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另類日本文化史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79348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不以常套的縱向時軸表現日本文化史,而是從世相的橫斷面著手,深入至文化的內核並從中觀察和體驗。於是,勾勒出了很多令讀者有感興趣的話題:
間的紅唇黑齒為何意?

一個寂字,為什麼令日本人狂喜和狂愛?
生死又是如何化為千年之風的?
卡哇伊的前身今世?
穿著和服的動漫凱蒂貓為何人見人愛?
AKB48走紅與少女愛的深層關係?
非黑非白的幽玄之美與濕氣有關?
還有切腹文化,怨靈文化,不倫文化等考述與解讀。

作者用歷史的眼光,揭示日本文化背後的底蘊。
作者留日二十多年,對日本的歷史哲學均有深入的瞭解,對當今日本的文化現象也有很深的思考,論述將社會現象與歷史結合,切入點很接日本當地的地氣。
姜建強,出生於上海。出國前在大學任教10年,並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20世紀90年代留學日本,在東京大學就讀。後在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擔任客員研究員,致力於日本哲學和文化的研究。著有《山櫻花與島國魂——日本人情緒省思》,(繁體本為臺灣遠足文化出版),《另類日本史》(繁體本為香港三聯書店),《另類日本天皇史》(香港三聯書店)。現在東京從事新聞媒體工作。

前言 花兒最盛時 何必月正圓——文化是什麼? 1

 

第一章 為什麼要牢牢守住漢字?——漢字文化的魔界幻境 13

一 漢字的魔方如何轉? 14

二 最初和漢字遭遇是什麼時候? 16

三 漢字外交文書的首次豋場 17

四 法隆寺五重塔發現了塗寫的文字 18

五 卑彌呼——固有的名詞用漢字書寫 19

六 催生了大批寫經生 20

七 最古的文章——漢式和文誕生 21

八 日本最古的國字——鰯 23

九 漢字遊戲與假名的發明 25

十 日本人漢字造語驚人 26

十一 與禪文化相聯的漢語 28

十二 日本人玩漢字的傑作——漢詩 29

十三 糞太郎的姓名能用嗎? 31

十四 戒名——花錢玩漢字 33

十五 善於變換漢字的日本人 34

十六 表徵日本年度世態的漢字 36

十七 守住日本人的心魂 37

 

第二章 日本人是如何玩轉這塊魔方的?——間文化的紅唇黑齒 39

一 幽玄的生命力來自何方? 40

二 間的魔方如何轉? 40

三 間是思維意識的一詠三歎 42

四 間是觀念上的不戰而勝 44

五 間是一種霧霧靄靄的心象 45

六 間是一種柔軟的受容性 48

七 間是生死的原形構造 49

八 間是玄關的自在與圓融 50

九 間是藝術的無言和餘白 51

十 間是武道的極意 53

十一 間是歌舞伎與能樂魂靈 54

十二 間是一個異質的世界 55

十三 間的感覺難翻譯 56

十四 紅唇黑齒的能樂面具 58

十五 那個分離神界與冥界的間 59

 

第三章 何以生出貧寒的鄉愁與童心?——溼氣文化的青苔綠墨 61

一 一隻熟透了的梅子落地聲 62

二 拖住你腳步的溼氣 63

三 日本特有的草奄思想 64

四 木屐與和服的溼氣論 65

五 壽司和味噌:高溫多濕的智慧 68

六 泡澡泡湯泡溫泉 70

七 釧路濕地——生命的曼陀羅 71

八 日本人的感覺——蟲鳴和青苔 73

九 日本人的性格——粘糊糊的日本語 77

十 日本人的美意識——非黑非白 79

 

第四章 青春女子的神秘世界如何打造?——藝伎文化的浮生歡世 83

一 她們總是令我歡喜 84

二 京都藝伎的意象學 85

三 肌膚與髮結最敏感 86

四 小木屋藝伎室的政治模式 89

五 使人迷醉的京都五花街 91

六 京都花街的經濟規模 93

七 花街的信用保證制度 95

八 見紅的瞬間充滿了喜悅 97

九 母性的魅力與女性的污穢 100

十 藝伎的邊緣詩學——粹 102

十一 留下哀哀的淡淡的惆悵 106

 

第五章 為什麼不割喉不刺胸?——切腹文化的心緒告白 109

一 有趣的切腹問答 110

二 最初的切腹者成了女神 111

三 西方人的胸 日本人的腹 113

四 切腹何以變得可能? 115

五 死的做法:東國切腹 西國跳水 116

六 切腹的種類與樣式 118

七 最具大和色彩的切腹 120

八 首次在外國人面前切腹 122

九 信長、秀吉、家康與切腹 123

十 《忠臣藏》究竟想說什麼? 124

十一 從切腹中繁衍出兩種文化內涵 127

十二 瞬間美掩蓋了善惡 128

十三 切腹者的精神袈裟 130

十四 切腹與恥感與義理 132

十五 剩下的就是選擇方式的問題 135

 

第六章 不在墓前哭泣的含義何在?——死生文化的明暗顯幽 137

一 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 138

二 死的授課的趣味性 140

三 為什麼最後的瞬間要飲水? 141

四 日本人為什麼接受了火葬? 142

五 最後歸無的往生諸相 144

六 在生死之間來來往往 146

七 日本人死的樣板是西行法師 148

八 遺骨放在嘴裏啃嚼 149

九 肉體、靈魂、白骨三元素 152

十 葬禮解決兩個問題:肉體與靈魂 153

十一 正月、盂蘭盆會和彼此的真意 156

十二 到底有沒有死後的世界? 158

十三 兩座墓——参拜的墓和拋屍的墓 160

十四 或許這就是死生文化吧? 162

 

第七章 木有神靈的思考從何而來?——木文化的春夏秋冬 163

一 木有神靈,人有魂靈 164

二 日本何以成了木的王國? 166

三 日本古典中的木文化 167

四 正月木文化的傳統行事 170

五 木字旁的漢字文化 171

六 日本人參道設計的一個基本思路 173

七 日本住宅——木結構中的文化傳承 174

八 牛排味和生魚片的區別 175

九 白木刨皮的瞬間美 177

十 彌勒菩薩木雕用材的風波 179

十一 佛像從樟木到檜木的變遷 180

十二 形成日本人美意識的松 183

十三 膳箸中的木文化 186

十四 還有一種叫木禪一致 192

 

第八章 日本人為什麼喜歡富士山?——富士文化的秀色可餐 195

一 兼具兩性的富士山 196

二 富士山名的由來 196

三 換作人的壽命只有十歲 197

四 積蓄了大約零點三立方公里的巖漿 199

五 何以成了敬畏和崇拜的對象? 199

六 作為靈山的富士山 202

七 作為詩歌的富士文化 203

八 作為繪畫的富士文化 206

九 作為信仰的富士文化 208

十 日本人共有的心象風景 210

十一 一種宗教式的幸福 213

十二 睡姿優雅帶來可怖? 214

 

第九章 AKB48為什麼在日本有人氣?——美少女文化的心有戚戚 217

一 AKB48在日本意味着什麼? 218

二 前由敦子就是基督再生? 219

三 AKB確實暗含了一種可能性 220

四 AKB——不播撒沙林的奧姆? 221

五 驅動AKB運轉的隱形馬達 223

六 秋元康——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225

七 日本的少女是如何誕生的 227

八 從少女到小女孩(從「girl」到「gal」) 229

九 《高中教師》破了少女的禁忌 231

十 宮崎駿幻想中的美少女 233

十一 魯邦為什麼最後放棄了擁抱? 234

十二 作為永遠的美少女 235

十三 美少女與洛麗塔 238

十四 山口百惠:大人得雛形化 240

十五 心有戚戚的日本人的心經 241

 

第十章 幼稚的力量從何而來?——卡哇伊文化的前世今生 243

一 日本還在卡哇伊 244

二 天皇也卡哇伊? 245

三 卡哇伊的詞源考 246

四 幼小的就是可愛的 248

五 卡哇伊的力量來自何方? 250

六 從大正到昭和:卡哇伊模樣的變遷 253

七 為卡哇伊作出貢獻的畫家們 255

八 《弗蘭德斯的狗》的長年之謎解構 257

九 卡哇伊與低智商 259

十 卡哇伊與文化的無臭性 260

第一章 為什麼要牢牢守住漢字——漢字文化的魔界幻境

 

一、漢字的魔方如何轉

據說倉頡造字的時候,鬼哭神號。後人說這是一種魔界幻境。

為何一定要進入到這種魔界幻境才能造字?這始終是個謎。

太初有字,字與神同在。字就是神,神就是字。

原來如此。

點破這個謎底的人是誰?是有日本漢字研究第一人之稱的白川靜(一九一○至二○○六年)教授。他畢生研究漢字,發現漢字是進去了怎麼也轉不出來的魔方。非鬼哭神號不能解決問題。

最近讀到他的一篇文章,感到漢字世界真是精彩紛呈。白川教授這樣寫道:蘇東坡和佛印禪師都是有才氣懂禪機的友人。有一次,佛印禪師給了東坡如下的文字:

 

野野鳥鳥 啼啼 時時 有有 思思 春春 氣氣 桃桃 花花

發發滿滿 枝枝 鶯鶯 雀雀 相相 呼呼 喚喚 巖巖 畔畔

花花紅紅 似似 錦錦 屏屏 堪堪 看看 山山 秀秀 麗麗

山山前前 煙煙 霧霧 起起 清清 浮浮 浪浪 促促 潺潺

湲湲水水 景景 幽幽 深深 處處 好好 追追 遊遊 傍傍

水水花花 似似 雪雪 梨梨 花花 光光 皎皎 潔潔 玲玲

瓏瓏似似 墜墜 銀銀 花花 折折 最最 好好 柔柔 茸茸

溪溪畔畔 草草 青青 雙雙 蝴蝴 蝶蝶 飛飛 來來 到到

落落花花 林林 裏裏 鳥鳥 啼啼 叫叫 不不 休休 為為

憶憶春春 光光 好好 楊楊 柳柳 枝枝 頭頭 春春 色色

秀秀時時 常常 共共 飲飲 春春 濃濃 酒酒 似似 醉醉

閑閑行行 春春 色色 裏裏 相相 逢逢 竟竟 憶憶 遊遊

山山水水 心心 息息 悠悠 歸歸 去去 來來 休休 役役

 

蘇東坡閱讀再三,似有雲裏霧裏的感覺。站在一傍的聰明絕頂的小妹,則飛快地組合了以下的詩句:

 

野鳥啼,野鳥啼時時有思。有思春氣桃花發,春氣桃花發滿枝。

滿枝鶯雀相呼喚,鶯雀相呼喚巖畔。巖畔花紅似錦屏,花紅似錦屏堪看。

堪看山,山秀麗,秀麗山前煙霧起。山前煙霧起清浮,清浮浪促潺湲水。

浪促潺湲水景幽,景幽深處好。深處好追遊,追遊傍水花。

傍水花似雪,似雪梨花光皎潔。梨花光皎潔玲瓏,玲瓏似墜銀花折。

似墜銀花折最好,最好柔茸溪畔草。柔茸溪畔草青青,雙雙蝴蝶飛來到。

蝴蝶飛來到落花,落花林裏鳥啼叫。林裏鳥啼叫不休,不休為憶春光好。

為憶春光好楊柳,楊柳枝頭春色秀。枝頭春色秀時常共飲,時常共飲春濃酒。

春濃酒似醉,似醉閑行春色裏。閑行春色裏相逢,相逢競憶遊山水。

競憶遊山水心息,心息悠遊歸去來,歸去來休休役役。

 

最後,這位白川教授不得不感歎萬千:真是了不起的漢字大國。

這位漢字專家還做過這樣的統計:

《論語》總字數為一萬三千七百個,用字數是一千三百五十五字。

《孟子》總字數為三萬五千個,用字數是一千八百八十九個字。

《詩經》總字數為三萬九千個,用字數是二千八百三十九個字。

李白的詩九九四首,字數約七萬七千,用字數是三千五百六十。

杜甫的詩約一千五首,用字數是四千三百五十。

善用奇字的韓愈,詩約四百首,用字數是四千三百五十。與杜甫匹敵

即便是網羅了漢魏六朝詩文的《文選》其用字數也只不過在七千左右。

而從明治以後日本漢字使用的情況來看,常用字只在三分之一的程度,作為教學應該掌握的字數是三千。《廣辭苑》附載的「通用漢字」是二千九百三十五字,這個比例是適當的。

可見他對漢字的領悟力非同常人。

 

二、最初和漢字遭遇是什麼時候?

在漢字傳來之前,日本人沒有文字。這是不用懷疑的。

如平安時代有個叫齊部廣成的人,在八○七年寫了本書,書名叫《古語拾遺》。其中有一段說:「蓋聞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貴賤老少、口口相傅,前言往行,存而不忘」。此外,在中國的正史《隋書.倭國傳》裏也有這樣的記載:倭國(日本)在百濟,新羅的東南面,沒有文字。只有刻木結度繩。敬佛教。

這樣來看,日本是在百濟求得佛教,才開始有文字。當然到了鐮倉時代有日本人不服氣,說日本在神代的時候就有「神代文字」了,如卜部兼方的《釋日本紀》、忌部正通的《神代口訣》等,到了江戶時代有平田篤胤的《神代日文傳》等。在明治和昭和時代,文字的有無更是被國粹主義者利用,政治上和學問上的問題就更多了。

日本人最初和漢字遭遇,在什麼時候呢?說法各異。但從遺留下來的文物來看,有二個有力的推測。

一個是在一七八四年的時候,一個名叫甚兵衛的農民在福岡縣誌賀島的稻田中,發現了一枚金印。為二點四釐米的正方形,重量為一百零九克。這是後漢光武帝(在位二五年至五七年)送給奴國王的金印。從史料的檢證來看,范曄(公元三九八年至四四五年)在《後漢書.倭傳》裏記述道:建元中元二年(五七年),倭之奴國奉貢朝賀,收下光武賜予印綬。這裏的印,就是金印。這裏的綬,就是掛在金印上的繩子。金印的反面,用篆書體寫有三行五字「漢委奴國王」,屬陰刻。

一個是在長崎縣出土的彌生時代的遺跡中,發現了一枚中國的銅錢。上面鑄有「貨泉」二字。考證的結論為,這是推翻漢王朝的王莽(在位八年至二三年),在建立新政時期鑄造的貨幣。《漢書.食貨志》裏記載:這枚銅錢是在天鳳元年(一四年)鑄造,到王莽建政的新國消亡為止,共有十二年的流通時間。流傳到日本大約是在公元一到二世紀左右。

這說明,在公元一世紀的時候,已有漢字傳入日本列島。日本人與漢字的最初遭遇,也應該在那個時候。

 

三、漢字外交文書的首次登場

作為言語記號的漢字,是什麼時候在日本開始使用的呢?

《魏志.倭人傳》裏這樣記載:正治元年(二四○年),太守弓尊遺,建中校尉梯攜等,奉詔書印綬去倭國,拜假倭王。倭王因使上表,答謝恩詔。

這裏的「上表」就是當時倭國(日本)的外交文書。也叫「上表書」。是專門奉獻給君王用的。這段記載表明在三世紀中葉,日本就用漢字來書寫外交文書了。但這個上表文是一種怎樣的形式?其中書寫了什麼內容?現在都不可考了。

到了五世紀後,情況有了新的變化。《日本書紀》記載,莬道稚郎子跟隨王仁學典籍,對漢文有了相當的讀解力。這裏有一段插曲。

應神天皇的時候,有一年九月,高句麗王派使者去日本朝貢,並附送上表文。上表文用漢字書寫,其中有這麼一句話:「高麗王教日本國也」。太子莬道稚郎子閱讀後,大為憤怒,對高句麗的使者道:這上表文太無禮了。於是順手撕破。

這段插曲表明,在當時上層的日本人中,已經有人對漢文較為精通了。沈約(四四一至五一三年)著《宋書.倭國傳》,關於列島的情勢記述很到位。如文帝(在位四二四至四五三)元嘉二年(四二五年),倭國的贊王(指履中天皇)派遣曹達,奉呈上表文,貢獻物品。再有,順帝(在位四七七至四七八年)昇明二年(四七八年),倭國的武王(指雄略天皇)派遣使者,奉呈上表文。並引用了上表文的一段文字:

 

封國偏遠,作藩於外,自昔祖禰,躬擐甲胄。跋涉山川,不遑寧處。東征毛人五十五國,西服眾夷六十六國,渡平海北九十五國,王道融泰,廓土遐畿,累葉朝宗,不衍於歲。

 

全文共七十字,其中多數為四字駢文,並注重音調。這是中國六朝時代流行的文章技巧。當時的日本人已經較為熟練地掌握了。這段文字是不是經過《宋書》的作者沈約修改過?不得而知。進入五世紀後,日本送往中國的外交文書,能有這樣的漢文水平,可見當時的日本外交部門已有不少精通漢字的精英分子。

在那個時候,日本人還留下了書寫金石文的記錄。共有三處可查。

一處是在埼玉縣行田市稻荷山古墳裏出土的鐵劍銘文。劍的正反面刻有共計一百一十五字(正面五十七字,反面五十八字)屬金刻撰的銘文開頭是「辛亥年」三個字。創作這段銘文的時間被推論為是在公元四七一年。

另一處是熊本縣玉名郡菊水町江田船山古墳出土的太刀刀鋒上,用銀刻撰的文字有七十五個。這被推定為是五世紀中葉的古物。

第三處是和歌山縣橋本市隅田町隅田八幡宮出土的人物畫像青銅鏡,四十八字,銘文為:

 

葵末年八月日十大王年男弟王在意柴沙加宮時斯麻念長壽遣開中費直穢人今州利二人等取白上同二百旱所此竟。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呢?

葵末年的八月,是日十大王的生日。男弟王在意柴沙加宮的時候,斯麻念及長壽。遂派遣開中的費直和穢人的今州利二人,取白上銅二百貫,以作此鏡。

這裏有一個疑問。文中開中的費直是誰?日本史學者認為來自百濟係渡來人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這一結論能成立的話,那麼是渡來人幫助日本人,並教會了他們怎樣使用漢字。

 

四、法隆寺五重塔發現了塗寫的文字

日本戰敗後不久,對奈良法隆寺五重塔解體大修的時候,在第一層頂部的組木上,發現了塗寫的文字。這是日本漢字史上的一件大事。

組木的左端寫有「奈爾」兩個大字,在右端寫有「奈爾波都爾佐久夜已」九個字。

這是什麼意思呢?原來這是一首有名的和歌的開首部分。日語的讀音為:

 

なにはつにさくやこのはなふゆごもり

中文大意:難波津盛開的豔花籠罩在寒冬裏。

這屬於完全的一字一音讀寫方式。

這是誰塗寫的呢?一定是當時建造五重塔的勞力者寫着玩的。這也說明漢字在日本七世紀的時候,已向庶民階層普及。

眾所周知,法隆寺是在六○七年(推古天皇十五年),由聖德太子建造的。但它在六七○年(天智天皇九年)四月三十日發生火災。《日本書紀》說這場大火使得法隆寺「一舍不留全燒盡」。七○八年(和銅元年)再建。從推古天皇十五年到和銅元年,正好是一個世紀的光景。這一個世紀,也是中國文化在日本普及最快的一個世紀,以至於在重建法隆寺之際,連一般的建築工人也會寫漢字了。

 

五、卑彌呼——固有的名詞用漢字書寫

借漢字來表記日語,這兩者的結合首先在地名和人名上獲得成功。這是非常用功夫的一件事。

最古的記錄還是存留於中國的史書裏。《魏志.倭人傳》裏日本的地名、人名和官職名都用漢字來表記。如日本三世紀的女王「卑彌呼」(ヒミコ)。這裏,帶「HI」的發音用「卑」的漢字,帶「MI」的發音用「彌」的漢字,帶「KO」的發音用「呼」的漢字。組合成邪馬台國的女王名字。這就是所謂的「假借」。

什麼叫假借?按照後漢的許慎在《說文解字》裏的說法就是:「本無其字,依聲託事」。日本的官職名如「卑奴母离」(ヒナモリ)的讀音為「HINAMORI」。

國名如「邪馬台」(ヤマト)的發音為「YAMATO」。

中國唐代漢譯佛典,也用這樣的方法。如古代印度語「AMITAYUS」就翻譯成「阿彌陀」。「SAKYA」翻譯成「釋迦」等,其道理是一樣的。

在平安時代,第五十二代的嵯峨天皇,一連寫了十二個字:

 

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

 

並要當時的學問家小野篁試讀。小野靈機一動,讀成了這樣的句子:

 

ねこのこのこねこししのこのこしし

 

什麼意思呢?就是:貓之子之子貓,獅子之子之子獅子。

這裏,聰明的小野篁把「子」分成二種讀音:「こ」與「し」。前者為訓讀,後者為音讀。一個漢字有二個讀音,就定格在那個時候。

嵯峨天皇聽後,拍手叫絕。

 

六 催生了大批寫經生

七世紀的時候,朝鮮半島政情發生了激變。從日本對任那的支配,到新羅對任那的合併,再到百濟、高句麗的消亡。當時有很多朝鮮半島的難民蜂擁到日本。

難民人數的準確數字不清楚。但據平安時代編撰的《新撰姓氏錄》(八一四年)記載,當時有一千一百八十二人在左右京和畿內五國居住。其中三百二十六名為歸化人,佔全體的百分之三十。這些歸化人都懂漢字和漢文。據《日本書紀》記載,五一三年有從百濟來到日本的「五經博士」(易經、詩經、書經、春秋、禮記,精通這五部書的學者叫「五經博士」)段楊爾,有五一六年來日本的漢高安茂,有五五四年來日本的王柳貴。除此之外,佛法也從百濟傳到日本,包括大量的佛教經典。

到了奈良聖武天皇的時代,乾脆專門設立了寫經所這一國家機關。聖武天皇的母親藤原宮子在七五四年死去,藉着這個「追善」的機會,天皇組織人馬開始大規模地抄寫經文。根據記錄,最初抄寫的是《梵綱經》一百部二百卷。接着是《法華經》一百部八百卷,新舊《華嚴經》各五部合計為七百卷,一共合計為一千七百卷,真是個規模巨大的文化事業。

大量的寫經,催生了一批「寫經生」。從七七二年的記錄來看,下筆最快的寫經生是一天能寫五千九百字。最慢的一天為二千三百字。平均來看,一天是三千七百字。抄寫紙一行為十七字,共二十五行,計四百二十五字。一天用紙是十四枚左右,寫得慢的人是五枚左右。要抄得工整,不能有錯,還是相當勞累的活兒。長年下來職業病免不了,如消化系統病和腰病等。

在那個時候,寫經生是有報酬的。但不用時間來計算。而是用寫多少張來計算。當時寫完一枚紙張是五文錢。因此寫得越多,收入就越高。但是,這個錢也是不好拿的。因為還有專門的校對者。如果發現有五個錯字就扣一文錢。如果發現有漏字的,一個字就是一文錢。如果不留神漏寫了一行,就扣二十文錢。日本在那個時候就導入了文稿的三校制度。如果是校對者的失誤,也要扣錢。

由於要求太高,待遇太低,這些寫經生就聯合起來罷寫,要求改善待遇。他們提出了六點要求、其中醒目的有以下四點:

一、要求換新的僧侶服。

二、每月有五日休息。

三、改善伙食。

四、長年作業,胸痛腳麻,要求每三日喝一次酒。

這份「寫經司解案」作為珍貴文書,至今還保存在奈良正倉院裏。

佛教盛傳,信佛教的人越多,讀經的人也就越多。這些漢文經書的抄寫,對普及漢字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識字層在不斷地擴大,會讀會寫會看的日本人也不斷增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