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4
定  價:NT$310元
優惠價: 79245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容簡介】
釋放被禁錮的女性能量,從心而活!
《靈性煉金術》作者潘蜜拉新作!
療癒制約帶來的創傷,引領你走進自己,直視內心陰暗面、平衡內在兩性能量。
★張德芬(身心靈作家)ASHA(身心靈作家)王理書(資深心靈工作者/親子作家)覺醒推薦★

受傷的女性或許能夠創建事業、建立關係,宛如女強人,
但內在往往隱藏著自我懷疑與無價值感。
受傷的女性常有大量付出、深刻感受他人的傾向,
但卻難以為自己設定界線,更遑論為自己挺身而出。
許多人內在都擁有「被禁錮的女性能量」,
療癒與釋放這些能量,能夠助你從心而行,依循靈魂的願望而活。

無論男性或女性,內在都擁有「被禁錮的女性能量」,此能量關乎感受、直覺與心靈。在通往平衡與和諧的道途上,關鍵點在於整合自身內在的男性與女性能量,如此才能變得完整、與靈魂建立連結,並以此為出發點,進入與他人的和諧關係。

男性與女性如果不對自身的陰暗面負起責任,兩性之間的爭戰就會不斷滋生;人們在關係層面上所進行的複雜遊戲中,女性與男性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或加害者。本書主要傳遞了兩性能量、關係、性,以及內心深處創傷的療癒,這些訊息的目的在於:帶你走進自己,助你與內在的真相和智慧建立連結,從恐懼與壓抑中解脫,閃耀自身之光,真正地生活。

「女性意識的崛起是未來的大趨勢,潘蜜拉一如既往地傳遞了這些相關寶貴訊息,讓我們為即將來臨的女性新紀元做好萬全準備。」──張德芬(身心靈作家)

◎本書適合對象(不限男/女):
情緒受困,受困於恐懼、關係控制、自我批判、內心糾結。
總是習慣付出,感到難以「接受」、難以為自己挺身而出、難以說「不」!
缺乏自信,覺得自己「不配」,常有無價值感。
壓抑自身需求,內心無感或存有巨大傷痛,對生命缺乏熱情。
與伴侶相處產生問題,親密關係中出現「厭倦」與「乏味」感。
執迷於愛情,失去自我且備受折磨,想做出改變,又不知該如何才能改變。
渴望與伴侶有肉體及精神上的融合。
難以接納自身欲望,拒絕渴望、欲望,甚至難以享受性愛,或擁有罪惡感。
對於子女有強烈占有欲的父母,難以放手任其自由發展。
同性戀等多元性別探索及認同。

★各國讀者推薦★

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書,男人和女人都應該要讀。書中闡述了男人和女人的心靈是如何受傷的、又該如何修復創傷,我相信每個人都能從中學到很多。

關於心靈、性的精彩書籍,擁有許多男女間互動的見解。若你想要提升自我意識、解決自身陰暗面、平衡內在兩性能量,裡頭的內容會對你具有啟發性。

美麗又勵志,我在閱讀中感受到了愛和誠意。

透過這本書,我意外理解到自己內心深處原來潛藏著無價值感,這是我之前從不曾思考過的;書中文字溫柔,觀念卻一針見血。我們都是具有男性和女性氣質的靈魂,透過平衡這兩者,你便可以修復自我。

哇,真是一本改變我的書!也非常推薦男性閱讀。如果一個人總是藉由頭腦來面對生活中出現的種種問題,就會失去與自己的連結;但如果你允許與接納自身的女性能量,聽從自己的感受與直覺,便會在生活中受益。

洞察力十足!它觸動了我的心靈,幫助我療癒自已。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
一九六八年出生於荷蘭。小時候喜歡讀《聖經》和耶穌生平故事,十二歲時祖母去世,開始對死後世界和超自然現象產生興趣。十九歲進入萊登大學研讀哲學,變成懷疑論者,崇尚理性思考,覺得所有跟宗教有關的東西都是迷信。
二十六歲到三十二歲之間,經歷離婚及幾次感情創傷,雖然還是完成了博士論文,取得學位,但之後就離開純智性的學術研究領域。三十二歲時遇到一位靈性導師和心靈解讀者,開始了深刻的內在蛻變,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解放與自由,彷如重生,終於做回自己。三十三歲認識擔任回溯療法治療師的傑瑞特,隨即陷入愛河並結婚。接著在三十四歲那年的某天晚上,她感受到約書亞的存在。
一開始,潘蜜拉害怕被嘲笑,加上有個受過哲學訓練的理性腦袋在拉扯,她根本不敢告訴任何人自己可以接收到約書亞或耶穌的靈訊。一年後,透過親友的鼓勵和靈性團體的邀請,潘蜜拉才在網站上和聚會的場合公開此事。約書亞的靈訊也很快地從荷蘭文,延伸到英文,如今更蔓延到法文、德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希伯來文、波蘭文,甚至是中文的世界。許多讀過約書亞靈訊資料的讀者,都被那清新、簡潔、美妙且充滿愛與慈悲的洞見打動。
在通靈傳導約書亞訊息幾年後,潘蜜拉也開始接收到約書亞之母馬利亞和大地之母蓋婭的靈訊。現在潘蜜拉跟丈夫合作解讀靈訊,並開設課程,擔任靈性諮詢師。著有《靈性煉金術》《靈性覺醒》《與指導靈溝通》《蓋婭的靈訊》《靈魂暗夜》《內在女性覺醒》等書。

譯者簡介
艾琦
旅居荷蘭,喜好讀書、寫作、翻譯(英語、荷蘭語)、旅遊和音樂。在心靈探索之路上關注過哲學、宗教、心理學及神祕學等,若干年前首次接觸身心靈類書籍,體驗到共振的魅力,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之後一不小心從書外走進書內,開始翻譯身心靈方面的書籍。譯有《靈性覺醒》(合譯)、《與指導靈溝通》《蓋婭的靈訊》《靈魂暗夜》《內在女性覺醒》等書。
〈作者序〉療癒創傷,整合內在兩性能量
現代的女性被允許像男性一樣工作,創建事業,聚集財富,她們在法律上擁有同樣的權利與義務,也能夠自由地發展。而且,在當今的書籍與電影中,你會看到女性變得越來越有行動力,越來越有自我意識。
儘管女性在形式上與男性是平等的,但若干世紀以來,對女性能量的誤解與扭曲導致女性靈魂深處存在著創傷,這種創傷便是本書討論的主題。首先,「被壓抑的女性」也是「受傷的女性」,一位受傷的女性或許能夠創建事業、建立關係,如「女強人」一般,但是外表之下往往隱藏著自我懷疑與無價值感。受傷的女性往往具有大量付出、深刻地感受他人的傾向,然而她們卻深感難以為自己挺身而出,難以設定界線,這使得她們較易失去自我,缺乏穩固的根基。女性擁有她們想與這個世界分享的創造力、靈感與愛,然而,絆腳石卻是,她們對自身的價值缺乏自信。
她們的真實面目真的受歡迎嗎?
在大學完成了哲學專業的博士論文,與學術界告別之際,我遇到了自己內在的 「被壓抑的女性」。那時,我強烈地感受到來自內心深處的呼喚,呼喚我以感受的方式――而不見得以理性分析的方式――來探討人生問題、探索靈性。那段時間,因為一段關係的破裂,我備受打擊,無比地絕望;理智層面上的「食糧」已經無法滿足我對了知人生意義的渴望,以及對愛的飢渴。我鑽研各種神祕學書籍,並饒有興趣地參加了「解讀生命能量場」的培訓課,新的人生篇章開始了,那時的我三十出頭,幾年之後(也是在遇到我現在的伴侶之後),我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幫助人們解讀生物能量場,並提供靈性諮詢。那不久之後,我與一些指導靈陸續建立了連結,我傳導他們帶來的訊息,並將這些訊息結集成書。
將自己的工作公之於眾,與之相伴的是極大的恐懼與遲疑。我們獲得了許多關注,以及許多充滿肯定與溫暖的回應;然而,我卻長期受挾於內在深處的自我懷疑與不確定感。我內在那個「被壓抑的女性」是一位直覺強、有靈視能力的女性,她想要進入生命的核心,想要用心而非用頭腦去感受與理解;我非常害怕將自己的這一面展示在公眾前,我內在「已被塑造,力圖避免衝突」的那一部分害怕遭到拒絕與嘲笑。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慢慢地適應,在陸續舉辦工作坊和講座、面對(越來越多的)聽眾時,我不再那麼緊張。接下來我需要面對的還有一個挑戰――對於前來尋求幫助的人,我無法說「不」,我無法明確地表明界線,且對前來找我的人所承受的痛苦與折磨非常敏感。這最終導致了一次嚴重的危機――胃炎、精神崩潰,並因具有精神病性症狀的憂鬱症而住院治療(詳見《靈魂暗夜》一書)。
在此危機的谷底,我與這一切苦難的根源狹路相逢――無價值、有罪、有錯的感受。以此為出發點的我,時時刻刻都必須竭盡全力做好一切,以獲得首肯與愛;與此同時,我壓抑自身的需求。這極具破壞性的「無價值感」為我帶來了深重的影響,我幾乎為此失去了生命。從靈魂暗夜中艱難地走出來後,我首次以「自愛」為基礎看待與體驗自己:愛自己,如自己本然的樣子,而非自己「應該是」的樣子。這一基礎雖還不算堅實,但卻大幅使我更加堅定、更有自我意識。如今,我心中常常升起一種幸福感與充實感,在我所進行的工作及擁有的生活中。我內在那位「被禁錮的女性」終於可以走出來,站在陽光下。
本書中,我與一位來自於過去「被壓抑的女性」――抹大拉的馬利亞――對話。在基督教歷史上,她是一位被禁錮的女性。根據基督教傳統教導,她是妓女,一個不守規矩的野性女子,需要耶穌赦免她的罪。至少,這一故事的官方版是這樣描述的。
與她相處的過程中,她給我的感覺是:一位強而有力同時充滿愛的導師。有時,她非常率直,有些咄咄逼人,但大多數情況下,她非常溫柔,對人類的各種情緒充滿了理解。在我眼中,她並不是女權主義者,而是一位睿智、充滿熱忱的女性。她探討女性內在創傷的同時,也不忽略男性所遭受的創傷,主張兩性能量的合作。她說,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內在都擁有「被禁錮的女性能量」,此能量關乎於感受、直覺與心靈。這一時期,男性與女性身上的這一能量都要覺醒,這樣我們才能於自身、於各種關係中,以及政治和社會層面上,獲得內在平衡。
我是如何與她相遇的呢?又以何種方式與她對話呢?
二○○一年,我與先生赫里特.傑倫一起在法國南部舉辦以「靈性與內在成長」相關的工作坊。那時,我們開辦工作室已近十年,我也出版了幾本彙集約書亞(耶穌的亞拉姆語名字)的傳導訊息書籍。「傳導」亦即接收已超越地球實相的導師或源頭的訊息,訊息的接收發生在內在層面――憑藉直覺,而非頭腦,對資訊源敞開自己。我並不會聽到聲音,或者眼前出現什麼形象;對我來說,「傳導」並非藉由生理感官來覺察,而是自內而外地「感到」與「知道」。
傳導時,我是「翻譯」(或者說「橋梁」),將源源流入內在的洞見轉譯成人類的詞語和概念。過程中也有可能存在某種程度的「過濾」(或者「失真」),我也是人,我的工作更是建基於自己所掌握的詞彙,以及個人文化背景;判別傳導訊息最好以其內容為主:看一看你是否受其觸動,它是否帶給你啟迪與明晰,是否使你感到放鬆、溫暖與備受鼓舞,若確實如此,就說明來自這一管道的資訊能夠對你有所說明;如果所傳導的資訊中不乏評判或恐懼,我比較傾向將其置之一邊,因評判與恐懼並不屬於愛與真實的意識覺知。最終而言,判斷某些知識對你是否有用的尺度就在你之內,這適用於來自各種管道的知識,無論是否透過傳導都如此,要運用自己的直覺來辨別哪些訊息對你有益、哪些並不適合你。
在法國舉辦工作坊的當下,我以為我將會傳導約書亞的訊息,不過事情發展卻完全出乎意料。我坐在許多充滿興趣、滿心期待的聽眾面前,忽然感覺到一股全新的能量。雖然因著這一「突發事件」而心生懼意,不過我決定臣服於它,因為我感覺這是一股很好的能量。我感覺到抹大拉的馬利亞的能量流經我的身體,心中升起一股感動。
我開始以她的名義講話,彷彿有什麼古老與珍貴的東西蘇醒過來――被禁錮的女性能量,感動在室內彌漫,有幾位女士不禁啜泣起來。那時的我相當理性(作為一個荷蘭人),也富含懷疑精神(作為一個在科學哲學領域獲得博士學位的人),而眼前發生的一切深深地觸動了我。抹大拉的馬利亞在她帶來的第一篇靈訊中談論了「女性的腹部創傷」――她如此稱呼它。她說,女性能量被壓抑而變得衰弱,所留下的痕跡在腹部尤為明顯。許多女性的能量場在腹部都有一個「空洞」,這與「缺乏自我價值感」是分不開的,儘管「在法律或社會層面上恢復女性的平等權益」非常重要,但僅憑藉這一點是無法療癒這一心理創傷的。深度的療癒是必須之舉,抹大拉的馬利亞(通過我傳導)的訊息正是以此為主題。
最近這幾年,我接收到她的一系列訊息,其中的十五篇被收錄在本書的第二部。這些文字源自於我們舉辦工作坊時,在眾人陪伴下所傳導的訊息。這些訊息主要討論了兩性能量、關係、性,以及女性腹部創傷的療癒,這些文字除了帶給大家訊息外,還充滿了愛與鼓勵,閱讀這些文字時,你所感受到的能量上的變化才是關鍵之所在。這些訊息的目的在於:帶你走近自己。它們並不僅僅是為了傳遞訊息,而是助你與內在的真相及智慧建立連結。
本書的第一部記錄了我與她的對話,我向她提出了各式各樣的問題,比如:她是誰,關於我們內在那被壓抑的女性能量,關於愛、激情與性。
寫作過程中,我感到她自己也有一些想要討論的議題。首先,她指出了辨別「基於心靈、充滿愛的男性能量」與主宰近代史的「基於抗爭與掌控的男性能量」的重要性,她說,這一時期,更高的男性能量的蘇醒尤為重要。
接下來她闡述了女性能量的陰暗面向:女性失去自我意識的話,可能會承納充滿操縱性、占有欲或憤恨的形象。關於女性能量,她幫助我們辨別「建基於恐懼與抗爭的女性能量」與「建基於心靈、充滿愛的女性能量」,她說,男性與女性如果不對自身的陰影面負起責任,兩性之間的爭戰就會不斷滋生,人們在關係層面上所進行的複雜遊戲中,女性與男性都有可能成為受害者或加害者。在通往平衡與和諧的道途上,關鍵的一步在於,整合自己內在的男性與女性能量,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於內在變得完整,與靈魂建立連結,並以此為出發點進入與他人的關係。
除了深入討論女性的腹部創傷,以及隨之而來的缺乏根基與自我價值感,她還具體討論了男性能量的創傷,提到了男性心中的創傷,這一創傷使得他們難以臣服於自身的感受與直覺,療癒這一創傷與恢復女性的腹部力量同等重要。這兩種不同的創傷也需要不同的療癒方法,她分別講述了療癒男性與女性創傷的三個步驟。儘管療癒兩性創傷的道路並不相同,但它們殊途同歸:內在的自由、與靈魂的連結、充滿愛的性體驗。
【目次】
〈作者序〉療癒創傷,整合內在兩性能量

【第一部分 與靈訊對談】 第一章 被壓制的女性
第二章 受傷的女性
第三章 男性心靈能量
第四章 女性能量的陰影面
第五章 療癒女性創傷的三步驟
第六章 女性智慧:重新尊重直覺 第七章 療癒男性創傷的三步驟
第八章 心靈層面的性

【第二部分 踏上覺醒之路】
第一章 療癒腹部力量
第二章 從舊有禁錮中解脫自己
第三章 找回自身的力量
第四章 擁抱憤怒
第五章 男子氣概的新定義
第六章 擁抱自己的個體性
第七章 老靈魂是新地球的築橋人
第八章 打開自己的通道
第九章 療癒的核心
第十章 通往新能量的門戶
第十一章 認出了彼此靈魂的親密關係
第十二章 三個步驟建立充滿愛的關係
第十三章 內在的大我與小我
第十四章 充滿愛的性
第十五章 心與腹的連結與合作
【內文連載】第一章 被壓制的女性
問:在哪些面向上你是「被壓制的女性」,這又如何影響了你?
我天生就有很強的獨立意識,厭惡人們――尤其是男人――將他們的意志或觀點強加於我。我隨自己的意志而行,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體驗,並以此為基礎建立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說,我與自身的男性能量有著頗為緊密的連結。
而在當時那年代,這卻是一個不小的問題,因為社會為女性明確設立了各種規範與準則,並要求女性將其作為生活的準繩。少女時期,女性便在社會與家庭的薰陶下,為嫁作人妻、成為人母做準備,「追求精神自由、放棄家庭生活」會成為一個被社會拋棄與排斥的人。
十八歲時,年輕的我與一位較年長、精神極其自由的男性一起踏上旅途。在他身邊我感到很開心,我們並沒有結婚,也不打算結婚,我們過著自由、充滿冒險色彩的生活,在他身邊,我絲毫不覺得拘束。我心中充滿了熱忱與激情,對於社會上的不公及女性的不平等有著強烈意見,我探索著成長,也時時從師於在各處遇到的靈性老師。那時,我已經是一個「被壓制的女性」,因為我沒有選擇那個時代的「既定之路」。
一段時間後,我與一個比我年輕的男性建立了親密關係,就更成了社會眼中的「放蕩女人」。我並非像《聖經》所描述的那樣,是一個妓女,而是與不止一個男人有著親密關係(有的還是同時)。與同一個人建立親密穩固的連結,我對此心存懷疑,我害怕會因此而失去自己的獨立性,我想要一直保持自由。我曾經擁有的親密關係都非常強烈且充滿冒險感,缺乏穩定性與家庭生活的色彩。
遇到約書亞時,我追求自由的精神遇到了挑戰。在他之內,我看到一個能量極其精微的老靈魂,不僅如此,我還發現他就是男性能量得以平衡的傑出榜樣。他,以及他所代表的能量深深地觸動了我,他擁有僅憑眼睛、聲音和自身能量就能觸動他人的能力,因為他的存在,我看到了自己以前從未見過的內在黑暗面,我開始認識到,我對於自由獨立的渴望同時也是一種逃避,逃避與他人接近,害怕受傷害。我在自己周圍建起防禦牆,這帶給我「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感覺。然而,約書亞的靈性深度與智慧深深地打動了我,我決定要直視自己內在的黑暗面,不再否認心中的恐懼。
我與約書亞相愛了, 這永遠地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全心全意地、忠誠地伴隨著他,不過這種忠誠並沒有一絲一毫的屈服或盲從。我真切地感受到他內在那充滿智慧與慈悲的宇宙火焰,我願意為它全心全意地投入自己。為此,我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因為我再也不能愚弄自己說自己是自由且無拘無束的。我是他的親密愛人,這對我來說意味著,我與他在個人層面上緊密地連在一起,作為生活在地球實相中的女性,我深愛著他,想要照顧他,保護他遠離危險。
他去世後,我感覺自己也被擊垮。我空虛憔悴、身心俱疲,不想再活下去。那時我不得不督促自己,我必須重新建構自己的生活,而且我的內在也攜帶著約書亞所傳播的光。他所傳播的愛與慈悲能量並非他所獨有,而是來自於某一充滿光與智慧的宇宙源頭。約書亞與這一宇宙光場有著緊密的連結,而且他也啟動身邊人――那些對此持開放態度的人――與之的連結。我必須學著加強自己與這一光場的連結,進而不再依賴約書亞的肉身陪伴。這過程異常艱難且沉重,因失去摯愛之人而哀痛、悲傷是人們的自然反應。在地球生活中,對於生活伴侶而言,常伴左右是不可或缺的,當時,我備感孤獨與絕望。儘管如此,最終我還是找回了自身的力量,並帶著臣服與信任的意識覺知度過了人生的最後階段。
在這一階段,我自己也成為了導師。因著自身的種種經歷,我於內在對那充滿智慧的宇宙源頭敞開了自己,它不僅帶給我安慰,他人也能從中受益。我將自己的感受與洞見寫下來,並將它們分享給少數「有耳能聽」的人。那一時期,我只能暗中進行靈性修習,隱蔽地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洞見,也因此,我再一次地成為「被壓制的女性」――首次「被壓制」是我年輕的時候,那時我不肯受縛於婚姻;第二次「被壓制」則是因相悖於既有宗教體系的新靈修方式。
「被壓制」對我產生了深重的影響,社會的拒絕與排斥會影響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即便此人既堅強又獨立,也可能會於內心深處產生懷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怪異」,是否真的不如他人。出於自我保護,我有時會表現得相當強硬或高傲,我對社會道義頗有微詞,認為它既懦弱又偽善;然而,我的內在深處,卻蟄伏著被拒之痛。遇到約書亞、並開始認真覺察這些內在過程之後,我漸漸地不再關注與介意來自社會的評判。當我作為一位中年女性,隻身四處演講之時,來自當權體制的惱怒已經影響不了我,我不再受其制約,不再自我懷疑,我已經能夠接納自己,依循自己的真實本性而行。
問:如今,女性的權益遠大於你所生活的那個時期,而且,人們對於「作為女性該如何」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在較為進步的社會中,女性能量與男性能量的地位是平等的,那麼,現在還依然存在著「被壓制的女性」嗎?
和我生活的那一時期相比,確實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可以說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女性更有自由決定自己想要如何生活、是否結婚、是否生子、是否工作。這一巨大成就對人類的整體進步產生了深重的影響,儘管無論在社會或政治層面上,女性都能夠在很大範圍內彰顯自我,但是,許多女性依然持續與內在的痛苦或創傷鬥爭,這些傷痛阻礙了她們在生活中真正獲得充實。如今,表面上的阻礙日漸減少,她們開始遇到內在的阻礙,這些障礙僅能藉由內在之路來移除。
這些內在障礙與內在深處的無價值感有著密切關係,導致此無價值感的原因之一便是長久以來女性所受到的壓制,至今每個女性依然受其影響,儘管有些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正如生理層面上的基因,也存在著能量層面上的基因。你們出生在遠比你們古老的文化與社會環境中,而且在這樣的能量氛圍中長大;此外,諸多前世中,你們也曾生活在男女極不平等的地方與時代,不僅如此,你們還分別作為男性與女性,從兩個不同的面向體驗到這一點。就是說,你們身上浸透了來自過去的能量,而與此同時,作為靈魂,你們來這裡又是為了傳播新能量,你們之內那「被壓制的女性」便是若干世紀以來不可以展現自己,在性、創造性與靈性等領域必須隱藏自身力量與獨創性的女性。
這些精神與情緒上的壓制與摧殘所導致的後果是,時至今日,女性依然缺乏自我意識,對她們來說,運用自身的男性能量依然是禁忌。女性在占據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接受而非給予、說「不」、為自己挺身而出等方面感到缺乏自信。男性能量設定界線、以自我為本位、敢於特立獨行……女性需要這一能量以獲得平衡,成為自己人生的創造者。
問:就是說,女性需要男性能量來療癒自身的內在創傷?這聽起來有些吊詭(因為女性正是受到了男性的壓制)。
是的。為了看清這一點,至關重要的是,必須意識到每個人在本質上既擁有男性能量,也有女性能量。比如,在肉身層面上你是一位女性,這也影響了你的思維與行為方式;然而,在本質層面上你是一個靈魂,靈魂可以選擇是輪迴為男性或女性。靈魂本身是自由的,在體驗與實踐過程中,既運用男性能量,亦運用女性能量;讓人們相信男性只擁有男性能量、女性只擁有女性能量,其實是一種壓制,如果人們真的相信這一點,就相當於將自己「截肢」,事實上也確實如此。若干世紀以來,女性被迫認同於自己的女性身分,而用於定義「女性身分」的詞彙則往往是「伴侶」和「母親」,而且還與「不理智」「情緒化」等特性――與「理智」和「意志堅強」等男性品質恰恰相反――聯繫在一起。不僅如此,男性也被迫穿上了束身衣,他們必須做一個「真男人」,壓抑自身的情緒、關閉心扉,在某些領域中――很多情況下,甚至不是他們自己選擇的領域――做出斐然的成績。
對「男性品質」與「女性品質」的片面定義,並迫使人們去扮演這樣的角色,無論在男性還是女性身上,都造成了內在的創傷。因此,倘若我說,對於女性而言,擁抱自身的男性能量是至關重要的,我的意思其實是女性要與自己的靈魂建立更緊密的連結。靈魂同時擁有這兩種能量,而且,為了能夠在地球上全然彰顯自己,這兩種能量都是不可或缺的。她們必須將自己從有限的定義與角色中解放出來,全然擁抱自己靈魂的個體性。
同樣地,男性則需要女性能量以於內在療癒自己的情緒創傷。只有他們真正覺得接納自身的感受與同理心――亦即自身的女性能量――本就無可厚非,才能重新敞開心扉。和女性一樣,男性也被阻礙與自己的靈魂建立連結,事實上,人類歷史上最為嚴酷的壓制就是對靈魂的壓制,而靈魂本是地球人格的原點,是男性與女性的源頭,是可以探索一切的自由個體,是超越世間一切權力與力量的神聖出發點。
地球實相中的掌權者不愛靈魂。與自己的靈魂建立連結的人,會遵從自己的意願,且堅如磐石,恐懼――比如對被社會排斥的恐懼、對肉身死亡的恐懼――對他們的影響也變得越來越小。他們掙脫外在權威的束縛,聆聽內在的聲音。這對於建基於權力與掌控的權威而言具有相當大的破壞性,宗教權威、社會權威及在婚姻、家庭、教育、科學等領域中權力的行使,都是借助被壓制的人的恐懼而進行的。如果此人從恐懼中解放出來,重新找到通往靈魂之路,掌權者的日子就屈指可數了。掌權者直覺地意識到這一點,因此他們一直都在摧毀他們想要統治的人的自我認知。如果一個人能夠破壞人們的自我認知,削弱人們的自信,相對而言,他很快就能夠掌控這些人;而與靈魂的連結則會幫助人們衝破虛假的自我認知,無論男性與女性都是如此。
問:也就是說,還存在著「被壓制的男性」? 確實如此。因著你們身處其中、建基於權力與壓制的體系,男性在情緒層面上也同樣備受創傷。
年少時期,一些特質在男孩身上就遭到了禁止,比如展示自身的脆弱、表述自己的感受、哭泣、顯露情緒、沒有表現自己或在某些方面出類拔萃的願望等;而如果女孩這樣做的話,卻被視為是非常自然、天經地義的。
長期以來,男性在從心而行方面備受打擊,迄今,這種打擊並未完全消失。心被看作是「感性」的根源,頭腦則被看作是「理性」的基座,一個「真正的男人」不會被情緒牽著鼻子走,也不會衝動行事或多愁善感,而是跟隨自己的頭腦,理智地思考,做出正確的決定,這就是社會樹立的傳統男性形象,從中你可以看出,心首先被以「感性」為由取消資格,接下來,又將其與「男性最好遠離」的女性能量緊緊地聯繫在一起。也就是說,先設置限制性的定義,然後,再將這些定義灌輸給男性或女性,使他們不僅依之行事,還認為自己根本無法超越這些定義所設定的框架――「女性本來就比男性情緒化,因此更加不可捉摸,更加衝動任性。」及「男性生性理智,因此更加善於思考,並做出決定。」
事實上,讓頭腦與心互相對立,這本身就是不對的。頭腦確實是思維的基座,但是,心是愛與慈悲的基座,愛與慈悲並非情緒上的衝動,而是某種形式的亙古智慧。一顆進化的心根本不是難以捉摸、多愁善感或衝動任性的;它堅不可摧,能夠抵達頭腦根本無法理解的真相,心是通往靈魂的門戶。現在,你明白為什麼在人類漫漫歷史長河中,對心的定義已經如此扭曲了嗎?
男性集體能量所遭受的創傷位於心,女性創傷則在腹部,她們被奪去自信,難以為自己挺身而出、占據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就這一點而言,男性的能力相對較強,然而,他們感到難以敞開心靈、讓感受流動,這對他們來說幾乎是「違背天性」之事,這是「禁區」,因為展露情緒會使人顯得脆弱,被他人欺負。在男性意識中存在著一個觀念,亦即,人與人之間,尤其是男性之間,永遠存在著爭戰,你自始至終都得競爭,都要表現出「人生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且在必要之時完全能夠保護自己」的樣子。此防衛意識阻礙了你與他人建立真正的連結,想要建立這樣的連結,就要先推倒這道防禦牆,只有展示出自己的人性、心中的疑問與猶疑,才能真正地與對方連接;只有投入其中,允許自己被觸動,才能夠與他人進行真正的溝通。亦即,想要與對方建立真正的連結,就要先放下掌控,然而,男性對此心有障礙,因為他們受到的薰陶恰恰是:具有掌控力的男人才是優秀、具吸引力、令人羨慕的男人,允許自己的心被觸動,具有極大的風險性。
此思想所導致的苦果是:「成功,受歡迎」的男性往往與「心扉緊閉」聯繫在一起。人們覺得關閉心扉會使自己變得強大與安全,而為此所付出的代價則是,缺乏感受、沒有一點活潑生氣,而且缺少親密的溝通,生命再也無法藉由感受、靈感與直覺自發地流經你,因為你的頭腦擋在中間,設置障礙。你的頭腦試圖掌控一切,一直這樣下去的話,最終,你都無須再壓抑自己的感受,因為你已經沒有感受。而且以這種方式鎖上心扉,亦可能會疏離生命本身,對其感到陌生。
「無感」並非小問題,這其實說明你與自己的靈魂缺乏連結,這對那些認同於自己的頭腦、試圖藉由邏輯思維來掌控人生的男性更是一種威脅,他們於內在感到孤獨,缺乏與自己、與他人的接觸與溝通。如果一個人長期缺乏靈魂的滋育與啟迪,其言行舉止就會越來越像一個「沒有靈魂的人」。
問:你的意思是,如今遍布世界的暴力行為,比如戰爭、對女性的壓制、對自然的破壞等,是因為男性的「封閉之心」?
是的,在很大程度上確實如此。與靈魂缺乏連結的話,男性會因此而傾向於暴力,女性則是無力感。當然並非總是這樣,而是往往如此。
大規模的戰爭、殘酷的暴力、慈悲與同理心的缺乏、深刻的恨、激烈的紛爭……這些往往源自於「封閉之心」。爭鬥心、不信任及缺乏溝通很容易導致攻擊性,而以心靈為出發點的話,則會創造完全不同的局面。不過,首先你要認識到,心是智慧的源泉,它在對立的雙方之間築起橋梁,而基於「恐懼」與「控制欲」的頭腦並不是智慧。最終,人類只有借助來自心靈的智慧與靈感才能解決地球上的各種重大問題。
問:也因此,男性必須要重新敞開心靈,女性則必須重新拿回自己的力量?
是的,這也會使男性與女性在個人生活中獲得幸福。接納自身女性能量的男性會成為更有自我覺知、充滿愛、強而有力的男性;而接納自身男性能量的女性同樣也會成為更有自我覺知、充滿愛、強而有力的女性。兩性之間的關係會變得更加深入、更加充滿喜悅,這時,雙方之間的愛才是真正的「靈魂對靈魂」的愛。由此,人們能夠放下對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彰顯其內心的聲音。只有靈魂進入人類的內在感受層面,才會有真正的改變發生:個人生活、與他人的關係,以及社會和集體關係上的改變。

第二章 受傷的女性
問:我開始接收你帶來的訊息時,你最先討論的就是女性的「腹部創傷」。你為我們大致描述了女性的能量場,並指出許多女性都沒有足夠地「安駐腹部」,感到難以運用自身的力量。許多關注靈性與內在成長的女性往往更傾向於打開更高的幾個脈輪,由此而變得更加敏感,更具同理心。
然而,你認為,如果腹部有「空洞」的話,這樣做會導致失衡與「過度給予」,該「空洞」意味著缺乏堅實的根基,尚未做到腳踏實地地生活,無法全然地與自己同在。你能進一步解釋一下嗎?
我透過你帶給大家的訊息,其受眾主要是那些關注內在療癒之路的女性,那些對內在成長與內在啟迪感興趣、想要解除舊有重負的女性。她們都是哪些人呢?她們有如下的特點:
•她們正在經歷從自我到心靈的意識轉變,她們不想繼續在恐懼的驅動下生活,不想繼續強迫自己去迎合社會。做抉擇時,她們想要依循內在的指南針――內心的聲音,而與此同時,因著內心深處對自身智慧與力量的懷疑與不確定,她們又感到矛盾不已。
•她們對「感受」有深刻的體驗,她們敞開了心靈,藉由熱忱與靈感來探索人生的意義。她們對靈魂之次元,對超越其地球人格的能量持開放的態度。她們充滿了靈性。
•她們當中許多人天生直覺很強,具有超感知能力,以及強烈的同理心。她們藉由形形色色的方式感受到,自己想要幫助或輔導他人,想要擊破舊有僵化的思維與感受方式。
•她們所不得不面對的恐懼、懷疑及某一深刻的能量創傷,與靈魂所經受的創傷有關,她們有過向他人展示自己的真實本質,並因此而被粗暴拒絕的體驗。「被拒」不僅對她們個人產生了深重的影響,也嚴重地影響了她們內在的某些女性品質。她們中的許多人在前世中曾運用自己所擁有的直覺天賦,卻因此而受到審判,被判為「女巫」,或者被認定為「怪異」甚至「精神不正常」之人。此外,在與男性的關係中,女性若表現得過於強大與熱情,也是不受歡迎的,這些女性與既有體系總有些不合拍,很容易就被看作是「野性」與「難對付」的,並因此而遭到評判。依循自己的意願而行,具有獨創性,這樣的人得不到欣賞,女性更是如此。另外,在「性」方面上所遭受的屈辱與被剝奪的力量也在她們―以及所有女性―之內造成了痛苦與無力感。所有這一切導致了她們腹部的創傷。
•這一創傷所表現的症狀有:不夠接地、缺乏力量與獨立性、容易感受到他人的感受、容易與周遭能量融混在一起、容易退回較高的幾個脈輪,以及感到難以設定界線、為自己挺身而出。許多高度敏感的女性對較高的心靈能量――愛、寬容、和諧與合一感―感到自在,卻往往以犧牲自己為代價,為了回避衝突,她們忽略或遮罩了自身那些非常人性的需求與界線,她們往往施受不平衡,在關係與工作中施遠大於受。一個人若不能堅定地立足於自己的中心――腹部中心,就無法很好地接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這些女性的意識覺知中缺乏堅實的錨,她們雖擁有許多天賦與才能,卻長期缺乏自愛。此創傷的核心在於――她們相信本然的自己並不值得被愛、被尊重。

第五章 療癒女性創傷的三步驟
問:前面幾章我們討論了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的不同形式,其光明與陰暗的面向均有涉及。顯然,這兩種能量都是不可或缺的,我們需要將它們提升到更高的層面,以達到兩性能量的平衡。現在,我想知道該如何療癒女性能量的創傷,這一彰顯為腹部能量空洞的創傷。
女性療癒的內在之旅可以分為三個步驟,第一步是認知與直視自身的陰影。每個女性都於內在擁有「不滿足的、有毒的母親」痕跡,這樣的母親因內在的空洞而緊抓住男性能量不放,具有強烈的占有欲與控制欲。有意識地於內在洞察此陰影,並帶著愛與理解將其轉化成真正的自愛,此乃必須之舉,後面我會詳細討論這一點。
第二步是於內在啟動基於心靈的男性能量,並運用這一能量來守護自己的界線,以使「獨立的自己」成長壯大。內在的男性能量能夠助你占據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信任自身的品質與才能。
通往療癒的第三個步驟則是以自我覺知與獨立性為基礎,彰顯更高的女性心靈能量。如果腹部的空洞被自愛與自我認知――對自己的模式與陷阱的洞見――所填滿,與靈魂的連結就會盛放,你則能夠真正地在靈感指引下與這個世界分享自己的天賦和才能,那時你就是完整的。以下,逐一討論這三個步驟。 第一步:認知女性內在的陰影
對於女性而言,認知自身的陰影並非易事,因為女性往往「認為」自己是遵從美德行事,儘管她們的行為其實完全違背了自身的本性,正因如此,她們一直無法看到自己的陰影。比如,她們認為善良賢慧、樂於助人、富於同理心、符合社會要求、具有親和力、善於安撫他人等都是美德,而自私、倔強、不順從、不守禮節、不隨主流都是缺點,自小到大,她們或明或暗地被灌輸了諸如此類的觀念與定義。在許多女性心中,憤怒、盡歡、叛逆等行為依舊是禁忌,女性常常不得不忍氣吞聲,以扮演那善良賢慧、舉止得體的角色,她們言不由衷,嘴上說「好的」,內心的感受卻是「不好」,因為害怕被看作是「壞女人」,害怕被譴責,她們刻意扮演著有違本性的角色。
就諸多女性的自我形象而言,在她們「應有的感受」與「真正的感受」之間存在著明顯的鴻溝,她們往往將自己的真實感受隱藏起來,甚至不讓自己看到。不過,這種情形是無法永遠維持下去的,因不斷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挫折感與憤怒逐漸於內在積累起來,爆發則是遲早的事。那時,那個溫柔賢慧、善解人意的女性忽然變成了「悍婦」「潑婦」;另一個可能性則是,被壓抑之火由身體吸收,陷入生病、憂鬱或身心俱疲的狀態。
男性則與此不同。男性的陰影往往以人們認為「錯誤」的方式表達自己:攻擊性、專制、無情、暴力。在這一點上,男性與女性意見一致,都認為這是不好的品質。就此而言,男性自我意識很強的男性比女性自我意識很強的女性更容易看到自身的陰影,男性能量的陰影比較容易覺察,視而不見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女性能量的陰影則較為難以捉摸,比較隱蔽與間接。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對於女性而言,分清「適應社會的自己」與「真正的自己」是如此地至關重要。
從靈性角度看,女性在尚未深切體會是否適合自己的情況下,並不全盤照收外在世界對「好」與「壞」的定義,這是極其重要的。相較於強迫自己去滿足社會上的各種要求,更有益於內在平衡的,則是允許與接納自身的真實情緒,並認真覺察自己對某事或某人的真正想法,允許自己有憤怒,接納自身的不滿足感、逆反心理、強烈的渴望及憂傷和恐懼,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更好地認知自己。你無需努力去做一個「好人」,你本性良善,不過這本性上的「良善」並非你們許多人所以為的那樣是一個「秩序完美的花園」。
在你們「本我」的花園中,時有暴風驟雨,亦會風煙俱靜,有時陽光明媚,有時則連日陰雨綿綿,正如大自然一樣,並不總是整潔優雅與可以預測的。你的「本我」是活生生的,充滿了活力。如果你能夠將自己內在生命的動態變化,將自己所有的感受與情緒都看作是好的、自然的,就會放鬆對其的掌控,你的內在花園也會因此而立刻受益。這一花園有著自己的法則與韻律,知道如何維持自身的平衡,靈性成長的藝術在於理解與尊重這些法則與韻律。為了能夠做到這一點,你必須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獨特本質。
尊重自己的本性,愛自己,這使你能夠放下自我抗爭,由此,你會自然而然地變得更加快樂,更加安然無慮,彷彿一個沉重的負擔已從身上滑落,「真正的自己」與「滿足他人期待的自己」之間的鴻溝也會消失不再。他人是否喜歡「本真的你」是他們自己的事,而不再是你所關注的焦點,這是極其令人解脫的一步,你無需再強迫自己竭盡全力去成為並非自己的那個人。

第七章 療癒男性創傷的三步驟
問:敞開心扉的話,男性也更能在靈魂層面上與子女建立連結。對於「為人父」而言,彰顯更高的男性能量,其意義何在?
意義深廣!母親在撫養子女方面長期扮演著主導性的角色,父親陪伴子女的時間相對比較少,抑或常常以權威及命令的方式與子女共處,這兩種情況都缺乏與子女靈魂層面上的連結,其結果是,不僅子女因此而受苦,父親也失去了借助子女之獨特品質來轉化自己,對新意識敞開心靈的機會。
子女也一直是父母的老師,他們在人生初期需要父母,年幼的他們在身體與情感層面上的依賴性,必須得到誠正的對待。母親扮演著照顧與呵護子女的角色,她看到子女的脆弱,想要保護他/她,使其安全地成長;父親也擁有呵護與保護子女的能量,不過相較於母親而言,其與子女之間的距離更大一些,也正是因此,他在幫助子女變得成熟這一點上,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
藉由偶爾任子女跌倒,讓其自己去面對,並發揮運用自身的能力與力量,父性能量更能激發子女的獨立性,這種愛對子女而言是不可或缺的,這使他或她變得更有自信。想要帶給子女這樣的父愛,首先要與子女建立情感層面上的連結,以自己的既有觀念為出發點來強迫或命令子女,乃是忽視與否定子女自身的獨特性,阻礙他或她做真正的自己。
我想強調一下,對於男性而言,以一顆開放之心對待子女,帶著全然的愛參與他們的成長過程、他們所面對的兩難困境及他們的選擇,會產生療癒自己、療癒心靈創傷的直接作用。最初,子女對父親有著全然的信任,他們依賴父親,在最初的人生階段將父親看做是自己的領導者。請擔負起「領導者」這一責任,不過並非藉由盲目地制定各種規則,或者越俎代庖替子女做決定,而是幫助他們看到自己那做出抉擇、迎接挑戰、建立自信的能力。你那顆父親之心充滿了愛,請信任它,引導子女的時候,請跟隨自己的感受,調諧於他們的真實本質、靈魂、個體性,尊重他們對自由、對新事物的渴望。
你於內在也深知這一渴望,或許你會因此而發現,你在生活中已經壓抑自身的獨創性及對新事物的渴望。照顧與保護子女的過程中,或許你會發現,自己內在也有一個未能全然表達自己的孩童,鼓勵子女建立自信、堅信自己的獨特之路,這樣做,你也能夠幫助自己的內在小孩卸下舊有負擔,這一邀請來自於你的子女,這是他們帶給你的禮物之一。「為人父」並非單行道,不僅子女需要父親的關注、參與與陪伴,父親也需要子女所展現出的獨創性與純真,這會助他重新發現自己,敞開心靈。
第八章 心靈層面的性
問:如果男性與自身的女性能量建立連結,女性與自身的男性能量建立連結,他們是否會雙性化,或者說中性化?兩性之間的對立性,甚至是吸引力是否也會隨之消失?
如果男性與自身的女性能量、女性與自身的男性能量建立起連結,他們會更加依循靈魂的願望而行,自身也會變得更加完整,因此,他們之間的相遇將是靈魂與靈魂的相遇。你問這是否會減弱兩性之間的吸引力,我的回答是,他們之間的吸引力將會因此而獲得轉化。
單純就身體與本能之層面而言,每個人都有性欲,需要藉由性行為來獲得滿足,這種驅動力是最基本的本能,並未個體化。也就是說,在這一層面上,你並未愛上某一特定的人,不過生理欲望使你產生性需求,正如你對飲食和睡眠的需求一樣。
接下來則是情感的層面。你渴望與他人建立連結,渴望愛、慰藉、鼓勵與友誼,而如果這些情感上的需求與天生的性需求有著一定的連結,就會出現「定向」的愛情,你不再只是想要進行性行為以滿足自己的性需求,而是想與某個喚起你之性欲、強烈吸引你的人在一起。相較於前者而言,這種吸引力處於較高的階段,因為你在情感層面上也受到了觸動,尋求超越生理需求的親密與連結。
不過,你尚未進入心靈的層面。當你愛上一個人,卻尚未覺察與認知自己內在的陰影時,你往往會感受到來自對方的強烈吸引,而且心中懷有對方能夠以某種方式拯救自己,使自己獲得解脫的希望。你攜帶著自己並不理解的內在之痛,而且,與對方在一起時所體驗到的愉悅與極樂也使你更加確信這就是屬於自己的路;然而,一段時間後,你會發現,對方並無法消除你的內在之痛。
未喚醒自身男性能量的女性,會陷入典型的女性陷阱;與自身之女性面向缺乏連結的男性則會呈現出典型的男性陰影特性。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之間最初那強烈的吸引最終會演變成勞燕分飛、悲劇甚或互相之間的指責。此時也往往會出現典型的「金星―火星之對立」(「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的說法),彷彿男性與女性來自於不同的星球,幾乎毫無何相似之處。
將充滿強烈吸引與排斥的遊戲看作是「真愛」,此乃誤解,甚至是極大的誤解,這是不成熟的愛,它所帶給你的,遠不及真正充實的愛情關係在靈魂層面上所能帶給你的一切。初墜愛河之際,相互之間的吸引力確實非常強烈,然而,這種渴望之火狂野不羈,它所做的是「燒毀」而非「帶來溫暖」。儘管如此,這種相遇往往是內在成長與覺悟的開端,即便結局是曲終人散亦如此,它將你帶出「舒適區」,且不管怎樣都能為你帶來變化與更新。最重要的是,它讓你看到「自我認知」及「對自身陰影負起責任」的必要性。
而基於心靈的關係,雙方之間最根本的吸引力是靈性的,其次才是身體與情感層面上的。「靈性吸引力」的意思是,關係雙方在靈魂層面上認出了彼此,這種形式的連結是一種能夠開啟一切的深度體驗,亦如藉由他人回到自己的內在核心。透過他人的雙眼,你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內在之光,從而更加接近真正的自己。對方幫助你走近真正的自己,更加愛自己,他或她敬重本真的你―你那獨特的靈魂能量。相對於僅以身體及情感層面上的吸引力為基礎的關係,基於心靈的關係不去填補各種各樣的空洞,也因此不會導致相互之間的依賴。當然,對方不在身邊時,你會對其充滿思念,不過維持這段關係的並不是「匱乏性需求」,而是喜悅,因為關係雙方都知道自己於內在是完整的,所以兩人能夠真正地互相給予。其背後既不存在隱而不宣的動機,也不存在權力需求。
基於心靈的關係是靈魂與靈魂之間的關係,其特徵是在一起時的喜悅,願意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發自內心地尊重對方,如其本然的樣子。在情感層面上,這種關係極具療癒性,因為你感覺對方了知真正的你,你們的關係為你的人生帶來了安寧與穩定;也因此,無論在這段關係中,還是在社會上,你都能夠越來越顯著地彰顯自己的靈魂能量。而成長並綻放於這段關係中的愛,也會感染這個世界、感染他人,你們對彼此的愛會溢入地球實相,在這個世界中結出豐盛的果實。
這種靈魂關係中,在純粹的生理層面上,你們依然保持著男性或女性的身分;在情感層面上,你們的性別也依然影響著你們對各種事物的體驗與反應,也就是說,你依然是一位女性或男性,只不過這一生理極性(有時也是情感極性)會成為愉悅與豐盛的源泉,而非爭鬥與疏離的根源。當對方展示出自身的某些「男性習慣」或「女性習慣」時,你們能夠會心地展顏一笑;不僅如此,你們也對對方與生俱來的「男性特質」或「女性特質」心存敬佩。在基於心靈的關係中,男女雙方的互動被提升至更加輕鬆自在的嶄新層面。
問:有些靈性老師在他們的教導中,對於陷入愛情所喚起的各種感受持輕視態度,他們認為這些都是幻相,是曇花一現。可你卻說愛情是能夠使人與自己的靈魂建立深刻連結的原始力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愛情是一種能夠觸動人之本質核心的原始力量,此乃經驗事實。泛泛而言,對這一普遍經驗的輕視或貶低,往往顯示出一個人對生命的敵意。如果一個人對愛情持諷刺挖苦的態度,那麼基本可以確定,此人要嘛曾因愛情而受傷,要嘛害怕因墜入愛河而失去掌控。
真正的靈性教導以人類經驗為出發點,愛情是其中的一個重要體驗,它使人敞開心扉,且源源不斷地為音樂與藝術工作者帶來啟迪,它一直伴隨著人們,直至死亡。輕蔑與忽視這一體驗,就可能與自己的人性失去連結,這也曾是諸多靈性老師的命運,許多人都對這一蘊藏在每個人之內的、情感與感官層面上的強大力量心存恐懼與不信任。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壓抑或否認這一原始力量,只會使其變得更為強大,並最終變得無法駕馭。最為執著於性的人反而是那些因著某些毫無生活根基的評判而否定性的人,正如那些迫使自己控制情緒、壓抑憤怒的人,他們一旦暴怒起來,也是無人能比的。關於靈性自我實現的真正教導,不會脫離性、激情、情緒等原始力量,而是與其合作,將其看作是人類行為的基本驅動力。
問:好吧。那麼,假設一個人執迷於愛情,失去了自己的中心,也因此而備受折磨,想要做出改變,如何才能實現改變,如何才能再次成為有創造性的、對自己負責的人呢?
至關重要的是,重新為自己創造空間。執迷於愛情的人,期待對方會為自己帶來幸福與快樂,並因此而總是處於一種擔心與不安的狀態,生怕對方不願再陪伴與支持自己,將對方放大,創造出一個理想的形象。你們要知道,於內心深處認知,這是有問題的,請試著將對方看作「人」,而非神,看到對方的不完美,及其光明與陰暗的面向,放下「自己會被對方拯救」的想法,只有你才能救自己。用充滿愛的方式關注自己的內在、愛自己,自內而外地感受自己的身體,以及愛情所帶來的情緒、感受與精神壓力,以柔和的目光靜觀這一切,關注自己,安慰自己。請告訴自己,你理解自己的這些感受,完全允許它們存在,這並沒有什麼錯,亦非禁忌,因為它們是被允許的;你也可以安心地與自己的意識同在,無需隱藏什麼。
以這種方式看待自己及自身感受的話,你會發現,自己將漸漸地放鬆下來,你賦予自己空間,接納本然的自己。「對自己的愛」具有療癒力量,僅僅是對自身感受的溫柔關注,就會使自己對對方的渴望變得不再那麼急切、那麼迫不及待。
問:也就是說,回到自己的內在中心,無需否定自己的任何感受?
是的。回歸自己的內在中心,你必須不斷地重複這一過程,直至自己不再被強烈的情緒輕易地壓倒,不再輕易地失衡。那時,你也會明白為什麼對方對你有著如此強烈的吸引力,這往往是因對方擁有的一種能量,而你自身也擁有這種能量,只是需要學著去啟動它,從而不再那麼依賴對方。
問:曾經有那麼幾次,我深深地愛上男性能量很強、氣場強大、性情耿直、強而有力且咄咄逼人的男性,有時,因他們強烈的吸引力,我感覺自己根本無法立足於自己的中心。而如果我調諧於自己的內在聲音或指導靈,向他們請教,他們的回答總是:要喚醒你自身的男性能量,將對方身上備受你崇拜的品質化為己有。我覺得他們的話是對的。
你越傾向於片面的女性能量或男性能量,具相反特質的人就會對你的吸引力越大,這會導致極其強烈的愛意,不過卻難以持久,因為你僅僅聚焦於對方的某些面向,而非完整的人。
比如,男性能量很強的人也具有脆弱、不自信的一面,且會在真正的親密關係中浮出水面,倘若你所愛的正是對方那擁有自我意識、行事果斷的一面,你可能會因此而倍受打擊,你所感受到的「異極」間的吸引力亦會隨之消失。而如果彼此具有靈魂層面上的溝通,兩人的關係反而會更加深化,逐漸演變成伴侶之間真正的愛,雙方都意識到彼此並非構成某一整體的兩個「一半」,而是兩個單獨的「整體」。儘管隨著時間的推移,愛情不再像當初那麼濃烈,更多了一些親情,然而,彼此之間性格與氣質上的某些差異依然可以為彼此帶來啟迪與驚奇。在充滿愛的伴侶關係中,對彼此的愛戀不會逝去,只是不再具有那麼強的穿透力,不再那麼激烈如火。對這種愛情形式的體驗是,彼此之間的驚奇與好奇,猶如一場永遠不會終結的探索之旅。
問:可是,許多人的體驗卻是,在一起久了,日子會變得平淡乏味,一成不變,缺乏火花與激情。這是必然趨勢,還是能夠避免的?又該如何避免呢?
藉由保持「適當的距離」就可以避免上述情況的發生。在一起久了,兩人之間的種種距離大多被消除,雙方之間極為瞭解,對彼此做出的反應也習以為常,往往無新奇可言,事實上,雙方之間真正的溝通亦已不再。只有向對方持開放態度,而非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完全知道對方會如何反應、會有什麼想法或感受,才能鑄就真正的溝通。
溝通與新奇緊密相關,為了能夠重新以新奇之心看待對方,你要後退一步,創造距離,以打破上述的「理所當然」與「可預見性」。親密關係中出現的「厭倦」與「乏味」表明雙方之間缺乏溝通,這也往往是極度追求安全感,總想與對方廝守在一起,所導致的結果。
在親密關係中,想要與對方分享一切,時時事事都一起行動,這往往會為雙方的個體性帶來一種無形的壓力,過度改變自己以適應對方,會失去自我,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會導致焦慮、煩惱甚至分手的想法。有些關係中,雙方已經再也無法重燃當初彼此之間那吸引力的火花,此時,就是各走各路的時候了。就某些情況而言,中斷關係對雙方來說是最好的選擇;還有一些關係,比較有效的方法則是,雙方重新專注於自己的人生道路,先獨行一段時間,並以這種方式為雙方的「重遇」創造出更多空間。
問:最後,我還有一個問題,是關於同性戀的。從靈性角度看,同性戀意味著什麼?為什麼靈魂要選擇這樣的體驗?過去,宗教權威曾強烈地譴責與鞭撻同性戀,時至今日,依然有一些靈性理論宣稱這是性偏離,或是不正常的。你對此怎麼看?
同性戀並非「性偏離」,這是靈魂有意識的選擇,選擇以同性戀的身分來體驗人生。做此選擇的原因多種多樣,比如,許多靈魂想要體驗偏離關於兩性能量的主流模式及主流思想是怎樣的,作出這一抉擇的都是勇敢的靈魂,因為他們在輪迴為人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牴觸與不理解。此外,在這一面向上,他們往往還肩負超個人的使命,他們體驗同性戀的目的並非僅僅是為了自己的內在成長,他們也在集體意識層面上,為人類逐漸放下對「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的死板定義,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人類迫切需要他們所做的貢獻,因為正如我之前所說,人們對男性特質與女性特質那頑固與片面的見解,已成為他們與自己靈魂建立連結的障礙。加強與自己靈魂的連結,能夠促進兩性能量於內在的整合與共舞。如此這般,一個人要嘛是只對女性產生性欲或愛慕的男性,要嘛是只對男性產生性欲或愛慕的女性,這種對性取向有著嚴格定義的觀念就無法再維持下去。
同性戀常常喚起人們的激烈反應,這種反應恰恰反映了一個人進入靈魂層面的程度。在靈魂層面上,不存在對同性戀的任何評判,愛才是最重要的。得知身邊人是同性戀,或者感覺自己有這種傾向之時,如果你心中升起強烈的牴觸感、恐懼或惱怒,這說明你依然受錮於頑固的舊有思維模式,難以接納靈魂那富於流動性、無比自由的本質。通常而言,一個人無法立刻放下舊有模式,不過,聚焦於自己對這位身邊人的愛,會助你逐漸放下心中的對錯評判,對他/她的感受持越來越開放的態度。
問:所以,如果一個人是同性戀,他/她不必去尋找「這源自於童年或前世創傷」等諸如此類的理由?
只有將同性戀看作是「問題」的時候,才會去尋找理由。舉例而言,一個人一出生就有一雙紫色的眼睛,人們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認為這偏離常規,因此,他們開始尋找導致這一現象的原因;而如果紫色眼睛像棕色或藍色眼睛那樣常見,就不會有人去探究原因。同性戀這種情況與此無異,同性戀其實並不是問題,是社會將其視為問題,作為人類的一員,同性戀者當然會經歷各種各樣的問題,正如這世上的每一個人;然而,認為同性戀與「心有創傷」互有特定關聯,這種思維方式是錯誤的。靈魂選擇「同性戀」這一經歷的原因與動機可能是極其正向的,比如,為人類放下有關性愛與性別的僵化觀念盡自己的一臂之力,這與創傷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也有可能,有的靈魂之所以選擇同性戀人生,是因為其在前世曾經強烈抨擊過同性戀,所以希望能夠做出改變,以更為柔和、中立的方式來看待與理解同性戀。靈魂具有極大的靈活性,願意接納林林總總的彰顯形式。因為恐懼與不信任,人們將此看作是問題,而從靈性角度看,並非如此。
問:如今,這樣的事時常發生:一直是異性戀的女性,經歷過多年的傳統婚姻後,忽然與同性建立了親密關係。我身邊就曾發生過,電視節目也有過類似的報導。這是否說明,性取向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固定不變?這與這些女性的內在成長是否也有一定的關係?
泛泛而言,在中年後改變性取向的女性,大多在努力發展與增強自身的男性能量,並由此更加接近靈魂層面,自身也變得更加完整。如果她感受到與某位女性在靈魂層面上的深度連結,而且這種感受促使與邀請她們更加深入地瞭解彼此,那麼,雙方之間就可能會出現強烈的吸引力。一般來說,內在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的發展越均衡,發展程度越高,同性戀與異性戀之間的界線就越具流動性,不再那麼僵化固定。靈魂層面上的吸引力占據了首位,這種情況下,你會發現,身體層面上的性取向其實也是靈活與動態的,並不像人們所以為的那樣黑白分明。
每個人之內,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所占的比例都不同。並不是說,如果一個人內在的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皆獲得發展,此人會變成「中性人」;事實往往是,女性如若開發並運用自身的男性能量,其女性能量反而會變得更為強大,她會變得更有自我覺知,更加瞭解自己真正想要什麼,而且更有行動力,這並不會使她「男性化」,而是成為更有風采與魅力的女性。
男性亦然,如果他們能夠敞開心扉,接納自身的女性能量,他們不僅不會因此而忽然「女性化」,反而會因著他們的敏感、寧靜與沉穩而更具男性魅力。內在女性能量獲得發展的男性,他們的男性能量具有更高的頻率,也就是說,兩種能量的整合並不會導致「中性化」,而是會發生能量上的融合與轉化,這種融合與轉化使得人們既是靈魂,亦是女性(與自己靈魂有著緊密連結的女性);或者既是靈魂,亦是男性(與自己靈魂有著緊密連結的男性)。由此,女性特質與男性特質以更為圓滿、豐盛的形式呈現出來:靈魂之光透射而出。
從性別外殼中透射而出的靈魂能量,不僅不會使人失去其女性或男性特質,反而會使其女性或男性能量提升至更高的層面。靈魂之光的透射也使得此人變得更加自由與開放,也因此,與另一個人的相遇相識也不再受限於各種框架與既有體系。每一個相遇都是獨一無二的,有時,男性與男性、女性與女性之間也會擦出火花。靈魂是自由的,根本不在意什麼「同性戀」或「異性戀」這樣的定義。心存猶疑之時,你只需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否感受到愛?」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OK。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