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13號悅讀日,滿$699現折$8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毫無遮掩的高官私房日記,
讓人忍不住驚呼,奇怪的歷史知識增加了!?

張愛玲有句為人熟知的名言,「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晚清高官的煩惱也如華裘上的小跳蚤,看似光鮮亮麗的生活,卻又不時因為小嚙咬而奇癢難耐!

***

貴為軍機大臣的 何汝霖 ,同時掌管外交、軍事、經濟、人事等國家重要政務,地位僅在皇帝之下。
回到家中竟要隱忍搬弄是非的長舌僕人,讓他只能在日記中大發牢騷;
遇上無故曠課的私塾老師,害得兒子學習效果低下,異常憤怒的將其解雇!

深受清廷器重的大臣 鹿傳霖 ,常被委以重任,遠赴歸化城查辦邊局敗壞情形。
冒風霜之苦,因此不足為外人道的痔瘡與便祕問題,深深困擾著他。
詳細在日記中寫下「出恭」狀態,成為罕見晚清醫療史佐證,從疾病帶出複雜的醫患關係。

仕歷顯赫的忠臣 紹英 ,見證江山易主,清朝步入歷史,日記中時時流露亂世悽惶和窮途末路感。
為了清皇室的財政焦頭爛額,謀劃借外債、發內債、勸捐輸,使用渾身解數保證財源;
面臨政治聯姻的兒媳病逝,兒子想再娶亡妻妹妹,以續皇親國戚關係,紹英一句「太累,下去吧」道出對人情禮儀的厭倦和逃避。

***

從自然氣候、社會環境、人際關係、柴米油鹽、生理疾病乃至心靈歸宿,
展現何汝霖、季芝昌、曾國藩、廖壽恆、鹿傳霖、紹英的另一面。
當大人物走下神壇,拉近距離,讓普通人瞭解他們的普通之處。

本書作者張劍,秉持學術考據的嚴謹,文獻解讀的專業,
從獨特的視角切入六位晚清高官的瑣碎日常。
奠基於日記史料的真實,偶爾荒謬、偶爾無奈,
字裡行間引人發噱,原來晚清高官的煩惱也是如此樸實無華!

他們的煩惱小至家中僕人愛嚼舌根,大至清朝帝國即將覆滅!
關關難過真的可以官官過?6則清朝晚期大人物的日常實錄!

張劍
1971年生,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主要從事唐宋文學研究及明清文學文獻整理工作。整理有《莫友芝全集》(與張燕嬰合作)、《翁心存日記》、《翁心存詩文集》、《紹英日記》等,多次獲中國「全國優秀古籍圖書獎」。

cheap|歷史知識型Youtuber

江仲淵|「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團隊創辦人

林士鉉|國立臺北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兼任系主任

蔣竹山|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齊聲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序)

 

一本有趣又嚴謹的書,一窺晚清高官私底下最真實、日常的一面,你會發現,那些權傾朝野的名臣,私底下與我們也沒什麼不同。
──cheap(歷史知識型Youtuber)

歷史證明,人們往往不會因為時代的界線與文化的不同而擁有超脫貪憂畏怖外的日常煩惱。即使是晚清的達官貴人,在工作以外的瑣碎生活,及煩惱的心理狀態,仍與我們並無二致。作者作為北京大學教授,將帶領讀者深挖史料、還原各種細節,讓我們在時隔百餘年之久,仍能感悟何汝霖的笑、曾國藩的苦,以及紹英的憂。
──江仲淵(「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團隊創辦人) 

自 序

  曾國藩在直隸總督任上視察地方時,某晚苦於臭蟲相擾不得入睡,遂將杜牧的兩句詩「公道世間唯白髮,貴人頭上不曾饒」,改為:

   獨有臭蟲忘勢利,貴人頭上不曾饒。

  張愛玲十八歲時發表的散文〈天才夢〉,被她視為自己文學生涯的「處女作」,裡面有句話經常為人引用: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曾國藩的話寫實而又詼諧,張愛玲的話詩意而又智慧,它們啟發了本書的書名。《詩.鄭風.羔裘》:「羔裘如濡,洵直且侯。」羔裘為古時諸侯、卿、大夫的朝服,也許用「羔裘」形容高官更切近,但我喜愛張愛玲的這句話,還是覺得用「華裘」更滿意一些。張愛玲的祖母李菊耦是李鴻章的長女,而李鴻章又是曾國藩的得意門生,曾、張之間也算有一種因緣在。

  這本小書主要敘述晚清高官們的日常煩惱,自然氣候、社會環境、人際關係、柴米油鹽、生理疾病乃至心靈歸宿等等,都可以成為煩惱的源泉。書中所寫自然是掛一漏萬,但畢竟展現了那一時代大人物的另外一面;希望它帶給讀者的不僅僅是獵奇,更是可以拉近大人物與普通人的距離,讓普通人了解大人物的普通之處;也許,當「榜樣」走下神壇,成為我們身邊之人時,人們希聖希賢的勇氣反而會大大增加。

自 序
第一章 居鄉誠不易:《何汝霖日記》中的鄉居生活
  一 僕人與塾師帶來的煩惱
  二 可笑可氣的親戚朋友們
  三 兩次大水災的全程記錄
  四 鄉居官員的風光與責任
  五 餘論
第二章 勿藥元是夢:四位名臣日記中的疾病書寫
  一 季芝昌的引疾歸
  二 曾國藩的勿藥夢
  三 廖壽恆的傷親痛
  四 鹿傳霖的出恭記
  五 餘論
第三章 何處是歸程:《紹英日記》中的亂世悽惶
  一 亂世君臣的政治末路
  二 為什麼都是負債者
  三 變態百出的人物群像
  四 且向淨土寄此心
  五 餘論

第一章 居鄉誠不易:《何汝霖日記》中的鄉居生活(節錄)

一 僕人與塾師帶來的煩惱

  道光二十七年五月,何汝霖的母親丁太夫人以九十高壽仙逝,身為軍機大臣、兵部尚書的何汝霖扶柩回到家鄉江寧守制,隨行人員有妾陳氏、年方七歲的三子定保(學名兆濂,陳氏所出)、三弟何汝舟(號蓮仙)、表侄蔡右臣(兒媳蔡氏之弟),男僕溫和、劉福、李順、李升等,以及兩位女僕劉嫗和徐嫗。

  劉嫗和徐嫗關係不睦,互不理睬。何汝霖記云:「二人自去年上船後即不交一言,吃飯亦不同案,住亦兩屋,豈不可笑。」(二十八年九月三十日)在何氏心目中,劉嫗「老穩」,且會做菜,時受誇獎,「劉嫗自疊元宵,頗可口,又作炸醬亦好」(二十八年十月十二日)。而對徐嫗,何氏則幾無一處讚語:

   徐嫗多言而燥,嘵嘵不休,令人生厭,而其作事尚不過滑,故可容之。(二十八年三月初五日)

   恨徐嫗多嘴多事之病,日甚一日,且與定兒時時拌舌,聞之生厭,驅之不能,惟有忍氣受之而已。(二十八年六月初二日)

   徐嫗高聲亂嚷,且與定保見則喧鬧,毫無忌憚。伊母忍之,昨幾成氣臌,服藥多劑乃漸好,奈何奈何!且人家老婆子來,彼必無所不說,生出無窮口舌,寓中男家人事,彼必多管,亂出主意,動則口稱要回京,幾乎將我氣壞。忍之萬分,愈覺揚氣。最與大陳桂之陳嫂合式,來必談至半天方去。陳嫂之在我家,從前慣說是非,可以想見矣。(二十八年七月初一日)

  何汝霖所說家鄉的「陳嫂」,和徐嫗一樣,都是愛搬弄是非的長舌婦,以前在何家還差點惹出人命來,徐、陳兩個老媽子湊在一起,家中自然雞飛狗跳,不得安寧。但就是對這位愛搬弄是非的多嘴女傭,雖然其「謬醜日甚」,幾乎將人氣壞,何汝霖也只是「忍之而已」(二十八年九月三十日)。

  對於男僕溫和的毛病,何汝霖也同樣隱忍,長子何兆瀛早就提醒他:「溫和之任性種種有之,此人必須善為駕馭,面有惡骨,目光太橫,想大人必早鑒及之。」當何汝霖從另一男僕李升處聽說「所有年來溫和之霸道跋扈混賬」時,也曾「悔恨難名」(二十八年六月十九日),但由於何家內外雜務溫和頗為得力,何汝霖不得不予以遷就,直至道光二十九年回京時,仍是溫和在打理雇車等出行雜務。對於僕人們的訴求,何汝霖還盡量予以滿足。如李升「訴云伊家一年以來事故多而變產負債甚重,必回去一行,年內回南」,何汝霖不僅「不便力阻其行」(二十八年六月初十日),而且為其如何回京費力謀劃:「回拜傅繼勛太守,託帶李升回京。」(二十八年六月十六日)何汝霖報送母喪的訃書,因李順負責的門房「遺漏多多,致訃書一無所告」,何對李順略加申斥,李順「遂決意請去」(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這和徐嫗「動則口稱要回京」一樣,都是下人自尊而又任性的反映,對此何氏也只是在日記中書寫一句「真昧良也」(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了事。

  在何氏日記中,這些僕人絕非一個個抽象的低賤符號,而是皆具性情、各有脾氣的活生生的人。對於他們,何汝霖常常私下大發牢騷,表面還得表現出「忍」字工夫。這一方面也許體現出何汝霖的君子雅量和儒家的「仁愛」思想,一方面可能也因當時社會制度與風俗使然。明清時期,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雇傭現象較前代更為普遍。在那種世代服役、無獨立人格的奴婢制之外,還需要對大量出現的雖有「主僕名分」、但人身依附不強的雇工人做出相關的制度性規定。明代雇工人社會地位已較唐代部曲為高,至清代進一步明確規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