不忍孩子孤單一人,於是奉納繪有孩子在彼世舉行虛構婚禮的情景圖。
 
  死者在另一個世界結婚的光景教人吃驚,於此同時,死者雙親因痛失子女不得不繪製如此背離現實的圖畫,那份沉重心情也強烈地傳了過來,讓人心痛不已。
   繪馬之外,牆壁上密密麻麻貼滿平安符,數量驚人。整個空間凝縮了對神祇的虔信與家族之愛,光是待著就有種快被吞沒的窒息感。
   牆上的繪馬和平安符並非寺方鼓勵信眾貼上,這當中沒有來自寺社「上到下」的佈教,而是民眾「下到上」自發行動的信仰姿態。
   想治癒疾病、想通過考試、想結婚、想要孩子、想變漂亮、想出人頭地、想發大財、想戒賭、想擺脫跟蹤狂糾纏……人生在世有各種欲望,也遭逢各式災厄。
   日本人以形形色色的「物品」為媒介,將這些煩惱與欲望交託給神佛處理。
  藉由隱藏在物品中的象徵性與神祕性,試圖接近超越人心的神祇所在領域。
   我從一九九七年開始經營網站「珍寺大道場」(chindera.com/),介紹許多擁有巨大佛像、過剩裝飾、奇特信仰的宗教設施,也就是「珍寺」。
   為此我走訪了好幾千座寺社,過程中不免開始對信眾或參拜者奉納的物品產生興趣。
  譬如求子用的嬰兒娃娃、祈求奶水豐沛的乳房形狀繪馬……這些奉納物的目的和意義都很好懂。
   但如果是本堂屋簷下垂掛了約三千人份女性長髮的大分縣國東半島椿大師之類的寺院呢?毅然決然剪下可說是女人生命的頭髮獻給神明,到底許的是什麼願讓人不惜做到這個地步?還有散放在頭髮正下方的石膏、護腰帶、拐杖等等,與頭髮的組合極不協調,異常感倍增,構成一個略為驚悚的空間。
   在福島縣的靈場「橋場的阿婆」,奉納用的剪刀堆得像山一樣高。祈求斷惡緣、結良緣的人會來這裡奉納剪刀。
   想締結良緣就奉納「剪不斷的剪刀」,也就是纏上一圈圈鐵絲的生鏽刀剪;想切斷惡緣則奉納全新的「剪得斷的剪刀」。看著刀剪上鐵絲纏繞的模樣,不禁強烈感受到奉納者使盡千方百計也要將因果、因緣納為己有的執念。
   到目前為止,我也去了海外許多寺社收集資料,看到許多奇特的風俗習慣,像是奉納與死者同樣大小的人偶(印尼),或是紙糊的名牌商品、家電等,作為給死者的禮物(中國、東南亞)。但相較之下,還是日本的奉納物特別富有感情,充滿多樣性。
   「為什麼奉納這個?」
  「為什麼是這種願望?」
   帶著這般好奇心欣賞奉納物時,想像力會逐漸膨脹擴大。「奉納者想必是這種人,因為這樣的理由而……」忍不住在腦中擅自勾勒根本無法窺知的真實。
   反之,凝縮於奉納物中的煩惱、欲望等人類執念也一把將我攫住,緊抓不放。
   在本書中,我企圖透過各式各樣與奉納有關的事象,將日本人的信仰觀毫無保留呈現在各位面前,並介紹各種珍奇罕見的奉納習俗。

《神木偵探》
神木偵探―神宿之樹的祕密
前言
第一章 如何成為神木
樟樹好遮蔭──楠/樟
參拜道的地標
參與歷史一頁的神楠
與地藏尊一起活在墓園的大樟樹
神木信仰最純粹的景象
一樹成為守護之森的「天神大人」
神祕的杉神木─杉─
鬼刀依附的大杉
聚集在巨杉下的亡靈
不允許魔與不淨入內的守衛
不同次元的歷史驀然出現
女杉呈男女擁抱之相
丹澤的孤傲之王
不屈不撓的餘生
垂乳根的姥神──銀杏〔銀杏/公孫樹〕──
接納村民祈願的「神靈附體」
屹立在「岩殿」上的聖銀杏
妖怪、神獸都來附身
蘊藏著各種故事的銀杏老樹
長椎栲的慈悲──栲樹──
異形的守護神
令人著迷的雄姿
然後,留下了栲樹
野之大神──櫸樹──
展現生死極致的野之大神
具有不尋常典故傳承的靈木
自巨樹懷中湧出的生命之泉
在參道後方等待的神域主人
第二章 走不完的神木之旅
難波的世界樹
近江的廢村與聖樹
隱岐,島後的怪樹
香取海與紅楠樹
第三章 見到此等大樹
山中妖物與十二顆御印
陸奧堂平的御神體
巨木之鄉的拯救者
萌發的仙境主人
連想到異度空間的生命
供奉疫病神的神木
神社初始的樹
八岐大蛇的化身
如同富士山的神木
奧之院入口的鳥居杉
北陸的裏杉
不受管束的觀音權化
後記
附錄 各行政區神木索引
《奉納百景》
前言

第一章 結良緣,斷惡緣
斷惡緣的祈願不會消失 野芥緣切地藏(福岡縣)
掌管結良緣、斷惡緣的姥神 橋場的阿婆(福島縣)
日本最恐怖的斷惡緣景點 門田稻荷(栃木縣)
將鐮刀插進神木的祈願方式 丹生酒殿神社鎌八幡(和歌山縣)
惡緣若斷,剪刀要還 神場山神社(靜岡縣)
用爬的也要鑽過去的鳥居 粟嶋神社(熊本縣)
充滿心型圖案的戀愛聖地 戀木神社(福岡縣)

第二章 供養萬物
憑弔牲畜亡魂的多彩鼻環山 鼻環塚(岡山縣)
犬之宮、貓之宮背後的因緣 犬之宮・貓之宮(山形縣)
決定天下的關鍵一戰 黑犬神社(靜岡縣)
源自人類惡業的「鮭千本供養」 鮭魚供養(山形縣、秋田縣)
原始的血液在東京近郊沸騰 歲德燒(神奈川縣)
功成身退的達磨不倒翁 達磨寺(群馬縣)
無主墓石群集奇景 墳墓的墳場(京都府)
偏遠神域之「神明的墳場」 高山稻荷(青森縣)

第三章 疾病與奉納
將手形物、腳形物獻給神明 三方石觀音(福井縣)、足手荒神(熊本縣)、手接神社(千葉縣)
奉納鐮刀,斬除病根 足王神社(岡山縣)
奉納金屬草鞋,祈求雙腿勇健 子之權現(埼玉縣)、子神社(群馬縣)
「手部疾患」之神平將門 大手神社(栃木縣)
獻上刀劍,祈求止咳的聖地 七郎權現(福岡縣)
腰卷繪馬背後的悲傷起源 水使神社(栃木縣)
足部用品的奉納與荒脛巾神 荒脛巾神社(宮城縣)

column 1奉納「梯子」,從此不再尿床?
梯子地藏(京都府)

第四章 活祭的習俗
喚醒活祭的記憶 諏訪大社上社前宮的御頭祭(長野縣)
神祕山寺,謎樣的人形牌 藤瀧不動尊(群馬縣)
離島神社的大量「鹿角」之謎 志賀海神社(福岡縣)
為奇蹟聖水獻上三千髮絲 椿大師(大分縣)
大量蝶翼織成的驚人裝飾 山田教會(長崎縣)
頭頸部的神社與帽子奉納 御首神社(岐阜縣)
獻給山神的無數野豬骨 白鹿權現(大分縣)

第五章 生與性~生命誕生的奧祕與畏敬~
獻給年輕亡靈的陽具群 花兒大權現(德島縣)、麻羅觀音(山口縣)
田間小路上交合的性器 苗束流(茨城縣)
胯下紅通通的「下面的神明」 三木神社(埼玉縣)
求子與順產祈願大爆發的空間 關脇優婆夷尊(福島縣)、子安觀音(福岡縣)
無數Q比娃娃形成的「壓力」 栃尾又藥師堂(新潟縣)
擁有傲人陽具的稻草製道祖神 鍾馗大人(新潟縣)
露出巨根的土製道祖神 珍棒地藏(新潟縣)
在那話兒釘上鐵釘,祈求老公別偷吃 弓削神宮(熊本縣)
坐鎮於房屋中脊的性器 火伏(福島縣)

column 2海上失物,神之物
失物繪馬(宮城縣、岩手縣各地)

第六章 死者供養的諸相
死者聚集之山特有的追悼方式 岩船山(栃木縣)
極盡華麗之能事,狂野奔放的御盆節儀式 長洲的送精靈(大分縣)
四處貼紙符的不可思議習俗 四十九堂(千葉縣)
往生不久的靈魂駐足的森林 森林供養(山形縣)
懸掛於本堂天花板的死者衣物 開道供養(三重縣)
直上天際的卒塔婆摩天樓群 朝熊山(三重縣)
大靈場裡不為人知的奉納物 恐山(青森縣)
弔念早逝幼子所催生出的風景 賽河原(新潟縣)

column 3供奉於冥宅的紙鈔捆和賓士車
普渡勝會(京都府)

第七章 對於彼世的想像力
畫出「理想的死後世界」再行奉納 供養繪額(岩手縣)
為往生子女奉納冥婚繪卷 穆卡薩利繪馬(山形縣)
奉納人偶,舉行死後的虛構婚禮 婚禮人偶(青森縣)

第八章 飛越文字地平線
被大量「許願紙」淹沒的祠堂 高塚愛宕地藏尊(大分縣)
讓人驚愕的「め」字祝願 護眼靈山・油山寺(靜岡縣)
淹沒大佛腳目的文字群 盛岡大佛的句碑(岩手縣)
如白色羽翼飄動的奉納物 家原寺的祈願手帕(大阪府)
願世界各國永保和平 和平柱的聖地(靜岡縣)
揭開附身靈真面目的卒塔婆? 羽黑山靈祭殿(山形縣)
邀請觀者前往異次元的謎樣文字群 彌勒寺的角柱(兵庫縣)
滿懷治癒疾病熱情的訊息 岩城修弘靈場(秋田縣)

第九章 稻荷信仰的內面
紅色鳥居與御塚打造的信仰大熔爐 伏見稻荷(京都府)
連GHQ都嚇破膽的超靈驗稻荷神 穴守稻荷(東京都)
超越神社規模的鳥居之力 小泉稻荷(群馬縣)
留下名片,證明「到此一拜」 千代保稻荷(岐阜縣)
生鏽鐵製鳥居構成的咒術光景 小嵐神社(長野縣)
上百座狐狸像同時瞪視的聖域 豐川稻荷(愛知縣)

column 4從奉納原創木屐的習俗看見信仰的深度
最乘寺(神奈川縣)

第十章 與時俱進的奉納物
願望只有一個:彩券中大獎!! 寶來寶來神社(熊本縣)
最適合IG打卡的繽紛「許願猴」 八坂庚申堂(京都府)
從傳統和船到太空船,無所不包的奉納繪馬 金刀比羅宮繪馬堂(香川縣)
只有潛水艇繪馬的神社 金刀比羅宮神戶分社(兵庫縣)
造佛解放宣言與大量出現的素人製佛像 定福院(埼玉縣)
走年輕媽媽風的乳房繪馬 川崎觀音(山口縣)
充滿手作精神的奉納物 猿投神社(愛知縣)
在水子地藏的發源地思考奉納信仰的現況 地藏寺(埼玉縣)、文殊院(福岡縣)

後記

《神木偵探》
一、大樟樹編織的故事
九州樟樹之旅的終點,是鹿兒島縣始良市蒲生町的「蒲生大樟」。
從九州新幹線的川內站搭乘往鹿兒島機場的快速巴士,在蒲生支所前下車,附近的物產館躲雨的時候,一張老舊的大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
上面寫著:「大正三年一月,櫻島火山爆發時避難民眾的紀念照」,照片裡擠滿了男女老幼約兩百人,斜後方有一棵小山般高的巨樹。我想他們絕不是刻意跑到大樟樹下避難,但是大樟樹如同保護者般巍然聳立,擁抱著看似小孩的避難者。
它是蒲生八幡神社的神木,地方上叫它「大樟樹殿下」。
不管怎麼說,它是日本最大的巨樹,根據一九八八年環境廳(當時)的「巨樹.巨木林調查」,這棵樹自地面高一.三公尺處的樹圍有二四.二二公尺,因而認定定是同等巨樹中的第一名。始良市的官網記載,過去用填土將它埋入地下二公尺多,所以根系(三三.五七公尺)應該比現在更大。
官網上給予高格調的頌讚:
「自天而下,大地覺醒,啜飲雨露,擁抱太陽,雖拔地高展,仍深扎土壤,如此悠然屹立之大樹鼓動,超越恆久時空。」(筆者斷句)
實際上,越是走迎越感到它的雄偉,從廣大根系蓬勃竄升的樹幹,充分展現巨大生物的存在感。面對此樹,心裡很自然的會湧出某種感受。
有人發出無意義的呻吟聲,有人不知原因的掉下眼淚,有人佇足不前,當地始良市的宣傳片歌頌道:「給你滿滿的元氣,讓你忘了枴杖。」
既然是這麼「不尋常的樹」,出現傳說也不足為奇了。
依據地方上傳說創作的童話「大樟樹與巨蛇」是這麼說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棵大樟樹出現了一個洞,從裡面散放濕暖的風,「近來,大樟殿下好像病懨懨的呢」村人們憂心忡忡的說。
某個旱年,一個姑娘想做和紙,拿著構樹皮打算到河邊去浸水,她走到從來不曾乾涸的河水深處,卻從此消失了蹤影。村民擔心的看著深潭,這時一個年輕人把刀啣在嘴邊跳進深水,水底有個洞,洞的底端有條大蛇盤據,年輕人跳進大蛇的嘴,在牠的肚子裡發現了姑娘。年輕人使盡全力剖開大蛇的肚子,一陣雷光火石和地鳴中,大蛇消失無蹤。
不久後,村人在大樟樹的根部發現怔怔呆立的姑娘,後來大樟樹也恢復了健康,長出茂密的綠葉。(作者抄譯)

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大樟樹幹上有個空洞,裡面住了一條大蛇,而樹洞連接到遠處的深水潭底。
巨大樟樹裡住著蛇的故事並不罕見,但是將蛇與掌管水界的龍神(龍蛇神)結合,把它描寫成怪物,倒是頗富深趣。可能這樣才符合「不尋常」大樟樹的格局吧。若再深入細讀,也可把大蛇解讀為掌握村民生殺大權的古代大神化身。但是,大蛇卻被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殺了,這個年輕人來歷不明,但是很可能暗示著他是蒲生八幡神社祭祀的八幡神(若宮),如果深究該神社的淵源,保安四年(一一二三),大隅國蒲生家的舜清進入該地成為第一代領主,他向豐前國(大分縣)的宇佐八幡宮迎來主神,創建正八幡若宮,那時候,「蒲生的大樟」已經被奉祀為神木了。也就是說,前面的傳說可以視為舊神超越新神的故事。
總而言之,大樟樹留下一個沒有主子的空洞。
有趣的是,樹幹西南側設了一扇木門,這裡是個名副其實的出入口,裡面是個四坪大的空間。據進去的人說,大約可容納十幾個人入內,似乎是以角材呈井字形架高補強過,另外有很高的「天井」,呈煙囪狀,可以沿梯子爬上去。上方有個像小窗般的開口(參考《楠》,矢野憲一.矢野高陽著)
樟楠的巨樹大多會形成同樣的空洞,木芯部分結束了生長相關的功能後,不知何故腐朽,因此無法避免的形成空洞。既使如此,它還是靠著剩餘的木質部分維持生命,以鋪展的樹形和強健的根支持它的巨大身軀。
此外,九州由於地理因素,經常受到颱風侵襲,所以枝葉常會被吹得七零八落,它和「寂心大人的樟樹」相比,枝葉的確比較細,但是據說那是因為它自行掉落枝葉以減少抵抗,保護主幹存留下來的自衛行為(參考前述引用書籍)。
於是,日本最大的巨樹經歷了一五〇〇年的歲月,依然保住了命脈。這種精神宛如會呼吸的家。宿主雖然不在,但是大樟樹的樹靈以母親般的包容力,一再吸引人們,並且打動他們的心。

二、神祕的杉神木─杉─
三峰神社的神木(埼玉縣秩父市)、高千穗神社的秩父杉(宮崎縣高千穗町)、霧島神宮的御神木(鹿兒島縣霧島市)等

「守氣」的人氣與神木的信仰
奧秩父的三峰神社坐落於標高約一一〇〇公尺的山中,它的神域果然別具特色。
從突出於大岩壁的平台狀奧宮遙拜殿,除了可欣賞令人屏息的美景外,也能仰望妙法岳(奧宮),接著鑽過「三峰山」金字的隨身門,走過稍微下坡的檜木森林,終於來到了社殿。
沿著陡坡往上走,漸漸露出身影的神社委實令人瞠目結舌。金色醒目搭配的濃豔色彩裝飾在下暫時吸引了我們的目光,沒多久便發現社殿兩側巍然聳立著兩棵巨樹。
「神木」的解說牌是這麼寫的:
「神木散發的『氣』就是活力來源。」「參拜後,請深呼吸三次,向神木合十祈禱」。
香客們在杉樹神木前排隊,依照指指兩手合十祈禱。在三峰山,這裡是必然的參拜景象吧。順利完成「充電」的其中一人發出驚呼:「簡直像摸到了生物(而不是植物)。」
筆者是在十二月的非假日前往參拜,在這寒風凜冽的時期,從秩父站搭車要花一小時以上的奧秩父山裡,竟然有這麼多香客,令我大吃一驚,但是由於不久前,社方只在每個月一日分發「白色氣守」,所以眾香客們才會湧入山中,求取這塊護身符。
我之所以說「不久前」,是因為筆者參拜之後,自二〇一八年六月一日起,社方宣布暫停分發「白色氣守」,原因是他們判斷人數眾多,無法避免周邊道路大塞車的狀況(其他顏色的「氣守」還是照常分發)。
白色氣守突然間大受歡迎的原因,一是聽說某位名人求到一個,另外據說是「初一限定」的尊貴感。
但是,真的只有這個原因嗎?我認為肯定是江戶時代流傳至今的三峰靈驗信仰與古代傳承的「初一參拜」傳統習俗打下了基礎。說得更深一點,人們心中如同伏流般潛藏著對三峰神社靈驗的期待,滴水穿石的結果,才會造就出近年來人氣爆棚的現象吧。
但是,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氣守」的「內容」。
依據神社的說明,「三峰神社坐落於奧秩父,域內古木環繞,充滿靈氣、神氣。」而且「為將這股『氣』分享給大家,因而分發了附有神木的護身符。」也就是說,守氣護身符人氣正夯的重點,在於該社靈氣依附在神木上,社方將一部分神木分靈封入符中。
換句話說是神木的信仰支持了氣守的人氣。

神木到底是什麼?我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簡言之,就是「人們視為神聖的樹木」,按一般的印象指的是在神社域內,以注連繩圍住的樹,由於其中大多是巨樹或老樹,在院內年高得劭,所以才受到尊崇。
此外,聳立在神域入口作為結界的神木、因有傳說的淵源,或特別人物親手種植等緣分而被視為神聖的神木、兩木合體的夫妻樹等,人們有可能因為形狀特殊,而傾向將它視為神木。
這兩點都沒有錯,試著參考維基百科的「神木」項,一開始就寫道:「神木指的是古神道中作為神籬的樹木或森林,亦指御神體」。
神籬這個詞在本書隨處可見,原本是指「有靈充滿的樹」,意思是「迎神時作為神臨時附身之物」。這裡所說的神籬,應該可以想像成在野外舉行破土等儀式時,豎立在祭典中心供奉神的楊桐樹就沒有錯了。總而言之,神木原本是讓「祭典」基礎──神靈附身的御神體。
另外,《民俗學辭典》(柳田國男主編)當中寫道:「由於現在祭典在社殿內舉行,所以神木的意義不明確。」繼而又說,「由此可知,以前神社並沒有聖地(場所)而是樹林,而且往往以一棵雄偉的大樹作為御神體,不使用社殿,而是直接向樹木舉行祭典。」(括號內為筆者補充)
原本神靈降臨在具特別淵源或顯著巨大的樹木,在日本人來說,是自古以來的「常識」,換句話說,應該這麼說──
神木並不是剛好長在神社的院內,倒不如說因為有了神木才有神社,它的存在正是神社所在的證明──事實上有很多例子證明這個想法,神社越是有古老的淵源,越是符合這個理論。
《奉納百景》
第一章 結良緣,斷惡緣
人際關係是人類最關心的事,也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喜歡某人、被某人喜歡;討厭某人、被某人討厭;憎惡某人、怨恨某人……只要活在這世上一天,這些愛恨喜怒就會不斷反覆重來。
因為人無法離群索居,只能活在與他人的關係中。然而不管再怎麼掙扎,總是會遇上一己之力無法解決的事情。
這種時候,人就會向神佛求助。或者說,請神佛幫忙解決問題。
具有正面意涵的「結良緣」,充滿負面意象的「斷惡緣」,乍看之下完全背道而馳的願望,卻都與解決人際關係的煩惱有關,就這層意義來說極為相似,實際上可同時祈求結良緣、斷惡緣的社寺也很多。
本章將介紹這類結良緣、斷惡緣的事例。
 
斷惡緣的祈願不會消失
野芥緣切地藏(福岡縣福岡市)
 
福岡縣的野芥緣切地藏如字面所示,是一尊針對「切斷惡緣」相當靈驗的地藏菩薩。郊外住宅區一隅不起眼的小祠堂,進去後會看到一塊無特定形狀的石塊坐鎮中央,此即主神地藏菩薩。關於這尊地藏有一則傳說:只要刮下地藏一小部分混入飲料中,讓想切斷緣分的對象喝下,緣分就能順利切斷。石塊因此被人愈刮愈小,現在已經看不出原貌。
環繞地藏的祠堂內飄散著異樣的氣氛。就拿繪有一對男女的繪馬來說好了,兩人背對背,微微垂首,給人極為消極的印象。說這是全日本最垂頭喪氣的繪馬還真是名符合其實,一點不誇張。
其他還有大剌剌寫出對方姓名住址的繪馬、想切斷緣分的對象的姓名構成的祈願文(姓名出現的次數和自己的歲數相同),和密密麻麻貼了整牆的大量信封……。
這幾年似乎流行把斷惡緣的祈願文裝入信封後再行奉納。
至於斷惡緣的對象,最多的是自己的配偶和第三者。譬如就有太太祈求斷除先生和小三的惡緣,不過內容讓人很不舒服,不好寫在這。
與職場人際關係相關的祈願也很多。還有人祈求切斷與跟蹤狂、賭博惡習甚至是背後靈之間的惡緣,整座祠堂被沉重的祈願文淹沒,以至於偶然看到寫有「祈求早日康復」之類再平常不過的繪馬時,甚至感到鬆一口氣。
這座緣切地藏為什麼會誕生呢?來由和一則古老的故事有關。
時間是和銅年間 (七○八—七一五),地方上富人富永照兼的兒子兼繩和古能姬的婚事已定,沒想到婚禮當天兼繩竟然落跑了,簡直就像現在午間連續劇的劇情。一個頭兩個大的父親照兼無計可施,只好派人通知古能姬,說兒子突然身亡。古能姬收到消息後大受打擊,悲嘆「早無夫家可歸」後自絕性命,地點據說就在野芥。
這則傳說還有一條副線。
古能姬自戕之際曾留下遺言,內容據說是「為在彼世守護我等命運多舛之人,請在我失去夫婿之地野芥祭祀地藏菩薩。把地藏一部分刮下來讓對方喝下,為男女情愛所苦之人便可不再煩惱」。
老實說,以遺言來說這內容未免太詳盡。據信這則傳說本身有一千三百年歷史,不過這尊地藏菩薩的歷史至多只能追溯到近世 以前。諸如此類「被祭祀的當事人以死誓言守護(拯救)同樣不幸之人」的模式近世以後經常出現。
儘管如此,緣切地藏的起源一旦確定下來,斷惡緣的信仰從此便與古能姬的故事分道揚鑣,逕自往下發展了。雖說現在流行到各社寺祈求良緣,不過斷惡緣的祈願也不遑多讓,大為風行,不如說後者更切身相關,只要看看繪馬上的祈願文便一目了然。
最後補充一件事。排列整齊的信封上寫著「野芥緣切地藏收」,仔細一看,幾乎都是同一個人的筆跡。這,也就是說……。
 
掌管結良緣、斷惡緣的姥神
橋場的阿婆(福島縣檜枝岐村)
日本人口密度最低的福島縣檜枝岐村。在這個可謂奧會津 祕境之地,有個名字很奇妙的斷惡緣、結良緣景點,叫做「橋場的阿婆」。
檜枝岐村從以前就盛行農村歌舞伎,鎮守神社的歌舞伎舞台還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有形民俗文化財。通往鎮守神社路上有座小神社,即「橋場的阿婆」。阿婆即老嫗,換言之意思就是橋場的老婆婆。
神社前左右兩側各立了一把巨大的裁縫剪刀,應該有兩公尺高。雖是剪刀,卻有如仁王像 般讓人心生畏懼。往裡面一瞧,竟供奉了大量色彩鮮豔的剪刀。香油箱兩側和後方架上的剪刀堆得像山一樣高——。
仔細一看,左邊放的是普通剪刀,右邊剪刀的刀刃卻都用鐵絲纏了好幾圈。神社門口的大剪刀也一樣,左側亮閃閃,右側則布滿鐵鏽,甚至纏了鐵鏈上了鎖。
這也就是說,左邊的普通剪刀「剪得斷」,是祈求斷惡緣時的奉納物;右邊的剪刀「剪不斷」,換言之是祈求結良緣時的奉納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