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 腦血管微創醫師的告白:撐開血栓,探見手術間錯綜複雜的人生

  • 系列名:頑好
  • ISBN13:9789869706858
  • 出版社:帕斯頓數位
  • 作者:陳啟仁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5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2/14
  • 中國圖書分類:循環系統疾病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9342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腦血管介入性治療的權威──
病症樣貌、手術難題,
對抗腦血管疾病的第一現場!
  
陳啟仁醫生擁有多年與腦血管、血栓拔河經歷,與病人家屬揪心會談,還有許多徹底絕望或歡欣鼓舞的時刻。他救過人,成功取出血栓;面對過那些外科醫生最不願意面對的可怕失敗,頂尖優秀的醫師的背後,有許多跟病人一起與病症纏鬥的故事。
本書記錄了陳啟仁醫師,他對醫生身份的觀察與自省,希望以自身經歷,告訴所有人,醫生所面臨的,身為凡人的困難與困境。並透過這些故事案例,帶到人們該如何在日常留意身體保健,避免發生同樣的疾病症狀。

推薦人

吳志雄/恩主公醫院 醫療志業執行長
陳右緯/壢新醫院中風醫療中心主任
郭葉璘/壢新醫院影像醫學科主任、生酮飲食達人
黃朝慶/前臺北醫學大學研究副校長
葉守正/台灣腦中風學會 理事長

專業推薦!
(依姓氏筆畫排序)
【作者】 陳啟仁 醫師

現職:
雙和醫院影像醫學部 部主任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專任教授
台灣腦中風學會 理事
中華民國放射線醫學會 常務理事
中華民國神經放射線醫學會 理事

經歷:
部立嘉義醫院 院長
雙和醫院 副院長
國泰綜合醫院放射線科兼高階醫學影像健檢中心 主任
義大醫院放射醫學部 部主任

衛生福利部醫院第三屆優良暨資深典範醫師「優良醫師獎」

推薦序:於腦血管介入治療、經驗分享不遺餘力

時間過得真快,想想壢新醫院與陳啟仁教授已經結緣十五年了!當時壢新醫院需要一位專精於神經影像判讀的專家來協助壢新神經內外科的發展,透過陳興港醫師的介紹認識了當時在長庚醫院任職的陳教授,教授知道我們的用意之後就一口答應幫忙。從那時開始,我們就每個月固定召開一個神經內外科放射科的病例討論會,經由各個專科的互相討論及教授的指導,為病人提供更精確的診斷及治療方向。這十五年來我們和陳教授的合作從來沒有間斷過,即使後來教授到義守大學醫院任職,陳教授都盡量跟我們約定時間一起討論,或是透過視訊會議的方式討論臨床案例,照顧更多的病人。甚至他被借調到部立嘉義醫院擔任院長,整合全院的醫療行政事務,他仍然利用每個月坐車北返的時候,在桃園稍事停留,到壢新醫院來解答我們的困惑。
這十五年真是腦血管疾病的治療突飛猛進的時代。從二〇〇五年壢新醫院開始有第一例施行靜脈溶栓的病人,到二〇一五年開始有充分的實證支持顯示急性腦梗塞顱內動脈取栓介入的方法可有效改善病人的預後,我們已經進入到了動脈取栓的新紀元,原有的急性腦血管疾病的治療流程都需要重新修訂!但是能擔當起重責大任的神經血管介入醫師實在不夠。在台灣腦中風學會葉守正理事長和陳教授共同努力之下,建立了台灣腦中風學會取栓訓練課程及資格認證,鼓勵神經相關專科對神經血管介入治療有興趣的醫師投入到這個領域,目標在近期內讓能施行這項手術的專家能夠倍增,讓我們能服務的中風人數能夠持續增加並減少的急性腦血管疾病治療的城鄉差距,目前已經看到成效。
記得有一年的元旦假期時,我有一位基底動脈阻塞的病人急需顱內動脈取栓治療,趕忙請教陳教授,雖然當時他人在高雄,他說你馬上把病人轉至雙和醫院,我坐最近的一班高鐵趕回新北市。病人在他的悉心醫療照護下順利出院了。出院後還到我的門診感謝壢新醫院的即時轉送及與雙和醫院陳教授的合作改善了病人的預後。
陳教授也在社群網站上對於推廣急性中風的治療 ,每每看到網站上清楚的描述病患、家屬及醫師的溫馨互動,在在提醒社會大眾有這樣的狀況需立即就醫,也鼓勵急性腦中風醫療團隊的各個成員能夠秉持初衷,持續向前。
在二〇一八年壢新醫院與陳教授有更密切的合作,藉由雙和醫院團隊及陳教授與壢新醫院的合作,適合動脈取栓的病人不需要再轉送至醫學中心,可以就近在壢新醫院,於最短時間內打通栓塞的血管,改善預後。中風醫療團隊都有一個堅持的信念,就是能有越快速的治療就有多一分的復原機會。陳教授願意將他多年致力於急性腦血管介入治療的經驗與大眾分享,我相信這樣的努力能夠深化大眾對腦中風的了解,並能充分預防且盡速就醫,減少憾事的發生。

聯新國際醫療壢新醫院中風醫療中心 主任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系 兼任助理教授
台灣腦中風學會 秘書長
──陳右緯 主任


推薦序:以內外皆具,軟硬兼施之手來𣈱通腦部血路

每次看到以「血路嘸通」來推銷販賣「通血丸」的電視傳媒廣告時,便聯想到一直在「通血路」的陳啓仁醫師。
傳統的影像醫學部醫師,屬於醫院臨床醫療的第二線科,通常極少直接接觸病人,一般隱身在大型的電腦螢幕後,靠著敏銳的眼力(通常要付出眼睛代價的職業病),鉅細靡遺地從各種器官所照射而產出的數位化影像上,正確地找到病灶,然後根據所累積的知識及經驗,經過思考後在鍵盤上以手指打出正確的報告,提供面對病人的第一線醫師做更精準的診斷及治療。所以,傳統的臨床路徑圖譜是,腦神經科病人做完影像檢查後,由神經放射科醫師「以眼功」做出診斷,之後交由兩種屬性醫師治療──「內科性」的藥物,或者「外科性」的手術介入。
然而,隨著介入性醫療技術日新月異的進步,一部份的神經放射科醫師面對首先看到的、首先診斷的腦部血管阻塞性病變,與其診斷後交給傳統的「兩性」──「內科性」或「外科性」治療外,他們開拓了一條「內外兼具」的「第三性」治療的可能,那就是親自動手來直接打通「阻塞的血路」以治療病人。於是由傳統藏身幕後的神經放射科醫師,「轉身」站在「第一線」直接面對病人,擔起診斷、解釋病情和疾病預後,以及擔起更重要的「打通血路」介入性治療的成效及風險,這就是「神經介入性」醫療的影像醫學部。
但是,由於腦血管阻塞對腦細胞的影響以及可逆或不可逆的傷害,是在阻塞當下就瞬間按下碼表開始計算分秒時間。爭取在「黃金時間」愈快「打通血路」愈好是保護腦部組織唯一不變的鐡律。拖愈久才打通阻塞的血管,對預後改善作用非常有限。因此,本來「優雅」打報告的神經放射診斷醫師,變成有「緊急性」的神經介入性治療醫師。
神經介入性治療醫師在分秒必爭的時間壓力下,詳細解釋病情,且在取得病人同意血管介入性治療後,他們如同外科醫師,很快地站上血管治療檯,動手以導管探入病人的血管內,一路往上摸索來到腦部血管阻塞的位置,根據病情及病人血管阻塞特性,以其智慧及經驗判斷來決定最適合通血管的治療方式。接著,撥動藝術等級的巧手,做血管內暢通修復工程。如此,在非侵入的「內科性」藥物及動刀侵入「外科性」治療以外,提供了一個「內外兼顧」「由軟到硬」微侵入性血管介入治療,如水電工般打通血路的「第三性」治療。其巧妙血路內部修補的工程,將大大且長遠地影響,病人是否可以同一個人回到工作、回到社會和回到家庭的能力。
陳啓仁醫師,就是那個腦血管介入醫療工作內外兼具「第三性」的頂尖高手。他兼具了上述需要精準診斷的眼力及神經醫學的「軟實力」,以及緊急介入精準打通血脈的「硬實力」,是位在腦血管治療檯上「由軟到硬」的「大內外」高手。
除了在「醫院內」展現「妙手」回春的「由軟到硬」的堅強實力外,啓仁還有一項少人能及的「由硬到軟」的「妙筆」實力。那就是每一個病人的診治都是一場場不同的硬戰,在耗用心力及手力,在經歷每一個病人由診斷到血管介入的個體化治療後,他會安靜的坐下來,依據不同病人的不同經歷,透過反省哲思,再藉由他的「妙筆」娓娓道來,細膩入微地在紙上寫出各種血管受傷的傾訴,以及每一個他親手照顧過病人的精彩故事。這本書中的72 篇文章,就是他在「醫院中」以手用導管由「軟到硬」診治的工作表現;然後在「書房裡」以手持筆由「硬到軟」反思的見證。
啓仁,是一位非常優秀且難得的「非典型」醫師,北醫大醫學系畢業後,經歴了各種訓練及歷練,造就了「內外皆具」「軟硬均施」的一身「腦血脈通樂」文武的功夫,並以「快、穏、準、思、寫」俠客式行走天下。此書對社會大眾、醫學院學生、神經科學愛好者、住院醫生、主治醫生、病人均可仔細一讀,反映人生,回味無窮。

國立成功大學及臺北醫學大學 講座教授
臺灣小兒神經醫學會 理事長
前臺北醫學大學 醫學院院長、研究副校長
──黃朝慶 教授

 

在一九七〇年的莫斯科,Dr. Fedor A Serbinenko 執行了世界第一例腦血管內微創手術,他用球囊來堵塞內頸動脈以治療海棉狀竇廔管,因而開起了「神經介入」治療之門,他也成了我們「神經介入」的祖師爺!
「神經介入」,也有人稱之為「神經血管外科」,其實就是一種不用開腦,只憑藉在我們的腹股溝做一個小針孔的傷口,來運送導管至腦血管內,以進行各種治療的醫療技術。因為它只有一個小針孔的傷口,所以在此我稱之為「腦血管的微創」手術。
這種技術其實上非常適合用筷子的民族來執行,例如日本人、韓國人、中國人等等。因為一般用筷子的民族,手都較巧。而一九九六年,我在舊金山加州大學附設醫院進修時,也深深感受到手巧及觸覺對腦血管微創的重要性!當時技術最厲害的就屬神經介入科主仼 Prof. Randall T. Higashida(東田教授),他就是日本人。而他的老師更厲害,也是一位日本人,但後來因為得了糖尿病的周邊神經病變,手指麻,失去感覺後,就沒有再做了。
一九九七年我回國後,也就慢慢地展開神經介入的業務,正好遇上這種技術快速成長的黃金年代!一般人對內、外、婦產、小兒科都很清楚,但對「神經介入科」或「神經血管外科」應該都還相當陌生!如此的結果並不意外,因相對漫長的醫學歷史,它是個相當年輕的學科,它真正蓬勃發展只有短短的二十幾年。但它對腦血管的治療的發展卻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舉凡對動脈瘤、動靜脈畸形及最近很紅的缺血性腦中風的「取栓」治療都提供了有效、安全、且傷口小、復原快的優點。
更吸引人的是這個學門進步神速,新的治療方式、新的栓塞材料、新的導管技術、新的支架設計不斷推陳出新,如非「腦血管微創」的專業醫師,其他科醫師恐怕也不甚理解它的內容。更何況是一般的民眾!我曾有幾次的經驗,在花了很長的時間向病患家屬解釋如何治療腦部血管的栓塞,風險有多少、治癒的效果如何等等,講得口乾舌燥之後,家屬突然冒出一句:醫生,請問什麼叫做「取栓」?頓時覺得一切前功盡棄!怪只怪自己解說的太專業,離民眾的生活太遠。所以如何用更接地氣的詞彙,更生動易懂的例子來介紹這麼重要的學門給一般民眾,成為了我在日常生活中最想做的一個感動。因此在工作之餘,雖然累了,但總還是能提筆寫作,以遇到案例的微創治療為故事軸心,輔以通俗易懂的解剖及技術的解說,及我觀察到的疾病對病人及家屬影響為文。最後一定再加以詳細的資料檢索,希望提供民眾正確、但易懂的腦血管微創資訊。
經過三年來點點滴滴的累積,非常高興終於多到能集結成册。非常感謝文中參與的每一個病人、家屬、微創團隊、及工作人員,沒有您們的幫忙,這條路是走不下去的。最後,希望這本書能帶領大家一窺「神經介入」的奧妙,以及更多了解與您切身相關的腦血管疾病的預防及最新治療方式。

雙和醫院影像醫學部 部主任──陳啟仁 醫師

 

推薦序:於腦血管介入治療、經驗分享不遺餘力──陳右緯 主任
推薦序:以內外皆具,軟硬兼施之手來通腦部血路──黃朝慶 教授

作者序

【腦血管介入性治療的探路者】
1.X教授與萬磁王── MRI(磁振造影)
2.層層疊疊的「支架」(stenting)
3.逃離的「線圈」(migrated coils)
4.血管「套馬桿」(loop snear)
5.一漲一消的球囊(balloon)
6.頂住線圈的顱內支架(Stent assisted coiling)
7.網住斑塊的鳥籠傘架(Birdcage filter)
8.導管室的「蝶豆花」NBCA
9.血管的探路者(pathfinders)
10.3T MRI 值得嗎?
11.「不忘本心」的自膨支架self-expandable stent
12.「靈光乍現」(Serendipity)的支架取栓器
13「放入及拿出」的價值

【中風不是只有中風】
1.頸動脈「驚魂記」
2.不易察覺的中風
3.來自外星的語言──「說方言」
4.腦中風治療的「黎明」
5.冰山一角
6.百感交集
7.中風與桑拿(Sauna)

【與血栓的拔河】
1.源頭堵塞的取栓
2.「一石二鳥」的取栓
3.癌症與血栓
4.「舊血栓」的容顏
5.大數據的時代──加權影像(weighted images)
6.血栓的長度
7.Rapid,快
8.無路可走
9.「本土」血栓
10.小於2mm大小的腦動脈取栓
11.最後一根稻草

【究竟什麼是動脈瘤?】
1.不定時的炸彈──未破腦動脈瘤
2.未破腦動脈瘤的例子
3.「一暝大一寸」的動脈瘤
4.不可輕忽的按摩脖子
5.「路沖」動脈瘤
6.大哥易見,小鬼難纒
7.「斷腸」人在天涯──腸動脈剝離
8.「人公」智慧 VS.「人工」智慧
9.「寬門」與「窄門」
10.「框架」與「填實」

【流遍全身的血管】
1.血管「整形」
2.血管的「補丁」
3.「截彎取直」的血管
4.血管的血管(Vasa Vasorum)
5.歳月結晶──「固執」的血管
6.血管的「生存之道」
7.「不絕如縷」的堵塞
8.飢餓過後
9.「倒啤酒」的啟示
10.「微循環」的偵測
11.割捨
12.血管的「智慧」導航
13.血管「相命術」

【面對病症的第一現場】
1.「幸」與「不幸」?
2.怪怪的「放支架理由」
3.瞎子走鋼索
4.買外?
5.堅強的生命力
6.尋兇記
7.甜蜜的復發(Recurrence)
8.鴕鳥心態

【醫療的樣貌與難題】
1.醫療現(窘)況
2.Gold standard──金標準,金本位
3.簡單也好
4.放大
5.「斷」與「不斷 」
6.生命軸缐
7.二刀流
8.知天命,保平安
9.因材施教

【中風不是只有中風】

1.頸動脈「驚魂記」
嗨!我叫「頸動脈」,想向大家報告一下我最近遇到一段刻骨銘心的「驚」歷。
我的主人每天都會抽一包煙,偶爾也會熬夜一下,但沒有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的毛病。
然而,在一個星期前的某一個夜裡,主人在熟睡中做了個惡夢,我知道他的情緒不穩,感到有點緊張,而這樣的氣氛,讓他的血壓驟然飆升,結果造成我的血管壁的壓力也隨之竄升!
「波」的一聲,主人的血管內壁上竟然產生了破皮?
這可不是好事,隔壁流動的紅血球們見「縫」心喜,一下子就從破皮那邊擠了進來!一個接著一個,轉瞬間,就把我的壁體撐出一個好大好大的假的血管腔,因此擋住了隔壁血流的走道,也就是真的血管腔的部份。走道被阻擋,後續往上的血流,就只好往假腔這邊擠了。
就好像高速公路的主幹道被車流堵死時,車子就會自動往陸肩擠一樣。如此一來,我的假的血管腔就被撐的更大了!不但往橫行的方向,也往直行及上行的方向變大。
輸送血流的真腔變狹窄了,腦子的血液流量自然就減少了,主人這時候一定很不舒服吧?
半夜四點左右,主人在暈眩中醒來,覺得自己的頭怎麼這麼暈啊?但因為爬不起來,只好繼續昏睡。
又經過了兩到三個小時,這時,我已經完全被堵塞,血液在前無去路的狀況下,血流只好又從破皮處鑽入了假腔,此刻,假腔的壓力就開始變大,等到壓力大到一個程度時,又「波」的一聲,假腔上方的內膜又形成另外一個破皮了,而假腔內的血液,也重新導引回到了上方的真腔。
但是,有些在假腔內因為擁擠而形成之血栓,也隨之流入了真腔,隨後被送到腦內造成小血管堵塞。
我的主人,中風了。
第二天,主人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不對勁,他的左手、左腳都有些無力,走起路來有些不穩。
我聽到主人請他的家人趕緊送他到附近的醫院,在急診室做完腦部電腦斷層的檢查(CT)後,醫師初步判定為急性發作的腦中風,但因為從中風的時間到進到醫院,已經超過了靜脈溶栓的黃金三小時,所以先安排磁振造影檢查(MRI),看看適不適合做經用動脈把血栓取下來的微創手術(動脈取栓)?
在等待MRI的檢查時,主人發覺原本手腳無力的狀況,已經開始恢復,所以心情稍微放鬆。
等檢查的結果出來之後,醫師告訴主人,他的頸動脈已經完全被堵住了,而且腦動脈也有些堵住,已經聯絡好救護車,要送他去可以做動脈取栓的醫院治療。
可是主人認為他現在可以動,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大問題,而且剛剛急匆匆的出門,忘了多帶一些衣服,他覺得有點冷,就想先回家取衣物,然後再自己坐計程車到那家醫院。
但是,等主人跟他的家人回到了家,拿了衣服,坐上計程車,在往醫院的途中,我的假腔又有一塊血栓漂了上去,主人發現他的左手,還有左腳,都比上一次虛軟的還要厲害,幾乎癱瘓。
這一次,主人真的嚇到了!他不敢再逞強,一到可以取栓的醫院,主人就馬上被送往影像醫學部的血管攝影室,直接進行取栓治療。
主人被麻醉後,就昏睡過去,聽不到醫師們的對話,但是,我卻聽得清清楚楚。他們說從影像診斷來看,像是頸動脈剝離,再加上用大導管抽並沒有血栓,所以就先放支架,把剝離的內膜貼回去吧!
我不禁暗自慶幸,還好遇到高明的醫師,這麼了解我的狀況,不禁感到相當欣慰。在被放了兩隻支架後,我的堵塞終於開通了!
醫師們繼續往上處理,把腦內的血栓也取了下來,完全恢復了血管的暢通,原本比主人還要緊張的我,這下終於可以放鬆了!
術後,主人醒了過來,發覺自己躺在加護病床,急忙試著移動他左邊的手與腳,發現還好,還有力氣,主人心中的喜悅無法形容。
第二天,主人轉到了普通病房,力氣已經完全恢復,還可以在病房自由地活動呢!
主刀陳教授來查房時,他一直問主人前陣子有沒有去給人家按摩、或是猛烈轉脖子、或是突然的脖子疼痛情況?
主人想了想,回答:「好像沒有。」又反問:「教授,我還這麼年輕,竟然會發生中風,這到底是怎麼引起的?」
只聽到教授語重心長地說:「你的中風,是因為右側內的頸動脈剝離所造成的。
頸動脈剝離,指的就是頸動脈的內膜,因為某種原因產生破皮,於是血液就由破皮的地方,鑽入了血管壁,而把血管壁逐步地剝開。
這些鑽入血管壁的血液,再把血管真正的管腔給擠扁,造成腦部得不到充足的血液,於是就產生缺血的症狀。再加上剝離血管因為流速改變了,很容易產生血栓,血栓掉落,就造成了腦部血管阻塞。
頸動脈剝離比較容易發生在年輕人身上,大部份都是由於外傷所造成的,像是頭部受到撞擊,或是頸部劇烈的扭動、按摩或強烈咳嗽等等。不過有些外傷相當輕微,甚至連當事人也忘了。剝離也可能發生在沒有外傷的情況,尤其是一些動脈血管壁組織比較脆弱的人身上。」
我聽了後,突然覺得有點悲傷,因為照陳教授這麼說,原來我是個「先天不足」的頸動脈,才會在主人睡夢中時出狀況啊!
我只能求求主人往後一定要在好好保護我,因為我實在不想再有這樣的「驚魂記」了。

2.不易察覺的中風
一位病人在做健康檢查的時候,意外地發現他的右側供應腦部血流的頸部動脈嚴重狹窄,所以安排來做支架置放。
在術前,我先為他做了個磁振造影檢查(MRI),在看著影像的時候,我對他説:「根據影像顯示你的腦部的白質部分有許多疤痕,表示你的右大腦曾經有過多次的小中風!」
病人納悶的看著我,問:「那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感覺?」
看不到的,不代表沒有發生過
不要說大腦,肝剛開始出現問題的時候,也不是很多人能夠察覺,等感受到不對勁,狀況都有點嚴重了。
中風不會痛嗎?如果有警訊的話,病人也不會忽略,有些中風,還真不容易察覺。
因為我們的大腦有很多的功能,每個功能,在腦子裡都有它的掌控位置。像是我們會跑、會跳、會感覺、會說話、會看、會聞,都是因為這些功能。我們一直在使用這些功能,所以如果它們出了些許狀況,我們馬上就會感覺到。
像出車禍的人,有時候會突然看不到,有可能是因為血塊影響到他的視神經,當下,他能夠察覺到功能「消失」,就能夠知道腦子裡可能有狀況。
但是有些像是算數、決斷能力、藝術欣賞等等,這些看不到也摸不著,無法計量的能力,一旦它減少或不見的話,一般的人不一定能夠馬上察覺。「江郎才盡」或許可以來說明這個道理。
當然我們不能把一個人的才華消褪,都怪罪於不易察覺的中風,那樣就成為不肯努力的人的藉口了。
我要強調的是,有時候人們在中風的時候,因為影響太小,或察覺不到任何疼痛,所以我們常常不知道,其實早就中風過。
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大腦白質疤痕就是最好的證據。
沒有看到,不表示沒有發生過,就像埋藏在心頭的單戀,雖然從未說出口,但曾經愛過。
說不出口的愛戀,最後只成為遺撼;不易察覺的中風,在知曉之後,只感到慶幸。但慶幸之餘,還是得找出造成這些小中風的原因,然後加以治療,才能預防未來再一次的中風。

3.來自外星的語言──「說方言」
如果碰到平常正常的人,突然間胡言亂語,不要以為他是乩童,以為是神明附身起駕了,應該叫他趕快去看醫生。
我們如果碰到一個人在說奇怪的話,都會說他的腦子有問題,這一點,還真說對了。因為有部分的人中風,不一定是癱在地上動也不動,或是眼歪嘴斜,說不出話來,他不但會說話,而且還逕說些奇怪的話,一般我們稱這種狀況的中風叫「說方言」。
曾經有個六十歲的病人,中午時,他在外面用餐,後來走路回家,走到一半時突然跌倒,爬起來後,好像沒事,他就拍拍褲子,回到了家。
到家之後,他就開始胡言亂語,逕說些人家聽不懂的話,據他的家人描述,有的聽起來像台語,有的就完全聽不懂了,內容可能只有神明才知道了。
家人覺得奇怪,送他到醫院,一開始以為是精神失常,但做了磁振造影檢查(MRI)後,才發現他的左側的中大腦動脈的分枝血管堵塞,造成左側界於次頂葉及顳葉之間的「語言感覺區」壞死。
簡單來說,就是這次的中風,傷到了他的語言能力。他不是不能說話,而是他的話沒人聽得懂。這一區塊的腦子如果受到損傷,病人雖然說話流利,但幾乎都沒有內容,而且辭不達意,這種現象稱為「Wernicke’s Aphasia」或「感覺失語」症。
在腦科裡,我們說這種「說方言」的狀況為「失語症」,讓護理人員能夠更快的明白病人現在的狀況。
「說方言」在基督教裡是專有名詞,但這裡我們是借這個詞彙來用,指的是一個人可以流暢的說著旁人難以理解的話。你如果要將它視為外星人的話,也是可以,只是要警覺這個人可能中風了。
幸好這個病人在送來的時候,還在黃金時間內,就直接進行取栓,將堵在血管上的血栓取出,病人也逐漸復原。
中風會以什麼形式來臨,誰也說不得準,它考驗著每個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個人中風的機會,會比神明附身的機率還高出許多,這時候也別討論這個人到底說話的內容是什麼?或是跟他辯解,還是盡快送醫,把握取栓的黃金時間要緊啦!

4.腦中風治療的「黎明」
一次,急診室送進來一位病患,看年齡約六、七十歲,白髮蒼蒼單側無力,他緊閉雙眼,額上還出著血,外傷已做了緊急處理,而病人可能中風,需要緊急取栓,他還在救護車上的時候,我就已經接到了通知,遂先做好安排。
跟著過來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壯年男子,我詢問他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他焦急的道:「我是工廠的大夜班,今天早上八點多才回到家,才發現我爸竟然倒在廁所?趕快叫了救護車。我不知道我爸是什麼時候倒在廁所的?醫生,如果超過六小時的話,我爸還有救嗎?」
病人一旦中風到取栓之間,這一段時間,能夠挽救的機會到底有多少?目前我們所熟悉的,是在六小時內必須動脈取栓。
或許這個時間,有可望打破?
在2018年5月的歐洲腦中風年會,「黎明」臨床試驗(Dawn Trial)發表了一項結果:就是病患在中風後的6-24小時,才進行動脈取栓,這個實驗發現在206名願意接受試驗的患者中,他們在中風後的90天,能夠獨立自我照顧的比例,比單純藥物治療還要高上35% (48.6%比13.1%)。
也就是在中風後,只要在24小時之內取栓,手術後出院,能夠自我照顧的病患,比單純靠藥物治療的病患,多了2.7倍。
而這個發現,與過去遇到病人血栓,就必須在六小時內緊急取栓的結果,其實是相同的。
這也就意味,所謂的「黃金時間」有可能從六小時,延長到二十四小時,不但能夠大幅增加取栓的案例,從病人方面來說,也比較有充裕的時間到可以取栓的中心。
像是一開始說的例子,病人從中風,到救護車送病人到醫院,或是轉診,往往都會耗上一段時間。
而Dawn Trial除了與過去取栓的臨床試驗在時間上有所不同,另一個特點是用影像技術(灌流或擴散技術)挑選適合取栓的病人,也就是利用影像方法挑選尚存有腦組織可救容量的病人。
畢竟每個人的腦組織,在血管堵塞後,耐受的程度度是不同的。
在過去只用六小時來切割,對於缺血耐受度比較好的病人,其實是有點不公平的。有時候所謂的「奇蹟」,可能也跟每個人的腦組織耐受度不一樣有關,這個方法也比較科學。
而另外一個類似的臨床試驗「擴散3」(Diffuse 3)是針對中風後6-16小時的病人經過灌流技術的挑選後,進行動脈取栓,結果也與Dawn Trial一致,這是不是說明,腦中風治療的「黎明」可能到來?
不再侷限六小時,給了病患、病患家屬,以及腦科醫生大大的希望?
不論是Dawn Trial,還是Diffuse 3,這兩個臨床試驗的結果,現都已經刊登到新英格蘭雜誌,結果也證實了經由適當的影像技術篩選,中風後6到24小時這段時間的病人,他的取栓治療效果,也可以與小於6小時的病患有一樣的結果。
「黃金時間」拉長的話,或許能夠給予家屬以及醫生更多希望。

5.冰山一角
「那時,我正在辦公,突然感到左半邊的身子沒什麼力氣,就跌坐到椅子,休息一下,三十秒後,很快就恢復了。那是第一次發作的時候。」病患對我訴說先前中風發作的狀況:
「但是這種狀況,已經發生兩次了,所以覺得有點緊張。其實第一次不對勁的時候,是有想去醫院檢查一下,但工作實在太忙,人手又不夠,也就算了。但這一次總覺得不太放心,所以來醫院,在做磁振造影檢查時,他們說我的右大腦已經有好幾個中風的小點。血管攝影時,還發現右側腦動脈有一處已經狹窄到快看不到了,所以被轉介來看您。」
看著病人有點嚴肅的描述,聽完,我回頭向學生說,這就是典型的 TlA(transient ischemic attack短暫性腦缺血發作),有時不一定以肢體或軀幹無力來表現,也會以單眼暫時看不見(暫時性黑矇症amaurosis fugax)來表現。
而會造成「短暫性腦缺血發作」,或是「暫時性黑矇症」,主要的原因,是在不穩定的粥狀動脈硬化上,突然有小斑塊的掉落,而這個小斑塊會隨著血流送到遠方的小血管,造成阻塞,而產生症狀。
但這個斑塊因為太小,一下子就被溶掉,所以病人「短暫性腦缺血發作」或是「暫時性黑矇症」的症狀,常常在幾分鐘,甚至幾秒之間就恢復正常。
在中風的領域,這是個「冰山一角」的警訊,這表示大腦血管有些地方的粥狀動脈硬化極其不穏定,隨時會掉落,掉小塊的造成TlA,但掉大塊的則會造成中風,甚至大血管阻塞。
學生指著電腦上的高解析度血管壁磁振造影影像,問:「敎授,那在血管裡面,那一條白白的、像蚯蚓一樣的東西是什麼?」
我回答:「那就是極不穩定的粥狀動脈硬化塊,因為它發炎所以容易掉落,也因為它發炎,所以打顯影劑後,顯影會變成白白的,很好辨認。現在的你們很幸運,有這種高解析度、高科技的儀器來眼見為憑,了解疾病,以前我們都是用想像的!
你們可以想像一下,這麼大一條蚯蚓狀的粥狀硬化塊如果崩解,就像天女散花一般,花落誰家誰倒楣。所以我們必須用支架來治療,一來,把快堵塞的血管打通,另外利用支架網子般的結構,把不穩定的斑塊圍起來,預防它崩解。」
這時,我回頭向病人説:「其實你是相當幸運的,還好這兩次都是掉小小塊的斑塊,所以才能只有三十秒就恢復。也還好你在第二次就把它當成一回事,否則一再忽視,最後一定會釀成大禍。」
病人的太太在旁聽了,倒吸了一口氣,也覺得幸運。後來,為病人安排了支架治療,之後他順利出院,現在已經在上班了。
三十秒,與一天中的的八萬六仟四佰秒相比,是何等短暫?常常短暫到令我們忽略了它!
但如果它是病灶的「冰山一角」,那實在不能等閑視之!
見微知著,如果能夠提早警覺身體的異狀,在它還未造成更大的傷害前,先做檢查,也不會有撼事發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