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閱讀全壘打,夢想象前行,滿額再拿門票!
慈禧太后演義,宮闈權謀傳奇:從深宮之中到權臣之上,一代女皇的崛起
滿額折

慈禧太后演義,宮闈權謀傳奇:從深宮之中到權臣之上,一代女皇的崛起

商品資訊

定價
:NT$ 330 元
優惠價
90297
庫存:2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從普通貴人到操控朝政,她的崛起之路充滿傳奇】
宮中晉升,每一步都凝聚著智慧與權謀;
咸豐駕崩,以太后身分母儀天下,掌握大權;
面對內亂外患,運籌帷幄,穩定帝國局勢……

從太平天國起義到西方列強侵擾,
慈禧太后無疑是站在那風雲變幻時代的中心!


▎初入宮牆──淺述早年
在這一部分中,我們看到了慈禧的家族背景和她如何進入了皇宮這個金碧輝煌卻滿是算計的世界。她的初期宮闈生活,以及她與咸豐帝之間的情感交織都被仔細描繪。

▎晉升之路──慈禧的權謀
隨著慈禧太后逐步在後宮中晉升,逐步展現出她的智謀和手段。從一名普通的貴人到位高權重的妃子,她如何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在宮中站穩腳跟。

▎母儀天下──皇權交替
這部分將描述慈禧如何在咸豐帝駕崩後,憑藉著她的智慧和魄力在男性主導的政治舞臺上獲得了話語權,並最終成為太后,以母儀全國的形象出現。

▎政治風波──面對亂世
面對國內外的政治風波,慈禧太后如何應對各種政治危機,包括太平天國的起義和外國勢力的侵擾,這些歷史事件中,慈禧的角色和影響力將被深入探討。

權謀終局──晚年的慈禧
在本書的最後一部分,將展現慈禧太后晚年的生活以及她如何保持自己的權勢。同時也會反思慈禧太后的統治對中國歷史的影響,以及她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和形象。


【本書特色】
本書由蔡東藩所著,從慈禧太后的早年生活到作為一國之母的政治角色,本書呈現了她在清末動蕩時期的生活、權謀與情感。縱觀中國歷史的長河,鮮有像慈禧這樣的女性能在帝國權力的核心舞臺上翩翩起舞,並留下深刻而矛盾的印記。本書將揭開這位傳奇女性如何從一名普通宮女,一步步攀升至絕對權力顛峰的故事。

作者簡介

蔡東藩(西元1877~1945),名郕,字椿壽,號東藩,演義小說作家、歷史學家。從1916年開始,到1926年為止,蔡東藩以豐富學識和驚人毅力完成了共11部歷史通俗演義,合稱《歷朝通俗演義》(又稱《中國歷代通俗演義》),時間跨越兩千餘年,增訂清初呂安世所著《二十四史演義》,其一生共著書13部,撰寫700餘萬字,篇幅之巨堪稱歷史演義的奇蹟,被譽為「一代史家,千秋神筆」。

目次

述勝朝暢談楔子 溯后族順敘髫年
奔父喪無意得賻儀 幻仙宮有緣逢豔侶
天語傳宣循章選秀 雲程發跡應旨入宮
列宮眷供直坤闈 近天顏仰承帝澤
沐慈恩貴人升位 侍御寢皇子懷胎
咸豐帝喜產佳兒 曾侍郎獨邀慧鑒
邀曠典貴妃歸省 預邦交哲婦失謀
用內言嚴旨賜帛 開外釁挈眷蒙塵
慘遭縱火澱園被焚 望斷回鑾熱河馳訃
定密謀啟程返蹕 戮輔臣創製垂簾
平粵酋特頒懋賞 譴親王隱飭朝綱
奉密旨權閹出都 驚耗問慈闈肇釁
冊立中宮大婚成禮 詔諭親政母后撤簾
同治帝微行縱樂 圓明園諫阻興工
染瘡毒穆宗賓天 絕粒食毅後殉節
上遺疏痛陳繼統 改俄約幸得使才
東太后中計暴崩 恭親王遭讒去職
奉慈命爵帥主和議 隨醇王總監閱兵操
幸名園嘉諭權閹 擬歸政指婚懿戚
神機營赴園供校閱 祈年殿失火釀奇災

書摘/試閱

述勝朝暢談楔子 溯后族順敘髫年
母后臨朝,自古所戒。有史以來,只宋朝一個宣仁太后,史稱她作女中堯舜。此外,如漢唐時代,母后當國,外戚、內豎,夤緣幸進,把一朝錦繡江山,攪亂得不可收拾。所以,史家懸為厲禁,將母后臨朝的制度,視作蛇蠍一般,統說它是覆宗的禍水,誤國的罪魁。揭出宗旨。
在下生當前清季世,往古的母后也不能一一評論。只清季母后垂簾,始自同治初元。咸豐帝駕崩熱河,太子載淳嗣位,年號同治。這同治帝尚是沖齡,未能親握政權,他的生母那拉氏英明得很,就依附歷史,援母后臨朝的成制,一意舉行。當時,有幾個王大臣與她反對,都被她一概扳倒,殺的殺,死的死,滿朝文武嚇得屁滾尿流,那個還敢出來作梗!因此那拉氏遂安安穩穩的臨朝起來。妙。但同治帝尚有嫡母鈕祜祿氏,素性貞嫻,本沒有臨朝的思想,尋由那拉氏從旁慫恿,未免兩可其間。那拉氏雖母以子貴,究竟不好抹煞嫡母,於是特創一個不古不今的法制,抬出兩位母后,垂簾聽政。這正是曠古無兩。這時候的國勢,正憂危的了不得,洪、楊餘黨蟠踞長江,賴、張兩捻出沒大河,還有外洋各國乘亂相逼,英法聯軍長驅入京,城下乞盟,割地償款,京內外的元氣幾乎消磨殆盡。自從兩太后垂簾以後,用人行政,各適其宜,把數十萬發、捻次第蕩平,且乘此輯睦邦交,戡定內外,河山再奠,日月重光,儼然有中興氣象。不但海內人民盛稱懿德,就是外洋各邦亦欽佩得很,慈安、慈禧兩太后徽號,歌頌一時。就中慈禧太后的英名,比慈安太后更加一層。因為慈安性質沖和,事事不願專擅,一切政務多歸慈禧主持。這慈禧后福至心靈,神強力固,所言所行,無不順手,內而宮禁,外而朝野,沒一個不服她見識,沒一個不奉若神明。欲擒先縱,是文中應有之筆。
到了同治駕崩,光緒帝以弟承兄,又是一個小皇帝,兩太后仍然訓政,依舊匕鬯無驚。一瞬數年,慈安謝世,國家大事統歸慈禧掌握,自不必說。直至光緒親政,慈禧退養頤和園,名為不親朝事,暗中恰也與聞。不料中日戰起,中國的水陸軍,統一敗塗地。邦人士未識內情,統說光緒帝所為遠不及慈禧的英明,於是慈禧太后的德望,更增一倍。那時光緒帝也自憤自嫉,恨不得立刻斡旋,轉敗為勝;康梁新進,引為知己;戊戌變法,百日以內,維新詔旨聯翩下來,把京內外的官吏弄得頭緒不清,腳忙手亂。頓時怨聲載道,物議沸騰。朝右的老臣頑固的多,開通的少,遂捕風捉影,讒間兩宮。又把這慈禧太后請了出來,三次垂簾,駕輕就熟。總道她能保全國脈,挽回氣運。誰知天意變遷,人才衰歇,一班獻媚貢諛的臣子有什麼大經濟!免不得照例敷衍,苟且塞責;還有幾個皇親國戚,窺伺慈禧的意旨,勾結內侍,播弄宮中。端剛之肉,其足食乎。醞釀久之,竟闖出一場滔天大禍,幾乎把二十二行省,四百兆生靈,盡行斷送!幸虧外人相率而來,互相箝制,囫圇一個大中原,無從分起,只好我覷你,你覷我,彼此瞠目一番,舌撟而不敢下,遷延多日,沒人發難,樂得賣個人情與清室,再敦和好。但寇氛雖靖,民力漸凋,四百五十兆的賠款,母子盤剝,已足刮盡中國地皮,吸盡華人膏血。嗣是慈禧太后的盛名,一落千丈。前歌誰嗣?後誦孰殺?一片誹謗聲,喧騰全國;甚且肆口譏評、捏詞誣衊,說得慈禧一錢不值,且目為中國罪人。其實,往時的稱頌未免過情,晚來的謗毀也不無太甚。平心之論。倘使慈禧太后今日尚存,吾中華的革命恐沒有這般迅速,就令推位讓國,也要弄得精疲力盡,那裡肯不戰而退呢。看官不信,試想慈禧自西安回鑾途中,並沒有出險情事;到京後,依然手握大權,莫敢指斥;由辛丑至戊申,其間又經過八年,並沒有損動分毫;到了光緒晏駕,宣統入嗣,宮中仍肅靜無嘩;直至自己病劇,猶且從容不迫,囑咐得井井有條,自王公以下,統恪承遺訓,安而行之。若非慈禧平日有強忍果毅的手段,籠絡得住,難道有這樣鎮靜麼?是極。
在下早想把慈禧行狀編成一書,作為稗史的先聲,可奈累歲奔波,不遑著手。坊間的慈禧外紀,及慈禧寫照記等書,已陸續出版,先我著成,轉令在下落了人後,只好擱筆。但因夙願未償,於心難忍。適值丁戊二年,家居無事,借翰墨以消愁,就文字以論古,不揣冒昧,編了一部西太后演義。西太后就是慈禧太后。慈安居東,慈禧居西,所以當時有東西兩太后的稱號。在下不敢妄撰,沿稱為西太后,以便省文。全書仿演義體,語語淺近,老嫗都解。令天下後世人人曉得西太后歷史,有善有惡,可勸可懲,倒也不無小補。且書中內容,統系得諸遺聞,徵諸故乘。於西太后三次臨朝,原是備陳巔末,即清季五十年來得失,也曾裒錄一斑,看官試悉心詳閱。在下已將楔子說明,下文便要開手敘事了。崇論閎議,得未曾有。
卻說西太后那拉氏,乃是葉赫國後裔。葉赫國係滿洲最古的部落,向居長白山麓,為滿洲各部盟長。自滿清太祖努爾哈赤崛興以後,居住赫圖阿拉城,與葉赫國相距不遠,互相嫉妒。努爾哈赤曾命工匠興起土木,建築一所堂殿,作為祭神的場所。正在動手的時候,忽崛起一塊古碑,上面有六個大字,可驚可愕。當由工人報知努爾哈赤,努爾哈赤端詳審視,乃是「滅建州者葉赫」六字。突如其來,煞是可怪。這六字映入眼簾,任你努爾哈赤如何英武,倒也暗吃一驚。看官到此,恐未免模糊起來。因在下未曾說明建州原委,只好就此補敘。原來努爾哈赤開國的地方,明朝曾稱他作建州衛,且封努爾哈赤為建州衛都督。因此建州二字,便是滿清舊日的地名。那碑文並非新鑿,偏有那滅建州的字樣,那得令人不懼!可巧葉赫主納林布祿遺書努爾哈赤,自稱葉赫國大貝勒,要努爾哈赤割地與他。惹得努爾哈赤性起,興兵與抗,葉赫主糾合九部聯軍,浩浩蕩蕩的來攻圖爾阿拉城。不料努爾哈赤早已出境紮營,一陣廝殺,眾不敵寡,被努爾哈赤殺得七零八落。可見兵貴精不貴多。不得已,易戰為和,把宗女獻與努爾哈赤為妃,暫算和親結案。賠了夫人又折兵,葉赫主安得不恨。嗣後,努爾哈赤勢力膨脹,時常憶及碑文,想把那葉赫國滅掉,免留後患。是時葉赫國逐漸衰微,料知努爾哈赤不懷好意,嘗遣使進貢明廷,望他保護。可奈明朝也擾亂得很,主庸臣佞,文恬武嬉,曾出征努爾哈赤,發兵二十萬;葉赫也出兵二萬名,會合前進,只望旗開得勝,馬到成功。那裡曉得努爾哈赤用兵如神,聲東擊西,避實攻虛,又把明軍殺敗。葉赫兵連忙逃回,三停中已少了兩停。努爾哈赤乘勝進攻。葉赫貝勒金臺石,方承兄嗣位,收拾殘燼,登城固守。怎奈大勢已去,獨力難支,等到城虛餉絕,免不得被他攻陷,這位大貝勒金臺石束手成擒。努爾哈赤也不顧親誼,竟將他推出斬首。滿期斬草除根。臨刑時,金臺石厲聲道:「我生前不能存葉赫,死後有知,定不使葉赫絕種。無論傳下一子一女,總要報仇雪恨!」怨憤深矣。努爾哈赤雖聞此言,恰也不以為意。葉赫滅後,竟立他妃子葉赫那拉氏為后――禮烈親王代善,太子皇太極,均係那拉后所出。努爾哈赤逝世,皇太極嗣立。因血統所關,不忍絕葉赫子孫,特別施恩,存他宗祀,所以那拉一姓,尚得一線苟延。相傳康熙時代的權相明珠,就是金臺石的侄兒,也不知是真是假。若實有其事,那明珠貪墨性成,也是清室的蟊賊。幸虧清室方盛,聖祖仁皇帝極頂聰明,大權不致旁落,總算太平過去。原是大幸。傳到道光季年,宣宗為諸皇子選妃,滿蒙大臣家的女兒,遵章應選。適有一位體態合格的佳人,頗稱上意,宣宗擬指配四子。詳問氏族,尋聞是那拉兩字,不由的驚惶起來,躊躇一回,命罷指婚。滿廷大臣還不曉得宣宗的用意,你猜我測,莫名其妙。後由宮中傳出祕旨,方知宣宗是回溯往事,恐怕那拉入宮,異日或升為國母,適應金臺石的憤言,攪亂國家,因此停選。這尚是天不亡清,並非宣宗善防。誰意天下事防不勝防,做祖宗的杜漸防微,總想創垂久遠,百世千世的傳將下去,那子孫恰記不得許多,選妃時只論才貌,不問姓氏,於是這個有才有貌的西太后竟從此發跡了。春秋之旨微而顯。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97
庫存:2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