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臺南全美戲院套書(共2冊)大井頭放電影+大井頭畫海報
定  價:NT$1000元
優惠價: 75750
可得紅利積點:2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

臺南全美戲院是李安導演電影的啟蒙地,
顏振發師傅手繪看板的保存地,
「兩片同映,一票價」在地影迷流連的二輪戲院,
全球媒體爭相報導的老戲院。

  說到全美戲院,許多人都會想到手繪看板師顏振發師傅,以古早的手工方式繪製電影海報;還有國際導演李安,在青少年時期背著父親,偷偷到全美戲院觀摩西方電影製作拍攝的技巧。
  故事從1950年臺南富商與政要歐雲明先生在永福路投資興建的「第一全成戲院」說起,這間戲院與其他兩間「大全成、小全成戲院」結合為三家全成戲院系統,見證了「電影時代」的興起。之後由吳家接手經營,在1969年4月12日改名為「全美戲院」,從此進入全美的時代。
  為求生存,當時全美戲院採取「插片」的運作方式,後來因無法取得首輪電影的配額,而改為「二輪電影院」,甚至採「兩片同映、不加票價」的策略,開始邁向全然迥異於同業倒閉的命運,1970年代中後期是全美收入最豐厚的時期。到了1983年,吳家接手原小全成戲院,改名為「今日戲院」。於是「今日.全美戲院」成為臺南二輪戲院的代表。
  歷經1980年代彩色電視的普及,1990年代第四台、錄影帶、VCD、DVD、盜版光碟的猖獗及網際網路的崛起,2000年前後「影城」進駐百貨公司,2010年初電影放映機全面從膠捲汰換成數位,2020年全美戲院邁入古稀之年,七十年來全美戲院孕育了李安導演和顏振發師傅,也在每個階段絕處逢生。全美戲院距離大井頭不到十公尺,如果說大井頭帶給臺南庶民的水源與商業的興盛繁榮,那麼全美戲院就是帶給臺南人電影劇場的文化養分。
  這間擁有獨棟戲院配置、保存相當多電影文物的大戲院,在臺灣已所剩無幾。本書以近兩年的時間製作,以過去今日.全美戲院所累積的資料、及經營者對於戲院歷史的詮釋作為基礎,然後透過大量口述訪談及作者在文創、藝術與電影評論的專業訓練,以嶄新的觀點爬梳今日.全美戲院的歷史。
  當全美戲院老闆和員工述說七十年來如波浪般起伏的辛酸歷史時,我們從書中看到的不只是全美戲院史或臺南市的戲院史,也是整個戰後臺灣的戲院史。

《大井頭畫海報:顏振發與電影手繪看板》

台灣國寶畫師顏振發
五十年手繪看板生涯全紀錄

  位於台南「大井頭」旁的全美戲院,宛如時間封存的記憶堡壘,老戲院的傳統被保留了下來,本事櫥窗、宣傳放送車、寄車處、大廳販賣部、空襲警報告示、外牆上的大型電影看板⋯⋯。在對街騎樓下,一位身穿格子襯衫的忙碌職人,衣服上沾滿顏料,微微駝著背,靜默地坐在比他還高大的看板前。
  飽和的灰色打底是他準備恣意揮灑的畫布,他一手握著A3數位影印的電影海報,上頭滿是原子筆打好的方正格子,另一隻手則緊握粉筆,慢條斯理地在看板上打底、畫框。板凳四周圍繞著五顏六色的油漆桶,他時而微蹲、時而思索,躲在陰影下繪畫,彷彿時間並不存在。他沉浸於創作的世界裡,當白色粉筆描好輪廓後,他揮灑筆刷逐步展開一幅看板的旅程。他就是本書故事的主人翁──顏振發師傅。
  在書中,顏師傅回憶下營老厝的童年、離鄉背井追求畫師生涯的磨難過程,每當想起多年的艱辛困苦,他就不禁潸然淚下。他也感慨看板江湖上只剩他還在作畫,當桃園中源戲院宣布歇業之後,「北有謝森山、南有顏振發」的台灣手繪看板傳奇也隨之落幕。從此,他成為台灣最後一個為戲院服務的手繪看板師傅,而全美戲院也成為全台碩果僅存、保留手繪看板傳統的老戲院。
  昔日默默作畫、堅守執業的畫師們,一起走過台灣戰後電影、戲院與廣告的歷史。年輕時他們從未想過自己會被時代淘汰、被數位與電腦打敗,當時都是單純地對畫圖充滿憧憬與理想,可能只是因為走進戲院看了一部電影、在報紙廣告上學著描繪明星肖像、仰望著一大幅大型看板而開始嚮往畫師職業,因為不同的因緣而在這片江湖裡交會。
  在許多地方有無數隱姓埋名的畫師,他們離開江湖、轉行他途,畫筆被遺留在某個不再打開的抽屜中,桶裡的油漆也早已乾涸凝固,但身上仍留有手繪魂。這段熄滅不了的記憶與技藝被存放在心底深處。藏著不等於被遺忘,他們的精神正由顏振發與研習班的學員一同傳承下來。
  他的雙手仍如少年般有力地緊握著筆刷和油漆,將電影、廣告、美術與手工藝匯集於一塊看板上。五十年來他畫過數千部電影,終生奉獻給電影產業最末端的廣告招牌,卻是戲院觀眾面對每部電影時的第一印象。然而,他的名字在電影尾聲的工作人員名單中缺席了。
  在這裡,顏師傅仍盡力為每一檔電影妝點門面,緊緊抓住觀眾的目光,手繪看板與老戲院已成為生命共同體。
王振愷,臺南永康人,1993年生,畢業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藝術理論與評論研究所,現任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他長期從事電影與當代藝術的獨立研究與評論書寫,並關注書寫與影像間的跨媒介,實踐一種獨特的策展方法。策展作品有「菲林轉生術」電影文物特展、「觀光記」當代影像展覽(獲得2020年第三季台新藝術獎提名)。著有《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
個人網站:www.jkwang.art

蔡錦堂,臺南新化人,外祖父為新化戲院股東,初中(臺南市中)和高中(臺南一中)時期常出沒於臺南的戲院。日本國立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研究科文學博士,曾任淡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教授及臺灣歷史學會會長,現已退休,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擔任兼任教授。研究領域為臺灣史、臺灣宗教史、臺灣教育史、日本近代史,著有《帝国主義下台湾の宗教政策》、《戰爭體制下的臺灣》、《立法院長劉濶才傳記》、《從神社到忠烈祠:臺灣「國家宗祀」的轉換》、 《臺灣人的日本時代》等。

顏振發,臺南下營人,1953年生,目前擔任全美戲院電影手繪看板首席畫師。從十八歲開始在延平戲院向陳峰永師傅學習繪製電影手繪看板,已累積五十年的職業生涯,先後登上《美聯社》、《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從2013年開始,為保存與傳承手繪技藝,開設「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也透過異業委託合作進行推廣。2018年獲頒臺南市卓越市民的殊榮。

《大井頭放電影》
李安∣國際電影導演
李崗∣影想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
李光爵(膝關節)∣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長
但唐謨∣影評人
吳俊漢∣全美戲院負責人
蔡明亮∣電影導演
蔡錦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謝銘祐∣詞曲作者
藍祖蔚∣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

《大井頭畫海報》
方序中∣究方社創意總監、小花計畫發起人、SIDOLI RADIO小島裡創意總監
江振誠∣國際名廚
但唐謨∣影評人
李光爵(膝關節)∣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長
林志明∣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教授
林育淳∣臺南市美術館館長
吳東龍∣美學設計觀察作家
吳俊誠∣全美戲院經理、赤嵌朋派發展商圈協會理事長
孫松榮∣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徐明瀚∣台灣影評人協會副理事長
許承傑∣《孤味》電影導演
葉澤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聞天祥∣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影評人
蔡錦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魏德聖∣電影導演
藍祖蔚∣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
(依姓氏筆畫)


《大井頭放電影》

「曾經有過一個大電影時代,你會看報紙廣告找電影時刻,進戲院要拿一張本事,那是電影院的黃金時期。王振愷的文字,像個穿梭於時空的攝影機,從臺南街市一口埋沒的古井出發,透過地景的變遷與文化的轉移,經歷了整個臺灣近代娛樂文化的過程:那些喧囂的影迷、廢一整天的二輪戲院、銀幕上方的「客滿」匾額、色色的『插片』、很想帶回家的手繪看板,以及所有愛過電影的人,共同組成了這份記憶。古井旁的全美戲院,正在持續這份大電影時代的記憶。」
──但唐謨(影評人)

「這本書由振愷執筆,為求盡善盡美,他花了一段時間,細心解讀當時報刊資訊、參考史料、檔案等各式各樣的記錄,並口述訪問社會賢達,做一系列的收集,唯恐漏掉一點珍貴的訊息,過程雖艱辛,但整個流程井然有序。身為全美戲院第二代負責人,深感任重而道遠,寄望藉著這本書來談談親身經歷,帶著大家走一趟時光隧道,心中自然具有一份格外濃烈的感受,或許這樣的感受能帶給大家許多恬然自得、洞察人心,觀察世情的人生智慧。」
──吳俊漢(全美戲院負責人)

「全美戲院及其姊妹院今日戲院,在各個時代的動盪變革中,採取什麼對應方式維持生存而屹立不搖至今?讀者可以從本書中求得或許不是答案的答案,也可從全美戲院七十年的歷史中,感受到戰後臺灣戲院發展的堅韌、辛酸,它是臺灣文化史演變中值得關注的一頁。」
──蔡錦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午后〉:青春若是一整面獨立的拼圖,翹課去全美戲院看二場二輪電影,讓未來的壓力稍歇喘一下,或許是記持內頗大的一枚拼片。通常會是星期二的午場,我喜歡坐在二樓第一排(那時只有一個廳,好像還可以偷抽菸),人不多,銀幕洩出的故事似乎只為了我一個人對白著,抑鬱的年少也似乎走進了一個極私有的時空,自由地閒晃悠著。那天下午與年輕的作者振愷聊著這本書,發現不同世代的我們似乎因著書的內容,在那個私有的時空相遇了,一下子大全成與赤崁戲院的競賽,一下子黃梅調的重現,一下子又竄進一旁的街弄……對白著……」
──謝銘祐(詞曲作者)

「電影的黃金盛世在於集體歡呼,同聲一泣的群聚交流;電影院的魅力與魔力就亦在於能夠創造一個集體認同的夢境與祈願。寫下電影院的內外故事,就如同見證了一個世代的集體瘋魔,尤其歷經時光篩汰後,還能長存的電影院,繁華、滄桑與重生的對比就更耐人咀嚼了。」
──藍祖蔚(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

《大井頭畫海報》

「面對即將消失的故事,顏振發老師勇敢且堅持的走著,一筆一畫,感動更多人一起珍惜自己所生長的土地。」
──方序中(究方社創意總監、小花計畫發起人、SIDOLI RADIO小島裡創意總監)

「如果人生的縮影是電影,全美戲院就是台灣最美的電影海報,而顏老師傅的一筆一觸代表的是那最美時代的證明。」
──江振誠(國際名廚)

「曾經是一份日常到不行的城市視覺,經過台灣奇異的歷史軌跡,變成了最時尚,最酷最炫的電影符號。《大井頭畫海報》透過看板藝術家顏振發師傅的生命史,全盤解鎖戲院看版的歷史與藝術,它背後的台灣青春成長史,以及更多好玩的fun stuff。對於影迷,電影的海報/看板/視覺,永遠是越大越漂亮越好,站在大井頭旁鐵皮捲門前朝著上方看,超級大看版的那份壯麗,滿足了我們這份永恆的癡迷。」
──但唐謨(影評人)

「顏振發大師的電影手繪看板不愧是一部部會動起來的影片。他的手與眼,描繪出電影院的歲月流轉。銀幕內外的史事,由影音至話語,無論多麼眩目傾心還是千迴百轉,皆在王振愷的筆下娓娓道來,《大井頭畫海報:顏振發與電影手繪看板》有如一本閃動著亮光的動態影像繪本。」
──孫松榮(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從小張的電影本事、手繪海報,大到電影手繪看板,皆代表著一部電影從製作走向發行的最後一哩路,而這卻是電影的第一張臉,成為了電影走向觀眾的視覺文化起點。電影手繪文化在鼎盛時期,香港有阮大勇,台灣有陳子福,但隨平面設計與印刷材質的技術革新,手繪海報便愈來愈少見,而電影看板在今日更是稀有。在北台灣,擁有手繪電影看板師傅謝森山的中源大戲院於2018年歇業,而在台南迎接70週年的全美戲院,顏振發師傅至今仍振筆疾飛地繼續揮灑著廣告顏料。謝謝振愷,寫下了這部長達50年鮮活依舊的視覺文化史。」
──徐明瀚(台灣影評人協會副理事長)

「貌似大型油畫的看板裡,滿載戲院輝煌的今昔;與其說是宣傳品的臨摹,毋寧更是深植世代的手藝。這裡沒有CD般齊律的樂曲、PS後的完美無暇肌,有的只是木板、顏料、矮凳,和傾注一心的誠意。透過顏振發師傅充滿溫度的彩筆,主角的一笑一顰、字體的一捺一趯,豐富了城市的人文地景,也讓臺南更叫人著迷。感謝振愷的文字,讓我們看到了這一切!」
──葉澤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大井頭放電影》
導讀
蔡錦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大井頭與全美戲院

說到臺南全美戲院,可能熟悉臺南歷史文化發展,或者臺灣電影史的人,對於這家戲院並不陌生,因為有兩件事情讓全美戲院赫赫有名。一是名聞國際的大導演李安,在青少年時期,常常背著他的父親李昇校長,偷偷到這家二輪戲院、而且後來還是「兩片同映、不加票價」的全美戲院觀摩(或說「偷學」)西方電影製作拍攝的技巧,因此稱全美戲院是使李安成為「臺灣之光」的始作俑者,並不為過。另一件事情是現代科技非常發達,全美戲院卻放棄使用彩色印刷數位輸出技術,不將電影海報完整的倍數放大、高掛於戲院或宣傳影片的牆面上,仍然聘請傳統手繪電影海報「職人」,以「老掉牙」的手工方式一筆一畫繪製電影海報。臺南的全美戲院堪稱全臺灣最最「落伍」與出名的電影院,這裡的手繪電影看板師傅顏振發,是與李安相互輝映的臺南市「國寶」級街頭藝術家。
但是,本書書名所謂的「大井頭放電影」,又是什麼意思呢?「大井頭」指的是什麼?在大井頭怎麼能夠「放電影」(臺語)呢?為什麼它會和全美戲院扯上關係?如果妳或你還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大井頭放電影,或它代表什麼意涵,那麼妳或你就有必要把《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這本書從頭到尾細細品味一番。
臺南的「大井頭」位於現今臺南市民權路和永福路的交口處,是早期臺南居民最重要的飲用水源之一,也是清代初期中國大陸到臺灣、以及安平與臺南往來的最主要的渡口,因此在這附近所形成的「十字大街」,是臺南歷史上最興盛繁華的街區,一直到日本治臺後期才被原為魚塭地帶的「新十字大街」──今臺南西門路與中正路(臺南銀座)所取代。也因此「大井頭」已被列為市定古蹟,它曾經提供臺南住民重要的水源,也是臺南聯繫外面世界重要的渡船口。或許是上天巧妙的安排吧,因緣際會,孕育李安大導演以及顏振發師傅的全美戲院,就在離大井頭不到十公尺距離處。如果說大井頭帶給臺南庶民重要的水源與商業的興盛繁榮,那麼全美戲院也帶給臺南人電影劇場重要的文化養分,它不僅僅是過去式、現在進行式,而且持續朝向未來進行中。

全美戲院經營史

將全美戲院與臺南大井頭的前生今世史首先結合起來敘說的,是年僅二十七歲的本書作者臺南文青王振愷。他是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理論與評論研究所的碩士,「閒暇之餘」也擔任臺灣影評人協會的理事,以穿梭於臺南府城的大街小巷為樂,並且像臺南文人許丙丁撰寫名著《小封神》、串連臺南寺廟眾神仙與現代社會眾生相一般,煞有介事的為大井頭與全美戲院這兩樁看似無多大關聯的物件,牽起了歷史的紅線。這是振愷的「慧眼」,讀出了許丙丁撰著的精神,寫就現代版的小封神──電影中的明星宛如神明,全美戲院則堪比眾神所駐紮的「小宮廟」。《小封神》楔子中出現的小上帝廟,以及千里眼與順風耳所在的大天后宮,也都在離大井頭和全美戲院不遠之處。或許是冥冥中注定,文青振愷要將他的處女作,押注在這本專書的書寫上吧。
在本書的開頭,振愷翻閱了許多荷蘭時期、鄭王朝、清治時期到日本時代的古地圖,如清治臺灣縣志中的《城池圖》,以及1932年所繪製的《臺南市職業別明細圖》等,並配合當今很夯的「地理資訊系統GIS」,帶領讀者閱讀、觀賞大井頭所在的臺南傳統聚落與商業重心「十字大街」演變的歷史,再從歷史的十字大街大井頭,轉身一變成為今天的全美戲院。作者的書寫不全然是歷史的,也不全然是文學的(雖然他在多處借用臺南著名文人葉石濤的作品「紅鞋子」,引領讀者跟隨葉老潛入全美觀看電影「紅鞋子」),而是歷史加文學再加上地理資訊學的。讀者會看到「蝦趴」等現代文青使用的字眼,也會不自覺的隨著作者的地圖導引,去探索古老臺南到摩登臺南的演變,並進入「大井頭全美」的時光隧道中……。
為瞭解全美戲院從1950年戲院名稱為「第一全成戲院」開基時起,一直到現今(2020年)整整七十年的經營歷史,振愷多次訪談全美的三代老闆與家人、經營規劃者、放映師、手繪看板師以及售票員工等等,取得對方信任的同時,也獲得了許多珍貴的相片、文件資料,才得以建構出這一本「全美戲院史」。不過,這本書籍並非只是全美的戲院史,也不是只為全美老闆或經營者撰寫他們的家族史,因為作者也費了相當多心力去尋找資料,爬梳臺南市戰前與戰後的劇場、映畫、戲院、電影館及影城的「臺南映演業歷史」。甚至當全美戲院老闆、員工們敘說這七十年來如波浪般起起伏伏「拒絕被打敗」的辛酸歷史時,我們藉由此書所看到的並不是全美戲院一家戲院史,也不是臺南市的戲院史,而是整個「戰後臺灣的戲院史」。這是本書除了李安和手繪看板顏師傅之外,值得我們矚目的「外溢」收穫。
二戰之後,「電影」是新興的大眾娛樂。1950年全美戲院前身的「第一全成戲院」創立,與其他兩間「大全成、小全成戲院」結合成為三家全成戲院系統,正好見證了「電影時代」的興起。而筆者所居住距離臺南十二公里遠、人口不及四萬的大目降.新化,則有新化、新光、天新三間新字輩的戲院陸續成立,提供鄉下民眾新型娛樂。這時的「戲院」承繼日本時代的「劇場」名號而不稱為「電影院」,既可以放映電影,也可以由布袋戲、歌仔戲、新劇等取得檔期進行表演。但因為戲院的數量急遽增加,難免面臨倒閉與轉手的命運,位於大井頭旁邊的第一全成戲院也轉由目前的吳家接手經營,1969年4月12日改名為「全美戲院」,從此進入全美的時代。
為了招徠觀眾以求生存,當時的全美戲院必須採取「插片」(播放色情片)的運作方式,後來因為無法取得首輪電影的配額,只得改為「二輪電影院」,甚至採「兩片同映、不加票價」的焦土作戰策略。由於這個策略,全美開始邁向完全不同於同業倒閉的命運,也幸運的與未來的「臺灣之光」李安邂逅。
後來因為臺灣經濟起飛,將經典名片以二輪重新上映的手法,加上推出香港邵氏公司的紅樓夢、江山美人等黃梅調片子,使1970年代中後期成為全美戲院收入最豐厚的時期,1983年甚至接手原小全成戲院,改名「今日戲院」。於是,「今日.全美戲院」成為臺南二輪戲院的代表。
1980年代彩色電視的普及,讓戲院不得不祭出所謂的「牛肉場」(情色歌舞團)迎戰,以求存活。時間進入1990年代,第四台、錄影帶、VCD、DVD以及盜版光碟的猖獗,加上網際網路的崛起,再度一層層地打擊戲院的生計。即使是在這樣的年代,臺南市仍然有二十多間戲院掙扎著作最後的殊死戰。2000年前後,臺南市內的戲院再經歷一波倒閉潮,而逆勢轉進的「影城」進駐大型豪華百貨公司,使得設備偏舊的傳統老戲院一一從臺南市戲院版圖上銷聲匿跡。接著是科技的進步,電影產業從製作端到映演端都無法抗拒「數位化」的浪潮。放映設備在2010年代初期全面從膠捲汰換成數位,電影放映機也未能拒絕改變成為數位的權力。電影院要生存,整體的聲光設備升級、座位的舒適更新,都是迎合時代不能不作的投資;但是投入大筆的資金,能夠使戲院保住客群、立於不敗的地位嗎?其實都是未知數。除此之外,電影院還必須面對官方基於群眾安全的衛生、消防逃生檢查以及行政干擾。這一切的一切,如同精彩電影高潮迭起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戲院、電影院、影城究竟是如何對應局勢變化的呢?

大井頭全美戲院的未來式

全美戲院及其姊妹院今日戲院,在各個時代的動盪變革中,採取什麼對應方式維持生存而屹立不搖至今?讀者可以從本書中求得或許不是答案的答案,也可從全美戲院七十年的歷史中,感受到戰後臺灣戲院發展的堅韌、辛酸,它是臺灣文化史演變中值得關注的一頁。就像「大井頭」一樣,幾十年、幾百年給予臺南住民飲水滋養,臺南的全美戲院今日不靠著傳統戲院「電影放映」的唯一方式,改採與顧客群同步成長的「陪伴哲學」文創方式,將自己定位成一間充滿人情味、有故事的老戲院,試圖闖出一條生路,不,是闖出康莊大道,給予臺灣的觀影群眾電影文化養分的同時,在過去、現在、甚至未來,陪伴臺南、臺灣共同成長,而且在可能的情況下,將繼續培養出更多的李安、顏振發……。


《大井頭畫海報》
導讀
蔡錦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兼任教授)

  本書可說是今年(二○二一)初出版的《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的續集,以全美戲院電影手繪看板繪師顏振發為主角,敘說顏師傅的生命小史、習畫生涯、發跡過程和手繪看板技藝,以及他的精彩作品集。

顏師傅與全美戲院

  在前一部《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中,透過作者所提供的資訊,我們得以了解臺南市民權路與永福路交口、市定古蹟「大井頭」旁的全美戲院,如何經歷戰後七十年「劇場、戲院、電影館、影城」的演變挑戰。曾以「插片」(插播色情片)、「首輪改二輪」、「兩片同映.不加票價」、「牛肉場」(情色歌舞團)等方式苦撐經營,又度過第四台、錄影帶、VCD、DVD、盜版光碟,以及電影放映從膠捲汰換成數位化的巨大衝擊,全美戲院堅韌經營的哲學,以及尋找與顧客群同步成長的「陪伴哲學」文創方式,讓它得以在繼續提供臺南、甚或臺灣的電影文化養分的同時繼續生存。透過全美戲院「拒絕被打敗」的辛酸經營史,我們也看到戰後臺南甚或全臺灣的電影映演史。
  《大井頭畫海報:顏振發與電影手繪看板》則是作者王振愷以全美戲院七十年映演史中,自千禧年迄今二十多年間,與全美戲院共存共榮的「電影手繪看板畫師」顏振發為對象,先敘說顏師傅的生命小史、手繪技藝,並將他的精彩看板作品等彙整後,首次公諸於世。
  談到臺南全美戲院,眾所周知名聞國際的大導演李安,在青少年期經常到這家二輪戲院「觀摩」電影的製作與拍攝手法。全美戲院還有一個吸引眾人目光的亮點:高掛於戲院二樓牆面上的大幅電影手繪看板。那是二○○○年起擔任全美戲院手繪電影看板首席畫師,也就是右眼失明、背部微駝、貌不驚人的「國寶級」畫師顏振發的作品。

電影「海報」與電影「看板」

  商業電影崛起之後,為吸引群眾進入劇院觀戲,「海報」(poster)成為重要利器之一。商業廣告用的海報,大約十七、八世紀就在歐洲出現,起初使用石版印刷,十九世紀後半葉有了木版、銅版、石版等多種印刷方式,也出現了可以印製等身大作品的大型印刷機,十九世紀末的法國,已能製作大幅的彩色石版海報。同年代在東方,江戶時期的日本,則盛行以木版製作多種色彩的「浮世繪」錦繪畫作,並可大量製版印刷販售。這些浮世繪作品也曾風靡歐洲,甚至影響了印象派畫家梵谷等人的畫風。
  日本統治臺灣後,因為電影事業的崛起,日本的電影公司如東寶、松竹、大映、日活等,競相模仿西方的電影宣傳活動,製作「電影海報」(日本時代的稱呼是「映画ポスター」),隨著電影的拷貝分送各地映畫館,以進行宣傳招徠觀眾。但因為印刷技術的限制,電影海報無法大幅製作,而且會破損,分發份數也常短缺。當時的電影海報雖尺寸不一,但一般長寬大約是七十五公分乘五十二公分或更小,差不多是全紙對開的大小(報紙的兩版大),因此多半張貼於戲院櫥窗內或柱子、牆壁上,適合近距離觀看,不利於遠端欣賞。於是,劇場發展出新的宣傳手法,延請畫師依電影海報或劇照內容,依樣「格放」(將原圖或草圖依比例放大到大圖上的手法)繪製或重新設計成數倍大的大型手繪「看板」(日語かんばん之漢字),畫好後張掛於劇院或群眾聚集處的高牆上,讓觀眾從遠處即可看見劇院目前或近期將上映的電影名稱。而附屬於劇場、負責繪製電影看板或製作一般招牌的「廣告社」也因應產生。
  二戰之後的臺灣,「電影手繪看板」的設計繪製與製作,即依循著這樣的模式,繼續傳承。「電影海報」作品超過五千幅,大名鼎鼎的「人間國寶」陳子福(一九二六-)原本是電影手繪看板的畫師,後來因為擁有繪製電影海報的才華,遂從「電影看板」轉到繪製「電影海報」的領域。另外還有去年(二○二○)六月結束營業的二輪戲院桃園中壢中源戲院的手繪看板畫師謝森山(一九四六-),以及十三歲起即在嘉義中華戲院工作,後來輾轉於彰化、南投各地繪製電影手繪看板,現年六十五歲的張玉村,他們都是這門即將消失行業的「職人」。
  本書的主角,今年六十八歲的顏振發(一九五三-),或許是這項電影手繪看板業碩果僅存的國寶級「現役職人」。他正與臺南全美戲院的吳家經營群繼續奮鬥,「不想讓手繪電影看板這項技藝消失」。

二十八歲寫手與六十八歲電影看板繪師的邂逅

  兩年多前,當作者王振愷開始執筆全美戲院的劇院史時,就注意到不太多話、默默存在的看版畫師顏振發,並下定為顏師傅「作傳」的心願。然而,事情不容易進行,對於一位將近五十年來不習慣以「嘴巴」說故事,而是藉著雙手、雙眼、頭腦,全神專注於看板畫布上,以電影角色眼神臉龐輪廓、背景動作、光影色彩來「敘說故事」的畫作職人而言,要他接受學院派歷史研究者進行一般傳主的「口述訪談」,其實相當困難。二十八歲的振愷用盡方法(包括煽動振愷爸爸和顏師傅「交陪」),終於以誠摯之意「打開六十八歲顏師傅的心房」,取得他的信任,開始讓顏師傅敘說自己手繪電影看板的生命小史。如果說《大井頭放電影:臺南全美戲院》是振愷走向寫手生涯的起點,那麼本書《大井頭畫海報:顏振發與電影手繪看板》就是振愷跨入「寫手職人」的第二哩路。

顏振發與顏水龍

  為了敘說自己的歷史,顏師傅帶著振愷回到家鄉臺南下營「溯源」,拜會顏氏家廟與北極殿等,甚至提供自己親撰的《顏振發畢生的奮鬥傳奇》手稿給振愷參考。在顏振發的溯源之旅外,作者也「插播」描繪了同樣來自下營、出生於日本時代的顏氏宗親顏水龍(一九○三-一九九七)事蹟。藉著同為下營顏氏宗親的關係,作者似乎試圖釐清「匠師.職人」與「藝術家」的定位問題。畢業於日本東京美術學校、曾任職於大阪壽毛加齒磨(牙粉)會社的專業廣告人顏水龍,戰後在臺灣推廣手工藝,並於多所大學任教。他曾於臺灣省立體育專科學校創立時(一九六一),為體育場外牆創作大幅的馬賽克壁畫《運動》,也曾為臺中太陽堂餅店製作當時尚處戒嚴時期而有爭議的壁畫《向日葵》,還創作了臺北劍潭公園長達百公尺的《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俗稱《水牛圖》)、西門町日新戲院的《旭日東昇》等馬賽克壁畫。顏水龍從小張原稿「打格子」,再「格放」到大幅馬賽克元件上,其繪製手法與電影手繪看板取材自電影海報的模式頗為相似,但顏水龍在工藝美術史上有一定的「藝術家」地位,不會被稱為「匠師」。那麼,顏水龍的同鄉,從事手繪電影看板的顏振發呢?顏師傅是「匠師」或「職人」?或是他也可以被稱為「藝術家」?振愷想為顏師傅平反的焦慮心情,似乎還未獲得答案。

遊走手繪看板江湖到全美戲院的歲月

  在本書第一章「看板二、三」(即第二、第三節)中,作者花了一些篇幅描述自十四歲到四十七歲(一九六六-二○○○),顏振發離開故鄉遊走各地拜師學藝的辛酸過程。顏師傅在二十歲時(一九七三),在臺南延平戲院(前身為日治最具特色的劇場「宮古座」),親自完成了人生第一幅手繪電影看板《丹麥嬌娃》(香港邵氏出品)。其「三年四個月師徒制」的師父、延平戲院首席看版畫師陳峰永,以及戲院報紙廣告設計董日福兩人,是與顏水龍同為東京美術學校出身、戰後在臺南省立工學院(成功大學前身)建築系任教的郭柏川(一九○一-一九七四)之弟子。雖然顏振發未直接受教於郭柏川,但輾轉從陳峰永與董日福身上學習到許多諸如靜物、石膏像素描、廣告版面設計、立體美術字設計等,作為一位電影手繪看板匠師應有的知識與技能。
  由於兵役以及退伍後找尋新的工作,顏振發曾暫時離開臺南,一九八○年再度回到臺南的統一.中國城戲院,重拾臺南中正路商圈、十幾家戲院聚集的一級戰區「電影里」的電影看板畫師工作。
  時間進入二十一世紀,在電影業如同蔡明亮導演的電影《不散》結尾最後一句臺詞,演員石雋向苗天說道:「都沒人看電影了,也沒人記得我們了。」除了少有人看電影之外,此時也正好是電腦繪圖、數位印刷、大圖輸出開始盛行的時候。一般戲院與手繪看板畫師並非薪水制的僱傭關係,而是以看板繪畫大小和件數計算酬勞。當手繪電影看板的計件工資超過大圖數位印刷成本時,手繪看板師注定要面臨被取代的命運。四十七歲正當壯年的顏振發,似乎也不得不考慮收拾畫筆另起爐灶。就在這時,全美戲院向顏師傅招手,希望他能擔任全美戲院的首席手繪電影看板畫師。時間是千禧年的二○○○年。因為全美戲院經營層的「伯樂識馬」,以及仍舊採取傳統手繪看板對抗大圖數位印刷的「逆勢操作」,才有了「電影手繪看版畫師顏振發」與「臺南全美戲院」結合的電影文創傳奇。
  
手繪電影看板繪師是「職人」還是「藝術家」?

  全美戲院附近的臺南市定古蹟「大井頭」,在歷史上曾經給予古都臺南住民飲水的滋潤,而顏振發與全美戲院自二○○○年開始的結合,為臺南甚至來自臺灣各地的觀影群眾提供的,不只是純粹的「放映電影」,還有「文化的加值服務」。在純粹的電影放映方面,全美戲院並沒有超越其他戲院、影城甚或家庭網路能夠提供的舒適、豪華、立體聲光服務,但全美戲院的播映方式並不是純靜態的,他們採取與顧客群同步成長的「陪伴哲學」文創方式,發展出宛如「大井頭」般提供「電影文化」滋潤飲水的獨特模式。過去在偶然機緣下,曾為培育電影大師李安有所貢獻的「二輪電影.兩部同映.不加票價」策略,仍在執行中。與顏振發師傅攜手同行後,在電影文創策略上,就能確切持續地將屬於「傳統電影文化」重要元素之一的「電影手繪看板」,醒目高掛於戲院牆頭,吸引媒體、雜誌、網路及文青的注目與討論。二○○四年,全美戲院開始推出各不同年份的「手繪電影看板明信片」,供喜愛電影海報與手繪看板的觀眾蒐藏。二○一三年起推動技藝傳承與培育畫作人才的「手繪看板研習營」,也是其中的一環。
  二○一○年,旅遊生活頻道「瘋臺灣」著名主持人Janet在節目中介紹全美戲院與顏師傅;二○一三年AP(美聯社)的採訪則開啟了顏振發師傅的「國際名聲」。二○一八年BBC(英國廣播公司)以「臺灣最後一位手繪電影海報畫家」為標題,配合多張相片與文字來介紹顏振發;臺北永康街的GUCCI Art Wall的藝術壁畫創作,更讓顏師傅多次登上國際與國內媒體。臺南市議會、臺南市政府也於二○一八年底通過顏振發師傅為「臺南市卓越市民」。
  手繪電影看板繪師是「匠師」、「職人」或「藝術家」?至少對顏振發師傅而言,這樣的爭議已經沒有意義。

手繪看板現場與作品集

  本書第二章「大井頭旁畫海報──手繪看板現場」在「現場三:手繪看板技藝傳承──不藏私步驟拆解」一節中,從「看板打底色―原稿打格子―畫布打格子―描輪廓―上色―寫字―晾乾―清潔環境―拼接懸掛」,將手繪看板的程序配合圖像一一說明,非常值得對手繪看板有興趣的觀眾或讀者嘗試、賞析,這應該是顏師傅慷慨大方地送給讀者的一份禮物吧。
  在第三章「顏振發師傅作品集」中,提供了一些顏師傅過往精彩畫作。蒐藏、欣賞畫作的同時,讀者也可再度回到時光隧道中,品味畫作中的電影主題、男女主角明星、戲劇內容情節……。
《大井頭放電影》

導讀/蔡錦堂
推薦序/吳俊漢
作者序/王振愷

楔子 大井頭的水,不停地流……

第一幕 慶開幕!全成第一戲院的誕生
第一場 井中撈金──歐雲明的發跡
第二場 遊園戲夢──日治時期臺南戲院
第三場 連開三棟──全成戲院連鎖店

第二幕 從全成第一到全美戲院
第一場 歐家與吳家結連理──新全美百貨店
第二場 來去電影里──臺南商業戲院的戰國時代
第三場 全美戲院,隆重再開幕!

第三幕 兩片同映,一票價!
第一場 暗室裡的插鏡頭風暴
第二場 全美變二輪、實踐堂開分店
第三場 全美歌廳秀,盛大公演

第四幕 今日.全美戲院的合體進擊
第一場 把今日買下來
第二場 速食店、牛肉場、精品街
第三場 1990年代臺南戲院的最後戰役

第五幕 老戲院的文創之道
第一場 新世紀的老戲院倒閉浪潮
第二場 轉型之路──全美戲院的文創提案
第三場 手繪看板的背後

後記 告別與新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致謝
附錄1 從全美戲院走到今日戲院
附錄2 凝視今日.全美戲院──建築空間巡禮
附錄3 今日.全美戲院年表

參考書目


《大井頭畫海報》

導讀/蔡錦堂
推薦序/吳俊誠
作者序

楔子 與手繪看板初相遇
看板之前,撿起戲尾/與電影飄洋過海的海報/海報藝術新浪潮/「扛棒」在哪裡?/手繪看板的前輩們

第一章 顏振發的生命小史
看板一:從前有個愛畫畫的男孩(一九五三-一九六五)
來自顏水龍的大家族/亭仔腳下長大的男孩/童年記憶中的戲院

看板二:進城習畫的少年郎(一九六六-一九七三)
跟著電影廣告一直畫/進城拜師學藝/職人或藝術家?

看板三:戲院是我的工作室、我的家(一九七三-一九九九)
郭柏川與他的徒弟/遠走屏東修行練功/出師回臺南,走跳「電影里」

看板四:在全美戲院的日子(二○○○-)
全美戲院六代畫師/手繪看板作為文創之道/臺灣國寶與卓越市民/顏振發的聯名製作

第二章 大井旁畫海報──手繪看板現場
現場一:戲院下的公眾畫室──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
現場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顏師傅的工具箱
現場三:手繪看板技藝傳承──不藏私步驟拆解

第三章 顏振發作品集

後記 看板之後,背面的背面
附錄 對照年表
   參考書目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