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13悅讀日】4/13~4/17 消費滿699送100元E-coupon
奔蜂志
70折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奔蜂志

定  價:NT$ 450 元
優惠價:70315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95折,單本省下16元
庫存:3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偶爾請天光雲影週末喝一杯,喝全部的夜,以壯形色。
偶爾請悲傷站好,為它整衣,以便漂漂亮亮地適應人生。

李進文首次跨域──詩與繪畫共舞。

釋放藝術的體例,打開意象的邊界,放寬詩,擴充美學。
他著眼於時代,時時保有真誠的玩心……

奔蜂──取自《莊子》,即小土蜂。
小小的土蜂也有自己的「志氣」和「志記」──人小心大又何妨?困難做到的夢,才是值得尊敬的夢,試著改變現狀,不循熟知的路線,即便迷路亦無悔。
「自由體」的語字迅疾如小蜂,不停滯、不固著,亦不守規矩地飛舞,而其精短刺人,恰似蜂針!

李進文透過詩與畫的並陳、結合,或者即時互動,開闊詩意,想像力超展開。
語字與圖像,或拮抗或敦睦,甚至共舞──他帶領意象團隊,切換視角,觀照他者,剪輯人生,鼓動戲劇張力,穿行於留白與空隙……。因為美的構成和達成,必須是一種意料之外、邏輯之中的動態平衡。
他將不同的形式、觀念、感情融為一個複雜的綜合體,一個詩的小宇宙。
同時,透過寫詩與繪畫的儀式,尋找自己:

天色是我的莫札特,
彈光陰,一路變奏。
一路變奏,種種創作,
皆是尋找自己的儀式。
種種自己,每一種,
可能比顏彩更多,
可能比輕煙更瘦。

《奔蜂志》全書概分三卷,共181首詩。卷一〔有意圖〕,共選51幅彩畫與詩結合,其下三個小系列:「謀畫詩」、「流露樣」和「動靜色」,圖文交響,跨域創作,以壯詩觀。卷二〔搗語聲〕,暗喻「島嶼聲」、「禱語聲」或「搗雨聲」,涉事亦涉世,調動視角,睹微知著,幽默自適。卷三〔瞇日子〕,直面人生的憂疑,回應中年的叩問,綠化字語的荒漠,且自尋常市聲開墾另類異音。

本書特色:
․李進文現代詩「自由體」三部曲之最終篇章,亦最具挑戰。首度跨界,以畫作詩、以詩詮畫,兩相撞擊、提升、詰辯和再生。生活就是他的史詩,以多元技藝,寫出島嶼的詩。
․意匠的心!跟著美術設計回到紙書時光,感受視覺、觸感和氣味裡的溫度。自在而有機的排版,無固定模式,具動感,像詩;以裝幀創意回應內容,如對話。書衣的小蜂,用牠微小的力量牽動湖面的漣漪、掀起書本的折角,讓我們閱讀,一同朝往奔蜂的志向。書內頁三卷依詩畫內涵,採用王子雪嵩、日本書籍及彩虹色紙三種紙材印刷,以「有形」將讀者帶入「無形」的優雅、沉浸式的讀詩狀態。32開本,易於攜帶,隨性展讀,四處想像。
․榮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創作補助。

作者簡介

李進文
一九六五年生,臺灣高雄人,曾任遠足文化、臺灣商務印書館、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明日工作室副總經理,媒體記者等。著有《野想到》、《微意思》、《更悲觀更要》、《靜到突然》、《一枚西班牙錢幣的自助旅行》等多部詩集和散文集,跨域著作有美術詩集《詩與藝的邂逅》、動畫童詩繪本《字然課》等。曾獲林榮三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臺北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文化部數位金鼎獎等。

作者序
玩心──自序

1.星體
十三世紀波斯詩人魯米(Rumi 1207-1273)說:「任何你每天持之以恆在做的事情,都可以為你打開一扇通向精神深處,通向自由的門。」
近十年,我的新詩創作另一主軸是希望完成「自由體」三部曲。最初構想,有點類似惠特曼《草葉集》內容包羅萬象,詩百科似的,釋放體例,模糊邊界,不馴於詩歌規則,如同麒麟──「其為形也不類」,卻自成生態系統,從臺灣土地的生活向外折射,交響我的人間。這三部,包括已出版第一部《微意思》(寶瓶文化2015)及第二部《野想到》(木馬文化2020),第三部就是《奔蜂志》了,即便像一隻小土蜂(奔蜂)才能有限,盡了力,就是我對詩的虔誠心意。
自由體,「體」不是指體裁和文體,體是宇宙的星體。想像四十六億年前,太陽系和地球由無數「微粒子」凝聚而產生,其後,地球又經由無數的「微行星」撞擊、聚合,終至成型。無數的微行星撞擊──是促使地球誕生的源起,這三部作品中的每一則都是「微行星」,它們相互碰撞,有的聚合,有的再生,有的殞落,生命於焉肇始,這是三部曲創作的初心,原型的發生。
第一部《微意思》偏重形式與內涵的自由,即興彈奏,類散文詩,題材繽紛,語字輕盈,意象華麗,亦含組曲式的極光(或吉光片羽),強調詩的「有意思」比「有意義」更有趣。第二部《野想到》進一步加入「故事詩」,重心擺在「有故事」的觀點、諷喻與微言深意。第三部《奔蜂志》,我嘗試「跨域」,一部分結合我的繪畫,讓自由體開放對話,開闊象徵,擴充詩,更欲使語字與圖像或拮抗或敦睦,甚至共舞,將不同的形式、觀念、感情融為一個複雜的綜合體,說不定會再激盪出另一個小宇宙;日本國寶級「狂言師」野村萬齋強調藝術必須:「著眼於時代而時時保有玩心……。」狂言講求實力與技藝至上,因此詩人白萩也說,「藝術之所以能偉大的呈現在我們眼裡,正是由於技巧的偉大。」然而──當我們到了有些年紀,若想繼續探索美好的事物,保有「玩心」最是要緊,它會令生命保持靈動。
我探索著種種可能:──該如何顛覆語言的規則?該如何讓詩具有魅力和個性並解除固定方法?該如何從容地走在險峻的深淵邊界?該如何安頓陌生與穎奇而不著斧痕?該如何布局大意象和小細節?該如何雜糅日常另闢新異?該如何反思進化?我邊寫邊提問,這三部曲是種種懷疑的過程,不是終點。

2.美術詩
關於繪畫,自知青澀,我畫畫是為了詩。以我的「詩想」繪出我一個人的意味或意思,沒遠大計畫,不急於追求屬於自己的符徵。《奔蜂志》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詩集加入自己的畫作,希望視覺與詩互涉,又可單獨存在,對詩跨域,一部分因著玩心、一部分為了放寬詩。
詩與畫,有共通的藝術美學,本該相互砥礪。1950年代趙無極和具有神祕主義的詩人亨利.米修一起出版過詩畫合集。現代詩與繪畫始終緊密關聯,以詩詮畫或以畫作詩,兩相撞擊、提升、詰辯和再生。加西亞.羅卡《從橄欖樹,我離開:羅卡的十二首詩‧畫》由墨西哥超現實畫家賈布里耶.帕切科所繪;拉封登《寓言詩》則成為法國插圖藝術家多雷(Gustave Doré)的幻想舞台。
1970年代,臺灣重要的現代詩社如《創世紀》、《現代詩》和《藍星》,與「五月畫會」、「東方畫會」和「現代版畫會」交流密切。它們在詩與畫的技藝美學,有齊心追索的理念。
直到1980年代,尤其在1987年解嚴後,以結社交誼的方式較少了,但詩人與畫家仍然有合作,例如劉國松版畫與余光中的新詩結合,李錫奇的《浮生十帖》與創世紀詩人們的詩句相互詮釋,楚戈的油彩畫展《是偶然也是必然》則與他自己、管管、商禽、鄭愁予的詩作對話。
臺灣許多詩人的詩集,也採用畫家的畫作,例如洛夫名作《石室之死亡》封面為莊喆所繪,周夢蝶《還魂草》封面是席德進油畫作品〈周夢蝶畫像〉,侘寂安謐,頗似黃土水的雕塑《釋迦出山》。《創世紀》詩刊的封面更結合過丁雄泉、朱沉冬、洪根深等畫家作品,《藍星》詩刊封面亦使用楊英風、劉國松、朱德群等畫作。
如今繪畫與詩,分別走向更多元、更自我個性的方向。我試著回到詩畫同源的概念,兩者互為養分,分則獨立、合則互動,亦即採取若即若離的方式,以免陷入「圖說」,讓詩與畫皆保有自己的小宇宙。這概念,源自於十年前我曾與高雄美術館有一次大型展覽合作。
那時高美館計畫推出嶄新型態,回顧臺灣美術與現代詩壇之間的跨界淵源,由我以高美館30件典藏作品為素材進行一系列的新詩創作,與民眾分享美術與文學跨界的結合。這促使我認真思考詩(文學)與繪畫的關係。我將那次合作的詩,稱作「美術詩」。
詩與美術結合的「美術詩」不單單以詩去詮釋美術作品、也不是附庸或服務於美術品,我的概念是詩與美術平行,同位階對話,展覽時呈現一種「即時互動」的關係。欣賞一件美術品就是再造一首詩,欣賞一首詩也會再生另一幅畫,沒有一件美術品是不隱含詩質的。
雖然2021年三月之後我才開始有規律地動手畫畫,即便僅是起步,但裡頭有我對詩的敬意、對美術的詩意。我對自己說,「至少我嘗試了!」 而「嘗試(一試再試)」,不就是詩的基本「實驗精神」?
繪畫和詩一樣,有時漫無目標,在漫無目標的過程中,累積失敗的經驗夠多,就會有不錯的作品出現。總是這樣,畫家追尋生命中的節奏與符號,詩人開發獨有的音色和語言生態。但最重要的是,透過繪畫或寫詩的「儀式」,不斷地練習再練習,最終──為了找到自己。
3.奔蜂
《奔蜂志》中的詩與視覺,我以篇幅最大的第一卷來實現,共選51幅彩畫與詩結合。這個「第一次」的嘗試勇氣,或許日後能讓我敢於繼續探索新詩、精進繪畫吧?另外兩卷則糅合更多真實和想像,在「自由體」之中。希望讓三部曲抵達《奔蜂志》有一個活潑又多元的小句點。我常想,詩不能自以為有意義或創意,而是要與他人、與社會、與土地聯結,至少與自己的「心意」相聯結,方成意義或創意。
「奔蜂志」,取自《莊子.庚桑楚》:「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雞不能伏鵠卵」,奔蜂,小蜂也。意即細腰小土蜂的才能有限或不足(如我)不能孵化大青蟲,而體型小的越雞也不能伏在天鵝卵上使其孵化,但我想像,奔蜂和越雞一定也有自己的「志氣」和「志記」吧!人小心大又何妨?困難做到的夢,才是値得尊敬的夢,試著改變現狀,不循熟知的路線,即便迷路亦無悔。自由體的語字迅疾如小蜂,不停滯、不固著,亦不守規矩地飛舞,而其精短刺人,恰似蜂針!
《奔蜂志》全書概分三卷,共 181 首詩。卷一〔有意圖〕,其下三個小系列:「謀畫詩」、「流露樣」和「動靜色」,圖文交響,跨域創作,以壯詩觀。卷二〔搗語聲〕,暗喻「島嶼聲」、「禱語聲」或「搗雨聲」,涉事亦涉世,調動視角,睹微知著,幽默自適。卷三〔瞇日子〕,直面人生的憂疑, 回應中年的叩問,綠化字語的荒漠,且自尋常市聲開墾另類異音。
新詩自由體三部曲,從《微意思》、《野想到》抵達《奔蜂志》,時間拉得很長,我如同島嶼上的奔蜂,體小、微不足道,但對詩亦有鴻鵠之志(許是巨大的敬畏)。生活是我一個人的史詩,我用三部曲去體現平凡平淡中的多元詩藝,寫出島嶼的詩,是為志!
特別感謝聯合報副刊和作家宇文正這些年以不定期的小專欄刊載,讓我有了規律的動機去書寫和繪畫。並感謝國家文藝基金會對《奔蜂志》的創作補助。

 

目次

自序──玩心
卷一,有意圖
〔謀畫詩〕
形狀/片刻之夏/夏夜之豬/當我討論夢……/魅/狐狸詩/那隻貓有一個夢/刺蝟和蒲公英/我是食夢貘/豪豬/海豹/樹懶的方法/夜,請進/窗前──雪松太平鳥/一隻鳥鎖定心間/孵月亮
〔流露樣〕
風箏/叢林時光/秋天/遠方/窗與天涯/歧路/車過天涯/現象與觀念/弄孤獨/虎部彌撒曲/鳥或者臉譜/分內的事/輕煙的年/居所/鐵皮屋/和風念念/我走進園子裡/漾
〔動靜色〕
為了詩/稀微/世界的眼睛/盛夏/斟酌一些詞/龜山島/彩霞收工/小雨中的回憶/花心/悲傷就是綻放/正向/容器自述/靜物/沉思/給點顏色/靜靜的/瓶花與貓

卷二,搗語聲
疫病時期/懷人/練功/病者思慮如刃/傳達/謐謐厭秋聲/墓誌銘/說幽靈/我們/往事盎然/橄欖/夜跑/一個作家/恐懼/綺色書/小睡/網路時代巧遇孔子/夜打掃/心動/死了的故事/雨日/到了某個時刻/不要有什麼/早前傍海/相隔離/濁光品/某個夏天水果攤/人物/確認了這些就繼續生活/老樣子,給自己/夢/浮世/鎖國以後/一天/詩樣子/撐/合掌村/兼六園/茶屋街/金澤城/妙立寺/芭蕉山中座/山中溫泉/鶴仙溪/栢野大杉/無限庵/偏/情意/端午/簡訊/重訓/四月維夏/歎詞/選讀一座山/拉拉山/競選照片/銅像/被戒嚴的人/政黨/反抗/對話/致隱地/空洞/在路上/還原/臺南/青春期和全美戲院/老虎日/經過幾天陽光/民生社區/床/艾莉絲.孟若/徒勞頌

卷三,瞇日子
火光每小時不斷更新/寫詩的方法/改善/自拍照/夜的路邊/山水/詩與麵包/微塵──讀楊牧/六月/大暑/王船醮/長成好看的宜蘭/慢悠悠/狗臉的歲月/觀點/一抹說法/金秋/想/喜/星球紀事/形色/涉世景深/越山越輕/穿/意象/一個人/聖誕節可疑/鐵鏽圓舞曲/童話藍/起色/述說/你跟你心內的黑狗/漂亮的句子/編輯/後腦杓/婚/靠醉平衡/掛念/宵待草/圍爐/雪女紀/美學考/若沖畫卷/一與零/晨賴你/垂絲語/一言無以蔽之/念之深/心之境/去找龍貓/浮世繪/下午/天色變奏/異想之路/塗鴉筆記/且行且走光/野渡

書摘/試閱

卷一 有意圖
【謀畫詩】

形狀

很多東西
沒綁好,例如:
雨絲沒綁好天意,
月光沒綁好深井,
細脖子沒綁好樹,
鞋帶沒綁好一條死路,因此
人間發生各種事故。

很多東西的形狀不固定,
會變形、隱形,
會消磨、鏽蝕、幻滅,所以
難綁,
永恆沒辦法綁他們,
(永恆這種東西又太固定
成不了氣候。)

你怎麼會因為你不成形狀
而憂傷呢?
一粒沙
和一個世界,
據說死後形狀一模一樣,
一樣難綁,因為
終究虛無。

你怎麼會以為你必須活成別人
眼中的形狀才能抵抗歲月?
你怎麼會用你的形狀
解釋你的存在?
你怎麼會相信有色的眼睛?

今天夕陽的形狀
是野獸。
昨天野獸的形狀
是你的哀愁。
明天或未來一切的形狀
擠過頻寬
回到光。



片刻之夏

你是穗狀的,穗狀的柔荑;而你的香氣、你的眉梢降半旗,敬悼撕心裂肺的日曆。時鐘咬走一天一月又一年,老天未打疫苗第一劑,自知到了危險的年紀。久未受理人類案件,抱歉你的祈禱只能婉拒。牽掛遠距,你是無限花序。

你是繖形的,繖形的雨滴;而你的瞬息、你的詩句吹毀籓籬,你一念之間居家可以天涯,你一念之間從臥室跨到海角,你一念之間廚具幻作熱鬧街衢。牽掛遠距,你是六月躁鬱。

午後陣雨,猛敲腦門,時光如稀客蒞至……。你靜靜地反身落鎖,心之方寸,口罩圍城之地。



夏夜之豬

風是非法的:偷渡
入窗,涼涼地動搖我幾兩肉、
幾斤心情。
我探出窗,
以物價一般攀升的頸子
眺望天意──

多汁的夏夜,
豌豆星系活躍,緻密,
靈性老老地吹來,
窗簾一下又一下地掀開房間,
啊我聞到松露
就埋在蟲洞旁星爆區
(宇宙也像人一樣碰撞,
相互吞噬?)

而眼前
寂靜在樹枝搖曳,
而眼前
雜食的月亮
乾淨得像剛洗完澡的豬。


當我討論夢……

夢不喜歡我。我抓緊它,它會痛;我放開它,它心累不想動。

我不喜歡夢。它有春天的線條,用來綁架我;它用色彩吹出泡泡,要我看破。

如果,夢還留在意識固著之前、靈魂形成之初──最小位元的那個夢……如果它沒有成為我的一部分,那麼它只要做好自己就會發光,甚至絢爛。

再回想一下:夢還沒弄髒、還沒膨脹、還沒成為我的一部分之前的那個夢;之前的那個夢還沒像家貓一樣被餵食、還沒奢望不平凡、還沒以塵土捏造我……

我不喜歡夢,夢不喜歡我。──認清這點,夢才有機會自我實現,我才能不再自我欺騙;讓捏造我的塵土歸塵土,夢歸夢。

 


我心入夜,蟲鳴懣懣。
想用靈魂與植物結親,想給礦物起一個雌性又好聽的拉丁學名,想戳破輕薄如紙的月光,想把星象釘在胸懷,想你或許又不怎麼想。
脈搏一鎚又一鎚,敲打入味,敲打深邃,敲打敲打,我心震震,電激雷奔。
藍與黑,空有鐵肺,滿天下盡皆低調,唯你飆高一聲雪亮的游絲。
此刻,爵士樂如你,你沉醉我;
我醉後獨自修復你的魅、孤身捉摸你的野焰。
霍然你靜音,卻充滿怒放。
我心不能阻攔你的曲線輕盪,果香,金黃。



狐狸詩

窗邊,一隻狐狸
捧讀海涅詩集。
晚風吹送,
秋香色窗簾好像九條尾巴晃動。

一隻狐狸沉醉的形狀
像火,也像劍。
孟德爾頌的旋律,歌的翅膀
撫拍牠……牠望向夜空:
月亮是銀狐,
北斗七星是黑狐。

捧讀海涅詩集的
一隻狐狸,
依據的文法
是戀人的臉頰(狡猾的淚,
摸索長夜。)

牠向屋外走去,「立在
月光下,
宛如一根柱子。」這是海涅的句子。
一隻狐狸的感情
只是很老還未成精。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0 315
庫存:3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