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魅麗。花火原創小說66折起
科普勒斯頓哲學史1:希臘和羅馬哲學(簡體書)
滿額折

科普勒斯頓哲學史1:希臘和羅馬哲學(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72 元
定  價:NT$ 432 元
優惠價:87375
領券後再享89折
庫存:3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科普勒斯頓哲學史》是由科普勒斯頓所撰寫的11卷本的西方哲學史,其內容涵蓋了從前蘇格拉底到存在主義各個時期西方哲學發展的脈絡,是現代英語學界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作者詳盡而充滿熱情的敍述,不僅意圖幫助讀者獲取哲學史的知識,還希望開拓讀者的胸襟和視野,增進其對人類理智奮鬥的瞭解和同情,使其更堅定和深刻地掌握哲學的原則。

 

希臘和羅馬哲學發端於小亞細亞半島,在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時期達到頂峰,隨後通過新柏拉圖主義又深刻影響了中世紀基督教思想的形成。在第1卷中,科普勒斯頓熟練地回溯了希臘和羅馬思想的主要發展過程,為讀者提供了古代哲學的基本引導。

作者簡介

▎著者簡介

 

科普勒斯頓(Frederick Copleston,1907—1994),著名哲學史家,大英帝國勳章獲得者、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英國皇家哲學學會成員、亞里斯多德學會成員、倫敦大學海斯洛普學院教授、牛津大學聖約翰學院榮譽院士。

 

▎譯者簡介

 

梁中和,四川大學哲學系教授,四川大學西方古典哲學研究所所長、四川省哲學學會秘書長、全國古希臘羅馬哲學學會常務理事、清華大學道德與宗教研究院特聘研究員,法國科學研究院“丕平研究中心”外籍合作研究員、都柏林大學聖三一學院“柏拉圖傳統研究中心”海外研究員,全國優秀博士論文獎獲得者。

名人/編輯推薦

◎廣闊的思想史視野

本書以其詳盡的內容在哲學史界佔據無可比擬的重要地位,力圖破除哲學簡史類書籍對哲學家、哲學思想漫畫式的理解,不僅細緻地描述了哲學史上耀眼的“明星”哲學家們及其哲學思想,還對那些通常被史書忽略的哲學家們給予一定關注。

◎細緻的哲學流派譜系研究

科普勒斯頓以深厚的學養勾勒出各哲學體系的邏輯發展和內在聯繫,試圖以“​​永恆哲學”的原則完成歷史材料的挑選工作,提供連貫而有意義的哲學歷史解釋。

◎豐富的學術研究成果引用

作為一本以“成為教科書”為目標的哲學史,其中廣泛吸納了各種古代、近代、現代學術研究的成果,鼓勵學生在學習哲學史之後去閱讀哲學原典,拿起書來讀。

-----------

《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一部意義深遠的史書……博大精深、清晰易懂且面面俱到。”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我們只能對每一幕報以掌聲,並期待落幕時掌聲再次響起。”

《思想》(Thought):“視野廣闊且客觀,全面且學術,統一且均衡,力荐。”

既然已經有如此多的西方哲學史,那麼似乎有必要解釋為什麼要再增加這一部。本書是作為一部完整的哲學史的第一卷寫作的,我的首要目的是為天主教神學院提供比目前使用的教科書範圍更廣、更為詳盡的作品,並爭取表現出各哲學體系的邏輯發展和內在聯繫。的確,即使不算上那些討論特定話題的專著,目前英語世界中也有好幾部富有學術和哲學意義的哲學史作品了,但他們的觀點與我的觀點有時並不一致,而且預想的學生群體也大不相同。雖然考察哲學史時提出自己的“觀點”也許不免令人生疑,但是,沒有哪個史學家能在沒有任何預設立場和觀點的情況下寫作,至少他需要某個原則來挑选和排列事實。每位盡責的史學家確實都力求客觀,拒絕任何歪曲事實以匹配某個理論的做法,或者拒絕對那些不能支持該理論的事實視而不見的誘惑。但如果他試圖不憑藉任何篩選原則來書寫歷史,結果就只是單純的記錄而已,稱不上是真正的歷史,僅僅是事件或意見的串聯,而毫無理解或主旨。讓我們想像某位作家在寫作英國史,他將伊麗莎白女王的服飾和西班牙無敵艦隊的失敗當作同樣重要的事實,而且並沒有根據理解嘗試解釋西班牙發動戰事的原因,是什麼導致了這一切,以及這一事件導致了什麼樣的結果。此外,在哲學史的寫作中,史學家個人的哲學觀點難免會影響到篩选和描述事實,或者至少會影響到他將哪些事實或事實的哪些方面當作重點。舉個簡單的例子,有兩位研究古代哲學的史學家,他們對事實做了同樣客觀的考察,例如柏拉圖主義和新柏拉圖主義的歷史。但其中一位認為所謂的“超越論”徹頭徹尾是荒謬的,而另一位則堅信超越之物是實存的,很難相信他們對柏拉圖主義傳統的描述會完全相同。他們也許都謹慎客觀地敘述柏拉圖主義者的觀點,但前者或許不會太看重新柏拉圖主義的形而上學。譬如,他可能會說新柏拉圖主義是希臘哲學令人遺憾的結局,因為它又重新墮落為“神秘主義”或者說“東方主義”。另一位或許會強調新柏拉圖主義的集大成性質,以及它對基督教思想的重大意義。這兩位都沒有歪曲事實,他們都沒有把別的觀點加在這些哲學家頭上,沒有特意壓制某些原則,也沒有忽視年代或邏輯 上的內在聯繫,但他們對柏拉圖主義和新柏拉圖主義的描述的確非常不同。因此,我有權以經院哲學的立場完成哲學史的寫作。其中會有一些由無知造成的誤讀或曲解,否定這點將是自大愚蠢的,但可以確認的是,我會力求客觀,與此同時,基於特定立場進行寫作是優勢而不是劣勢。至少,這使我能提供一個連貫並有意義的解釋,而不是一堆不連貫的觀點,後者還不如講述童話故事。

如上所述,可以清楚地看出這本書不是提供給學者或專家的,而是某種類型的學生,他們中的大部分還是首次接觸哲學史,同時正在系統地學習經院哲學,對於後一主題來說,他們眼下還需要投入更多的注意力。當然,如果有其他人使用這本書,我將會很高興,但對於我心目中的主要讀者來說,各類學術的、原創的專著比不上一本設計成教科書的作品有用,而且,後者也許還會激勵某些學生去閱讀哲學原典以及那些著名學者對經典的評述。因為“取其上,得其中”(qui vult finem, vult etiam media),在寫作過程中,我會努力牢記這一點。因此,如果讀者熟悉古代哲學史,他們在拿到本書時會發現某些觀點來自伯奈特(John Burnet)或泰勒(AE Taylor),而另一些觀點則來自里特(Constantin Ritter)、耶格爾(Werner Jaeger)、斯登澤爾(Julius Stenzel)、普拉希特。我要提醒他們,我自己對此知之甚詳,但我也不會不假思索地接受他們對問題的看法。發現迄今為止無人知曉的真理這樣的原創性成就當然令人滿足,但追求原創不是史學家的恰當任務。因此我樂意承認自己採用了英國以及歐洲大陸許多學者的貢獻,比如說泰勒、大衛·羅斯(David Ross)、里特、沃納爾·耶格爾等。事實上,我寫作本書的一個理由就是,發現許多學生現在所使用的指南中極少注意到現代專家的研究成果。就我個人而言,更相信本書可能具有的缺點是引用過少,而不是引用過多。

目次

出版總序
前 言
致 謝
第一章 導 言
第一部分 前蘇格拉底哲學
第二章 西方思想的搖籃:伊奧尼亞
第三章 先驅人物:早期的伊奧尼亞哲學家
第四章 畢達哥拉斯學派
第五章 赫拉克利特的邏各斯
第六章 巴門尼德和麥裏梭的“一”
第七章 芝諾的辯證法
第八章 阿克拉加斯的恩培多克勒
第九章 阿那克薩戈拉的進展
第十章 原子論者
第十一章 前蘇格拉底哲學
第二部分 蘇格拉底時期
第十二章 智者時期
第十三章 智 者
第十四章 蘇格拉底
第十五章 小蘇格拉底學派
第十六章 阿布德拉的德謨克利特
第三部分 柏拉圖
第十七章 柏拉圖的生平
第十八章 柏拉圖的著作
第十九章 柏拉圖的知識論
第二十章 柏拉圖的理念論
第二十一章 柏拉圖的心理學
第二十二章 柏拉圖的道德理論
第二十三章 城 邦
第二十四章 柏拉圖的物理學
第二十五章 柏拉圖論藝術
第二十六章 老學園
第四部分 亞里斯多德
第二十七章 亞里斯多德的生平和著作
第二十八章 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學
第二十九章 亞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學
第三十章 自然哲學和心理學
第三十一章 亞里斯多德的倫理學
第三十二章 政治學
第三十三章 亞里斯多德的美學
第三十四章 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
第五部分 亞里斯多德以後的哲學
第三十五章 導 論
第三十六章 早期斯多亞學派
第三十七章 伊壁鳩魯學派
第三十八章 早期懷疑主義、中期學園和新學園
第三十九章 中期斯多亞學派
第四十章 晚期斯多亞學派
第四十一章 犬儒主義、折中主義、懷疑主義
第四十二章 新畢達哥拉斯學派
第四十三章 中期柏拉圖主義
第四十四章 希臘化的猶太哲學
第四十五章 普羅提諾的新柏拉圖主義
第四十六章 其他新柏拉圖主義學派
結 語
附錄一 文獻說明
附錄二 參考文獻
索 引
譯後記

書摘/試閱

第一章

導 言

一、為什麼要學習哲學史?

1. 我們幾乎不會說一個完全沒有歷史知識的人是“受過教育”的,我們都認為人們應該懂點自己國家的歷史,比如政治、社會、經濟方面的發展,文學和藝術方面的成就,最好推而廣之到歐洲的廣闊背景,甚至是世界史的範圍。但是,如果我們期待受過教育、有文化的英國人會有關於如下主題的知識:阿爾弗雷德大帝和伊麗莎白女王、克倫威爾、馬爾巴羅和納爾遜、諾曼人入侵、宗教改革以及工業革命,那麼很明顯,他也至少應該知曉這些人物:羅傑爾·培根、鄧·司各脫、弗朗西斯·培根、霍布斯、洛克、貝克萊、休謨、密爾和赫伯特·斯賓塞。而且,如果我們期待受過教育的人不能對希臘羅馬一無所知,那麼他就也該為不知道索福克勒斯、維吉爾以及歐洲文化的來源而感到羞愧,他還得知道點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這兩位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偉大的思想家,他們屹立於歐洲哲學的頂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會對但丁、莎士比亞、歌德、亞西西的方濟各、弗拉·安吉利科、腓特烈大帝和拿破崙一世略知一二,那麼,他怎麼會不知道聖奧古斯丁、聖托馬斯·阿奎那、笛卡爾、斯賓諾莎、康德和黑格爾呢?如果有人認為我們該認識那些偉大的征服者和破壞者,而可以不了解那些對歐洲文化有所貢獻的偉大創造者,這就真是荒唐可笑了。不僅偉大的畫家、雕塑家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遺產和寶藏,偉大的思想家,如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奧古斯丁、托馬斯·阿奎那,也都豐富了歐洲和它的文化。因此至少知曉歐洲哲學的歷程應當屬於文化教育的內容,因為正是我們的思想家、我們的藝術家和將軍們造就了我們的時代,無論是好是壞。

今天,沒有人會認為閱讀莎士比亞的作品,或沉思米開朗基羅的創作是浪費時間,因為它們自身俱有內在價值,不會因為其作者的死亡和我們時代之間已然逝去的年歲而減損。同樣,我們也不會認為研究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或奧古斯丁是浪費韶光,因為他們的思想創作作為人類精神的卓越成就而永存。自魯本斯時代以來,很多藝術家都在生活與創作,但是這並未減損魯本斯作品的價值。自柏拉圖的時代以來,很多思想家都做哲學研究,但都未摧毀柏拉圖哲學的興味與美妙。

但是,不論出於職業、天性還是特殊需要,如果知曉哲學思想的歷史對於所有受過教育的人都是值得嚮往的,那就更不用說對於學習哲學專業的人來說了。特別是那些學習經院哲學的學生,他們認為經院哲學是“永恆哲學”。我並不想質疑它是“永恆哲學”,但它絕不是從天而降,而是其來有自。而且,如果我們真要欣賞聖托馬斯·阿奎那、聖波拿文都拉或鄧·司各脫的著作,我們就應該對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和奧古斯丁有所了解。還有,如果有所謂“永恆哲學”,我們也只能期待它的某些原則能夠在現代哲學家的思想中運作起來,即使它們乍看起來似乎離托馬斯·阿奎那很遠。如若不然,考察從錯誤的前提和原則中能推演出何種結論,也會有教育意義。至少我們無法否認,未能從其現實的歷史處境出發把握或考察思想家的地位和意義,就譴責這些思想家的做法會遭到極大的反對。而且,真正的原則應運用到所有哲學領域,這也當然不是在中世紀完成的,因此現代思想家們也有值得我們學習之處,比如美學理論或自然哲學領域。

2. 也許有人會反駁,過去的各種哲學體系只不過是古代的遺物。哲學史裡包含的只是“已被駁倒了的和精神上死亡了的體系,它們互相廝殺和相互葬送”康德不是宣稱形而上學總是“用永不消失但也從未實現過的希望來拖累人類知性”,而且“當任何一門別的科學都在不斷進步”時,形而上學研究者卻“不斷在原地兜圈子,一步也不前進”嗎?柏拉圖主義、亞里士多德主義、經院哲學、笛卡爾主義、康德主義、黑格爾主義,它們都曾經盛行,但也都受到挑戰,歐洲思想“可以說充斥著各種形而上學體系,自甘墮落而互不調和”。為什麼還要研究這些歷史大廈中的陳舊雜貨呢?

現在,即使過往所有哲學不僅受到了挑戰(這點很明顯),而且被駁倒了(其實被挑戰和被駁倒根本不同),但“錯誤總是有益的”這句話仍然是對的。哲學是可能的科學,它自身不是空想。以中世紀哲學為例,在處理共相問題時,極端的實在論和唯名論從不同方面提出結論,但問題的解決還是在於平衡這兩種極端傾向。因此,關於共相問題的歷史正好顯示出各個學派中命題研究的實驗性質。此外,絕對的觀念論無法為有限自身提供任何充足的解釋,這個事實也足以防止任何人走上一元論道路。近代哲學對知識論和主客關係問題的堅持儘管也帶來很多極端觀點,但也至少釐清了很多問題,比如主體不能化約為客體,客體也不能化約為主體。至於馬克思主義,雖然有一些基本錯誤,但也提醒我們不要忽略科學技術和經濟活動對人類文明的影響。至於那些不願跟隨已有哲學體系,而渴望從零開始進行哲學思考的人,哲學史的研究更是不可或缺的。否則他不但有走投無路的風險,更有可能重蹈先賢的覆轍,認真研究以往的思想則有可能給他帶來幫助。

3. 哲學史的研究確實有可能造成研究者懷疑論的心態,但我們需要記住,理論體系之間的接替並不能證明任何一種哲學是錯誤的。如果甲挑戰乙的立場並拋棄這一立場,這並不意味著乙的立場是站不住腳的,因為甲有可能基於不充分的理由拋棄這一立場或採用了錯誤的前提,它的推論也可能早就違背了乙的哲學。世界上出現過許多宗教,譬如佛教、印度教、瑣羅亞斯德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等等,但這無法證明基督教不是真宗教,要想證明這個問題,必須得駁倒基督教護教神學。我們不能通過多種宗教並存的現實來證明沒有任何宗教是真的,所以我們也不能通過哲學理論體系間的接替來論證不存在真正的哲學或不可能有真正的哲學。(這些評論當然不是暗示除了基督教以外的宗教都沒有真理或價值。此外,真正的啟示宗教和真正的哲學之間有很大的區別,啟示宗教的全部啟示都必須為真。而真哲學的真是在主要路線和原則上為真,而不是在任何時刻都完全為真。哲學是人類精神的工作而不是神的啟示,它在不斷發展成長,對新問題、新發現的事實或新境遇等採取新的方法路線或應用,可能會開闊新前景。術語“真哲學”或“永恆哲學”不應被理解為不受發展或改變影響的,靜止而完整的原則或應用。)

二、哲學史的性質

1. 哲學史肯定不是觀念的純粹堆積,不是對彼此之間沒有聯繫的獨立思想的記述。如果哲學史被理解為“只是諸多不同觀點的記述”,而且這些觀點被視為擁有同等的價值或無價值,它就成了“無聊故事或所謂的博學研究”哲學有其連續性和關聯性、作用和反作用、正題和反題, 如果不了解其歷史背景以及與其他學說的關聯,沒有任何哲學能夠被充分理解。如果人們不是先了解赫拉克利特、巴門尼德和畢達哥拉斯的思想,他又如何能夠了解柏拉圖的意圖、內涵和言辭呢?如果人們對英國經驗論以及休謨懷疑論對康德的影響毫無了解,他也不可能理解為什麼康德在空間、時間和範疇問題上採取了某種特殊的立場。

2. 哲學雖不能被視為許多孤立觀點的集合,卻也不能被視為連續發展的過程,甚至也不是螺旋上升的過程。雖說黑格爾的正—反—合三段式的哲學思辨可以找到很多合理的實例,但是每個受過系統訓練的史學家,幾乎都不會先採用先驗的方案,再將事實套進去。黑格爾認為哲學發展的接替“代表了哲學發展的必然的連續階段”,但這只有當人的哲學思想是“世界精神”的展開時才可能。事實上,所有思想家的思想方向都是受到限制的,被先前的和同時代的學說所限制(現在我們還可以說受到個人性格、教育、過往經歷和社會環境的限制)。儘管如此,他的思想並不取決於某種特定的前提或原則,也不是以任何一種特定的方式去回應之前的哲學。費希特認為自己的體系在邏輯上是康德哲學的延續,兩者之間確實存在直接的邏輯關聯,所有研究近代哲學的人都知道這一點,但費希特並不注定以他所採用的那種方式發展康德哲學。康德之後的哲學家完全可以重新檢視康德的前提,並且否認康德從休謨那裡接受的結論,他們也可以回到其他則或自行構思新原則。邏輯次序當然存在於哲學史之中,但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必然次序。

因此,我們不能同意黑格爾所說的“在每個時代,終極哲學都是一系列發展的必然結果,都是精神作為自我意識為其自身提供的最高形式的真理”。當然,好的解釋取決於你如何劃分“時代”以及你願意將什麼看作每個時代的終極哲學(這樣就有充分的解釋餘地,使之與各種想法或意願協調起來)。但是,若不是首先接受了黑格爾主義的所有立場,又有什麼能夠保證任何時代的終極哲學代表了迄今思想發展的最高峰呢?讓我們合理地想想中世紀哲學,奧卡姆主義可以說是那個時代結束之際的主流哲學,但是奧卡姆的哲學卻不能被視為中世紀哲學的最高成就。就像吉爾松所揭示的中世紀哲學的發展是曲折的而不是線性的。不僅如此,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追問,當前的哪一種哲學能夠代表之前所有哲學的綜合呢?

3. 哲學史展現了人類經由推理理性對真理的探尋。新托馬斯主義者發展了聖托馬斯的以下想法:“所有知識都是為了在一切中認識隱含的上帝。”他們認為判斷總是超出自身,總是隱隱指向絕對真理或絕對存在。(我們因此聯想到,布拉德雷所用術語“絕對”雖然與之相同,但含義不同。)無論如何,我們可以說:追求真理,在根本上就是追求絕對真理,追求上帝。即便那些表面看上去反對這個說法的哲學體系,比如說歷史唯物主義,也證明這個說法是正確的,因為他們不知不覺中都在追求最終根據或最高現實,哪怕他們自己並不承認。雖然理智上的思辨偶爾會帶來某些奇怪的學說和荒謬的結論,但是我們應該對人類憑藉理智追求真理的努力懷有同情和興趣。康德確實否認傳統意義上的形而上學曾是或可能是科學,但是他也依舊同意,我們不可能對形而上學所關心的這些對象,比如上帝、靈魂、自由漠不關心。不僅如此,我們也不可能對人類理智追求的“真”和“善”漠不關心。但是,人類太容易犯錯誤了,個人性格、教育以及各種顯然是“偶然”的境遇都經常會讓思想家陷入知性的死胡同,我們畢竟不是完全理性的,人的心智在思考中常常受到外來因素的影響,這些都顯示出宗教啟示的必要性。然而我們也不必因此對人類思辨徹底絕望,更不必因此輕視以往思想家追尋真理的努力了。

4. 本書作者贊同托馬斯·阿奎那的立場,也就是相信存在永恆哲學,並認為永恆哲學就是廣義上的托馬斯主義。但我首先要做出兩點說明:(1)托馬斯主義就是永恆哲學,這並不代表這個哲學體系在歷史上的任何時刻都是封閉自足的,也不代表在哲學的任何方向上都是無法繼續發展的。(2)在中世紀結束後,永恆哲學並不只是與“現代”哲學平行發展,它也在現代哲學之中,以及通過現代哲學而發展。我並不是說斯賓諾莎和黑格爾的哲學也屬於托馬斯主義,而是說,即便那些不能稱為“經院哲學家”的哲學家,他們在運用真正的原則以獲得有價值的結論時,這些結論也應該被視為屬於永恆哲學。

例如,托馬斯·阿奎那曾對國家做出某些論斷,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他的基本原則。但期待13世紀就發展出有關現代國家的哲學,這無疑是荒謬的,並且從實際角度來看,必須先有現代國家的誕生,以及在表明對國家的現代態度後,有關國家的具體哲學才有可能根據經院哲學的原則建立起來。我們必須先經歷自由主義國家和極權主義國家以及與之對應的國家理論後,才能徹底了解聖托馬斯談到國家時所隱含的種種道理,進而發展和闡釋經院政治哲學,使其包含其他理論中所有好的部分,避免錯誤,從而適用於現代國家。這樣發展而來的政治哲學,當具體考察它們時,就不是完全脫離於歷史事實以及種種過渡理論的經院原則的發展的結果,而是根據歷史事實的哲學原則發展而來的結果,參考了種種相互衝突的國家理論後發展而來的結果。如果這個觀點值得採納,我們就能堅持永恆哲學的立場,而不至於一方面把永恆哲學局限為屬於特定時代的狹隘學說,另一方面又像黑格爾的哲學觀那樣,暗示在任何特定時刻都無法獲得真理(雖然黑格爾本人似乎具有不同想法)。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87 375
庫存:3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