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0611-0731閱讀全壘打,夢想「象」前行,超低門檻,滿額再贈門票!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滿額折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德意志貴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千年貴族文化史

商品資訊

定價
:NT$ 580 元
優惠價
79458
促銷優惠
71週年慶-單79雙75
庫存:7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一部貴族史,也是一部德國史
圖文並茂+第一手文獻+實地親身訪談

知名譯者及史普作家帶領讀者深入歐洲的千年歷史
從中世紀條頓騎士到近代普魯士容克,還原德國貴族的原始面目

◎德意志貴族擁有千年以上的歷史生命
◎近代推動德國統一的俾斯麥是普魯士容克貴族
◎霍亨索倫王室在德意志帝國崩潰後仍延續至今
◎重視榮譽的貴族軍官曾多次刺殺希特勒
◎至今貴族文化仍在德國持續發揮影響力

「德意志貴族歷史上從來就不是血統純正的群體……貴族的傳統是以血統的『古老』為傲,而『純正血統』是一個比較新的種族主義概念,不符合貴族傳統,也不符合基督教精神和騎士精神。」

本書作者以「德意志貴族」為主軸,深入探討此一群體在歷史長河中的起伏歷程,並藉此揭示歐洲貴族政治和文化的演化脈絡,本書可說是德國貴族傳統及歷史文化的百科全書。

「德意志的貴族」一詞概括了來自德國、奧地利等主要德語區域的貴族群體。這些貴族的起源可追溯至古代日耳曼部落的領袖和武士,而中世紀的封建制度則將他們形塑成貴族騎士,成為一個獨特的社會階層。在神聖羅馬帝國鬆散的統治下,他們建立了一個龐大而複雜的封建社會。隨著火藥的普及和現代國家的崛起,貴族騎士逐漸轉變為邦君和官僚。不論是普魯士王國的腓特烈大王,或是德意志帝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他們都締造了德意志貴族歷史的巔峰時刻。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意志貴族的命運急劇轉變。威瑪共和國成立後,廢除了貴族制度,使得許多貴族起而反抗。二戰期間,德國貴族與納粹政權的關係錯綜複雜,有的貴族協助納粹,但更多貴族則是反抗納粹的極權統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克勞斯.馮.史陶芬堡伯爵刺殺希特勒的「女武神行動」。二戰結束後,不論是分裂的兩德或統一的德國,都未恢復貴族制度。雖然德意志貴族已經式微,但其創建的豐富文化仍在今天的德國及歐洲持續發揮影響力,值得我們深入探究。

《德意志貴族》描述德意志貴族群體的歷史變遷,也深入剖析貴族社會的日常生活與歷史角色,包括家族婚姻、教育養成與頭銜文化;如何從中文理解複雜的德語貴族頭銜及相關術語,本書也有專業且深入的見解。書末兩篇訪談分別從當代貴族和歷史學者的視角,來呈現德意志貴族文化的過去和未來。

作者簡介

陸大鵬
世界史研究者,英德譯者,熱愛long ago與far away的一切。譯有「地中海史詩三部曲」、《條頓騎士團》、《金雀花王朝》、《空王冠》、《沙皇時代》、《征服者:葡萄牙帝國的崛起》等書。曾當選《經濟觀察報.書評》年度譯者、《新週刊》之「年度知道分子」,並榮獲單向街書店文學獎之年度文學翻譯獎等多個中國圖書獎項。

名人/編輯推薦

專文推薦:
周惠民(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兼任教授)
神奇海獅(歷史說書人)

好評推薦:
Damian(「己歷歷人」podcast主持人)
Seayu(「即食歷史」版主)
伍碧雯(臺北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李文成(《一歷百憂解》主持人)
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主編)

「本書中引用大量的文獻與考據,讓人不得不佩服其基礎功力的扎實,更值得敬佩的是同樣是作為一位歷史普及者,大鵬不貪多求快、不譁眾取寵,靜靜的花時間去深入探究一個課題。這種精神,的確是難能可貴。」
──神奇海獅(歷史說書人)

「這絕不是一本簡單的德意志貴族的介紹冊子,而是對歐洲大陸中世紀以來最主要地區的封建制度和相關歷史的全面梳理,其深度、廣度和趣味性都是首屈一指的。這本書應該成為對歐洲史有深入興趣的讀者的必讀書目。」
──郭建龍(作家,《汴京之圍》作者)

「該書歷時性地整理了作為重要社會階層的德意志貴族在歷史長河中起伏的命運,內容詳實,文字優美,是國內學術界的難得佳作。」
──孟鍾捷(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

「在多年從事歷史作品的成功翻譯後,陸大鵬先生終於原創了一部德意志貴族史。這是一部站在漢語讀者視角的優秀作品,全書讀完,我按捺不住打開電腦,開始重玩《中世紀全面戰爭》。」
──張向榮(作家,《祥瑞》作者)

推薦序

曾經的國家棟樑、可能也會將國家拖入深淵?
文/神奇海獅

「德意志貴族」,一聽到這個書名,就讓我寒毛直豎。正如同大家知道的,德國是一個可以追溯到千年歷史、曾經還是多達三百多個邦國的國家。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公侯伯子男爵以外,還有大公、選帝侯等獨特的頭銜。另外還以成為貴族的年代,分為原始貴族、新興貴族……想處理這個問題、尤其是對一個以中文為母語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但是,這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史普作家陸大鵬,就真的辦到了。
在《德意志貴族》這本書裡,作者為我們解釋了很多我們在看德國史、都會一頭霧水的名詞,像選帝侯、容克貴族。並釐清了德意志貴族間彼此縱橫交錯的脈絡。但我認為最讓我欣喜的,就是這本書解答了我一個心中長久的疑惑:為什麼曾經高傲的貴族、最終卻跟粗鄙無文的納粹黨走到了一起?而這群貴族又是如何在時代的動亂中,留下高尚人格的印記呢?這本書裡就引用了大量的日記、回憶錄,刻畫了當時這些貴族的心路歷程。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時間是一九一八年,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前的最後三天。
德國的戰敗已成為事實,左派隨時有可能爆發革命。對德軍最高層來說,現在只有一個問題:要如何結束這一團混亂?
當時的首相馬克西米連・巴登(Maximilian von Baden)向皇帝報告,如今整個德國都已經陷入混亂,南部最大邦巴伐利亞已被推翻,柏林也有人正在計劃總罷工。他懇請德皇威廉二世下台負責、另立皇帝,同時成立議會制政府。如此一來或許能安撫革命勢力、還有保存君主制的一線希望。
然而,這個建議馬上就被威廉二世嚴詞拒絕。
那麼,第二個選項就是鎮壓革命。但這個選項一樣也不可行。因為軍隊早就已經瀕臨崩潰、許多士兵甚至成為革命的同情者。
這時,一些貴族軍官建議皇帝做出第三個選項:在洪水滔天的危急時刻,皇帝應當親自上戰場,向協約國軍隊發起最後的攻擊、並壯烈犧牲。如此一來,就有可能扭轉名義、進而讓人民捍衛君主制度。
威廉二世當然不可能選擇這條路。最後,他選擇了第四條路──拋下臣民、逃到鄰國荷蘭。

在貴族軍官眼中,這是最糟、最糟的一條路。
軍人的榮譽、早就在這群貴族的血液流淌千年之久。早在中世紀,基督教世界遭到外敵入侵的時候,德意志的重裝騎士便肩負著捍衛信仰與帝國的重要職責。不過隨著科技的進步,弓箭、火砲的出現衝擊著傳統的騎士階級,而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的興起、又讓這些貴族無所適從。德意志貴族、尤其是德意志東北部的貴族只能依靠農業為生,變得日趨右翼和保守。然而即使騎士階級沒落了、軍隊仍然是許多貴族階級的頭號選項。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軍官都是貴族階級。
皇帝出逃、也敲響帝國的喪鐘。最後,帝國末代首相巴登將權力交給社會民主黨的艾伯特(Friedrich Ebert),說道:「艾伯特先生,我將帝國交給你保管了。」
艾伯特回道:「為了這個國家,我已獻出了兩個兒子。」
隔日,德意志帝國滅亡、共和國開始。

共和國成立了、龐大的貴族階級自然也就失去了根基。最後共和國決議:貴族頭銜與稱號僅作為姓氏的一部分、不再具有政治上的特權。因此在一夜之間、龐大的貴族失去了「整個生命的根基」。一位貴族說:「在這之前我們眼中一切理想的、值得尊敬的東西,都被摧毀了,被玷污了,被敗壞了……我們的政治角色以我們的歷史地位為基礎,如今全完了。」
但貴族失去的不只是政治地位。根據凡爾賽條約,德國軍隊被限制為十萬人,因此大量的貴族軍官也因此失去了生計。很多貴族自幼學習軍事,根本沒有其他的技能,甚至還必須去夜校學速記才能維生。
因此不難想像,貴族勢必對新生的共和國充滿怨懟。然而皇帝的出逃,讓他們對威廉二世也充滿了失望。因此在這樣的雙重失望下,貴族階級們便渴望出現一個新的強人,新的領袖,也就是新的「元首」。而最後他們的目光,便來到了阿道夫.希特勒與納粹黨的身上。

當然,納粹黨本來是街頭起家,粗鄙與充滿的行事風格自然跟貴族階級格格不入。但納粹黨憑藉著宣傳,為整個德國人描繪了一個純淨的民族血統與傳統鄉村美德的美好世界,吸引了大量的貴族階級。
另外,納粹政府也給貴族帶來了極大利益。因為納粹大力支持農業、並且重整軍備,剛好就是貴族階級最擅長的兩大領域,大量的貴族人士重新獲得了職業與尊重。而將貴族推到納粹黨的最後一個動機,就是對共產主義的敵視。一位貴族女性就說:「法西斯主義固然也是一種暴政,卻給進步、美、藝術、文學、家庭、社會生活、禮貌和整潔留出了空間。而(共產主義)卻要毀滅一切。」
對共和國的恨讓他們投入了獨裁者的懷抱。但那些貴族們當時並不明白,他們心中那美麗的過往之夢早已一去不復返,他們渴望將死屍復活,而最終獲得的只會是一具殭屍,終將將他們吞噬。

二戰爆發後,許多國防軍裡的貴族軍官在目睹了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戰俘、平民被槍決和丟進萬人坑後,終於認識到希特勒正在把德國拖向地獄。於是,越來越多的貴族秉持著一己良心,終於站到納粹黨的對立面。
最有名的一起事件,當然就是發生在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日的希特勒刺殺案。當時,作為後備軍參謀長的施陶芬堡上校準備用炸彈行刺希特勒,然而當時盟軍已經諾曼第登陸成功,施陶芬堡問自己的同志特雷斯科少將,行刺與政變是否有意義。特雷斯科回答:「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刺殺……現在的問題不是政變有沒有實際意義,而是要向全世界、向歷史證明,為了反對希特勒,德國的抵抗運動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等到行刺失敗後隔天,特雷斯科用一顆手榴彈結束自己的性命,並留下了這樣的遺言:「我今天堅信不疑,我們做的事情是正確的。希特勒不僅是德國的死敵,也是全世界的死敵。上帝向亞伯拉罕承諾,只要索多瑪還有十個義人,他就不毀掉索多瑪。我希望為了我們的緣故,上帝不會毀掉德國。」
或許這就是時代:在時代開始變遷時,貴族代表的守舊、保守、不合時宜。但當時代變動的實在太快後,人們卻突然發現在這個一切都改變的年代裡,仍然有一些美德、一些驕傲能被保留下來。而這一切都在這本《德意志貴族》裡、被詳細的描寫下來。本書中引用大量的文獻與考據,讓人不得不佩服其基礎功力的扎實,更值得敬佩的是同樣是作為一位歷史普及者,大鵬不貪多求快、不譁眾取寵,靜靜的花時間去深入探究一個課題。這種精神,的確是難能可貴。



台灣中文版序

我很高興看到《德意志貴族》在臺灣推出繁體中文版,也很樂意借這個機會與臺灣讀者聊一聊自己成長中的一些經歷。
用臺灣人的話說,我是「七年級生」,青蔥時代正好趕上電腦和網路普及,讀小學和中學的時候只要有閒暇就投入到電腦遊戲當中,為此不知道挨過父母多少罵。當時我的英文很爛,而很多歐美遊戲並沒有翻譯成中文,或者漢化水準很低,所以只能靠自己摸索。像Single Player,Multi Player,Save & Load這些遊戲中的最基本英文,也完全看不懂,只能一個按鈕一個按鈕地試驗。青少年的好奇心強、求知欲旺盛、性子執著、精力也充沛。現在回想起來,一方面驚訝於自己當年的瘋狂勁頭,另一方面也是甜蜜的回憶。記得有一個盛夏的午後,窗外赤日炎炎,知了在樹上鼓噪,我在自己房間裡吹著電風扇,喝著冷飲,在電腦遊戲《世紀帝國》(Age Of Empires,中國譯為「帝國時代」)裡馳騁。那種美好的感覺,二十年後仍然歷歷在目,卻再也沒有辦法複製了。
電腦遊戲當然有千千萬萬種,不過我偏愛歷史題材。比如世紀帝國,我從初代就開始玩。我對於世界各種古文明的一些基本的歷史知識,就是出自這套遊戲。從它裡面我知道了雅典、巴比倫、腓尼基,知道了條頓騎士和英格蘭長弓手,還知道了聖女貞德和巴巴羅薩。這套遊戲奠定了我對世界歷史的興趣,甚至還讓我當起了「扶手椅上的戰略家」,總結出了一些戰爭的經驗教訓。多年後,讀到克勞塞維茨和《孫子兵法》時,我驚訝地發現,其中很多道理,我在世紀帝國裡早就瞭解了!
世紀帝國最初發佈於一九九七年,當時我才十歲;這套遊戲可以說伴隨我長大,即便今天也經常會拿出來玩一局,尤其是在二○一九年推出了《世紀帝國II:決定版》之後。不過,現在玩起來,明顯感覺自己已經是個老人家,手速遲鈍,反應也慢。唉!歲月不饒人!
除了世紀帝國之外,我從《要塞》(Stronghold)裡學到了很多關於中世紀築城與攻城的知識;從《君臨天下》(Praetorians)裡瞭解凱撒時代古羅馬的軍事,特別是陣型與偵察的重要性;從《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魔鬼戰將》(Commandos)、《使命召喚》(call of duty)裡瞭解二戰;從《大航海時代》裡瞭解地理大發現;從《十字軍之王》(Crusader Kings)、《征服四海》(Europa Universalis)裡學習歐洲中世紀與近代歷史與政治。
我想在歷史愛好者與研究者當中,恐怕很少有人最初對歷史產生興趣是通過學術論文,大多數人應當還是通過影視劇、電子遊戲、通俗歷史書或者歷史小說。有些人也許希望從歷史當中學到一些經驗教訓或甚至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但我覺得,對大多數愛好者而言,歷史本身就非常精彩有趣(遠遠勝過虛構作品),這難道還不夠嗎?
通過閱讀(玩遊戲也算是一種閱讀吧!),我們能夠插上翅膀,飛翔到別的時代、別的空間,與歷史人物邂逅,開闊我們的視野,豐富我們的體驗,這本身就是一種極美好的體驗。喬治.馬丁在《冰與火之歌》第五部裡說:「讀書人的生命有一千次;不讀書的人只有一次生命。」(A reader lives a thousand lives before he dies...The man who never reads lives only one)。我自己熱愛閱讀,尤其是讀歷史書,因為它給了我無窮樂趣。
希望我這本書也能完成一個小小的使命,能給讀者帶來一些樂趣。也希望能透過這本書找到一些志同道合、同樣對德國歷史感興趣的新朋友!
另外,與一些年齡相仿的臺灣朋友交流時,我驚喜地發現,我們有著很多共同的興趣愛好,比如我們都讀過相同的歷史書、玩過同樣的遊戲(比如世紀帝國)。再轉念一想,這有什麼可驚訝的呢?畢竟,這些都是屬於全人類的共同寶藏。
總之,希望臺灣讀者朋友們會喜歡我這本書!

目次

推薦序 曾經的國家棟樑、可能也會將國家拖入深淵?/神奇海獅
背景導讀 歷史中的德意志貴族/周惠民
台灣中文版序
作者序

【概念篇】
第一章 概述
一、何為貴族
二、何為德意志
三、被翻譯成「貴族」的幾個德語詞
四、德意志貴族與其他國家貴族的比較
五、德意志貴族的分類

第二章 德意志貴族的頭銜與等級
一、皇帝
二、國王
三、大公
四、選帝侯
五、公爵
六、侯爵與公子:兩個容易混淆的概念
七、形形色色的伯爵
八、德意志的兩種男爵
九、騎士、家臣、貴人與無頭銜貴族

【歷史篇】
第三章 歷史長河中的德意志貴族
一、從起源到中世紀
二、德意志騎士的最後一次私戰
三、從宗教改革到十九世紀
四、一八四八年革命:廢除貴族?
五、什麼是「容克」?
六、貴族與德意志第二帝國

第四章 德意志貴族與威瑪共和國
一、威瑪共和國的建立與貴族制度的廢除
二、貴族對威瑪共和國的敵意
三、遺老遺少思潮史:威瑪時期的君主主義
四、「雅利安人條款」與《純正德意志血統血書》:威瑪時期的貴族反猶主義

第五章 德意志貴族與納粹
一、納粹的貴族支持者與同路人
二、從曖昧到決裂:君主主義與納粹
三、索多瑪的義人:反抗納粹的德國貴族

第六章 一九四五年之後:新的生活
一、德意志貴族在民主德國 二、德意志貴族在聯邦德國
三、一九四五年之後的君主主義

【社會篇】
第七章 德意志貴族的生活方式
一、德意志貴族說什麼語言?
二、隱藏的家族史:德意志貴族的姓名
三、血脈與資本:德意志貴族的婚姻與家庭
四、務實的精英:德意志貴族的教育養成
五、童話國王、騎士詩人和貴族作家:德意志貴族與文學
六、競技場上的角逐:貴族的比武
七、森林與火槍:德意志貴族的狩獵
八、榮譽之戰:德意志貴族的決鬥
九、貴族的舞會:以法蘭茲.約瑟夫時代的奧地利宮廷為例

第八章 德意志貴族的職業與事業
一、農業與林業:貴族特權的根基
二、德意志貴族中的實業家富豪
三、君主的臥榻之側:作為廷臣的德意志貴族
四、藍血神父:教會貴族
五、「貴人理應行為高尚」:貴族的慈善活動
六、外交界的德意志貴族
七、武士、騎士、戰士:德意志貴族與軍事

【餘音】
第九章 德國之外的德意志貴族
一、多瑙河與雪絨花:奧地利貴族
二、瑞士貴族
三、波羅的海之濱的德意志貴族

附錄一 黑黃聯盟──採訪二十一世紀的奧地利君主復辟組織
附錄二 哈布斯堡貴族記憶──採訪瑪蒂娜.溫克胡福爾,研究奧匈帝國宮廷與貴族的歷史學家
註釋
參考文獻

書摘/試閱

第三章 歷史長河中的德意志貴族
六、貴族與德意志第二帝國
一八七○年,普魯士打敗法國,完成統一德意志的大業。一八七一年一月十八日,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在巴黎凡爾賽宮鏡廳正式登基為德意志皇帝,德意志帝國建立了。為了區分中世紀到一八○六年的「德意志民族的神聖羅馬帝國」,一八七一年建立的帝國被稱為「第二帝國」。
新帝國是若干德意志諸侯與邦國組成的「聯邦」,共有二十五個邦國(Bundesstaaten),包括四個王國(普魯士、巴伐利亞、薩克森和符騰堡),六個大公國、五個公國、七個侯國、三個自由漢薩城市(呂貝克、不來梅和漢堡),外加一個帝國直轄領地(阿爾薩斯─洛林)。在各邦國中,普魯士王國佔據絕對的支配地位。
對於廣大貴族來講,第二帝國的建立似乎開啟了一個輝煌的新時代。因為這個帝國看起來對他們特別有利,首先因為普魯士和帝國新政權對貴族友好,貴族享有許多特權和法律上的特殊地位,而且軍隊的突出地位也意味著貴族有很多機會在軍界飛黃騰達。德國成為歐洲主要大國,國際地位大大提升,意味著在外交界會有很多空間給貴族施展拳腳。另外,帝國的宮廷也為貴族提供了許多就業機會和上升機遇。貴族直接或間接地控制著許多關鍵性的實權職位,帝國的政策處於貴族利益的強大影響之下,以至於自由主義者班貝格爾說德意志帝國處於「從未見過的容克統治」之下。
不過,這段時間也恰逢德國工業化與城市化一日千里,這對以土地和農業為主要財富來源的貴族來說,不是好消息。資產階級的快速崛起、咄咄逼人的攀升和他們的專業化技能,讓貴族遇到了強勁的競爭對手。比如在公務員體系裡,尤其是在與法律、財政等技術領域相關的體系裡,貴族的特權不足以保障他們一定能獲得並保住職位。雄心勃勃的資產階級在不斷攀升。
在十九世紀,一部分貴族在他們的傳統經濟領域即農業,仍能夠維持住自己的經濟地位,甚至獲得更多財富並擴大自己的莊園。不過從全德範圍來看,貴族地主的經濟發展有很強的地域性。比如在德國南部和西南部,貴族莊園一般比較小,大多數大莊園都在易北河以東。比如在西里西亞,遲至一九二五年,還有一百五十二位貴族的莊園地產面積超過五千公頃,四十九位貴族的地產面積超過一萬公頃,其中普萊斯公爵的地產在一九○○年前後居然有七萬公頃之多。十九世紀後半葉,尤其是在普魯士,許多貴族試圖通過家產信託(Familienfideikommiss)的法律手段來維護和保住自己的地產,並順利地傳給下一代。
所謂家產信託,就是以法律手段規定家產(一般是土地)永久性地不可拆解,只能作為一個整體傳給單一繼承人,只有這名繼承人能夠自由支配土地的產出;即便他負債,也不能轉手土地來變現。這種手段主要是為了保護家族的財產基礎和社會地位,防止家產四分五裂。
舉個大家可能更熟悉的例子,英劇《唐頓莊園》裡格蘭瑟姆伯爵的家產,就是因為類似的法律手段(「Fee tail」或「entail」,限定繼承)而無法傳給女兒。因土地和爵位捆綁在一起,不可拆解,女兒不能獲得爵位,也就不能繼承土地。家產只能傳給一個沒見過面的遠親。小說《傲慢與偏見》中的本奈特家遇到的是同樣的問題。英國的限定繼承和德國的家產信託非常相似。
一八四九年法蘭克福聖保羅教堂的國民議會制定的憲法和一八五○年的普魯士憲法一樣,都禁止設立新的家產信託並廢除現有的家產信託,但普魯士的相關法律在貴族的抗議聲中於一八五二年被廢除。家產信託在德國和奧地利直到一九三八年,也就是納粹時期才被廢除,巴登─符騰堡州甚至到一九八三年才正式廢除。
一八九○年,德國共有約三百二十萬公頃土地,也就是國土面積的約百分之六點八,處於二三一四個家產信託控制之下。一九一七年普魯士的資料是,二百五十萬公頃土地處於一三六九個家產信託控制之下,占普魯士總面積的百分之七點三。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全德的大莊園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處於家產信託控制之下。不過十九世紀七○年代以後,由於整個國家經濟結構的變化,貴族莊園的農業經濟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
在資產階級看來,普魯士的容克地主大多是些沒受過像樣教育的反動分子,是德國現代化進程的絆腳石。在資產階級、自由主義者和社會改革家眼裡,貴族地主往往是這樣的形象:對自己的土地經營不善,不懂得學習和採納現代化的農業技術,將土地出租出去而不是親自經營,過著遠遠超出自己收入的奢靡生活,一心只想著到宮廷任職,動不動就強調自己的貴族特權,最後常常債臺高築,把自己的莊園搞得每況愈下。當然,實際上有很多莊園經營得井井有條,在經濟上相當繁榮。莊園經濟的成功與否,因素實在太多,包括個人才幹與精力和機緣等。不過,總的來講,新時代對貴族地主來說不利,貴族內部的貧富差距也在這個時期急劇拉大。
貴族地主當然會想方設法來保護自己的農業經濟。德意志保守黨和農場主聯盟主要為貴族地主的利益服務。這兩個組織緊密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德意志保守黨的會議經常在農場主聯盟的場地或在其領導人家中舉行。東部各省份的地方官員和農場主聯盟也密切合作。一九○二年,農場主聯盟的遊說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功,迫使政府將小麥進口關稅大幅度提升。農場主聯盟的宣傳裡喜歡用「德意志血統」、「德意志風俗」之類的說法,有強烈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色彩。他們眼中的敵人是猶太人、自由派和社會主義者,相信這三種人會把德國變成「被國際大資本家主宰的出口工業國和世界貿易國」,而不是他們心目中的天堂,即容克地主的大莊園。一八九四年底,農場主聯盟有二十點二萬會員,一九一一年有三十二點八萬,它的週報發行量高達二十四點二萬份。這是一支不容小覷的力量,而它的極端保守和右翼色彩,對未來也是一種不祥的預示。
在貴族的傳統就業與活動領域──宮廷,同樣存在資產階級和貴族爭鬥的情況。越來越多出身資產階級的官員、學者、經濟界人士和藝術家進入宮廷,身居要職。不過貴族仍然在德國皇帝的宮廷,普魯士、薩克森、符騰堡、巴伐利亞四個國王宮廷和其他各級宮廷佔據主宰地位。貴族在宮廷擔任管理官員、侍從女官、教師等,並組織、參加和維護貴族的慈善機構。貴族的這些儀式感很強的活動,會一直維持到一九一八年十一月。
貴族在第二帝國的政府當中發揮的作用、佔據的位置遠遠超過其人口按照比例所應得的份額。一八七一年,普魯士的中層和高層公職人員當中,貴族的比例仍和一八五八年時一樣,高達百分之四十二。一九一○年,普魯士十一個部的大臣有九位是貴族,六十五位高級樞密顧問(Wirkliche Geheimräte)中有三十八位是貴族,十二位省長(Oberpräsidenten)中有十一位是貴族,三十六位行政專區主席(Regierungspräsidenten)中有二十五位是貴族,四百六十七位縣長(Landräten)中有二百七十一位是貴族。一九一四年,普魯士政府的全部候補官員(Regierungsreferendare)中有百分之五十五點五是貴族,至一九一八年仍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候補文職人員(Regierungsassessoren)是貴族。普魯士內政部是傳統政治制度的支柱,該部的貴族官員占了全體官員的三分之一。
第二帝國時期縣長的權力極大,集地方行政長官、地方最高法官和員警總長為一身,簡直是一方諸侯,可以執行自己的政策,權力遠遠超過很多僅有頭銜而沒有官職的大貴族。縣長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忠於皇帝,十分保守,是君主制的支柱。擔任縣長也是在仕途攀升的重要的第一級階梯,有機會晉升到帝國中央的要職。比如東普魯士的小貴族阿爾伯特.馮.萊韋措(Albert von Levetzow, 1827-1903)曾任柯尼斯堡(諾伊馬克)縣長,後來一直做到帝國議會主席。
在德國統一的三場戰爭(普丹戰爭、普奧戰爭、普法戰爭)中,普魯士軍隊贏得了很高的聲望,而當時的普魯士軍官大多為貴族。比如在普法戰爭期間,普魯士兩個主力集團軍的全部軍、師、旅級指揮官當中,沒有一個人的名字裡沒有「馮」字。普魯士歷史上那些著名的軍人世家的姓氏大量出現在攻入法國的普軍的戰鬥序列中:馮.克萊斯特(三個)、馮.德.戈爾茨(兩個)、馮.比洛(兩個)、馮.德.奧斯滕、馮.曼陀菲爾、馮.阿爾文斯萊本等等。在普魯士之外的其他邦國,普魯士軍隊被奉為現代化軍隊的楷模。在第二帝國,軍隊更是成為全社會的榜樣。貴族在軍隊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對維護貴族的聲譽和地位,應當說起到了很大作用。
但隨著軍事的現代化,傳統的貴族軍官也不得不面臨資產階級的競爭,尤其在炮兵、工兵等技術領域。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德軍有約八千名現役貴族軍官,占到整個軍官團的百分之三十。不過在高級軍官和將領當中,貴族仍然佔據主宰地位。舉個例子,在第二帝國期間,德軍的三十幾位元陸軍元帥全部是貴族,其中不少是王侯、公爵、王子。相比之下,到第三帝國期間,德軍的二十位陸軍元帥中就有埃爾溫.隆美爾、弗雷德里希.保盧斯、斐迪南.舍爾納、瓦爾特.莫德爾等七位非貴族;六位空軍元帥中有四位非貴族;二位海軍元帥都不是貴族。所以,在軍事這個貴族傳統的活動領域,貴族的影響力在逐漸下降。
除了宮廷和軍隊,議會也是貴族發揮作用的主要場所。而且,帝國議會的議員選舉與過去的三級選舉制不一樣,男性公民一人一票。第一屆帝國議會的議員有差不多一半是貴族。不過到一八九○年,三百九十七名帝國議會議員中就只有一百二十五名貴族,一九一二年就只剩下五十七名貴族議員。帝國議會主席大多是貴族或者獲得冊封的資產階級人士,一直到第十三位主席才出現了資產階級人士。對貴族來講,擔任帝國議會議員是一種榮譽。
一八七○年建立的德國中央黨(Deutsche Zentrumspartei)當中,天主教貴族占了很大比例。在起初比較傾向於改革的自由保守黨(Freikonservative Partei)裡,富裕的貴族也很有影響。不過隨著工業化推進、資產階級日漸壯大,貴族議員越來越傾向於保守。而隨著政黨越來越朝著現代黨派的方向發展,貴族在議會的影響力也不斷萎縮。
在貴族的另一項傳統事業(不能算是職業)──慈善事業當中,貴族與資產階級主要是合作的關係,這與男性貴族同資產階級的競爭關係形成對比。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巴登婦女協會(Badische Frauenverein)。一八五九年奧地利—義大利戰爭期間,巴登大公夫人路易莎(德皇威廉一世的女兒,一八三八─一九二三)根據一些資產階級婦女的呼籲,建立了這個慈善機構,其工作包括募捐、照料傷病員、培訓護士、照料老人、扶助失學女童、撫養棄嬰等。路易莎大公夫人是機構的領導者,但協會的其他主要活動家大多是資產階級女性,如卡洛琳娜.拜爾(Karoline Bayer, 1821-1903)、皮婭.鮑爾(Pia Bauer, 1881-1954)、恩內斯蒂娜.特倫(Ernestine Thren, 1899-1981)等。特倫在「二戰」期間作為護士救死扶傷,曾隨德軍被包圍在史達林格勒,幸運地與一些傷患乘飛機撤離,可謂九死一生。(未完)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458
庫存:7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