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紅樓夢幻:《紅樓夢》的神話結構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世間一切現象本質皆「夢」、「幻」

白先勇、奚淞聯手暢談《紅樓夢》,
不道人物心機,專注為讀者解說上層綿密的神話結構,
撥開繁華故事背面、潛藏「明心見性」的自性世界……
特別聚焦「草蛇灰線」的外圍人物――英蓮,貫穿小說始終的悲劇現象;
以及靈魂人物賈寶玉,一步步經歷悲金悼玉,終入
「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之地的出離真相……
完整詮解這齣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夢幻劇。

◆紅迷必看!千古一夢,我們都是痴男怨女,浮沉在這個孽海情天,等著被故事救贖。
◆白迷必讀!講不完的天下第一書,它包容了儒、釋、道三家思想,是我們整個民族傳統的集體潛意識的浮現。
◆奚淞獨創!手繪〈夢幻舞台〉圖檔,一筆一線逐次搭建《紅樓夢》的神話結構,深切剖析個中的佛學意涵與神話象徵。


虛空中的〈夢幻舞台〉

【本事】紅樓夢的神話結構:
緣起於神瑛侍者灌溉三生石上仙草,而絳珠仙子欲以一生淚水報恩的序說。如此落於凡塵的寶玉,混跡在如水般女子們的柔情撫愛中,也領受多少相思血淚的淹煎苦迫。到頭來女子們嫁的嫁了、死的死了。同樣的報恩淚水,豈不也正可以化作霏霏雨雪,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至此,古神話中女媧補天棄用的一塊頑石,便也歷經紅樓夢幻,轉貪愛為無盡悲心,證成通靈寶玉了。

【舞台設計】奚淞:
在「孽海情天」的虛空中,豎立一雙「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對聯的舞台柱,上方懸「太虛幻境」匾額作梁。宛如傳統地方戲曲舞台般,台上貼出五張待演出的劇目:「石頭記」、「金陵十二釵」、「風月寶鑑」、「情僧錄」乃至壓軸大戲「紅樓夢」。然後,我以細線在虛空中圈出了曼荼羅形圓周,作為「夢幻劇場」的範疇。設計出這似有若無、包圍一切劇情故事的細細虛線,其實是想追究書中隱藏著一位最不為人留意的角色;所謂「草蛇灰線」般處理故事情節的文學手法……
白先勇――
一九三七年出生,廣西桂林人。臺大外文系畢業,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文學創作碩士。曾於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任教,一九九四年退休。
著作極豐,包括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長篇小說《孽子》,散文集《驀然回首》、《第六隻手指》、《樹猶如此》、《八千里路雲和月》,舞臺劇本《遊園驚夢》,電影劇本《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玉卿嫂》、《孤戀花》等。並整理父親的傳記史料,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退休後投入崑曲藝術的推廣及傳承工作,二○○四年青春版《牡丹亭》及二○○八年新版《玉簪記》皆擔任領導總製作人。
二○一四年於臺灣大學開設《紅樓夢》導讀通識課程,之後推出《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編纂《正本清源說紅樓》。


奚淞――
畫家、文學家,喜以「手藝人」自居。一九四六年出生,國立藝專美術科畢業後,留學法國巴黎習畫。一九七五年返國,先後擔任《雄獅美術》、《漢聲雜誌》編輯,長期關注國內藝術環境發展,投入文化扎根的工作,曾參與兒童叢書的編寫策劃,並在報刊上發表系列木刻版畫與散文。中年後潛心探究佛學,擅長佛教藝術創作,尤以白描觀音、佛傳油畫著稱。
出版小說、散文、兒童文學、畫冊等十餘種,包括《封神榜裡的哪吒》、《姆媽,看這片繁花!》、《給川川的札記》、《三十三堂札記》、《光陰十帖――畫說光陰》、《大樹之歌――畫說佛傳》、《微笑無字書》等。
序                                           

虛空中的夢幻舞台 ╱奚淞


想來,如果不是相識一甲子的老友先勇授意,也不會發生「趨勢教育」邀我參加《紅樓夢》講座的事罷。計畫中,與先勇相對座談的題目是――「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然而,這不期而來的邀約卻令我大大緊張起來。
銜命談《紅樓》,令我重新翻開塵封已久的經典巨著,鑽出鑽進,真箇是鑽出滿頭紅塵。說實在,對《紅樓夢》我一直是有些情怯、害怕的。
猶記少年時讀《紅樓》,對於其中繁密的人物、衣食細節描寫不太耐煩,卻對寶黛之間生死繾綣的情愛,其感動要超過了莎翁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但特別的是,每當我涉入大觀園中繁華無限、青春笑語情境,往往感受一份莫名的蕭瑟和孤伶,令我為之悚然、肅然,彷彿天地間更有超然巨眼,正凝視這群小兒女的命運。
或如同《紅樓》二十三回中,黛玉漫步園中,偶然飄來崑曲笙笛,是梨香院隔牆有小旦正練習演唱《牡丹亭》戲文:「――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黛玉聽了不由得心動神搖、站立不住,痴坐在一塊山子石邊……
直到我中年學佛,讀《心經》「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數語道破生命的現象和本質。我乃明白那穿透紅樓熱鬧歡愛場景的,彷彿有遠方山寺的晨鐘暮鼓響起,預告了繁華落盡、好夢成空,「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大觀園故事終局。這應該也是許多紅書讀者在掩卷後,如我一般,成為始終揮之不去的生命天問罷。
愛欲和傷痛底層藏著人生大謎。曹雪芹書序道: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對於曹雪芹留下這部宛如大燈謎式的文學巨著,先勇讚之為「天書」、「天下第一奇書」,三百年來,誰解其中味?我讀紅書至百二十回卷末,見削髮出家的寶玉光頭赤足,在毘陵驛渡頭,向父親所在的泊船倒身四拜。我彷彿看到濛濛落雪遍覆世間,平等消弭了一切坎坷悲歡。至此那古神話中女媧補天棄用的一塊頑石,便也歷經紅樓夢幻,轉貪愛為無盡悲心,證成通靈寶玉了。
從文藝轉向生命的追問乃至學佛,是我的生命歷程。要謝謝知我甚深的老友先勇,把我從佛堂禪關中拉拔出來、仔細參一參這段紅樓公案。對我而言,實在收益甚多。
誠如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所說:除非是藉著夢與神話,難以通達生命的集體潛意識。而人類文明若不能與此深層心性溝通,將成為危險、惡魔式的文明。這回我反覆研讀曹雪芹這本謎語般的天書,彷彿面對一片淵深巨鏡;我之所見,雖不脫個人思辨,想來也能會同三百年來許多紅書的愛好者,藉此萬古長空、一朝風月的「風月寶鑑」,多少照鑑了自己的靈魂罷。
為了參加與先勇對談講座,一向習慣圖象性思考的我,整理對紅樓神話結構所能達成的理解,用毛筆繪成一張〈夢幻舞台〉圖檔,以作為座談時向聽眾列舉的綱要。
圖檔〈夢幻舞台〉完成,概略是這樣的:在「孽海情天」的虛空中,豎立一雙「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對聯的舞台柱,上方懸「太虛幻境」匾額作梁。宛如傳統地方戲曲舞台般,台上貼出五張待演出的劇目,以墨汁鮮明的大字依序寫出:「石頭記」、「金陵十二釵」、「風月寶鑑」、「情僧錄」乃至壓軸大戲「紅樓夢」。
這圖檔上列出的劇目大綱可不是我瞎掰的。經過好一段時間研究《紅樓夢》重重包裹的神話和象徵,我發現解謎之道不在天邊,其實近在眼前。君不見作者曹雪芹早在《紅樓》開卷第一回前段,就已為這本天書一口氣訂下四個標題,再加上他向讀者預示對「夢、幻」二字的特別提醒,就合成五則標題了。還有什麼線索,比得上這五則標題更像是解祕的鑰匙呢?
最後,我以細線在虛空中圈出了曼荼羅形圓周,作為「夢幻劇場」的範疇。設計出這似有若無、包圍一切劇情故事的細細虛線,其實是我想追究書中隱藏著一位最不為人留意的角色。且看這齣紅樓大戲、眾多演員中,誰才是第一位登場又最後離場的女性?原來是那位最早被瘋僧說成「有命無運、累及爹娘」的三歲女娃娃甄英蓮!誰看見這甄(真)竟出入於賈(假)府大觀園舞台?而這英蓮又化名為香菱、成熟為秋菱,無怨無尤地歷盡生命苦難,回歸本名甄英蓮(甄者「本真」,英蓮則「應當化蓮」)被父親攜往太虛幻境銷案……這段包括全書而又令人視若無睹,所謂「草蛇灰線」般處理故事情節的文學手法,其密意何在?待座談時,再詳說罷。
圖檔完成,我參與《紅樓》講座的心也就比較篤定了。
很開心的,能夠與先勇一起說《紅樓》。二○一八年初夏,在台灣大學博雅教學館101教室,兩人圍繞紅樓夢的神話結構而談。因為有映幕將〈夢幻舞台〉圖檔依序逐次展現,談話十分順利。然而預定只有兩小時對談,不料打開話匣子便滔滔不絕,若不談完哪能罷休?
「糟了,」我對滿堂聽眾說:「這下子可要說到天黑了。好罷,你們想打瞌睡的,儘管打瞌睡;要逃命的,別作聲,站起身悄悄離開就是了。」聽眾想來多屬「紅迷」,不少人報以笑聲和鼓掌。就在興致勃勃的氛圍中,一場紅樓夢幻便足足說了四個小時,直到黃昏才散會。
「行色秋將晚,交情老更親;天涯喜相見,披豁對吾真。」挽著先勇手臂走出杜鵑花校園時,想到杜甫〈奉簡高三十五使君〉詩句,覺得能與老友如此興會淋漓的暢談《紅樓》,真是太稀罕難得了。
是為《紅樓夢幻》序。
【序言】
╱白先勇
╱奚淞


虛空中的夢幻舞台
――《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

賈寶玉的俗緣:蔣玉菡與花襲人
――兼論《紅樓夢》的結局意義

文學相對論:白先勇vs.奚淞
――孽子、哪吒與賈寶玉,以及白光的歌、崑曲的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